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如虎 > 第一卷 重阳又重阳
第一章 重阳
作者:八千妖孽  |  字数:3188  |  更新时间:2020-04-03 10:39:40 全文阅读

第一章

赵阙勒住马,遥望前面不远的城邑。

“七年前,姑姑刚开了珠宝铺子,手头拮据,我骑着一匹枣红色的瘦马,出了城,一路马不停蹄直奔西塞军营。”

“记得那时,这条官道刚修不久,青石城的百姓图新鲜,佩戴着茱萸结伴出行,一脚接一脚的踩在新官道上,似乎他们的精气神也变新了。”

此刻的城墙,掉了颜色,添了青苔。

下着濛濛细雨,起了薄雾。

不知哪个顽童在城门前插了一束茱萸,迎雨而立,经风不倒。

“记不得行了多远的路,一至西塞便遇上了寒山王朝的进攻,还未正式训练,就被潘季驯推上战场了……侥幸活了下来。”

李木槿发簪笼起的秀发,几缕湿漉漉的垂在肩上,擦了擦脸上的雨水,她的绝色更加的明艳,三三两两披蓑衣戴斗笠的耕田人,途经她时,眯起了眼上下打量。

青石女子的色容响彻南扬州,更是在整个大夏赫赫有名,好事者称之为“青女有容”。

见惯了美女子的青石百姓,想来想去,能与这外乡女姿容媲美,不过是雨花楼的年轻老板娘朱衣袖。

那可是一等一的美人儿,引得多少风流书生,求之不得,黯然神伤。

“七载光阴变换无常,人间更是春秋易逝。”

“茱萸却一如往昔,娇滴滴,红艳似火。”

赵阙叹了口气,明亮的眸子,暗了下来。

他想起了青梅竹马的她,只恨天妒红颜。

李木槿轻呡双唇,看着男人纵马进城,他的身材瞧上去在雨中更加的单薄,熟知赵将的人却明了,这具身体里曾蕴含着多么恐怖的力量。

青石城不大,修建的奢华,重商政策之下,少不了大商人愿意为故土增砖添瓦。

两人来到大户云集的走石街,车马粼粼,路径两人的富家小姐,掀开车帘探出头,神色精彩的瞧着赵阙掩嘴轻笑。

他剑眉星目,面色如玉,任由雨水滑落的脸庞,不加丝毫狼狈,却更出尘似仙。

就是身体单薄了些,那些富家小姐这样想。

大夏王朝重武轻文,尤其那百将之首的赵勾陈,武功震世,天下谁人不识,世家小姐由此青睐身材壮硕的好男儿。

至于赵将军的真面目……

传言赵将军九尺壮汉,出征喜佩狰狞面具,麾下精锐荒沙鬼骑更是人人覆面,见此鬼骑者,如见鬼神。

李木槿指着前方的大宅,“那里便是祝络的宅院了。”

赵阙冷笑:“住的倒是豪华。”

“云雀回报,这所宅院是祝络用贪污的军费购买的。”

云雀,独属于赵阙的探子组织。

“祝络两年前为前线输送物资不力,且敢中饱私囊、贪赃枉法,若不是他的靠山马河川,早就被石金刚绳之以法了,而不会像现在这般,贬到了青石做了个闲职,过着逍遥无虑的日子。”

“积善之人留有余庆,作恶之人必有后殃。他肯定想不到,本将便是青石人士!”

赵阙目光凌厉,说起祝络,手染敌军无数鲜血的他,也不禁杀意充斥胸膛。

他清楚的记得,由于祝络后勤保障不断出差错,三千七百名兄弟得不到给养、更迭装备,战死在沙场上。

祝络间接害死了他们!

两年前前线战事吃紧,脱不开身,令他逃过一劫,两年后……

此仇,必报!

敲门。

中年管家懒洋洋的打开缝隙,奇怪的看着两人:“有何事?”

赵阙毫不废话。

一脚踹开新漆似昨的大门。

管家受其巨力,飞了出去,摔倒院子里,“你……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强闯祝家!”

“交给你了。”赵阙轻声。

李木槿点点头。

听到巨响,不少家仆不明所以的抄起棍棒刀枪赶了过来。

赵阙嗤笑。

做了亏心事,才如此害怕的豢养了这么多家仆打手吗??

那便好!

“你是何人?”

“停步!再往前一步,必杀你!!”

赵阙看都不看此些喽啰一眼,径直赶往内院。

而在家仆的眼里,赵阙只是抬了抬步,下一刻从眼前消失,随即左右巡视,一时间竟不知他去了哪里!

“鬼?鬼啊!!”

李木槿的衣袍湿透了,贴在身上,玲珑有致,年龄虽是不大,却发育的成熟。

抽出携带的佩刀,刀身乌黑,刀刃清亮若水,反差极大,铭刻“丝缕”两字。

随即,鲜血四起,尸身倒在雨水中!

祝络的书房中有两人。

一男一女。

男子相貌丑恶,女子倒是长相清丽。

当赵阙悄无声息的踏进书房中时,三人还在谈话。

“王三胆家里的婆姨长的是真俊,老爷如果有心,今夜她就会出现在您的床榻上。”

祝络哈哈大笑,“好好好,这次你可别办差了,上次那婆娘美归美,半夜她那酒鬼相公,在府外鬼哭狼嚎,烦死了。”

“放心吧老爷,王三胆,名字里有个胆字,却是胆小的胆,只需我吓一吓他,定然乖乖的献上自己的婆娘,嘿嘿……”

女子毫不羞愧的笑说:“老爷,别忘了我跟您说的小女子啊!”

