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无恃之刃 > 第二卷 血神暗影
第四章 斑驳之影
作者:文娱委员桑  |  字数:10847  |  更新时间:2020-06-03 08:52:41 全文阅读

虽然之前与巧手匠打了个照面并且被吓得不轻,二世这天夜里居然真如巧手匠最后祝愿的那样做了个好梦。他梦到自己那些阵亡的战友们全都回来了,所有人都来到了麦克队长的故乡-红杉岛。他们在岛上载歌载舞,把酒言欢,所有人都很快乐。这个梦太过幸福,以至于二世在梦醒了之后痛苦不已。

  “真是个可恶的家伙......”

  紫罗兰如往常一样很早就下了楼,二世只好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离开。

  今天的亚登依旧阳光明媚,清晨的徐徐微风与和煦暖阳很是怡人。二世伸了个懒腰,来到金葵门前的街道上。紫罗兰正在帮托尼的夫人搬运着货物,二世见状也上前去帮忙。

  “感谢二位客人相助,”在搬运完所有的货箱后,托尼夫人感谢道:“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二位,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的话我肯定会忙上一整个上午。”

  “您的幸福健康便是最大的回报。”紫罗兰微笑着对她说道。

  三人都笑了起来,之后托尼夫人向二人道别,去市场上采购东西去了。等她走远后,二世对紫罗兰说道:“闲来无事,不如我们去罗森比尔逛逛,顺便问些事儿。”

  “悉听尊便。”

  于是二人离开了金葵,往罗森比尔商会会馆走去。一路上,二人不断地看到有亚登的居民穿上黑色的服装往城西走去,而且人数越来越多,不一会儿二世甚至看到金葵酒店的老板托尼也披着黑色斗篷马不停蹄地跟着人群走着。

  二世连忙上去拦住了他,问道:“托尼先生,请问发生何事了?怎么大家都在往西边走?”

  “昨天夜里亚登的前任执政官浮力德先生病逝了。”托尼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说道:“刚才我才听人说,现在大家都要去参加他的葬礼。”

  连托尼这样的平头百姓也赶去参加葬礼,想必这个浮力德肯定是个德高望重的人。二世先暂时把他的计划搁置在一边,拉着紫罗兰去街边的一家店铺里捡了两块黑布披在身上,跟着托尼一起往城西跑去。

  几乎所有的市民都来参加葬礼了,现在二世一行已经被挤在了人潮之中,无法跑动起来。哪怕四周都是人,二世还是想办法挤过了人群,来到一座石桥边的栏杆旁,看清了前面发生的事。

  亚登的大祭司,阿尔特翠丝正举着一个做工考究的铜火把,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在队伍最前方。大祭司的两名侍女则在一旁吹奏着长笛。她们身后是四个神情严肃的重装步兵,他们正抬着一块檀木板,檀木板上躺着一位头发斑白的男人。他皮肤被仔细擦拭过,苍白洁净。他戴着一顶由各式各样的鲜花制成的花冠,身上盖着一块白色的亚麻布。在他们身后是死者的家属,一位年老女性正在一位男子的搀扶下一边哭泣一边走着,另一个女子在后面领着几个小孩子一边撒着花瓣一边行进。再往后则是以亚登现任执政官,赫博为首的现任官员,以及亚登的著名人士们,连罗森比尔驻亚登分会的分会长鲁提耶也带着阿冉走在他们的队伍里。在他们后面是亚登的守城卫队,再后面就是亚登的普通市民们了,他们有的面色肃穆,有的悲伤不已,但所有人都安安静静地跟在队伍后面,整个场面庄严肃穆。

  大祭司把队伍带到了城西一处通向峡谷底部的宽阔阶梯处,这个阶梯有十米宽,一百级,笔直地通向一处峡谷底部的宽阔平台。平台的地板上刻画着一位长着孔雀尾巴与飞燕翅膀,左手拿着一根笛子,右手拿着一个头骨的男性形象。这即是月槲,塞浦路神话中执掌死亡与梦境的神祇。

