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入殓师异闻录 > 正文
第八十四章:圭山行(下)
作者:四十一号  |  字数:3009  |  更新时间:2020-06-01 20:32:54 全文阅读

  “咔”

  宋晓洱上前一下掰开怪物的嘴,僵硬的骨头变得很脆,一掰就脱臼了。杨祈接住掉下来的下颌骨,凑上前一看。

  果然,这怪物的嘴里含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杨祈用刀拨开怪物长长的牙齿,想把那团黑乎乎的东西挑出来。

  “别用刀,万一是咱们要找的东西可别弄坏了。”宋晓洱拦住杨祈,盯着兽口中黑乎乎的一团东西,撸起袖子,两只胳膊伸进怪物的嘴里,小心翼翼地把那团散发着恶臭的球放在灌木上。

  “牛逼”杨祈对着两手黑色粘液的宋晓洱有点佩服,赶紧递给她一片叶子叫她把粘液从胳膊上刮下来,要是有腐蚀性就麻烦了。

  “这只动物也看不出来是什么,应该是被这怪物含在嘴里消化了一部分,没等兽下咽,就被后面的‘黄雀’给割下了头。”杨祈弯腰用树枝戳了戳那团黑乎乎的动物。

  “这,有没有可能是白猿的尸体?”两人几乎是同时想到了这种可能性,立刻用手上的树枝去探有没有缝隙可以把这个抱成一团的家伙展开看看。

  “诶?”杨祈手里的树枝陷进了一个缝隙便用力一撬,这只动物长的非常像猴子,抱膝低头。被杨祈一撬,原本靠在膝盖上的头竖了起来,眼睛却长在头顶的位置,没有耳朵。

  看着不仅不像是猴子脑袋,倒像是蛇头。

  “还真别你们给找到了。”一个像尖尖的男声响起,两人一转头,是刚才那只刺猬。

  “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吃腐肉上的虫子,这么大一只兽的脑袋几里之外我就闻着味儿了。”长了一身刺得怪物说完转身爬上怪物爬满甲虫的脖子断面,伸出长长的舌头,一个一个地把虫子卷进嘴里。

  “你们运气挺不错的嘛。这么快就找到了。”

  “你的意思……这玩意儿是白猿?”杨祈问。

  “对啊,白猿就长这样,我在衍门生活了几十年了。活的死的都见过。”刺猬趴在令人作呕的腐肉上回答道,吃虫子的速度丝毫不减。

  杨祈和宋晓洱看着那团恶臭的蛇头怪物,有些不可思议,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两人按耐住心中的狂喜,对刺猬连连称谢。

  “想要这东西的人可不少,你们小心。”说完,刺猬从怪物的脑袋上跳了下来走了。

  那蛇头怪物正仰着头姿势别扭地坐在地上,既然能确定这就是白猿,两人合力把白猿的躯干拉直,软骨应该在关节连接处都有。杨祈一使劲把一条腿骨扯了下来,两节骨头间确实有一个凹槽,但里面只有一块干巴巴的像海绵的结缔组织。

  “该不会是被那个脑袋吸干了吧?”宋晓洱随手丢掉手里拿着的那根两头长着凹槽的骨头。

  “可能是我们打开方式不对,再看看其他关节。”

  两人继续打开剩下的关节,连白猿非常细小的手指关节都掰开来看了,宋晓洱感觉自己的鼻子都被尸臭和消化液的味道熏掉了快要。

  “不是吧……会不会是放的时间太久,已经没用了。”

  “不能啊。”宋晓洱有些无奈地看着已经被拆的七零八落的白猿骨架。

  杨祈在地上坐了一会儿,盯着白猿蛇一样的头,和胸前依稀可辨的白色毛。他突然站起来绕到白猿脑后,虽然另一只手还没恢复,他还是下意识地把两手套在蛇头上,用力往后面拽。

  “咦?”

  奇怪的是,其他部分的骨头已经松了一扯就掉下来了,但白猿的头就想和身体长在一起了一样,怎么使劲儿也掰不断。

  “把刀给我。”

  宋晓洱将刀丢给杨祈,他接住刀,一手抓住蛇头,一边用刀去切白猿的脖子。宋晓洱给过来看这被切的“吱吱”响的骨头,有些不安地说:

  “杨哥,咱们要不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地方有软骨,这么搞,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劲呢。”

  “剩下的部分是连在一起的一整块骨头,猴子都能长出来蛇头,软骨长在哪还真不好说。”杨祈一边头也不抬地继续和硬邦邦的骨头走斗争。

  两人正聚精会神地忙活着呢,山间悄悄升腾起一片薄薄的雾霭。长着触手的树木,圆环形的飞虫都被笼罩在水气里,周围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动。

  “有了,有了!”

