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初道祖 > 第一卷,小道观,李当归
序章
作者:早餐和晚餐  |  字数:3413  |  更新时间:2020-05-21 10:57:26 全文阅读

北墟有山名曰:不周山,其山通体高约三万九千丈,东西横断鸣墟古地长达十万里,其内妖魔横生,仙佛遍地,神药圣物层出不穷,据传不周山里曾有许多仙人陨落,所以外界又称不周山为葬仙之地。

这葬仙地外围有着数十宗门,皆为这鸣墟古地有名有势的强门豪派,各自坐落在葬仙地百里开外,盘踞一方修仙悟道,渴望得道长生、称尊做祖。

让人惊奇的是,葬仙地外的强门豪派,这一日高手齐出,数百道神虹横贯长空。

这些人大都是一些年迈的老妪和老翁,脚踏宝器若干,血气充斥长空,竟还要比一些年轻修士的血气更加旺盛。

此刻他们一同皱眉凝神,远远的看着那葬仙地外的一处石台上。

葬仙地外有莫名道印,山内百步不显,一旦超过百步,步步杀机,道纹流转,似有通天彻地之威能,平常修士但凡触及与此,皆落得个烟消云散的结局。

可此刻山内石台上站着一位美妇人,怀中襁褓婴儿脸色苍白,啼哭不止,美妇身后有一神秘山水画卷,流转出黑白二气,映照天地,这美妇似要强闯这葬仙地。

“不知道友来此为哪般?”百人中的一个老妪出声询问,声音洪亮如雷,震的空气嗡嗡作响。

美妇怀里婴儿仿佛受到了惊吓,先是一顿,紧接着哭声比之刚才还要巨大。

“尔等速速退去,少沾因果,免得有杀身之祸!”

石台上美妇神情温柔,轻轻的拍了拍怀中婴儿,周身亮起一丝蓝色光晕,化作清气没入了婴儿体内,那哭泣的婴儿顿时安静了下来,小手小脚扑腾一番,嘴角喃喃呓语,没过片刻,便沉沉睡去。

守在葬仙地外围的那些老翁与老妪,只觉着美妇出言不逊,冲撞了他们。

“谁家小儿大言不逊,竟敢恐吓老夫等人,小小修为闯这葬仙之地,寻死不若找老夫,也能给你个痛快!”人群中有一老翁冷声说道。

老翁声音比之刚才老妪的声音还要洪亮,言出法随,短短几语化成飓风,直冲冲的吹向山内石台中。

站在石台内的美妇,面对老翁的小小道法不恼不怒,直接将之无视,脚下无数道纹浮现,一步迈入了山中。

仅仅这一步,身后神秘山水画卷冲天而起,黑白二气震荡不止,画卷内似有神魔涌动,将要冲出来一般。

一瞬间,这不周山上的数百人如临大敌,无数的异像映照着天空五彩斑斓,一丝丝的威压如同山脉一般,顷刻间笼络在了山内石台之上。

美妇不为所动,一言不发,只是缓缓前行,步伐不见多快,但每一步都沉稳有力,每一步都似玄奥无穷,无尽道纹自脚下蔓延至前方,形成一条金光大道。

“退!”

不知谁喊了一声,围绕在不周山顶的众人纷纷退散了开来,身子一晃便是百里之外,天空中的异像愈发的璀璨,好似这山上的美妇如同鬼怪妖魔一般。

妇依旧毫不理会,只是再进一步。

一步,异像生。

一朵道莲自美妇脚边升起,再进,道莲再起。

莲生一,进生二,二叠四。

寥寥数十步下,不周山上便布满了道莲,莲生异像带异香,山中飞鸟爬虫猛怪野兽无不匍匐在地、浑身颤抖不已。

宗门百人早已离开不周山地界,各个严阵以待,面色苍白而凝重。

葬仙地内玄奥道印凝聚,美妇早已突破百步大限,脚下金光大道明灭不定,似乎随时都会被不周山内的道印泯没。

山中美妇轻笑一声,玉手轻抬,而后向着虚空猛地按下。

“咚!”

刹那间,美妇头顶的墨色山水画横空,画卷遮天蔽日,如同末世一般,画卷内黑白二气流转,形成一幅八卦阵法,一道白光自画卷内飞出。

同时在山内一股灵力风暴刹那间凝聚成型,而后化成一道灵力海,没入到了白光之中。

黑白山水画画卷一抖,画上白光显现成一位老者,双手合十坐于画卷三尺之外。

老者白发白眉白须,身披墨黑道袍,宝相庄严,虽不动,但似为天地中心。

“好久不见,季白道友!”

声音自不周山内传来,宛如远古钟鸣,响彻云霄。

不过数字,美妇已半跪于地,轻啖了口鲜血,围在山外的宗门强者更是不堪,虽然隔了百里里,可还能在空中站着的不过数人,皆是七窍流血,面色苍白。

美妇撇了一样天空中的画卷,道了一声:“求云道长三滴精血!”

“轰隆!”

不周山突然震了一下,一股巨大的吸力将百里外的百人拉到了美妇面前,而后血云围绕众人周身,旋转了几下便散去,只留下了三滴金黄色的血液。

可怜这些个宗门强者,连声痛呼都没有便被炼化成了三滴精血。

“拿去,走吧!”

不周山再一次出声。

美妇苦笑一声,再道;“是前辈的本源精血三滴!”