  平台上早已有一群祭司侍女等候在此,为首的便是拉菲。她与同伴们吟唱着从古代流传下来的送别之曲。由于年代久远,这首曲子的歌词已无法考究,只有那徐缓忧伤的曲调还为人所知。

  重装步兵们慢慢地在阿尔特翠丝的带领下将死者抬到平台处,接着小心翼翼地将其放置在平台中央的一堆整齐的木板上。死者家属们走上平台,其余的人们则等候在阶梯上。亚登的市民们则把平台附近的石柱、房屋、桥梁都给挤满了,注视着死者。

  阿尔特翠丝高举起那熊熊燃烧的火把,站在死者身前,朝他说道:“月槲将来引导你,浮力德·劳尔。你将忘却人世,抛下遗憾,前往诸神的怀抱。但在你离开前,挂念你的人们还有话要对你说。”

  那名妇人放开了她儿子的肩膀,走到死者身前跪了下来。她不再哭泣,反而微笑着在死者耳旁说了几句话,之后摸了摸他的脸并亲吻了他的额头。在她离开后,二者的儿子儿媳带着孙子孙女跪在地上,诉说着自己的感恩之情。

  家属们告完别后,赫博从阶梯上走了下来。他神情凝重,朝在场的所有人说道:“昨天夜里,一个伟大的男人离我们而去了。这个男人,曾带领着勤劳勇敢的亚登人,在塞浦路创造了一段又一段佳话。我记得,他带领着亚登的水手们,在南边的海上抵御从海的另一边攻过来的敌人,我还记得,他带领着亚登的公民们,为亚登的明天做出天才般的计划,我也记得,在他最繁忙时,也不忘爱惜他的家庭。他是一个好领袖,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一个好导师,更是一个好朋友。您对我的教诲我仍记在心头,您的事业将继续下去,亚登人不会忘记您的贡献。请您安息吧,敬爱的浮力德·劳尔大人。”

  道别之语讲完后,侍女们再次歌唱起那送别的哀乐,接着她们两两一对,手捧一小盆圣油,将其轻轻倒在死者的躯体上,然后所有侍女手拉着手围成一个圈,将死者包围起来。拉菲一声令下,侍女们开始统一朝她们的右手边慢慢走了起来,一边走一边歌唱着。

  “生有生者居,死有死者所!就此断世缘,勿再留人间!”

  阿尔特翠丝将手中的火把伸向死者,被圣油浸盖的遗体立刻被火焰拥入怀中。守候在一边的重装步兵再次走上前,抬起正在燃烧的木板,朝平台旁边的河流走去。河流水面下一膝深的地方还有一处水下平台,由几级阶梯将其与主平台相连,而河流水面上已经有一艘白橡木制成的小船守候在此。步兵们将木板搬到船上,又下到河里推着小船走了几步,然后四人一起用力,将小船推了出去,小船便不紧不慢地沿着河流朝下游漂走了。

  人们目送着小船漂出亚登的网状峡谷,走向远方的广阔天地,葬礼也于此结束,市民们各自离开了。二世一行一直等到死者家属和现任官员们离开后才跟着离去。

  “你们塞浦路人的葬礼也是如此富有仪式感,”二世感慨地对托尼老板说道,“我们北方人顶多挖个坑把人埋起来,别无其他。”

  “这是我们从大概二十年前实行的新仪式,以前的葬礼也和你们的差不多。”

  “此话怎讲?”

  “以前我们亚登人去世后,虽然也要涂圣油,但不用行火葬。祭司们会对遗体行剖礼......”

  “剖礼?那是什么?”

  “简单来说,就是剔除遗体的内脏,然后把死者的遗物或者钱币放置其中。”托尼指向城西另一座较小的石柱,说道:“那里就是以前人们安置遗体的地方,我们管它叫月槲之宫。”

  “为什么你们要放弃原来的仪式呢?”