“知道知道,豆蔻之年的小女子正是鲜嫩可口的时候,老爷我怎么会忘了?少不了你的赏赐。”祝络说着,伸手在这女子的屁股上狠狠捏了一把。

赵阙骤然开口:“好一个作恶多端!”

祝络从座椅中惊起。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使劲揉了揉。

“你……赵……赵先生?”祝络人到中年,身材保持的很好,肌肉隆起。

赵阙轻声问道:“此间宅第,你买时,多少钱?”

祝络的身体颤抖的不像样子,仿佛中了邪。

丑陋男子跟清丽女子俱都惊奇,来人是谁?竟把豪横惯了的祝老爷吓成这般惨样!

不待两人询问,就听祝络指着赵阙叫喊:“杀!你们上!杀了他!我重重有赏!”

钱财最是蛊惑人心。

两人瞬时死盯着赵阙,没带兵器,也赤手空拳打了过来。

气势有一点,在赵阙的眼里,无异于米粒萤光。

不等他们近身,两人不知为何,齐齐驻足,接着便是齐齐吐血,噗通倒地,抽搐了下,便没了丁点动静。

“问你最后一次,此间宅第,你买时,多少钱?”

祝络的脸色惨白惨白,顾不得其他,直直的跪地。

“赵将军,我……我错了,求您饶我一条狗命吧!!”

“饶你?”赵阙低声念叨,反复几次,单手按住祝络的后脑,砰的一声砸在地表,“饶你?我那因你的后勤物资保障不力,战死沙场的三千七百名兄弟可不答应!”

祝络彻底绝望了。

闭上了双眼。

他非常明白,堂堂百将之首,坐镇西塞,有“功高无二,略不世出”美誉的赵勾陈,亲自前来,没有任何理由不会杀他!

怪就怪当年失心疯,胆敢以权谋私、雁过拔毛。

“三十万……三十万两。”祝络艰难的挤出声。

赵阙点了点头,伸出手,“刀。”

早就倚在门框的李木槿,嘴里塞了糖块,把乌黑长刀丢了过去。

握刀。

旋即。

三百刀!

一刀不多,一刀不少!!

直到最后一刀收起,祝络的惨嚎才彻底消失。

血肉模糊,面貌稀碎。

“祝络送了不少金银财宝给马河川。”

“嗯。”

李木槿跟随在赵阙的身后,离开宅第,她心里知晓,马河川早就是赵将的必杀之人。

“赵将,此间宅第如何处理?”

“令身在青石的云雀,打扫干净,将我那战死沙场的三千七百名兄弟的灵位,摆满此间。”

“遵命!”

濛濛的雨,逐渐停了。

本是黄昏,下了一场雨,天际透照出隐约的姹紫嫣红。

“回家。”

上马。

勒紧了缰绳。

两人并排去往缝衣巷。

家。

便在那里。

离开后,数位云雀,走进了祝络的宅第。

开了一间珠宝铺子的赵雅,这么些年,经营的红火,青石权贵圈子谁不知雅阙珠宝铺子的名?

为了不让祝络得知自己回了青石,提前逃跑,第一时间先去诛杀此獠的赵阙,看到家门口趾高气昂、神色不善的壮汉,瞬间红了眼睛。

“怎么回事?”赵阙看向李木槿。

李木槿瞬间支支吾吾。

“说。”

“是。姑姑的珠宝铺子招惹了大商人蒋佩的眼红,蒋佩联合姑姑的心腹伙计王旭,巧取豪夺走了珠宝铺子……用……用的是下三滥的下毒手段。”

“为何不提前告知我?”

“赵将,诛杀祝络应排在姑姑之事的前面,况且,姑姑身体里的毒已然被青石名医臧家给祛除了。”

赵阙骑马临近堵在家门口的汉子前面。

人数不少,九人。

“她是我姑姑!!”

“赵将……事态从急。”

赵阙冷冷一笑,并未回话,心知赵将脾性的李木槿,不禁如跌深渊。

跳下马。

顺手将李木槿的“丝缕”长刀抽出,瞧着已然悉数戒备自己的一众汉子,快行几步,手起刀落。

赵阙的身影,在汉子之间,来回荡了一圈,便见人头似雨落,尸身倒地,鲜血蔓延,极快汇聚成小溪,流向低矮处。

回身。

刀刃眨眼间砍向李木槿的脑袋。

却是止在垂在脖颈的发缕前。

挑刀向上,轻巧的将发簪挑起。

秀发似瀑。

荡漾的像是春水,本就倾城倾国的姿容,没了发簪的束缚,姿色竟是越加的娇艳如花。

“只此一次。”

“谢赵将不杀之恩!”李木槿披头散发单膝点地,垂头轻声道。

推门而入,小院一如七年之前,整理打扫的井井有条,丝毫未变。

干净的青石板,仿佛恨怒从屋里传来的话语,石缝少许的青苔纷纷卷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