  乌黑坚硬的骨头终于被杨祈磨出了一个细长的口子,里面凑近能看见里面散发出琥珀色的柔光。

  杨祈和宋晓洱两人切白猿的骨头切的太专注,完全没发现周围升起来的雾气。宋晓洱扶住白猿的躯干,杨祈两只手抓住蛇形头,向后一用力,那个口子瞬间崩断了。

  没了头的白猿光秃秃的脖子凹槽里,嵌着一颗非常圆润的半透明黄色石头,能看清石头里面没有一丝杂质。这应该就是软骨了,杨祈和宋晓洱兴奋地看着石头。

  刚要伸手拿,突然身后像被人推了一下,整个人连带着面前的白猿骨架整个人摔在了前面的一片灌木上。

  “大侄女你推我干嘛?!”杨祈摔的脑袋晕乎乎的,回头不解地看着宋晓洱。

  宋晓洱的表情有些奇怪,低着头也不理杨祈,冲上来按住杨祈就去抢落在他边上的白猿软骨。

  她不知怎么的,力气变得奇大,杨祈被她一只手按的动弹不得。

  “大侄女?”杨祈发现不对劲,猛的瞥见宋晓洱原本黑亮的瞳孔收缩成了一个非常小的点,大片青白的眼睛把杨祈吓了一跳。他挣扎了一下,抢先抓起软骨,手一撑翻过灌木。

  “你……”杨祈和宋晓洱拉开距离刚想说什么,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滑了下去。

  灌木后面是一个非常陡峭的斜坡,杨祈反应不及,往下滑的时候只抓住一棵横着长的小树,但另一只手只恢复了一点点知觉根本拉不住,没坚持多久就脱手,掉了下去。

  “你就是杨祈吧?”

  “你是……”

  一个女人站在杨祈面前,他还没来的及站稳,宋晓洱从斜坡上滚落下来,杨祈扑过去护住了她的头。

  看来刚才,是这个女人附在了宋晓洱身上。杨祈把宋晓洱扶起来靠在坡上,站起来看着眼前这个女人。

  “你是谁?”

  “我啊,你应该知道我的呀~都来了这么久了,你怎么才发现我来了呢?”

  说是人,其实眼前这个女人虽然长着人的脸,却有四只细长的耳朵,丰满的身体被不知什么材料做成的紫色布料堪堪包裹住,手里是一把水滴形的扇子。

  “你,你是现任雾神?”杨祈心中一凛,现在站在斜坡下面这才发现周围和他掉下来的高处,弥漫着白茫茫的雾气。

  “算你还有点儿眼里见,把白猿软骨交出来,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女人娇嗲的声音,暗暗透出一丝杀意。

  杨祈紧闭嘴唇一言不发,悄悄握紧手里的白猿软骨。这个女人,就是那个夺走泑神位的兽。

  “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雾神伸出衣袖里纤细但长着尖锐指甲的手,向杨祈手上的软骨。

  “啊——”

  她的手一碰到杨祈手腕上印着的铜牌字符,就像触到火苗一样猛地收回来,恶狠狠地瞪着杨祈。

  差点忘了,就算这个女人已经是神了,但她本身还是一只兽,要伤害神使,还是不太可能的。杨祈看着雾神被灼伤的手腕,立刻反应过来。

  “你……是麻姑神使…那个老太婆居然敢和死神作对。”她瞪着杨祈,瞬间移动到他背后,一把掐住昏迷不醒的宋晓洱的脖子喝道:

  “把白猿软骨交出来,不然我就烧了这丫头的魂魄!”

  我靠,怎么还玩这出?

  “这位小姐,你冷静点,我跟她不熟,你掐她也没用啊。”杨祈说话间,宋晓洱醒了,眼睛该没睁开,用手扒拉雾神掐着她脖子的手。

  “呃,咳……”宋晓洱被掐的手使不上劲,杨祈趁雾神走神冲上去一下将她撂倒。

  雾神松开掐着宋晓洱的手,小心地没用碰杨祈手腕上的字符。顺着杨祈胳膊,用力一踢斜坡,整个人在空中翻了一圈,稳稳地落在地上。

  “哼,看你还能撑多久。”

  转身消失在一片雾气之中。

  “那个女人谁啊?!刚才什么鬼?!”宋晓洱坐在地上问道,刚才差点被那女人掐死,她摸了摸后脖子。

  “雾神,是来抢白猿软骨的,刚才你被她附身了。”杨祈打开手掌露出那块琥珀般的软骨。

  他用力捶了两下那边没有知觉的胳膊,刚才要不是铜牌,软骨早就没了。

  “这个雾神就是从抢走泑那抢来的?”宋晓洱立刻反应过来,杨祈点了点头,接着说:

  “而且,她好像知道我左臂的伤,来历不简单。”杨祈弯腰拉起宋晓洱。

  “咱们先回去吧,在这耗的时间太久了,兽血晚点再想办法。走。”

  “杨哥,你还记得,钢板在哪不?”宋晓洱愣了一下问道。

  “好像,还…在咱们来的那个地方……”杨祈被宋晓洱这么一问,懵了。

  “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