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龙虾事务所 > 第三卷 匹夫之勇
第六十七章 疯子
作者:一碗大虾炒面  |  字数:2618  |  更新时间:2020-05-24 22:34:48 全文阅读

长夜漫漫,唯烟作伴,李白鱼没有熬夜玩手机的习惯,他的手机还要省着电跟事务所的人联系。

他已经给乌贼打过电话,告诉他自己很安全,只是有些事要办,所以要乌贼务必要在外面小心,如果能找到胖子最好,找不到也无妨。

只是渐渐的李白鱼也觉得王厅长别有用心,人在屋檐下,你关我我认了,可是你不收我手机那不是让我起别的小心思呢吗,毕竟谁也不愿意在监狱里呆着啊。

李白鱼无数次有给乌贼打电话让他来救自己的冲动,可是静下来想想,就连自己这个代理所长都深陷牢狱当中,那乌贼他们就更没什么法子了。

“唉,没有靠山的感觉真难受。”

李白鱼又掐灭了一颗烟,转头对着旁边的秦梦如碎碎念。

秦梦如倒是心情好的很,反正师兄在旁边呢,她没有家,有师兄在的地方就是她家,只是如果师兄想出去的话,那她也不是没有办法。

“师兄,别多想了,咱们就什么都不做,王厅长还能不放咱们出去啊!”

秦梦如一反往常的很大声的说着话,用余光瞟了瞟头上的白织灯,李白鱼立刻会意,也大声的回应着

“是啊,咱就在这里面舒舒服服的呆几天。”

说完就直接躺在床上,像是一动不动睡了过去。

李白鱼当然懂得小师妹的意思,白炽灯上肯定有监控器在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俩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试试王恩胜把他们俩关进来到底有没有别的意思。

特别是在豢龙氏说出那句嘲讽的话之后,李白鱼就总是觉得有些事情可能他还并不知道。

隔壁的老高看见这一幕笑了笑

“这两个毛孩子还算个聪明人。”

.

对着监控器的王恩胜狠狠的拍了下桌子,本身就是个急性子的人,现在他把一切事情都孤注一掷的赌在了李白鱼身上,可这李白鱼不知道是装的还是本就无能,竟然还安于现状。

暴躁的王恩胜在监控室里左右踱步,其他工作人员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王厅长的脾气那可是出了名的暴躁,这时候瞎说话可是容易被暴打一顿的。

还是王恩胜的贴身秘书亲自跑去叫了马老,白须老人慢悠悠赶往监控室。

“小王啊,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能不能把暴脾气改一改。”

王恩胜在沈城这片地界上谁都敢横,可让他跟马老横他是不敢的,不是因为尊老爱幼,是因为马老曾是他进入灵异界的引路人,在他之前的沈城灵异厅厅长,一日为师终身为师。

“马老,不是我急,是这小子他不成器啊,这都领悟不到不说,居然还在哪呼呼大睡,我能不生气吗。”

王恩胜越想越气,本来想狠狠拍下桌子,奈何马老就坐在身前,他也不愿多发脾气,只能把这股闷气硬生生得憋到肚子里。

可谁承想马老却笑了笑

“小王啊,你这想法可太草率了,我们打个赌,我就赌这李白鱼是在试探我们,赌注就是你放开了让龙虾事务所在这事情里插上一脚,敢赌吗?”

听见马老的话,王恩胜显然不信,他压根就觉得龙虾事务所没了孟明堂就是一堆臭鱼烂虾,如果不是季胖子先把那东西偷走,自己至于沦落到现在这种被动的地步?

“我不信。”

王恩胜干净利落的说了这出这一句话,两人意见不和,那也证明这个赌桌两人就算展开博弈了,王恩胜也害怕李白鱼把这趟水搅浑,可他王恩胜这辈子最不怕的就是有人刚他,赌就赌,我王恩胜还怕几个毛孩子不成?

马老笑了笑,一只手抚摸着白须像是有些得意

“那你且看着吧,我亲自去找李白鱼聊上一聊。”

.

