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火影之天狗 > 天狗
第二百四十三章 龙虎斗(二)
作者:广羽八三  |  字数:5990  |  更新时间:2021-02-19 01:34:42 全文阅读

大地龟裂像是一块烧透的木板,火焰从裂缝中冒起,又在一块块的地面上燃烧。

  巨大的火焰灼烧着大山,高耸的大山只有山尖没被火焰掩盖。烈焰从山脚的边缘冲起,山脚在不断缩小似乎要烧崩大山。

  嘣的一声脆响,大山从中间崩裂成两半。接着又是一声巨大的脆响,半边大山微微跳起轰隆隆地斜着滑落。直到重重地砸在地上,砸灭了火焰引起地面一阵颤抖。

  信玄面带笑容地望着前面,身后大山之上一个人影站在山顶。远处的天守阁上,静香严肃地看着大山被斩开。嘴角微微上翘,她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

  言宗拿下面具,稀薄又灼热的空气让他呼吸困难。脸上的仙人脸谱已经不见,他抬起头看着天上。天上乌云猛卷里面雷电闪烁,气象因为这大火而发生了变化。

  “咔嚓!”

  一声惊雷在天上炸开,乌云中一道银光蜿蜒刺下。雷电从眼角的余光中掠过,就刺在言宗身边言宗却不为所动。烈火没有山体的压制,从滑落的那边山体下窜了上来。火焰掠过言宗身边,吹起的热浪炙烤着侧脸,带动了破烂的大衣和头发。

  火焰和雷电似乎有意避让言宗,谦信的这招土遁给他带来了不小的伤害。尖刺刺破皮肤和衣服,山体差点压碎了骨头。自然能量在那一瞬间就消耗了一半有余,仙人模式的持续时间也因此大量减少。言宗索性解开了仙人模式——他另有办法。

  “水遁·天河水冲波!”

  乌云之上水流爆涌,水流在天空中涌动砸下。落地翻腾如海啸般激荡,一股大浪压向山顶的言宗。言宗重新戴上面具,黑洞洞的眼眶中闪过寒光。身上刮起一阵暴风,压下的巨浪被打出一个窟窿。

  大水冲过火烧全退,很快流入到裂缝当中。天上乌云消散,迅速刮起暴风雪。言宗站在山顶,下面是什么情况他看不清。

  人身蛇尾头生犄角一身白色的蛇鳞,身边有一滩黑色的液体。那是身上盔甲融化后落下的铁水,现在已经重新凝固和地面混合。手中的朴刀完好无损,和双眼一样冒着凌厉的寒光。

  信玄龇着红白相间的锐利尖牙,前方传来了一股凌冽的怒意。谦信举起闪着雷光的朴刀冲向信玄,暴风雪中能见度不算高。但谦信可以感觉得到信玄的所在,信玄也一样。

  白光闪过谦信掠过十文字枪,没有意念加持退却了火焰的十文字枪被切成两节。人影越来越清晰,谦信举刀劈了下来。一声清澈的金属碰撞,信玄架开了谦信的朴刀。

  信玄双眼闪过寒光,手中十文字枪已经准备好刺出。突然手中抓握转换,全身肌肉瞬间鼓起,强扭动身体拉回枪头往地上一刺。

  地面瞬间十数根岩刺凸起,信玄用枪撑起巨大的身躯,双腿蹬在谦信的胸口,胸口鳞片炸裂谦信咬着牙顺势甩动蛇尾。蛇尾像是鞭子一样抽破音障,发出了一声巨响。带着雷电的蛇尾抽在信玄后背,背上的火焰轰的一下膨胀炸开。信玄如硬化的鲤鱼旗围着旗杆水平旋转,身后还拉着背上的火焰画出了一个火圈。