  “因为月槲之宫已经被遗体塞满了呀。”托尼哭笑不得地说道,“古代的人们可没想过亚登会发展到这么大的规模,里面的墓穴完全不够用,而我们又绝不能把已经放进去的遗体给抬出来。”

  二世点点头,说道:“那还真是麻烦。”

  “当时的人们为了争个位置甚至大打出手,大家也不愿意把家人埋葬在城外那么凄凉的地方,我还记得我小时候,有一段时间甚至已经到了尸体只能放在自家屋顶发臭的地步,还闹过瘟疫。”托尼回想起当时的情况,叹了口气。他接着说道:“二十年前,当时的大祭司把健康的人们召集起来,说我们背离了阿芙约与月槲的命令,神要我们在死后离开,而现世的人们不忍他们离去,想尽办法挽留而触怒了神明,因此降下天罚。自那之后,所有的死人都行火葬,然后被装在船上送出亚登。”

  “那么月槲之宫里的遗体呢?”

  “已经放进去的自然不管了,因为行了葬礼的人万万不可冒犯。现在那地方已经被封闭了,谁都进不去。”

  二世点点头,接着对托尼说道:“很抱歉耽搁了您这么长时间,我们先行一步。”

  “好的客人,希望你们在亚登玩的愉快。”

  “那是自然。”

  托尼向二世和紫罗兰道别,去做他自己的事了,剩下二人也出发前往罗森比尔分会馆。

  当二世敲开分会馆的大门时,太阳已经悬挂到他们头顶了。鲁提耶正在查阅一份货物清单,还有几个工人在房间里搬运着一些要运出亚登的货箱。

  “哦,这不是斯泽吉姆二世先生和紫罗兰么,”鲁提耶放下手里的货单,走到二世身前跟他握手。

  “我之前在葬礼上看到您了,奈何人太多,直到现在才过来拜访。”

  “您也去参加浮力德先生的葬礼了?”

  “我听说他是一位伟大的亚登人,因此前去哀悼。”

  “的确,浮力德先生为我们付出了太多,所有人都很敬重他。”

  二世又和鲁提耶聊了聊关于这个分会的事,之前二世就发觉亚登人虽然有些排外,但罗森比尔商会的人绝不会受到怠慢。原来罗森比尔商会垄断了亚登的物资运输业,货物要想进出亚登全靠罗森比尔。由于亚登这独特的地理情况,亚登经济极端依赖进口资源与出口产品。如果罗森比尔突然撤出亚登,亚登的经济将会陷入一片混乱。好在自百年前罗森比尔进驻亚登开始,罗森比尔与亚登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各取所需,共同繁荣。

  “话说回来,您的调查进行得如何了?”

  二世被鲁提耶这一问吓了一跳,不过他马上明白过来鲁提耶在问香料的事。“昨天我在你们这里用餐的时候发现了一种叫‘迷迭香’的东西,它那浓郁的香味我很感兴趣。”

  “迷迭香啊,”鲁提耶笑了笑说道,“那是我们从南方海盗们的手里收缴过来的战利品。”

  “海盗?亚登不是不沿海么?”

  “亚登不沿海,塞浦路沿海呀。前几年有很多从海的对面来的海盗,几乎所有塞浦路的城邦都有派水手和船只跟他们打。迷迭香便是在一场战役中得到的,人们把它带回来栽种,意外地发现迷迭香很适合在亚登生长。只可惜它产量不高。”

  “嗯,有点像我们北方的月莓。虽然成活率高,但一株月莓树开不了多少花,也结不了多少果子。”

  “所以迷迭香在我们这儿是一种比较昂贵的香料。用你们北方的计量方式,一担采收迷迭香价值二十枚教会金币。”

  “哦,那一百粒迷迭香种子多少钱呢?”

  “您是想把迷迭香引进到其他地方?”

  “不不不,”二世笑了笑,说道:“我之前无论是在北境还是教区都没听说过迷迭香,看来迷迭香的价值还未被北方人所知。”接着他说出了一句令鲁提耶震惊的话:

  “我想垄断塞浦路以北的迷迭香市场。”

  鲁提耶身子向后仰了仰,睁大了他的眼睛,说道:“您想支配北方的迷迭香市场?”

  “没错。”

  鲁提耶哈哈大笑起来,指着二世说道:“难怪马修先生如此欣赏您,您的确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不过恕我直言,我不认为您能做到将迷迭香引进北方。”

  “为何?”

