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缘笑江湖一剑来 > 正文
第一章 沧海月明珠有泪
作者:千宇乾寻  |  字数:2833  |  更新时间:2020-03-26 17:12:09 全文阅读

  (本故事纯属虚构)

  公元917年,徐知诰(后来的南唐开国皇帝李昪)被封为检校太保、润州团练使,时年九月,到润州赴任。

  徐知诰身长七尺,方额隆准,修上短下,声如洪钟,文武双全。

  一路上他从未笑过,也从未说过一句话,因为他本想去的地方是宣州,可却偏偏被安排到了润州。在朝的徐知诰和在江湖的众英雄一样——身不由己。

  徐知诰初到润州,被安排在毓秀山庄。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山外已微黄,毓秀山庄之中却依然翠色欲滴。这里四面环山,绿树佳荫,花香四溢,花中蜂蝶翻飞,一片生机盎然。

  徐知诰坐在屋内,心中烦闷不已。润州的事情他本就不想管,可又不得不管,这是义父徐温的命令。

  秀丽的景色他自无暇欣赏,可屋外徐徐传来的琴瑟声却不由地钻入了他的耳朵。

  琴声袅袅,有瑟和鸣,琴瑟和鸣,莫不静好?

  徐知诰烦躁的心情瞬间被这琴瑟之声抚平,就像被狂风刮地凌乱的湖水瞬间恢复成了一面平镜。

  琴瑟之声犹如广寒宫里的嫦娥抛出的一条丝带,缠在了徐知诰的手腕上,他不由自主地来到了花园里。

  待琴瑟之声更近,徐知诰终于看清了那弹奏之人——一双佳人正在万花丛中弹奏琴瑟,而且是一双一模一样的绝世佳人。

  两人年纪在十七八岁左右,肤如凝脂,身姿妙曼,仪态端庄,一看便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徐知诰的眸子闪闪发光,惊艳之色跃然脸上。他从未见过如此美貌的女子,而且同时见到两个!

  徐知诰听地入迷,看地也入迷。他立在原地,仿佛置身于天堂,一颗心从未如此清澈、透明、轻松、愉快过。

  一曲听罢,徐知诰已如痴如醉。

  佳人感觉到有人,蓦然回首。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佳人双顾,宛如天堂幻境。

  徐知诰看到那一幕,仿佛进入了天堂中的天堂。

  “公子!”

  一声清脆而婉转的呼唤让徐知诰如梦初醒。一双佳人早已站在了他的面前。这时徐知诰才看清,这双佳人乃是一对双胞胎姐妹。

  弹琴的是姐姐,发髻是向左偏的,弹瑟的是妹妹,发髻是向右偏的,除此之外,再看不出任何差别。

  “公子,你怎会在此?莫不是迷路了?”姐姐道。

  徐知诰道:“方才听两位姑娘弹奏琴瑟,声音美妙,不禁忘神,还请两位姑娘莫要见笑。”

  两姐妹听完,羞涩一笑,道:“若公子喜欢听,我们愿为公子再合奏一曲。”

  徐知诰喜道:“那实在是在下耳福不浅,有劳二位姑娘了!”

  姐姐道:“只是耳福不浅吗?”妹妹并未说话。

  徐知诰这才把一直盯在两位佳人身上的目光移开,低头羞赧。

  整个下午徐知诰足足听了九首曲子,仍然意犹未尽。

  夕阳西斜,两姐妹起身道:“公子,天色已晚,小女子今天就为公子弹到这里吧,公子若想再听别的曲儿,明日辰时可再来。”

  徐知诰意犹未尽道:“那也只好如此了!明日辰时,在下定准时赴约。只是还未请教两位姑娘芳名?”

  姐姐道:“小女花宝珠,这是我的双生妹妹花宝铃。公子,都说知音难觅,你肯连听我姐妹二人九首曲子,算是我二人的知音,可否留下姓名?”

  徐知诰道:“在下徐知诰!”

  两女子听罢颔首致谢,转身欲离开。

  徐知诰道:“难道两位姑娘不想知道我为何在此,我是何身份?”

  花宝珠温柔转身道:“人生自是有缘,相逢何必偶然?若是知道了公子的身份,恐怕我们的琴瑟再难演奏出如此清脆悦耳之声。”

  徐知诰哈哈一笑道:“不错!既然如此,那我便做你们的最忠实的知音。”

  可徐知诰最终不仅仅成了姐妹二人的知音,也成了她们的情人。

  公务多烦忧,徐知诰便经常来毓秀山庄听二人奏曲,一来二去,怎能不萌生情愫?