  谦信蛇尾一甩顶住身子,咬着牙深吸了一口气,胸口被信玄双脚虎爪带下的鳞片再次长出。

  “呼”火焰晃动的声响,信玄转了几圈改变身形。落地抓起十文字枪枪头拉着火焰,因为惯性双脚在地上划出了两道凹槽,嘴角带着笑容和血。

  谦信蛇尾缓缓蠕动慢慢盘起,信玄慢慢放低身子躬起背背上的火焰随风摇曳。呼吸越来越慢直到停止,同时时间也在这一刻发生了一瞬间的暂停。

  两人脚下的地面同时崩裂,朴刀带着白色雷光,十文字枪拉着火焰。朴刀与十文字枪碰撞,拉出一道白弧与火弧。

  红白两道弧光在空中不断碰撞,谦信攻击的变化层出不穷,信玄的攻击势如山崩。朴刀带着水刃在空中画了一个半圆掠过信玄头顶,信玄蹲下枪头暴起火焰刺了出去。一根根岩刺凸起直奔信玄挡住攻势,信玄枪头一转枪尾把刺来的岩刺全数扫断。

  朴刀带着雷光照肩劈下,信玄见白光落下顺势拉起举枪抵挡。信玄嘴角裂开露出紧咬的尖牙,朴刀上的雷光砍进了肩膀。谦信用力压下又突然抬起,信玄用力抬举一下举过,露出胸口破绽。

  两人的眼睛一眯,都看穿了对双的心思。信玄往后跳开,谦信拉起水刃。锋利的水刃割过信玄的肚子,肚子上的皮肤崩裂出现了一道口子。

  信玄落地捂着肚子单膝往地上一跪,恶狠狠地裂开嘴眯着眼睛严肃地看着谦信。谦信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单手推出手心一道蜿蜒如根须的雷电瞬间打了出去。

  信玄侧身翻滚,雷电就打在他身边。朴刀挥舞拉着水刃一刀斩下,信玄翻滚后顺势起身挥动十文字枪打断水刃,拉回带着火焰的枪头就刺了出去。

  身上伤口瞬间恢复,信玄一枪刺空。谦信俯下身子背上一阵灼热袭来,带着火焰的十文字枪从谦信背上刺过。俯身谦信朴刀刀刃雷光闪烁拦腰斩腰,信玄拉回枪头一压枪尾挡住刀刃。

  接着蹲身用力挑起枪尾挑开朴刀双眼闪过寒光往后一刺,正好刺在后面偷袭而来的蛇尾。

  蛇尾迅速甩回,谦信双眼寒光一闪朴刀直劈而下。信玄一咬牙右脚猛地瞪地借力旋转起身,举起十文字枪架开朴刀又是一刺,这一枪直刺咽喉。

  地面陡然升起一根岩柱精准顶开枪头,谦信不用变换姿势躲闪立刻顺势斩腰。信玄躲避不开刀刃闪着雷光急速掠来,突然谦信晃动肩膀把刀往回一拉。一把暗红色的武士刀斩在他的朴刀上,谦信眼一眯蛇尾猛抽地面拖着谦信身上拉开距离。

  言宗脚下大力一蹬拉着一条红线就追了上去,谦信手中朴刀一转用刀背自下而上猛地一掀。刀背与刀刃碰撞,言宗像是木偶一样被掀飞老远,落地起身握了握刀手臂震得发麻。

  谦信转回刀刃目光在刀刃上一扫,和他的感觉一样刀刃上被砍出了一个缺口。谦信抬眼看着言宗,刀往地上一挥——这是个麻烦。

  精致的面庞,坚毅的眼睛。黑直的长发挡住了些许,言宗拨开长发女人嘴唇微抿。长发掠过时加快了本就急速的心跳,言宗把手放在上面并不是为了安抚那颗跳动心脏。而是想让它跳得更快,在手放在柔软上的那一刻他已经感受到了。

  言宗轻吻那微抿的嘴唇,女人咬紧的牙关没有要让他更进一步。退开四目相对,言宗大手扶着她的背。女人依旧神情严肃,对言宗的作为不做任何反抗,她已经是老虎面前平跑不掉的一顿美餐。