  “虽然您在北方没有听说过迷迭香之名,可当初我们种植的第一批迷迭香收获的时候就有人尝试在北方种植了。那一批种子没有一个发出了芽。您知道为什么么?”

  二世稍加思索,便答道:“种子不发芽,其因有三,一:北方环境不适合;二:种植方法不恰当;三:种植者本身无能力。”

  “不错,不错!不过您还忘了一点。”

  “请赐教。”

  “他们没有您这么大的野心啊。”

  二世和鲁提耶都哈哈大笑起来,不过鲁提耶还是问道:“可是您有方法种植么?”

  “家父在成为香料商人之前,花了大半辈子与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而这些人中就有这样的一类人-炼金术师。”

  “炼金术士?”

  “没错,炼金术士。别看他们是一群整天窝在实验室里的呆子,他们对于珍贵药材的培植可是很有一手的哦。”

  “愿闻其详。”

  “炼金术士们为了保证在有需要的情况下能迅速取得珍贵药材,他们设计了一种名为:‘温室’的东西。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巨大的玻璃房子。炼金术士们根据药材的习性,将温室内部的环境设计成适合药材生长的环境。不光如此,他们还仔细研究过药材原产地的土壤,确保温室内部每一项指标都适合。”

  鲁提耶已经猜到了二世要说些什么了,他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您的父亲一定会以你为豪,我也相信您有那个实力从事这件事。”接着他从身上掏出一把钥匙,说道:“现在我们这儿还有一点存货,您要不要先看看?”

  机会来了。

  “可以是可以,不过不用劳烦您亲自带我们去。”二世指了指那群还在忙碌的工人们说道:“我认为您亲自监督他们会好一点。”

  “那倒是,不过我可以叫阿冉带你们。”鲁提耶朝楼上喊了声阿冉的名字,阿冉立马飞奔着跑了下来。

  “带斯泽吉姆二世先生去看看我们的迷迭香存货。”接着便把钥匙给了他。

  原本无精打采的阿冉在看到二世一行,尤其是看到一直安静地站在一旁的紫罗兰后,立马变得神采奕奕起来。他清了清嗓子,挺起胸脯说道:“这边请。”

  “有劳了。”

  阿冉把二人带到楼下的库房,库房里堆放着大量标有罗森比尔标志的货箱。有几个货箱还未封闭,里面塞满了腥味极重的鱼干。二世和紫罗兰不得不掩住口鼻才能走过这些货箱,阿冉却习以为常。他把二人又往下带了一层,这一层放着许多雕像或是石料,而一股香气已经从里面窜了出来。

  阿冉走到一排货柜旁,用他父亲给的钥匙打开了其中一个柜子,浓烈的香味立马从柜子里冲了出来。

  “就是这个味儿!”二世忘我地呼吸着这醉人的香味,之后走上前看了看柜子里的宝物。那是已经风干过的迷迭香,草绿色的枝叶散发着那诱人的气味。

  “您喜欢吗?”阿冉轻轻捧起一小株迷迭香,拿到二世跟前问道。

  “我不相信这世上有人不会爱上它的香味。”二世笑着答道。

  阿冉点点头,之后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一直站在旁边的紫罗兰面前,刚想张口却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的脸立马变得通红,紫罗兰向他投过去一个疑惑的表情,阿冉的脸变得更红了,二世甚至看到有丝丝白烟从他头顶冒了出来。

  不过阿冉还是结结巴巴地问道:“啊,那个,紫...紫罗兰...您,您喜...喜欢..吗?”

