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猎齐 > 第一卷 初入局
第一章 兄台,请移步
作者:七年喂狗  |  字数:3370  |  更新时间:2020-04-17 15:17:21 全文阅读

“戌时正牌,归云阁外,锦衣少年,青衫中年。”

龙少阳站在窗前,又看了看手中信笺的这十六个字,只见字体挺拔工整,用官体书就,横折弯钩间有些笔锋无力,劲道不足,似乎出自身体孱弱人之手。

自从傍晚时分,一个孩童来到客栈二楼将这封封面空无一字的书信交给他后,抽出信笺,龙少阳不知已经看了几次。这一次他将信笺又装回信封里,接着将目光投向了窗外。

初更的锣声已经响过,月上柳梢,华灯初上,街上人流渐渐多了起来,笑语声,喧闹声也渐渐高了起来。上元佳节,这个大齐国都一年中最热闹的一夜在慢慢拉开它的帷幕。

龙少阳的嘴角不经意的紧了一下,捏了捏这封书信,转身走到房间里的方桌前,将书信悬在了蜡烛上。

黄中带红的火苗一下子窜了上来,转眼间,火苗慢慢变小,直至燃尽。

“扑”的一声,桌上的蜡烛灭了,青年大步走了出去。

洛城,大齐帝京,王气蒸蔚,处九州腹地,八荒之中,河山拱戴,形胜甲于天下。自太祖高皇帝定鼎以来,沿用历朝旧制,定都于此。城内街道纵横交错,宽窄相配,布局犹如棋盘,街衢俱是青石铺就,更显平整气派。加之开国几十年来未染战火,市肆繁荣,黎庶富足,更胜以往,有道是“自古繁华,市列珠玑,户盈罗琦,参差十万人家。”

十年前,天子一道圣谕废了除夕上元端阳中秋四时八节的宵禁制度,洛城繁华的夜晚更是如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其中尤以上元佳节为盛。

走出店门,只见早已依次相挨搭起席棚,沿街向两边连绵起市,吹糖人儿、赏花灯、卖元宵、猜灯谜、放烟火、耍把式的----流光溢彩,人潮如织,夹着高一声低一声的吆喝声、欢笑声、喝彩声:

“又香又甜的元宵,好吃不腻哟!”

“祖传绝技,口中喷火,快来看咯……”

“赏灯猜谜,猜对有赏!”

……

不时有烟火冲上天空,放出璀璨的火花,夹杂着鞭炮的响声,更是四面八方响个不停。

整条长街热闹的像开了锅的热粥。

龙少阳逶迤向西而行,心下不禁暗自感叹:“洛城繁华,实非吴城能与之相比。安家乐业,真是百姓之福。”他双臂前伸,轻轻拨开人群,宛如一只在朔流而上的游鱼,忽而左,忽而右,不徐不疾向前穿梭,不消两刻钟,便来到了天街。

这是一条东西主干道,也是洛城夜晚最为热闹繁华的一条街,这时人流也渐渐多了起来。

只见前方约莫一箭之地,一座酒楼当街矗立,二楼屋檐下挂着一溜儿“气死风”灯,灯上字迹却看不清楚。楼前高高低低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灯笼,周围黑压压的围了一圈人。人人延颈张望欢笑声、喧闹声,不时传来,听不真切。

走了几步,果见“气死风”灯上一色写着“归云阁”三个字,龙少阳便径直走到近前。原来楼前离地三尺搭了一座平台,东西两侧各树了根两丈许的木柱子,两柱之间一高一低挂了两溜儿彩灯,红纱黄蕊,甚是漂亮,沿着灯沿贴着一张张竖条纸片,或密或疏写满了字。

台上站着一青衣小帽的伙计,左手拎着一面铜锣,右手拿着一根锣棰,只听“当当当”地三声锣响,嘈杂声低了下来。

“请诸位稍静。”那青衣伙计开口道,“承蒙诸位平日对归云阁的厚爱,今日上元佳节,我们东家特设此猜灯谜游戏,平日酒客也好,今晚路人也罢,都可参与。”

台前围着的人,立即七嘴八舌应道:“好,好。”

“台上有两排彩灯,共二十个,每一个彩灯都有一个谜面、谜目,第一个说出谜底者获胜,答对最多的那位,本店有大礼奉上。”那青衣伙计接着说道。

一听说还有“神秘大礼”,人群中又是一阵骚动。

“好,猜谜开始!”,接着“当”的一声锣响。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每一个人都在凝神细听。

那青衣伙计走到左首第一个彩灯旁,就着灯光看着灯沿下端的竖条,念道:“各位听好了,‘下是在上边,上是在下边,十是在中间’。打一字。”

众人开始七嘴八舌起来,有的低头沉思,有的喃喃自语,有的抓耳挠腮,有的张开嘴要叫喊,突然又没了声音。龙少阳嘴角微微一扬,立即扬了扬手,朗声答道:“当是一‘一’字!”

“恭喜这位公子。”那青衣伙计将竖条揭了下来,转手翻到了纸条背面,走到台前中央,只见背面赫然便写着一个“一”字。有人频频点头,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神情,有人刷地将目光向龙少阳投了过来。

“当”的又是一声锣响。

“‘重土去一层,日月留一半’。打一字。”青衣伙计高声念道。

人群又开始窸窸窣窣。

龙少阳略一思忖,举手说道:“当是一‘青’字!”

