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歌葬道 > 正文
第一百章立道(终)
作者:莫若秋寒  |  字数:4525  |  更新时间:2020-07-31 11:23:33 全文阅读

大雨倾泻不止,似乎要洗刷大地的耻辱,洗刷生灵沉积的罪孽。

但,雨后的风采,必然会有所不同。

有人说,雨后的青山是泪洗过的良心。

那么,山川,大泽,平原,江河,湖海,所有的一切以及其中的生灵,也必然会有另一番面貌。

清朗,和煦,明净,充满着生的气机。

所以,连日的大雨,反而给了生灵一场痛快淋漓的喜悦。

扭曲重叠的时空,残破污秽的天地,也似乎在这场雨中得到了沉淀和洗刷。便可见到,那天如以往那般的高远,那地,如以往那般的辽阔。处处山川,条条河流,斑斑绿荫,也在雨中脱离了黑暗的束缚,向着光明欢呼。

黑暗从眼前快速的退去,雨水中,血水汇聚成条条的河流,喧哗着流向低处。

在人群边缘,一道倩影手执利剑,仰着着阴云密布的苍穹,眉眼如锋,傲气凛然。

边上的人望着她,神色复杂。有的忌惮,有的畏惧,有的敬仰,有的痴迷。当一名健壮的男子朝着女子恭维的跑过去,女子倏然冷厉的瞪着他,一巴掌拍了过去。

“滚!”

男子啊的一声惨叫,飞跌在人群中。立时有人对女子怒目。男子被人搀扶起来,讪讪的望着女子,对身边的人道,“没事,没事,大家不要误会。”可是,女子长剑一点,一剑斩在了千丈之外的一座高山上,那高山轰隆隆一声,齐根断开。剑光一闪,女子素手一抬,那高山便飞了起来。

莲足轻点,翩然若仙。

大雨中,女子一手托着高山,背后映着一抡血色弯月,渐行渐远。

后面的人群,目瞪口呆的望着女子那清冷的背影。

大雨嘈杂,雨水顺着人们的头发流淌在脸上,汇聚在脚下。

四野只闻得风雨之声。

不知过了多久,只闻得天地间一道清冷的声音滚滚而起,震撼着天地,响彻着人心。一道紫色的闪电在北面天地出现,轰隆隆的雷鸣宛若庆贺。

“今日,我怜月在此立道,入我修罗道场者,受我庇护。”

轰!

幽黑之光,宛若九幽鬼气,却比那鬼气更加的纯净,虽然幽森阴冷,却也有着正道的意味。

那光直冲九霄,与天雷电闪交相辉映。

人们神色变幻,女子的声音,在一些人的心里便若是灌顶道音,在一些人心里却勾起了跃跃欲试的希冀。神色各异,有些人已经聚集在一起,有些人已经迈步朝远处走去。

“姬无常!”

就在这时,虚空中忽然出现两道身影。人群中的姬无常等人脚步一滞,纷纷抬头望去。

当见到虚空中的面孔,一些人面色骤然一变。

“炎渊,紫嫣!”姬无常神色复杂的道。

远处的宁定公主和慕容婉互相对视一眼,宁定公主薄唇翕动,道,“不是他。”

慕容婉凄然一笑,道,“我知道。”

宁定公主望着慕容婉那苍白的面孔,忽然握住她那冰凉的手道,“他不属于任何人。”

慕容婉深吸口气,扬起头望着雨蒙蒙的天空,眼眸深处的痛苦不断的波动。良久,她垂下目光望着宁定公主,道,“我知道。”

“这个给你。”虚空中,紫嫣突然朝宁定公主喊道,瞬即一道光影从她手中飞出,朝宁定公主而去。宁定公主素手一招,那光影便落在了她的手中。

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石,漆黑如墨,却温润光滑。

宁定公主和慕容婉吃了一惊,纷纷抬头朝紫嫣望去。

“我不需要它,所以给你们,或许最为合适。”紫嫣说话间,紧紧搂住炎渊的手臂。

“娘!”人群中一名年轻男子忽然喊道。

紫嫣神色微微一滞,朝那年轻男子看去。年轻男子飞身而起,紫嫣却一抬手扫了一下,那年轻男子身影踉跄,虚空再不能托举他,他便跌落在了地上。

“子牙!”年轻男子身边的青衣人纷纷跑上来。

“我不是你娘,”紫嫣神色淡漠的道。“当初不过是为了掩饰身份,才将你带在身边,这一切,在黑风城的信中我已说的很明白。而今,你已成长,想来会有一番作为,好自珍惜。”