  紫罗兰把疑惑的眼神投向二世,二世用嘴型答道:“告诉他你很喜欢。”

  紫罗兰快速地思考了一下,之后用手捧住阿冉的手,再把鼻子凑了过去。这一捧不要紧,阿冉双腿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脸上开始不停地涌出汗水。二世之前就有所怀疑,这下他彻底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阿冉这小子喜欢紫罗兰。

  虽然他不知道紫罗兰是男儿身。

  二世嘴角向上一扬,计从心来。

  “这香草的确称得上珍品。”紫罗兰闻了一下之后答道,“我的确很喜欢。”

  “真的吗?”阿冉明显地开始兴奋起来,不过他还是强压住了激动的内心,笑了起来。

  这时二世咳嗽了下,走上前对紫罗兰说道:“我的仆从啊,接下来我想跟鲁提耶之子商量一些问题。有些不便,去楼上等着我们。”

  紫罗兰点点头,之后上了楼去。他在上楼梯时,阿冉还在悄悄盯着他的臀部看。

  二世当然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一把将阿冉揽在怀里,跟他说道:“阿冉啊,你知道吗?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我父亲已经要求我在他的女仆中选一位来作为我的贴身仆从了。”

  “啊?”阿冉疑惑地问道:“可紫罗兰小姐看起来比您还要小啊?”

  “紫罗兰是这次我外出才被我父亲派到我身边的,我之前都没跟她讲过话。”

  “可她看起来那么忠诚......”

  “说到底,她是被我父亲派来监视我的。虽然她人不坏,可就是太沉闷。”

  阿冉眼珠一转,问道:“那她...她喜欢些什么?”

  “这个嘛,”二世几乎把脸贴到阿冉脸上,耳语道:“你为什么会关心呢?”

  “啊?不!我不是,我没有!”

  “噫,我倒是很希望有个男孩子能替我对付对付她。我只把她当做下属,没别的意思。”

  阿冉毕竟正值东想西想的年纪,他一听到这话又开始兴奋起来,满脸通红地指着自己问道:“您觉得...我如何?”

  二世装作仔细观察的样子,之后说道:“还行吧,紫罗兰不太喜欢跟成年男子打交道,你也许是她喜欢的类型。”

  阿冉听了之后一阵狂喜,二世趁现在对阿冉说道:“我说,你想不想跟她一起在亚登玩一玩?隔几天我们就走了哦?”

  很明显,阿冉听到这话他的内心正在激烈地搏斗着。他咬着嘴唇,很想说出那句“我想”。不过他还是深吸一口气,认真地对二世说道:“我父亲一直跟我强调过,商人之间讲究‘公平交易’。我承认我喜欢您的紫罗兰,我很想跟她一起出去玩,我想带她去看看我们亚登最美的鸟瞰点。”

  “啊,原来如此,你喜欢我家女仆呀。我之前还以为你喜欢拉菲来着。”

  “拉菲姐姐才不一样!”一听二世这么说,阿冉突然情绪开始激动起来,说道:“拉菲姐姐是亚登的楷模,我没资格喜欢她。”

  “拉菲啊.....可怜的姑娘,被恶魔纠缠了那么久....”

  “阿尔特翠丝大人说过她会尽全力帮助拉菲姐姐,除了向诸神祈福之外我们做不了任何事。”阿冉低着头,有些恼怒地说道:“该死的克兰门汀,真希望阿尔特翠丝大人能净化掉它。”

  时机成熟了。

  二世走到库房的小窗旁,转过身来对阿冉说道:“如果我说,我有方法帮拉菲呢?”

  阿冉立马瞪大了眼睛,说道:“您说您有方法?”

  “有是有,不过就如之前你说的,商人之间讲究公平交易。”二世这下严肃了起来,收起了他之前开玩笑般的语气,郑重地对阿冉说道:“来做一笔交易吧,阿冉。”

  阿冉迟疑了下,不过他还是点点头,问道:“内容是?”

  “我想帮拉菲摆脱恶魔,而你想和我家紫罗兰约会。既然如此,我给你一个下午的时间,好好和紫罗兰出去玩一玩。相应的,我需要你告诉我你知道的,所有的,关于拉菲的事。”

  “我不明白,先生。您是一个外地人,为何如此想帮助拉菲姐姐?”

  二世叹了口气,眼里掠过一丝悲伤。他说道:“当我第一眼看到拉菲时,我仿佛在她身上看到了我姑妈。”

  “您的姑妈?”

  “你知道么,北境十几年前还经常彼此打仗,到处都乌烟瘴气,民不聊生,而恶魔们最喜欢这样的环境。很遗憾,我的一位姑妈,我父亲最疼爱的一个妹妹,就被恶魔缠上了。而北境对于恶魔附身的人的态度,可就不像你们亚登这样友善了。”

  阿冉咽了口唾沫,问道:“她怎么了?”