“不知公子此字何解?”

“重土,乃是一‘圭’字,‘圭’字去一横;日月留一半,乃是一‘月’字,合起来正是‘青’字。”众人见他解说条理清晰,才思如此敏捷,不禁轰然叫妙,有人已在鼓掌喝彩。

“公子真是才思敏捷!”那青衣伙计将竖条揭下,翻了过来,上书确是一个“青”字。

人群中有不服气的,纷纷嚷道,“这几个太简单啦”,“我也知道谜底,只不过没他嘴快罢了。”似乎不甘心这位青年人抢了风头,有意难倒他。

“好,接下来的灯谜可要更难咯。”那青衣伙计笑道,“这位公子可要再接再厉。”

“当”。锣声又响了。

“‘能幽能明,能小能大,能短能长,春分登天,秋分潜渊’。打一物。”

话音刚落,众人不禁一愣。

偌大的台前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仿佛无数只手瞬间卡住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脖子。

略一沉吟,龙少阳眼前一亮,脱口而出,却听另一个声音同时响起——

“是一龙字。”

龙少阳循声看去,只见人群外的街道另一侧,从灯火阑珊处一前一后徐步走过一高一矮两个人来,那稍矮的人的目光也正循声扫过来,走到近前,霍地在他脸上转了两转,一刹间,四目相交。

只见那稍矮的是个少年,约莫十六七岁,面如冠玉,眉若卧蚕,一双黑瞋瞋的瞳仁闪着精光,一身锦衣华服,富家公子打扮,举手投足间贵气袭人。

少年身侧是一青衫中年,身材高瘦,约莫三十七八岁的年纪,略略驼背,右手撑了一条拐杖,竟是个瘸子,剑眉下的两只眼睛似醒非醒,隐隐然若有病态。

龙少阳心中一动:“锦衣少年,青衫中年,终于来了。”

那少年径直上前,拱手为礼,微笑道:“这位兄台,我和兄长在此观看一阵了,兄台文思泉涌,才高八斗,小弟佩服!”

“兄台过奖。”龙少阳当下拱手还礼,不疾不徐道,“与虎谋皮,雕虫小技,兄台见笑了!”

“灯谜灯虎,与虎谋皮,兄台此言,妙哉妙哉!”少年微笑道,“若是兄台无事,我们继续一同‘与虎谋皮’如何?”

龙少阳微笑着点点头。

二人正交谈间,只听青衣伙计大声喊道:“两位公子,刚才那道灯谜二位最先答出,照规矩当是一同猜对,每人各记一次。”

接着“当”地又是一声锣响。

“诸位可要听仔细咯,‘胡虏平定日,良人罢远征’。打一药物。”青衣伙计扯着嗓子嚷道。

少年笑道:“谜底是何物?请兄台快快给出。”

龙少阳一眼瞥去,见他眼角眉梢似有狡黠之色。一旁青衫中年男子却嘴角微扬,不急不躁。心下寻思:“看来他有意试我,我若不顷刻之间给出谜底,只怕要被他小瞧了。”当即淡淡道:“当归。”

少年问道:“如何解答?”

龙少阳笑道:“兄台,你想啊,胡虏既定,边疆便无无事,刀枪入库,军士自当归来。正合着“当归”二字。”

“不错不错!”那少年击掌赞赏,连连笑道,“兄台,小弟这有一谜面,不知兄台可否有兴趣?”说着不等龙少阳反应,接口便道:“‘画时圆,写时方,冬时短,夏时长’。打一物。”说罢,便笑吟吟地盯着龙少阳。

龙少阳微一沉吟,张口欲答。不料少年见势右手一扬,叫道:“且慢!以底对面,以兄台之文才,可谓小事一桩,这回不妨换个方法,以谜对谜,不知兄台以为如何?”

少年这一语罢,登时吸引了周围看客,三三两两围观过来,看他二人如何“斗谜”。

这道题不仅要猜中谜底,还要以谜面对出谜面,片刻之间如何对得出?一时间有人低头沉思,有人啧啧咂嘴,连那青衫中年男子也不禁剑眉紧蹙,若有所忧。

龙少阳面上微微笑道:“以谜对谜,倒也新奇。”略一沉吟,朗声道:“在下来自海州,地处大齐之东,东接大海,我便用东海一物产来对兄台这谜面。有了,‘东海有条鱼,无头也无尾。去掉脊梁骨,便是你的谜!’”

话音一落,四下没了声响。

过得片刻后,众人先后解得谜底,恍然大悟,登时轰的一声,赞声一片——原来这两个年轻人的谜底都是一个“日”字。

少年见他答得这般之快,也是一惊,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怔忡了一下,骨碌碌的眼珠转了转,随即哈哈一笑,道:“兄台好文才,真可谓陆海潘江,小弟佩服之极!”

少年说着走上前来,施了一礼,右手一摆,又道:“兄台,你我因缘相识,意气相投,这里人多嘈杂,可否移步一叙?请!”见龙少阳点头,那少年一笑,转头对那青衫中年男子道:“狄哥,为时不早,咱们与这位公子一同走吧。”

这一瞬间,昏黄灯光下,没人留意到龙少阳嘴角的线条向上微微挑了挑。

七年喂狗
作者的话

请大家多多支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