这一次,不周山没了声响,整个天地都变得静了下来,唯有道莲摇曳,墨色山水画横在空中屹然不动。

“七步莲花阵,再加上这乾坤墨色图,小娃娃,你这好大的手笔啊!”不周山开始剧烈摇晃。

“可你当我就真的怕你吗?若是画中其他人出来还好说,可仅仅是这季白老道,我还是自信能拼一拼的!”

与此同时天地巨变,本是一轮骄阳当空,可是转眼之间黑云压空,伴随着一丝丝血色闪电穿梭在黑云之中。

黑云笼罩了不周山,而墨色山水画却变成开始逐渐缩小,最终形成八丈大的黑色阴阳鱼。

二鱼相交形成黑白太极,太极在后,八卦在前,八卦中间突的裂出一缝,一丝金光自里飞出,须臾之间化成一个身穿道袍鹤发童颜的老道,与画卷外身披墨色道袍的老者瞬间合二为一。

老道一出现便只手遮天,右手虚空微握,天空中突的出现一只大手,大手迎风暴涨,只见季白道长右手猛地往下一按,天空中的巨手也是如此,眨眼之间,笼罩在不周山上的黑云便消失不见。

“你再看看,可有一拼之力?”季白老道将手负在背后,一身墨黑混元道袍无风自动,看起来威风禀禀、震慑人心。

在季白前身百里之处,不知何时出现一团黑雾,雾中人影忽隐忽现,邪气弥漫而出,似能毁人心神,山内道莲顷刻间一半变成了黑色,美妇再次啖血,可此刻的鲜血却变成了黑色。

只见那黑雾之中飘出三滴红色血液,同时一道惊雷般的声音响起:“恭喜季白道友突破三段,假以时日我自当前去讨教一番,不过,到时你可不要窝在这小图里不敢出来!”

季白没有说话,抬手伸指,虚空一滑,三滴红色精血与三滴金色精血一同没入美妇怀中婴儿体内,而后季白对着黑雾冷哼一声,再一次化作金光闪到了八卦之中。

美妇抬手掐诀,八卦和阴阳鱼重新化作墨色山水画收到美妇的手里。

“多谢前辈赐血,晚辈感激不尽。”拿了山水画的美妇欠身一笑。

黑雾冷哼一声:“微末境界也敢摆这样的大阵,也敢以身化做阵眼,从此以后你便在这里陪我吧!”

不周山震动,黑雾消散,天地一片清明,唯有一株株道莲摇曳不停。

美妇轻轻拍了拍怀中的婴儿,右手手指向上一抬,蓝色光晕冲出,转动两圈化作一条丝巾。

美妇手指再动,往回一勾,这丝巾像是有灵一般,点了点头,缠在了婴儿的襁褓上。

襁褓中的婴儿得到了六滴精血后,脸色红润不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美妇逗弄了婴儿两下,轻声笑道:“当归快快长大,你长大了娘也就安心了!”

怀中婴儿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闻言啼哭不止,美妇却任由怀中的孩子大哭,她只是抬头望天,轻叹一声。

“真希望你能安安稳稳的过了这一生,拼搏不易,安稳更难,你名唤当归,可这天下虽大,却容不得你有安身之处,当归,当归,无家可归,何来当归?”

言罢,美妇像是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一般,伸手向自己丹田道海处抓去。

美妇指掌如钩,没入道海之后,腹部丹田道海爆发出阵阵海啸之声,时间不久,一道紫气氤氲的先天灵物伴随着电闪雷鸣被取了出来。

“此先天灵物乃天地之最,你被人取走一魂不得修炼,得精血六滴,再加上这宝物,可平安度过百年。”

美妇托着这先天灵物,嘴角淌血不断,浑身金光万丈,她也顾不上道海和道台崩塌,将先天灵物打入婴儿体内后,运转灵力,蓝色丝巾包裹着婴儿破空飞去。

美妇站在山顶内望着远去的婴儿,裂痕布满身体,脚下金光大道忽亮忽灭,即将被这不周山内的玄奥道印给磨灭。

“墨色乾坤图实乃禁忌之物,还是不要存在这世间为好。”

美妇轻叹一声,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将画卷打入不周山内部,而后身体龟裂,转眼间便灰飞烟灭,不周山内金光大道和无数道莲爆发出金光万丈,抵挡了山内道韵片刻,也一同湮灭与此。

美妇消散不旧,季白绝望的声音响起,与此同时,那被称为云道长的人则是放声大笑。

“你这小女蛇蝎心肠,说好了拿三滴精血换我自由,背信弃义……你不得好死……”

“哈哈哈……季白道友,陪我千年,待我重见天日之时,便是你我飞升之日!”

轰!

不周山山顶剧颤,空中突然出现一尊百丈金佛,佛中有一腐朽的金身老僧,虽早已死亡多年,可他腹部道海之处,却有近乎似道的声音传来,不断的念着佛家无上经文。

一时之间,不周山内,落针可闻。

在四荒八极之外,一个中年男人猛地睁开了眼睛,“当归……”

在男人说活的同时,捆绑在身上的一百零八根神铁皆颤,数不尽的道纹和印记化成一条条火凤和神龙没入男人体内。

在此之后,一头百丈高、浑身倒刺竖立、生六臂三头的莫名生物,抓住了男人身上的神铁,将之拉入无尽的深渊之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