  “怎么了?哪怕我父亲极力制止,那些恐慌的村民和家族里的长辈们伙同在一起,将我姑妈绑在柱子上,用绳子抽她,想把恶魔给逼出来。可哪怕把绳子抽断了,我姑妈也不见好转。后来所有人都放弃了,我爷爷把她关在家里的塔楼上,活活把我姑妈给饿死在上面。我父亲也从此和家族决裂,带着我们一家人出走,姓氏也换成了现在的斯泽吉姆。”

  二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时而愤怒时而哀叹,显得极为真诚。阿冉完全没有怀疑,他也跟着难过了起来。“我,我很抱歉。”

  “我不想看到有其他人因恶魔而陷入苦难,所以自那天以来,我在各地旅行的时候会把关于驱魔的知识都给搜集起来,无论是北境以前的巫术,还是教会的驱魔仪式,我都很清楚。”

  听二世这么说,阿冉还是有些疑问,不过阿冉认为二世既然能从北塞让一路南下到亚登,肯定有些本事。阿尔特翠丝说是尽全力了,可这都一年了仍旧没什么起色。阿冉打心底想要帮拉菲,因此在思考了一下后,他答应了二世的提议。

  “只要你能做到。”阿冉很正经地向二世伸出了手。

  “我发誓我会解救她。”

  握手即表示交易成立,二世又提醒到这是他们二人之间的交易,不得让他人知晓,阿冉也同意这个条件。

  “那么,您需要我做什么?斯泽吉姆二世先生?”

  二世拿出了一个笔记本,又拿出一支笔,说道:“我得明白克兰门汀为什么会缠上拉菲,因此我要你把你知道的,关于拉菲的一切,全部讲给我听。”

  .........

  紫罗兰已经在楼上等了许久,午饭时间都快过了。正当他要下楼去查看什么情况时,二世笑嘻嘻地带着阿冉从楼下走了上来。

  “紫罗兰,过来一下。”二世冲紫罗兰喊道。

  “有何吩咐?”

  “我需要你去帮我买点东西,至于要买什么,我已经跟阿冉交代过了。”

  阿冉满脸通红地站在二世身后,羞愧地点了点头。

  “我有点事要去办,我请了阿冉带你去。”

  “?????”

  紫罗兰完全搞不懂这闹的是哪一出,二世走到紫罗兰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今晚才能回来。”接着他又用教会语低声对紫罗兰说道:“我要去拉菲家调查,在我回来之前好好陪这小子玩一玩。”

  原来那个混球把自己当陪酒娘了!可二世转眼间就离开了分会馆,只留他和阿冉在门口。

  阿冉羞红着脸站在紫罗兰面前,结结巴巴地说道:“您...您好!”

  紫罗兰在心里叹了口气,接着便对阿冉摆出那训练过千百次的服务性微笑。

  “该死的高格力斯,我绝对要揍你一顿。”他暗自在心里咬牙切齿地说道。

  .......

  顾不上咕咕叫的肚子,二世来到了亚登城南。整个亚登建立在网状峡谷上,最外围即是峡谷边的悬崖,悬崖上是坚固的石制城墙,悬崖下则是大片大片的、搭建在近乎垂直的崖壁上的棚屋。乍一看这些棚屋就像蜂巢一样贴在崖壁上,下面是湍急的河流,很是危险,可这些棚屋已经在这里贴了近五十年。这儿即是亚登的穷人区,是石柱上的居住点挤满之后,无家可归的人们搭建的居住地,被亚登本地人称作“猪栏。”

  猪栏的棚屋密度很大,只有两座窄窄的木桥将其与亚登城相连。猪栏总共有上中下三层,每层大概有一排并列的十多间棚屋,每间棚屋只比二世住的房间大一点点。上下两层之间有一截楼梯相连,最下层有一截通向谷底河流的楼梯,猪栏居民的生活用水就从这里取得。每一层最左边上的棚屋是公共厕所,最右边则是澡堂。这儿居住的人们都从事着低贱的职业:挑粪人、清洁工、城墙维修工、矿工等。而且因为所处位置的原因,猪栏只有正午才能看到太阳。

  由于过了午饭时间,猪栏的人们大都出去工作了,只有一些妇孺在家。二世站在猪栏对面的石柱上,低头看着这肮脏的地方,说道:“的确称得上猪栏,我从这个位置都能闻到大粪的味道。到底是怎样的奇迹,才能让如此不堪的地方诞生出一个圣人?”

