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魔道血枭 > 正文
第42章,诡异桃树
作者:百香沟  |  字数:3953  |  更新时间:2020-05-06 00:35:18 全文阅读

第42章,诡异桃树

陈妙盯着桃树心里回想起自己这三天的经历。

自己当时从金亭台离开后,便去了,木亭台,在这三天里,自己将木亭台与水亭台逛了个遍,倒也长了不少见识。

木亭台里边儿的阵法,其实与土亭台的也差不多,地上仍就是密密麻麻的小孔,只不过唯一的区别就是,四周的石柱上也有孔洞。

据血老魔所说,这些小孔是用来吸收木属性灵气的,木属性与土属性是这片小世界里最多的灵气,水属性的灵气算其次,火属性与金属性最少,只能借助外力来填充,这样才能让整座聚灵大阵,永远的运转下去。

要说宝物的话,木亭台的青色宝盒里边儿,倒也没有放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只是一节灵竹罢了。

倒是水亭台里边儿的蓝色宝盒,还有些意思,盒子外表看着蓝汪汪的,里边儿却只是放了一套茶具,要不是血老魔及时的出言提醒,此壶内装有洗髓液泡制出的灵茶,名为洗髓灵茶,说不定自己就错过了一次机缘呐!

还真别说,仅仅只是一杯灵茶下肚,浑身就奇热无比,体内更是血气翻滚,连忙一步跃入溪水中,不然呐!还真的是后果严重啊!

自己在溪水中一泡就是一天一夜,不但浑身上下的黑色杂质都被清理出来了,而且自己的经脉也变宽了不少,魔气流动起来也变得更加的顺畅了许多。

“啊!”

陈妙正在神游天外之时,桃树上的一颗雪白色桃子,突然落了下来,刚好砸在其头顶之上,陈妙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砸得蹲了下去,捂头惨叫不已。

“我去年买了块表!什么东西砸老子!”

陈妙抬头破口大骂着,右手还不停的揉着自己吃疼的头顶,随后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右脚边儿。

这不看还好,一看那是心里气不打一处来呀!只见一颗拳头大小的雪白桃子,根个没事儿人般的躺在自己的脚边儿。

陈妙此刻的心里郁闷死了,自己不过是站在树下走了个神儿嘛!都还能被桃子砸,这还特么的有天理吗?转念一想,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陈妙蹲在地上,满脸疑惑的盯着脚边儿的桃子。

“这桃子是哪里来的?我刚才看到的是满树的桃花呀!这桃花都没谢,又如何会结上成熟的果实呢?”

陈妙心中满是疑惑,连忙仰头望去,这一次看得那叫一个仔细,不看还好,一看心里打了一个激灵啊!

“握草!还有这样的桃树嘛?这桃树也太古怪了些吧!还带一半开花,一半结果的!”

“不对!不对!事出反常必有妖!”

陈妙连忙退后数步,再次打量起眼前的古怪桃树。

“嘿嘿!臭小子!挺警惕的嘛!不过这是物出反常吧!”血因子眼中露出一丝赞赏之色。

“我说血老魔,你别钻字眼好吧!你懂大概意思不就行了嘛!”

“嗯,此树的确有些古怪!上边儿还带有冰火两种属性的力量,并且都还不弱!”血因子仔细看了一眼桃树。

“冰火两种属性的力量?这两种属性不是应该互相排斥的吗?你想啊,那个冰属性就是水属性变异而来的,水与火不是不相容的吗?”

陈妙盯着眼前的桃树,脸上的疑惑之色又浓郁几分。

“嗯,水与火确实不相容!你看人家也没相容啊!你把整株桃树缩小来看!”血因子嘴角露出一丝大有深意的笑容。

“缩小来看?咦!阴阳图!”

陈妙抬起双手对着桃树比划了一下,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哦?怎么说?”血因子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问了一句。

“你看啊!这棵桃树的左边结满了果实,它的右边却是桃花朵朵开!果实可以看作是阴!桃花可以看作是阳!左阴右阳!这不就是一幅阴阳图吗?”