“娘!”子牙双眼朦胧,泪水止不住的滚落下来。

紫嫣却不再看他,而是随着炎渊的目光,望着姬无常。姬无常已经不是昔日的姬无常,当然,炎渊也不是昔日的炎渊。一切的变化,在这场剧变后,都发生了。

情,能让人亲近,也能让人疏远。

天堑般的隔阂,便横亘在两人的脚下。

宁定公主和慕容婉收回目光,凝视着手中的玉石,久久不能言。一种亲近的感觉从玉石,钻入两人的心里。是的,两人的内心深处,都有近乎一致的盼望。

圆圆望着两人的神情,懵然不懂,身侧的慕容正贤却是抚摸着圆圆的脑袋,扭头望着远处重叠起伏的山峦。

他的脑海里,浮现了一名少年的身影。

勤奋,上进,忧郁,温和。

世事变幻,物是人非。

炎渊忽然开口道,“你总算找到自己的道了,虽然不像我当初的预想,但能找到自己的道,我还是为你高兴。”

“谢谢!”姬无常苦涩的道。

炎渊淡漠一笑,道,“这是你应得的,该谢的是你自己。你,算是我在这个时空除了紫嫣,最为亲近的人了。本来打算就这样与紫嫣一起离开,但总算朋友一场,临走之前见一面,也是必要的。”

“你们要走!”姬无常震惊的道。“去、去哪?”

紫嫣朝着姬无常颔首一笑。炎渊却是袍袖一挥,淡淡的道,“去找我们自己的道。到底,我与他并无二致,可他却能破开大道,立下属于自己的道源,我未必会不如他。”

姬无常知道他说的他是谁。他垂下目光,显得无比的伤感和萧索。

“还能再见吗?”

炎渊笑了起来,道,“再见,可是不同道之间的碰撞了,姬无常,你可敢为了一见而承担这道之间碰撞的后果?”

姬无常神色一滞,双拳立时紧紧握在了一起,脸上的萧索与落寞一扫而空,变得坚定。

“我相信这片时空的道,会越来越强。”

“好,”炎渊高声喝道。“那便他日再见,看看谁的道更强。”

一排气浪,轰然在炎渊和紫嫣的脚下翻滚,两人的身影刹那便失去了踪迹。姬无常呆呆的站在那里,凝望着那翻滚的气浪。

“能够相见,总算是人生最大的希冀。炎渊,紫嫣,前路艰难,望一切顺利!”

他转过身,抓住严凤儿和巧巧的手,含笑道,“我们走吧!”

严凤儿和巧巧对望一眼,纷纷抿嘴一笑,任由他握住自己的手,随着离开这里。

飞凤翔空,巨龙盘旋,虎立山巅,龟游大海。

无数的飞禽与走兽,便在各自的神兽身后,如在道别一般的相望。

轰隆隆的巨响,一座塔楼从天而降,破开大地,朝着地脉深处而去。

“走,也该是我们收拾家园,重振九幽的时候了!”

山峦,大雨,气雾。

残破的大地,水流哗哗的流向远处,汇聚到遥远的地方。

人已经离去,远处的山林里传来了飞禽的鸣叫与走兽的低吼。

黑暗似乎被隔绝了,隔绝到了遥远的地方。

光明之地,虽然还有黑暗的隔阂,却也遍布在大地之上。

大雨所带来的,或许便是一个终点,以及一个起点。

大雨还未结束的时候,大地之上一座座殿宇被建造而起,一座座宗门林立世间。万千道法,形成了万千大小宗门。但,乌鸦所说,道有万千,同出一源,再多的道法,再多的宗门,其存在的根基,本就只有一个道。

只是道,在不同的生灵之中,以不同的形态存在。

如梦幻泡影。

梦醒之时,时空便焕然一新。

不知谁人发现,这个时空有着高低位阶之分。不同的位阶有着不同势力的存在。而高位阶与低位阶的时空,似乎实力相差悬殊。

当生灵还面临着黑暗席卷冲来的时候,生灵的内心里还在望着高位阶的时空,砥砺前行。

遥远的星河,一颗星辰之上,有万千光漪如流光蹁跹。

如果靠近去看,便会发现这些光漪是一条条白色的光滑的尾巴。

而顺着这些尾巴望去,会见到一名婀娜曼妙的少女,盘腿坐在星辰之上,双目一瞬不瞬的盯着星河的尽头。

她是一名美丽的少女,却又是一只体型庞大的白狐。

她是青丘狐氏后裔。

她便是阿狸。

苏醒之后,她便从这颗星辰不断的突破桎梏与束缚,想要冲出那无形的力场。她所做的,所担忧的,所急切的,便是眼角逝去的那最后一抹炎光。泪水从眼眶里滚落下来,内心里的哀伤翻涌而起。