  花宝珠、花宝玲姐妹二人也同时爱上了徐知诰。这听起来有些荒谬,实际上却一点也不荒谬,徐知诰玉树临风,风度翩翩,冠有天人之姿,骨子里流露出的英豪之气与外表相衬,有哪个女子见了会不动心?

  花宝珠姐妹二人皆知对方心意,并未因一个徐知诰而成为情敌,两人决定一起嫁给徐知诰,而这也是二人最初的“计谋”。

  花宝珠姐妹乃是润州有名的茶商花富甲的女儿,二人博学多才,待字闺中,却看不上那些自命清高的公子哥,花富甲为此事没少与两姐妹争吵。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时的儿女的婚姻大事只能听从父母的安排。可花宝珠姐妹的性格却出奇地相似,自己若不喜欢,便舍弃这条性命也不肯嫁。

  她们无意间得知一代才子徐知诰要来润州上任,心中激动不已,便早早地策划了这一场邂逅。哪知百闻不如一见,二人对徐知诰一见钟情,自此芳心暗许。

  徐知诰对花宝珠姐妹自也皆是有情的。

  姐姐花宝珠性情开朗、风趣、奔放;妹妹花宝玲性情沉稳、恬静、有内涵。徐知诰对二人,都爱。

  “风有信,花不误,岁岁如此不相负。”

  这是徐知诰与两姐妹许下的诺言。

  徐知诰将花宝珠搂在怀里,温情脉脉地说着情话。花宝珠自然不会问“我和妹妹你更爱哪一个”这种蠢话,可是她却偏偏呼唤徐知诰为“正联”,因为成语只有“珠联璧合”,却没有“铃联璧合”,她虽理解妹妹与徐知诰的爱,可谁的爱又不是自私的呢?即便是自己的双生妹妹,她也要让自己的这份爱更多一点。

  秋去冬来,宝家二姐妹竟同时怀了身孕。徐知诰重命在身,不能与二姐妹成婚,但许下诺言,待请命义父,定同时迎娶二人。

  玉树银缕交辉,风卷雪花飞舞。就在这极美的冬季,杀戮的铁骑却不约而至。

  李存勋大破梁军,梁军慌不择路,竟然冲到了润州,他们如惊弓之鸟,在润州烧杀抢掠,所到之处,哀声遍野。

  徐知诰带兵奋力抵抗,终于将梁兵赶出了润州,可是润州已如暴雨过后的花园,鲜花不再,虫鸟寂寥。

  徐知诰赶到毓秀山庄之时,这里早已化为一片废墟,浓烟依旧翻腾,徐知诰的心却如同这地上的死灰一般,随之而来的是刻骨般的疼痛……

  公元937年,徐知诰称帝,国号齐,以建康(今江苏南京)为西都,以广陵为东都。公元939年,徐知诰恢复李姓,改名为昪,自称是唐宪宗之子建王李恪的四世孙,又改国号为唐,史称南唐。

  是年二月,李昪封贵妃宋氏为皇后。

  二十二年过去了,李昪虽置身深宫楼宇之中,却始终忘不了那年毓秀山庄里的琴瑟和鸣。每当深夜,梦中迂回之时,他仿佛又回到了毓秀山庄,听那流水潺潺,琴声袅袅……

  又是一年春好处,草色遥看近却无之时,一位白衣飘飘的女子策马来到皇宫门前,只见她身影绰约,婀娜丰腴,隔着幂蓠仿佛也能看到她那迷人的容颜和勾魂的眸子。

  她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对着戍门的侍卫道:“把它交给皇帝,就说是故人来见!”

  那侍卫本欲将她驱走,但见那女子气度非凡,并非寻常百姓人家,恐耽搁要事,便只好差人将宝珠送往宫中。

  可是那宝珠却未叫李昪见着,而是被宋皇后拦了下来。

  “圣上怎么会有这种乡村稗野的相识?把这把匕首给她,就说是皇上给她的,叫她不要再来纠缠!”说着便用匕首将那玉佩的红线隔断,递到了侍卫的手中。

  白衣女子接过匕首,泣声簌簌,她正是当年的花宝珠!她辗转了无数个日夜才鼓起勇气要来南唐皇宫,可是收到的却是一把匕首和被割断的宝珠红线!

  二十多年里,花宝珠一直寻觅着当年那个徐正联的下落,当她得知徐正联就是李昪,当今的南唐圣主之时,她犹豫了很久,纵使她是清白之身,可身处不清不白之地。

  可她最终还是马不停蹄地来到了这里。

  但此刻花宝珠明白了,那个昔日与她海誓山盟的徐正联,今日要与她一刀两断!女人的惊世年华就那么匆匆几年,如今她已人老珠黄,恐怕再见只会让徐正联厌恶吧?

  “男人果真没有一个好东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