  言宗一舌头从嘴角舔到眼睛,静香像个精致的木偶。言宗知道这是女人的恐惧、紧张、矜持造成的;他在静香耳边低语了一句,静香的身体微微一颤明显要柔软了些。但仅仅只是一些。

  软得不像话,谦信的蛇身很容易就躲过了言宗直白的攻击。身体往后一仰,暗红的刀刃从谦信面前掠过。蛇身扭转朴刀截住势头以去的言宗,言宗强扭手腕一刀斩在朴刀刀背上。再次被掀飞。

  一根火柱冲撞过来,谦信扭回蛇身刀上同样带起一股火焰。两股火焰碰撞炸开成了一团阻挡了视线,满是火焰的十文字枪枪头从火焰中穿出。

  十文字枪刺入谦信左边肩膀,带着雷电的尾巴打破火焰抽在信玄的胸口。信玄拉着十文字枪胸口一片模糊,周围的环境在余光中飞速掠过。

  信玄双脚蹬地滑出去一段,胸口的伤势已经恢复如初。谦信的眼珠一直锁定信玄,偏头往肩膀吐了一股水流。水流浇灭伤口上的火焰,流过后伤口便以恢复。

  女人仰着头伸长着脖子,白皙的皮肤和匀称的身材是她的优势。不过言宗更喜欢的是她那不屈服的性格,又愿意接受无可奈何的样子。但是女人冷冰冰的外表言宗向来不喜欢。

  言宗舔过女人的胸口,女人急促的呼吸使她不得不张开嘴。舌头挑逗着舌头,静香终于环住了言宗的脖子。渐渐地静香开始适应,品尝到了皮肤接触和男人给她带来的那种奇异滋味。

  这种滋味很美妙,言宗粗糙的手唤起了女人的野性。好景不长早已预告的痛苦到来,言宗曾在她耳边说过要撕碎她。她咬着牙仰着头,努力伸长着脖子。

  额头和脖子起了一层细小汗珠,那是因为忍耐而出的汗水。女人的矜持和教养,不让她发出狼狈的呼喊。可言宗偏偏就要她呼喊,他喜欢听猎物的惨叫。这时候的他不是人,是只单纯的野兽——失去理智的野兽。

  朴刀插入地面,地面翻腾起六条土龙上下起伏,如在江河湖海中翻腾一起涌向信玄。六条巨龙身上闪着亮光,那是大地灼烧过后玻璃化的结果。

  一条巨龙窜起身子,口中岩刺迸发。信玄后跳躲开,每一根岩刺都在地上轰出了一个大坑。土龙一贯而下,信玄再次躲开。土龙钻入土里犹如进入水中,马上就翻腾起来再次攻来。

  言宗攻向谦信,一根巨大的岩柱突然升起把言宗顶到空中,接着岩柱扭曲化作一条石龙。惯性把言宗高高抛起,石龙口中岩刺连续迸发。

  身后恶鬼瞬间凝聚,怒吼着打碎了致命的尖刺。言宗快速挥出一刀,石龙从嘴角开始被斩成两半。谦信如龙升腾般一跃而起,水刃在空中画出一弧线急斩而下。

  空中避无可避,言宗往侧面吐出一股劲风,在空中完成了一个侧翻转了一圈。锋利的水刃还是伤到了言宗,掠过言宗左臂肩膀上连衣服带皮被削掉了一块。

  言宗刚落地,跃起的谦信就落了下来。朴刀从天而降,言宗举刀抬臂接住朴刀。朴刀带着巨力贯下,言宗半个身子没入土中。

  土龙不断翻腾砸下,岩刺接连不断。谦信舞动十文字枪飞速旋转,转出了一个火焰圆面。数十根岩刺飞射,每根都有篮球那么粗。

  岩刺撞上旋转的十文字枪,根根爆裂碎石飞溅。一条土龙迎面撞下,圈面爆出一根直径更大的火柱直接冲碎土龙。信玄转动身形,火柱横扫其余土龙全数崩碎。

  谦信朴刀挥舞,言宗半身埋在土里应接不暇,朴刀之上又添了几个缺口。谦信一刀劈头,言宗抬刀抵挡。谦信力大言宗没能完全挡住,朴刀往后一拉刀刃在言宗额头和面具上开出了一道口。