平常忙碌的时候还好,李白鱼就什么事都没时间去多想,可这一闲下来,李白鱼的脑海里就开始疯狂涌入各种各样的事情了。

“一路走来,自己好像是真的靠着各种庇护才走过来的,放到以前倒是行了,可现在自己堂堂一所之长,总不能一出事就给爷爷叫来吧。

还是老生长谈,李白鱼觉得他用道术跟乌贼用枪是一个道理,只不过历练方向不同,阵法和符箓都是身外之物,威力大是大了点,可是弊端很明显,施法时间实在是太长了,试问那个大妖跟你打架的时候会等着你撅着屁股画完阵再去和你打架?”

所以李白鱼要完善他的战斗体系,而李白鱼最先想到的就是他的团队,这里可以结合他玩的游戏。

刘螃蟹就相当于一个战士,大开大合,顶在前面。

乌贼更像是一个一击毙命的收割者,找好位置,直击要害。

水母的毒和敏捷的身体作为一个刺客,穿梭在敌人的阵型里。

而自己便是一个法师,可以根据天气地形布各式大阵,而自己研究的传导还可以短时间内增幅队友的战斗力。

其余的小师妹和胖子自己还真不知道在战斗时可以发挥什么作用,就以后在安排吧。

狸野就让他在事务所扫地吧,觉得自己是个异兽就傲的没边,先让他静静心,只是想到了狸野,李白鱼还是有些感叹的,自己知道有龙的地方就肯定对狸野有帮助,毕竟现在也算同事了,以前的纠葛过去就算过去吧,自己好心好意给它买了票,居然还不给我面子!

事实证明,当上官之后确实会让人的心态发生变化,已经开始在心里安排上接下来事务所的事情了。

李白鱼越想越激动,碎嘴子突突突的把这些话都冒了出来,只是老高突然把头伸过来说了一句让李白鱼热情熄灭的话。

“你觉得现在这个世界打架厉害就是本事吗?”

老高一手扣着他的大金牙,另一只手伸过来示意讨一颗烟抽。

李白鱼不情不愿的给上了一颗烟,不是他抠,是因为他自己也只剩三颗烟了。

老高如愿以偿的抽上烟,又是一番享受后还是那句话

“高哥不白抽你的烟,再给你讲点底层哲理,小兄弟你觉得能关进这里的都算不算是有本事的人。”

李白鱼点点头,能关进这里的肯定都是些狠角色啊,哪怕老高那也是下过唐朝墓的狠人,一千多年的墓没开过土,那在盗墓界可是活人勿进的地。

老高像是得到了让他满意的答案,点点头笑道

“你知道一号房那个疯子吗,我一说他的名字你肯定知道,他叫曹天傲。”

老高一板一眼的说着,只是说到曹天傲这个名字的时候,微微转过头去,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果然,监狱的那头突然传来吼声,一道疯狂的吼声以及铁门的撞击声疯狂传来。

曹天傲这个名字李白鱼没听过,可疯子这个名字他是真的有所耳闻。

二十年前东北一场血腥的灭门惨案便是出自疯子之手,李白鱼清晰的记得孟先生在档案里是这样记载的

“七日晚,吾与王恩胜到达妈屯村,现场惨不忍睹,十六户人口无一生还,死者系春城灵异公司部长林三山一家。

吾等搜寻七日,共计出动军队四百二十人,在芒羊山与曹天傲开展最后一战。

在王恩胜等三城厅长的参与下,曹天傲败北,那人本欲自杀,却不知与王恩胜进行何等交易,最终伏法。

本次事件吾不是委托人,便并未详细记录

奈何曹天傲伏法前的样子我久久难以往回,便记录下来

那曹天傲站在芒羊山上嘴里并未有其他言语,只是仰天大笑,巍然而立,满身鲜血依旧谈笑风生,手里只单单拎上一把砍刀,便在山林间与部队周旋七日

伏法前眼里依旧未有悔过之意,双膝跪地,眼里泪水滑落,朝着东方的方向深深跪拜,确是带着嘴里念叨之言语,如我未曾看错

应该是四个字

“我不甘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