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魔道血枭 > 正文
第5章,玉牌异变
作者:百香沟  |  字数:4346  |  更新时间:2020-05-26 17:43:49 全文阅读

第5章,玉牌异变

一片美丽的金色海洋,散发着浓郁的油菜花香。

一相貌清秀且颇有几分帅气的少年,缓步走在花地里。

正是经过大半天狂奔赶路的陈妙,终于回到了岩村,走在田间小路上。

田地里,粗布补丁的黑肤高个少年与麻衣中年人正在奋力劳作。

“小明,赵叔,王闯有没有回来过呀!”

赵发平时不喜多言,心里也知道自己的儿子与陈妙关系匪浅,回应了一句就埋头继续劳作。

“王铁匠家的小子啊!没有回来过,小明你们聊!”

赵明抬头望着陈妙,目光有些复杂,因为学习成绩不好的缘故,只有选择了辍学。

自从辍学以后,就一直跟着父亲种地劳作,平日里,常常怀恋读书时与陈妙一起的时光。

“妙哥,王闯没有回村子,他怎么了?”

“他失踪了,学校也没有他的消息,呃,我去他家看看,你们继续。”

陈妙一个腾挪离开了这里。

“当,当,当!”

隔着老远就能听见金属碰撞的声音,陈妙快步朝前走去。

陈妙看着身前的男子,光着膀子,脖子上还搭着一条白色毛巾。

“王叔,闯弟回来没有啊!”

中年男子一边抡起大铁锤打铁,一边似笑非笑的回答。

“当,闯儿,没有回来,昨天校长来电话说我家那小子不见了,我们还纳闷呢!一个大活人在学校里还会不见,开什么玩笑!”

大火炉旁坐着一身穿黑色短袖,正在用力拉动风箱的中年妇女,面露焦急之色。

“小妙,小妙!我家闯儿真的不见了吗?你快说说啊!我和他爸都急坏了!”

“刘婶,您别急,据学校说,前天下午王闯到楼下花园看书,彻夜未归,昨天全体老师,都在找他,把学校彻底翻了个遍,也找不到他人,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也是今天才得知的消息,就请假连忙赶回村子里,看看他是否回家了!”

陈妙不急不缓的开口道。

王铁放下手中大锤,再没有了之前的淡定与从容,抬头直视着陈妙。

“当,陈妙,你可别和叔开玩笑啊!这不可能吧!全校这么多人,就算去了哪里,也该有人知道才是嘛!”

陈妙见此,连忙出言安慰道。

“王叔,闯弟他真的失踪了,我还要到别处问问,就先走了,你们也别着急,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告知你们的!”

随后,二老情绪渐渐稳定,陈妙便大步离开了此地,朝着自家的方向走去。

“爸,妈,我回来了,王闯失踪了,你们知道吗?”

陈言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一字一句的说道。

“没听说啊,他不是在学校吗?这么大个人怎么会失踪呢?

随后,陈言仿佛想起了什么,继续开口道。

“对了!妙儿啊!祖爷爷可想你了,快去见见他老人家,你只要一心跟随老祖修行就好了,我们很好,不用记挂。”

陈妙猛的点头,连忙开口道。

“嗯,知道了爸爸,我这就去祖爷爷那里!我也有好久没见到祖爷爷了!”

随后,便跑出家门,朝着祠堂方向,狂奔而去。

祠堂里头发雪白的陈岩老祖,正坐在桌子旁闭目品茶,突然,神色一动,睁开双目。

“妙儿来了,让祖爷爷看看,你这段时间修为如何了,有没有进步啊!”

陈妙也不言语,快步上前伸出手腕给老祖查探。

“嗯,还是中期啊!难道,是你修炼上出了问题?不对啊?经脉也没有受损啊!你再运转一遍修炼功法给我看看!”

老祖满脸疑惑,这些日子陈岩老祖一直愁眉不展,自己小孙子遇到了无法解决的难题,心里自然也就跟着不爽了。

陈妙运转功法,四周灵气从手掌涌入体内流淌进丹田之中,慢慢转化随即顺着经脉流转至全身。

当流到玉牌之时,大部分灵力被吸进了牌子里,圆形玉牌上黑芒红光在流转。

说是流转,倒不如说是红光在追逐黑芒,六年前的红光,比黑芒要少上许多。

只有黑芒的百分之五左右,现在红光大盛与六年前相比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两者的位置彻底倒换了一下,现在的黑芒只有红光的百分之一了,黑芒被红光追逐到就会少一点,即将被全部蚕食掉。

“妙儿,你快服下一粒丹药,继续打坐运转灵力!”