陈妙抬起右手指了指桃树的左边,又指了指桃树的右边。

“嗯,你小子说的好像有些道理!”血因子点了点头,赞同了陈妙的说法。

“只不过,我有些纳闷的是,这冰与火,阴与阳,怎么会同时出现在一棵桃树身上?”陈妙摸了摸下巴,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如果是阵法呢?这家伙不是一直都在布阵吗?我也感觉这是一座阵法,但是又感觉不像!我也感觉哪里不对劲,就是说不出原因!”血因子此刻也是一脸的疑云。

“诶!旁边有几间屋舍!”陈妙目光一转,发现了处于花海之中的几间房屋。

“嗯,过去看看,只不过要小心一点,我总感觉,这场大战遗留下来的家伙,应该还在此处!”血因子急忙出言提醒道。

“这位古修士还在?上次的大战距离现在不是已经过了万年了吗?就算是神界那边过来的,也活不了这么久吧!他有这么多延长寿命的灵丹妙药?”陈妙一听,那是一脸的茫然呐!

“神界的修士想要这些丹药,那是非常的容易,只是他们平时在小世界里的寿元,勉强能够达到永生罢了,所以并没有去刻意追求这些,所以说你还是小心一些为妙啊!”

血因子此话一出,陈妙右手握住一把一次性法器,左手则扣着几张大威力的符箓,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脚步,慢慢的朝屋子靠去。

陈妙来到屋边儿,放出神识,慢慢往里探去,神识在屋内仔细的扫视了几遍,发现并没有危险,陈妙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感情啊!自己与血老魔,那是白担心一场,典型的自己吓自己呀!这里的主人啊,估计早就灰飞烟灭了,这间屋子只是人家搭建的临时住所罢了!

既然已经确定了,这位古修士不在,那么这片地方也就属于自己的了,自己以后也好在这里放心的修炼了。

陈妙想到这里,猛的一拍额头。

“哎呀!我把重要的事情给忘了!我离开石屋快四天了!也不知道蒙越大哥与晴儿姐咋样了!他们会不会在四处寻我呢?”

“说不定人家小两口正在逍遥快活呢!你这一回去,不是坏了人家好事嘛!”血因子微眯着眼打趣道。

“我得回去跟他们说一声,免得他们四处寻找嘛!”陈妙抬手祭出黄光飞剑,一步跃了上去。

“我看你小子是舍不得萧晴儿吧!这么急着回去,难道是想在他们激烈之后,你再来一段?”

血因子有些鄙夷的看着陈妙,嘴角露出一丝大有深意的笑容。

陈妙一听血因子此话,一个趔趄差点从飞剑之上摔了下来。

“我哪有你想得这么龌鹾!我就是想回去告诉他们一声。”

“臭小子还敢狡辩!本帝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就你那点花花肠子,还敢在本帝面前卖弄!你这不是在搬门弄斧吗?”

血因子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仿佛早就把陈妙看穿一般。

“不对!我这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鲁班面前玩大斧!”

“什么?你还知道,关二圣与鲁大师?”血因子有些惊讶的望着陈妙,嘴张得老大。

“哦,你说这两位呀!他们一位是沙场英雄,另一位是木匠学的大师!”陈妙控制着飞剑径直的朝着悬崖洞口飞去。

“呵呵!沙场英雄!木匠大师!你说得倒是轻松!”血因子呵呵一笑,摇了摇头。

“怎么?不对吗?你又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你也知道他们吗?”陈妙满脸的疑惑之色。

“这二位前辈的实力,远远没有你想得这么简单!这关二圣曾经是玄罡大陆上的绝世杀神,手持青龙偃月刀杀得我魔族领域闻风丧胆,我魔域无人能够与之抗衡!”血因子提起酒壶猛喝了一口。

“你说关二爷是大陆上的杀神?可我们这边流传的是关二爷义薄云天,一员绝世武将啊!并没有你说的杀神之说啊!”