  言宗双臂发麻,额头上的血进到眼睛分了神。谦信一刀从右肩斜斩而下,言宗双手握刀咬牙抵挡。朴刀砍在暗红色的刀身上,言宗半截在泥土之下无法转身卸力。双臂动作因此扭曲变形,手一松绯月脱手飞出掉到一旁。

  谦信收回势态顺势再来一刀,朴刀上雷光闪耀电光一闪朴刀劈下。言宗没有放弃抬起双手空手接白刃,双手合十瞬间一道火柱掠过面前。

  火柱冲飞谦信,他知道信玄的火遁要来但他想抢时间干掉言宗。言宗左边锁骨上被割出一道不深的口子,空手没有接住白刃。

  谦信双眼紧闭被火焰推行老远,待火柱势颓挥动带着火焰的朴刀打散火柱。火柱散开化作一道火墙,犹如撞在墙上了一般。

  火焰散去前面身上的鳞片大部分都成了黑色。谦信站在原地没有动作,片刻后额头裂开身体一动。一层半透明和谦信一样的壳碎裂脱落,犹如蛇在蜕皮。

  信玄看了一眼言宗,皱着眉头觉得奇怪。言宗处在仙人模式状态下,但感觉又特别微弱。他把枪尾递到言宗面前,言宗一把抓住轻松就把言宗拉了出来。

  信玄微微张嘴想说话,突然剧烈咳嗽起来。咳得喘不过气双脚一软跪在了地上。言宗没有管他,双眼盯着谦信。手一甩一根查克拉丝缠住远处的绯月,一下拉到空中一把接住。战斗还没结束,他们没时间嘘寒问暖。

  蜕掉的蛇皮碎裂一地,风一吹就散开了。这是谦信第二次蜕皮,第一次是在激荡的水里。那是因为在信玄那巨大的火焰中受伤,使用出水遁解决问题后退掉的壳便被水流冲散。

  言宗自然垂下手臂,绯月的护手上一股火焰暴起,接着瞬间压缩成一层暗红色附着在刀上。言宗偏过头看了一眼拿刀的手,手腕发疼手臂麻木。

  “本源力之力,释放他!”信玄咬着牙压住咳嗽的冲动,莫名其妙地丢出一句后忍不住又咳嗽起来。

  言宗没有理会信玄的建议,他把刀换到了左手。言宗左右手用刀都没问题,只是相较于惯用手;左手用刀的灵活度要比右手低一些。

  言宗咬着牙看着静香痛苦的表情,身体里的野性越发的疯狂。女人汗液里隐藏的气味随着粗重的呼吸灌进鼻腔,刺激着他退化的大脑。喉咙里传来了野兽的低吼,全身肌肉充血鼓起他把女人抱了起来。

  女人终于不能忍受,撕心裂肺的惨叫更加助长野兽的气焰。野兽也开始了肆无忌惮忘我的咆哮,不顾一切的疯狂将撕碎这个女人的内心。在她心里留下这一辈子也忘却不了的记忆。

  言宗呼了口气散步一样走向谦信,他不敢做过多的消耗。虽然他体力还算充足,可身体却有些吃不消。谦信的目光扫过满是缺口的朴刀,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咳嗽不止的信玄。

  谦信看回正在缓慢靠近的言宗,只要干掉他这场战斗就是必赢的局面。突然他又看向信玄,信玄咳嗽着抬起双眼正盯着他。那双眼睛就是老虎的眼睛,但这吓不到他。不过……

  调整着呼吸把自己保持在心如止境的状态,即使现在对自己不利。嘣的一声地面崩裂,谦信举着刀在言宗眼里急速放大。突然言宗面前出现一堵土墙挡住了他的视线,也挡住了谦信进攻的路线。言宗停下脚步没有继续再往前走,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土墙。