陈岩老祖的脸上有些阴晴不定,与其说是阴晴不定,倒不如说是有些半忧半喜。

忧的是,这未知的红光到底是什么?会不会出现什么未知的变故。

喜的是,黑芒没有了,这就代表着脱离了那两人的监视。

陈妙连忙服下丹药,继续打坐炼化药力,毫无意外,这些药力依旧是被玉牌吸收了。

这时的玉牌红光彻底的蚕食掉了黑芒,同时与陈妙腰间的链接处也分离开来,独自在空中悬浮着,滴溜溜的转动起来。

陈岩老祖右手一招,玉牌落在掌心之中,神识往里一探。

忽然,从玉牌里面传出一股巨力,将老祖震飞,玉牌在刹那间脱离手掌。

祠堂的墙壁也被撞得凹陷,老祖吃力的挣扎爬起,口喷鲜血,目光紧紧盯着空中那块悬浮的玉牌。

“老小子!这次,只是小惩,再敢用神识查探本帝,定让你神形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此声一出,玉牌狂涨到一丈大小。

紧接着,一位大约二十余岁剑眉星目,一身黑色长衫的青年男子站立其上。

满头红发在空中飘扬,浑身杀意涌现,冷冷的盯着陈岩,仿佛真的一个念头就能让陈岩神形俱灭一般。

这股庞大的威压笼罩陈岩,陈岩感受到自己仿佛就是茫茫大海中的一叶孤舟。

胸口像是挨了一记重锤般趴到在地,这种恐怖的威压,恐怕就连自己的师尊来了,也远远不及。

“晚,晚辈不知是前辈,有所冒犯,还望前辈恕罪。”

陈岩有些吃力的抬起右手,擦掉嘴角鲜血,强行支撑起身体。

陈妙满脸的焦急之色,正欲上前搀扶。

“祖爷爷!”

陈岩老祖的脸上露出痛楚之色,连忙开口打断,示意陈妙不要乱动。

“妙儿,我没事!”

红发男子话音一落,转身注视着陈妙,冷声道。

“罢了,罢了,看在这小子的份上,饶了你这一回。”

陈岩一听,连忙服下一把丹药,盘膝打坐疗伤。

红发男子面色一缓,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小友,你叫什么名字?老夫,血因子刘文!”

“回前辈,晚辈陈妙。”

陈妙想到刚才的一幕,心中胡思乱想起来,越想越是紧张,在不知不觉中,后背已被汗水打湿。

血因子摆摆手,不急不缓的开口道。

“陈妙小友,不必紧张,老夫不会加害于你,过来让老夫仔细查探一下,你的体质和修炼情况到底如何。”

陈妙缓步走到血因子身前,不待陈妙有何动作,只见血因子右手微抬,一股耀眼的红光释放而出,将陈妙覆盖在里面。

“嗯,魔君的浴火魔体,咦,还有一个隐藏体质,居然是罕见的双生体质,不过这个体质好像很垃圾的样子。”

“不对它在吞噬我的灵力,这难道是那个人的体质吞噬魔体,从古至今就只有一人拥有这种体质!”

“就算是他的一些旁系后人,也只有些许的吞噬之力,而且,还是修炼出来的,看来是可以合作的!”

血因子脸上神情从平淡变成了惊讶!最后,还有一丝不可思议的恐惧,不过随后也就恢复了平静。

“嗯,你体质很好,就是这修炼的什么垃圾功法,必须散功重修!”

血因子说完,冷眼看向祠堂一角,那正在盘膝打坐的陈岩老祖,这一眼,看得陈岩老祖浑身颤抖个不停。

陈妙看到这一幕,则是一语不发,现在的他心里很明白。

眼前的这位血前辈要想杀掉自己二人,那是非常的容易,既然他没有动手,这其中肯定有蹊跷,与其动手,还不如静观其变。

“你跟我进来!”

血因子一挥手,红光席卷着陈妙与他一起没入玉牌消失不见,仿佛重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这时,偌大的祠堂里,只剩下角落里盘膝打坐的老祖。

陈妙连忙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空旷的房间。

这房间差不多有数十丈大小,没有窗户,也没有门,只有四周有几颗白色荧光石头将房间照亮,

陈妙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露出满脸疑惑之色。

血因子脸上看不出喜怒,不急不缓的开口。

“小友,这里只有我们二人,老夫想和你谈下合作,不知小友是否愿意!”