“呵呵!人家只是一缕分神在下界磨练刀法而已!你懂什么?”

“那这位鲁大师呢?”

“这位鲁大师乃是著名的炼器大师,精通各种炼器之术,可以说是炼器一代宗师也不为过。”

“可我们这里的鲁班是木匠啊!与炼器宗师完全不搭边嘛!”

“呵呵!不搭边吗?木匠制作桌椅板凳与炼器师炼制刀枪剑戟,也是差不多的吧!”

“你这么一说,倒是真有点像啊!”

就这样陈妙与血因子,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论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之前的悟禁通道。

由于之前来的时候,就已经将所有的危险解决了,这速度,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用极速飞驰来说也不为过。

此刻的陈妙站在一条狭窄的小道上,正是之前让陈妙狼狈不堪的地方,落石地带!

陈妙站在小道前沉默不语,嘴角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他并没有想要按照之前方法,通过此处的意思。

“呵呵,之前我就觉得奇怪,这么多落石下来,峡谷路口怕是早就被堵死了,现在却一块石头也没有,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幻禁假象!”

陈妙抬手轻描淡写的打出几道法诀,没入身前的幻境之内。

不消片刻,眼前的幻境如同镜子般破碎开来,陈妙这才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

陈妙施展出无影步,以极快的速度奔向石屋群,这无影步在内力与法力的双重加持下,速度快到了极致。

“呜呜呜~”

陈妙还未到石屋群就听见了女子哭泣的声音。

这声音如此的耳熟,陈妙心里咯噔一下子,瞬间想到了一位绝世佳人,连忙循声而去,脚步也不由得又快了几分。

“晴儿姐!你怎么了?为何如此伤心?”

陈妙来到声音的源头,这哭泣之人果然是萧晴儿,连忙上前询问起来。

“妙弟弟!姐姐我!呜呜呜~”

萧晴儿抬头一看陈妙来了,连忙扑了上去,将陈妙一把抱住,继续哭泣起来。

“晴儿姐!你到底怎么了?”

陈妙也被眼前的一幕给弄懵了,只好再次开口询问道。

“蒙哥他!呜呜呜~”

萧晴儿刚开口说了一句,又开始哭哭啼啼起来。

“晴儿姐!蒙大哥他怎么了?你好好的说清楚嘛!别一直哭嘛!”

陈妙听到这里,有些心急了,本来就最见不得女子哭泣流泪,现在倒好,还真是哭个不停。

“妙弟弟,你,帮越哥哥,治好伤体后,你们的对话,被我听见了,当时,我就生气的离家出走了。”

萧晴儿渐渐停止了哭声,还有些时不时的抽泣。

“嗯,这个我知道,后来呢?”

陈妙看见眼前的绝世佳人,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儿,连忙抬手小心翼翼的,为其擦掉脸颊上的泪水。

“等我情绪平复之后,还是回到了这里,谁曾想,蒙越他竟然强行将我…呜呜呜!”

萧晴儿说着说着又再次哭泣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抱着陈妙。

陈妙此刻,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眼前的泪水佳人,这两人一起十来年,只因身体不适,才没有行那男女之事。

如今身体得到了康复,这蒙越肯定是不会放过,一丝一毫亲近萧晴儿的机会,陈妙想到这里嘴角露出一起笑意。

“晴儿姐,我说句心里话,你们二人本就是夫妻,这些事情是在所难免的,所以你心里也不必太过伤心嘛!”

陈妙低头一看不停哭泣的萧晴儿,摇了摇头,接下来萧晴儿呜咽的一句话,着实吓了陈妙一跳。

“抱紧我!”

“晴儿姐,这不太好吧!你是我…”

“我是你姐姐,你是我弟弟!抱紧我!”

还不待陈妙说完,萧晴儿抢开口说道,双手的力度又大上了几分。

陈妙被突如其来这一下子,弄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浑身上下都有些不自在起来,也只好一语不发的伸出放在裤边的双手,轻轻的搭在萧晴儿的细腰上,不敢乱动分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