  土墙破碎谦信举着刀从土墙后发起突袭,刀刃上闪着雷光劈向言宗。突如其来的攻击没有让言宗慌张,有太多的时间足够他来反映这一刀。土墙挡住了视线却挡不住感之力,言宗蹲下躲过攻击。

  脚下用力猛地暴起,暗红色的刀尖眼看就要刺入谦信肚子,蛇尾却带着雷光抽了过来。谦信表情从容,刚才一刀有机会刺到他的身体。但这本就是战斗中常有的事情,没有什么好惊讶慌张的。

  言宗扭动身体,眼睛一眯用刀挡住蛇尾。刀刃被压在胸前,巨大的力道再次把他抽飞,谦信看着飞出言宗。一条土龙从地上冒出,直直地追着言宗撞去。

  地面模糊不清,眼睛余光的景象在飞速前进。谦信在快速变小远离他,只有一条石龙在不断变大。

  言宗双脚落地没条件挥刀,土龙撞在刀上再把他推出老远。谦信得意一笑,举起朴刀斩向信玄。信玄猛咬一口气,抬起十文字枪迎了上去。

  朴刀砍在十文字枪左边支出的枪刃上,十文字枪头火焰迅速聚集眼看火柱就要冲出。信玄突然咳嗽,身子一颤引起手抖。就在这稍微一松的空隙,谦信双眼闪过寒光抓住机会拨开长枪。

  被拨开的枪头火焰冲击地面,谦信一刀斩过信玄的胸口。信玄借着火焰冲击的反作用力勉强躲避,一道横贯胸前的伤口留在了身上。

  谦信露出微笑,信玄皱起眉头脚下突然一空。地上凭空出现了一个方形深坑,黑乎乎的深不见底。

  八条土龙咆哮着拔起而起,有的张开满是尖牙的大嘴吐出岩刺,有的直贯而下灌入深坑。信玄往黑乎乎的深处掉落,在空中转动十文字枪阻挡着岩刺。

  一根巨大的火柱再次冲起,准备贯入深坑中的土龙被冲散。满眼的碎石落下看不到天空,火焰的反作用加大了掉落的速度。一瞬间眼前的世界变得漆黑,信玄被埋入深坑地面也恢复了来的平整。

  谦信摇动尾巴,这下他不用担心和言宗战斗的时候,信玄会偷袭了。在远处的言宗大致知道是什么情况,信玄应该不会这么容易被干掉。拖点时间信玄就能再度产生威胁,可时间不等人。

  谦信也是这样觉得的,二打一的状态下他在大多数时候处在上风就是不断地保持一对一。现在他又创造出了一个短暂的一对一机会,所以他要把握住。

  朴刀带着雷光挥舞,言宗不能只顾躲避拖延时间。他连续躲过几次攻击,谦信蛇尾扫过言宗脚下。言宗顺势跳起一刀劈下,谦信面带笑容。利用尾巴扫过的势头顺势撑起身子后跳,然后伸长手臂朴刀横斩。

  言宗慌忙变招强扭手腕格挡,前所未有的巨大力道打来。言宗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飞了出去,突然他身后一面厚重的土墙升起。土墙上全是粗短而尖锐的岩刺,言宗毫无悬念地撞在上面。

  看着言宗一直撞进墙里,谦信眼睛一眯带着朴刀追来。朴刀上带起长长的水刃,水刃透过厚重的土墙,在土墙上留了一道口子,土墙却纹丝未动。

  几道红光闪过,纹丝未动的土墙被斩成碎块炸裂。言宗一挥手,碎块瞬间爆裂分成更小的碎块。

  绯月上暗红色的斩遁查克拉已经不见,言宗把刀重新换到了右手。一股火焰掠过后迅速收缩,发出轻微的蜂鸣。

  

  注:我想写动画里的那种丝滑战斗,佩恩天道和九尾暴走鸣人战斗时的那种流畅感。纯动作战斗在小说难写又无聊,还费脑想动作。但是如果能写出那种丝滑感,那将对我是个很大的提高。这差不多6000字,已经是努力的结果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