  由于这里的人们衣着简陋,邋里邋遢,二世刻意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把自己弄得跟刚从战场逃回来的逃兵一般狼狈。他还装作驼背又跛脚的样子,真的就像个贫民区出来的流浪汉一样。他一瘸一拐地从木桥走到猪栏,一路上都没有碰到人,哪怕进了猪栏,除了呼噜声之外二世没有听到其他响动。

  “我主在上,还真的跟猪似的呼呼大睡啊这些人。”

  二世忍受着这些棚屋里散发出的酸臭味道,来到了第二层从左往右数第三间棚屋。这间棚屋大门紧锁,门口的石板却很光滑。据阿冉所说,拉菲自一年前开始被克兰门汀缠上的时候便被阿尔特翠丝接到了神殿进行治疗,按理说这间屋子应该废弃已久,可光滑的石板却表明这里经常有人走过。

  “邻居们总不可能每天来门口踩两下吧,肯定是有人来过,而且是经常来。”

  二世先走过这间屋子,径直走向尽头。确认这一层没人,至少说没有醒着的人之后,他又慢慢走回拉菲的住所。

  与破烂的房屋形成对比的是,这间屋子的木门很是结实。不借助斧子、锄头之类的武器的话很难破开这道门。门上还有一个紧锁的小窗。

  二世看了一眼那个锁,那是一个在塞浦路地区很常见的铜制锁,锁芯结构很简单。二世又四下看了一眼,接着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玩意。

  这个小玩意是工匠协会根据教皇的命令,特制的一种傻瓜式撬锁器。它由一个握把、一个插头、一个类似于弩的扳机的装置以及无数内部零件组成。使用时只需把插头插入锁中,不停地扣动扳机,听到清脆的一声响后停止扣动,如果锁芯的弹子数量大于一的话得继续扣,有多少个弹子就得扣出几声清脆声响,之后就像平常用钥匙一样顺时针转动把手,就能打开锁。由于这个铜锁很简单,二世没多久就撬开了锁。他先把锁揣在兜里,然后把门关上。这时他注意到门上的小窗是被门内侧的一个窗闩给关住的,不过他没有打开它。

  二世小心翼翼地在房间走动着,尽量不弄出声音。拉菲的房间被人收拾得干净,有一张小窗,一个空荡荡的大木箱,靠悬崖一侧有一个很大的衣橱,把整面墙都给挡住了。房间中央则是一个很大的展览柜,展览柜上有三个底座,可以放点什么东西上去。

  二世仔细观察着那三个底座,每个底座上有着一个正六芒星样式的凹槽。二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柜子肯定有古怪,可他又不知道具体怪在哪个地方。他又在房间里四处看了看,可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他又走到衣橱旁发现衣橱被一个古怪的锁给锁死了,这个锁应该是专门定制过的,因为二世把撬锁器插进去之后扣不动扳机。二世又蹲下来用手仔细抚摸着这个衣橱前面的地板,可什么也没发现。接着他趴到地上,仔细看衣橱边缘的底部,也没有看到滚轮之类的装置。

  “看来只有想办法把这个柜子打开了。”

  可就在这时,二世隐约听到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他赶紧走到窗户旁边,果然他看到一队亚登的武装士兵正在通过木桥,往猪栏这边赶过来。

  没时间考虑他们来猪栏的目的了,现在绝不能让他们抓到自己。二世确认自己之前没有乱动东西,接着飞快地来到屋外,从口袋里掏出锁把门给锁好。而这时,木桥上的士兵们已经看到了正从门里出来的二世,他们立刻大喊起来:“你!就是你!别跑!”