她,如同被人遗忘。

星辰风暴席卷而来,一颗颗孱弱的星辰在狂风中破碎。

她呆呆的坐在那里,静静的凝望与守望。

狂风袭来,她那曼妙的身影,被雕琢被侵蚀。

可是,她没有抗拒,没有躲避,只是那样神魂不守的望着。

时间在静默与沉寂中流逝,不知过去多少年,她依然还在那里。

尾巴越来越长,将身下的那颗星辰彻底遮蔽。

而她,还是那样的美丽纯净,如水晶琉璃一般,时光也无法容忍自己的力量在那无瑕的身体上留下痕迹。

她所不知的,是她身下的那颗星辰,在经年累月的无形之力的影响之下,竟然衍生了生命。这些生命有了灵智,对于上空那遮挡的散发出奇异光芒尾巴,心生敬畏崇拜。

她,成了这颗星辰的守护神。

无论星河如何变化,无论周边星辰怎样盛衰,那颗星辰,却是欣欣向荣,一派繁盛。

人们在那里冥想,在那里期盼,希冀着自己的神能降临凡间接受自己的膜拜。

只是,她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岁月不能侵,万物不能扰。

似乎,与岁月星河,融为了一体。

只是,不过只过去多少岁月,当星辰中的一个总角孩童站在一颗参天大树的顶端望着虚空的时候,孩童忽然大惊失色。

“不好了,我们的神要走了!”

遮蔽星辰的尾巴,倏然卷起,一道身影冲离了星辰早已形成的引力,掠向了星河的尽头。

“我就知道你们不会抛下我的,我就知道的!陈辛哥哥,白莲姐姐,阿狸来了!”

一颗颗晶莹的泪珠,从星空落下,宛若一粒粒晶石飞向凡间。

群山合抱,有一片湖泊,湖泊周边草木幽深,绿意盎然。

周边的草木,将湖水映衬的越发碧绿。

在湖泊边上,有几座木屋,木屋门外,有一片花圃。

花圃里种植着各种花草,灵花异草,鲜艳欲滴。

蜜蜂蝴蝶,便在花圃与周边,飞来飞去,无比的恣肆惬意。

这时,靠近花圃的一座木屋门被推开,便见到一道亭亭玉立的身影。

肌肤若冰雪,凝脂无瑕玉。

出尘的气息,更是让这道身影清丽曼妙。

只是此时的少女,却是兴高采烈,一副急切的模样。

“娘,小姨,你们快来看啊!那块玉石,那块玉石开花了!”

轰隆隆的强悍气息,从湖泊边上的山岭上腾起,便见到一片片霞云疾驰而起。

九幽,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阴森。

似乎经过了大劫之后,九幽也有一些调整。

生命的气息,在这里勃发盎然。

一座殿宇,周边植满了九幽特有的草木。氤氲着清澈的气蕴。

从高墙越过庭院,从庭院掠过假山游廊,再从一扇打开的窗户望进去,便可见到一道倩影呆呆的坐在镜子前,望着镜中的自己。

岁月,没有在脸上留下痕迹,反而让这张脸的美得到了更深层次的凝聚与成熟。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宛若星辰似的散发着迷人的光彩。

秀发披肩,长裙拽地,婀娜的身姿,让整个殿宇萦绕着青春与梦幻般的气息。

在女子的手中,是一块温润的玉石。

岁月流逝,这块玉石在女子的手中已经不知多少年岁,也不知被抚摸了多少次数。玉石并没有变化,变化的只是女子内心希冀的强烈。

九幽变化太大,黑暗退到了蛮荒,妖灵在光明之地得到了遏制,九幽也井然有序并朝着更加辉煌的地步前进。

只是,当初的那份希望,能够实现吗?

她经常梦到,梦到在昆仑墟的场景。一只小鸟,随着一个单薄的身影前行。那个身影,那个人,还在吗?在哪里?她还能见到吗?许多人都忘了那段记忆,许多人根本不知道那个人的存在,更不会去关心那个人的生死。

只是,她还在想着,还在盼望着。

殿外传来了钟声。

是阎罗殿的议事钟,钟声响起,便说明九幽有大事要议论。

女子收回目光,从思绪里清醒过来。轻轻的吻了一下玉石,她便将玉石放入珍贵的木匣之中,然后起身更衣。

就在女子转身的刹那,木匣忽然被一团赤色的光芒笼罩。

一股强烈而熟悉的气息,从背后扑了过来。

女子神色一滞,既而猛然转身,神色已然是被惊喜与激动覆盖。

睫毛颤动,双眸被晶莹的泪水湿润。

她颤抖着无比小心的靠近,然后打开木匣。刹那的明媚与绚烂,让女子的视野朦胧,可是那光的温暖,却让整个躯体,甚至是整座殿宇,都洋溢在一种莫名的温煦之中。

视野渐渐清明,泪水却无声的滴落下来。

那团光中,是一朵花,含苞待放。

女子忽然捂住自己的嘴巴,无声的哭泣起来······

(全卷终)2020、3、16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