陈妙心里暗道,果然,这血前辈有事情需要自己帮忙!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事,还是稳妥一点的好。

陈妙脸上看不出丝毫做作,恭敬的开口道。

“血前辈有需要用到晚辈的地方尽管吩咐,晚辈定当竭尽全力!”

“小友既然如此爽快,那老夫也就不墨迹,开门见山了!”

“老夫乃是玄罡大陆上,魔族领域第二领袖血帝,第一领袖便是你所知晓的浴火魔君!”

“他不但是魔域领袖,更是玄罡大陆上的第一人,修为已达六品魔帝,我只是五品血帝,虽然只是比他差了一个品阶,确是天壤之别。”

“这正魔开战,争斗了无数万年,至始至终都在相持不下的局势!”

血因子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陈妙听得满脸疑惑。

随口一问,忽然心中一紧,发现语言不妥,偷偷打量着血因子,见他没有在意,这才放下心来。

“这和我们的合作有什么关系?”

血因子满脸的平静之色,嘴角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

“当然有关系,魔君每隔万年发放一枚黑色的魔令到最下界寻找出色弟子,魔域内的鬼族也是如此,与我们对立的仙、道、儒、佛、妖想必也差不多,你这块黑色玉牌,不用我多说,你也明白!”

陈妙心里微喜,连忙开口道。

“哦!这么说我是魔君选中的弟子!”

血因子面露不悦之色,沉声的开口道。

“哼!别高兴得太早!我有一次无意中发现了魔君的秘密!”

陈妙一听此言,也有些好奇起来。

“什么秘密?”

“他吞噬了自己的得力弟子,将他炼制成自己的一道分身,以此来增强自己的修为!”

血因子虽是面无表情,但是,可以听出他的语气加重了几分。

陈妙一听,也是脸色煞白,不过转念一想,既然,人家血前辈提到了魔君的负面,多半与魔君有所分歧,只是明面上不好摆出来而已。

“什么?居然吞噬自己的弟子!这魔君也太特么不是人了吧!这也下得去手?”

还不待陈妙思考完毕,这位血前辈又开始说话了。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怕你笑话!从那以后,我便每天提心吊胆,怕是终有一天我也会遭到他的毒手,成为他实力增强的养份!”

说到这里,如血因子这般的超级大能,也面露恐惧之色,可见这位魔君的可怕之处!

陈妙故作不知的开口问道。

“那血前辈的意思是?”

血因子身上散发出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杀气,冷声道。

“当然是,先下手为强了!”

陈妙满脸的疑惑不解,说话也就有些直来直往了。

“嘿嘿!血前辈,连你都不是他的对手,我又能起什么作用呢?现在的我就算是当个炮灰,人家也看不上啊!”

“呃呃,你现在是没有用,等你成长到我这样的时候,我们二人联手,与他打个势均力敌也差不多!”

“再有,到时候若是可以寻到我的师兄,‘万宝帝’金钱子张强,那情况就不一样了,他当年就是五品帝尊,而且,一身是宝,现在修为至少也在六品,绝对可以解决魔君!”

血因子说到这里,面露欣喜之色。

陈妙眼中释放出猛烈的杀意,心里暗想,不管是爷爷的大仇,还是自己的未来,这都必须一战。

“这不能算是合作,这也是为了我自己,我迟早也会与他一战。”

血因子平淡的话语脱口而出。

“臭小子,还不快盘膝打坐,把体内灵力全部散掉吗?”

陈妙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血因子前辈,我可以不散功吗?都修炼到中期了,有点舍不得呀!”

血因子似笑非笑的看着陈妙,开口道。

“不散功重修?修炼其他功法时,会出大乱子的,轻则走火入魔,重则灰飞烟灭!”

“再说了,你修炼的这点灵力太少了,可有可无,还有什么舍不得的,这点灵力顶多半个时辰就能修炼回来!”

陈妙一听,连忙盘膝打坐,开始散功重修, 一晃半个时辰过后,陈妙体内灵力只散去了一点点。

“唉,你这个也太慢了,我帮你一把!”

血因子抬手按在陈妙头上,一股庞大的吸力传出。

陈妙顿时感觉,浑身灵力正在疯狂的冲出体外,随后,身子一软,趴倒在地上,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