  猪栏的所有通道都是建造在最外面而且没有任何遮挡物,二世的一举一动都被士兵们紧盯着。他深吸一口气,保持着镇静。

  “就是你!站好别动了哈!”

  显然这些士兵还是很抵触猪栏那恶劣的气味,他们只是站在桥上,用手里的长弓对准了二世,喊道:“你敢耍花样就把你射成刺猬!快到桥上来!”

  这些家伙好不专业啊。二世做足了准备才来,可不会让这些软脚虾抓住把柄。他依旧装作又驼又瘸的样子,摊开双手慢慢地从楼上走了下来,走到木桥前。

  “好!就这样慢慢走过来!”

  桥上站着五个士兵,二世快速观察了他们一下,都是些年轻小伙子,料定他们没一个真正跟人拼过命,自然也没胆子杀人。这也意味着,在受过训练的人面前哪怕再来一打这样的愣头青也能轻易脱身。

  走在最前面的两个人挥了挥手里的塞浦路弯刀,瞪着二世说道:“老实点哈!”

  二世一言不发,等待着时机到来。

  那两名士兵互相看了看,之后慢慢地朝这边走了过来。看他们那滑稽样,他们俩比二世还紧张,脸上不停冒着汗。

  亚登有你们这样的兵,居然还没沦陷,这可是天大的奇迹。

  当他们两人走到二世跟前时。二世突然抬起头朝右边看了一下,其中一名士兵果然中了招朝他们左边看了去,而他的同伴则犯了个更加致命的错误,他一巴掌拍在同伴头上,眼神从二世身上挪开了。

  说到底都是一群没什么经验的小兵,二世才不会给他们机会。在他们二人眼光同时从二世身上挪开时,二世突然往前伸出了他的左手,之后随着一阵急促的气流喷射声,一大股白色的烟雾从二世左手袖子中猛烈地喷射出来,这一大团白烟瞬间包裹住了前面的两名士兵。他们被这烟雾呛得不停地咳嗽着,眼睛也被烟雾刺激得眼泪直淌。这一切发生得之快,后面那三个士兵完全没反应过来,接着二世撞开前面二人,又喷射出另一股白烟,把剩下三人也弄得眼泪汪汪。

  原来,二世的左袖里安装着一个由蒸汽喷射装置和两个储藏罐组成的战术装置。两个储藏罐中,一个装着经过压缩的蒸汽,另一个则可以根据目的选择不同的装料。二世这次选择的是火炉里烧完的灰烬,灰烬在蒸汽带动下喷射出来,效果拔群。但是由于一次射出的装料太多,这个装置装满的话一次最多只能射三次。

  二世飞快地逃离了现场,接着又跑到之前换衣服的地方,迅速地把之前的服装给换上,又把换下来的衣服给扔到峡谷底的河中。他利用亚登城四通八达的桥梁系统,不费吹灰之力就远远地离开了猪栏,来到了亚登的空中广场。他还看到有士兵从他面前飞快地往猪栏方向跑,他一边摇头一边叹气,之后在广场上买了一个苹果,一边啃着一边往金葵走去。

  当他回到金葵门口时,天空已经变得火红了。他跟门口的托尼老板打了声招呼,接着回到了房间。

  他一开门,他便看到了一言不发,坐在梳妆台前的紫罗兰。他眼神呆滞,盯着镜子里自己那张美丽可爱的脸蛋发着呆。

  “咋了?阿冉小子跟你表白了?”

  “.......”

  “.....我去.....真的假的?”

  虽然紫罗兰说话有些狠毒,实际上他很在意周边人的感受。他懊恼地捋了捋自己的秀发,说道:“你说我该怎么说才不会让他对爱情产生绝望?”

  “你问我?又不是我逼他喜欢你的。”

  “以前在学校就有一些人用奇怪的眼神盯着我看,果然长得好看也是罪过。”

  “......你可是个男的!”

  紫罗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又摸了摸下巴,问道:“有收获吗?”

  “只发现一点点蛛丝马迹。”

  “他们可真是隐蔽......”

  “总会找到法子的,我的朋友,总会有法子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