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这人有点猛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离开
作者:予画  |  字数:2790  |  更新时间:2020-09-02 22:39:19 全文阅读

言安发现,他大约能够感受到身外五十米范围内的任何景物,只要处在五十米内,无论何物都会在言安脑海里呈现出画面来。

  按照“太荒炼神诀”的记载,窥神之后便是炼神,也只有达到第二层炼神境界后,这法诀才算真正的入门。

  只要达到第二层,那些藏匿于脑海里的细微的神念也逐渐凝聚成可以外放感知的神识,而且神识有万般妙用,之后的修炼也是锻炼和壮大神识的一个过程。

  言安此刻就是放开了神识,好奇地观察着无法用眼睛看见的景色,颇感一阵新奇。

  要是之前遇袭时,言安有神识预警的话,也不至于被什么暗器给伤到,说不定连敌人的踪迹也早就察觉得一清二楚了。

  “嘿嘿嘿嘿,没想到这么快就让我凝出神识来了,所以,这样我也算得上半个修仙之人了吧!”言安暗道,心里不由对那神奇梦境的感激更多了一分。

  要是没有这开了挂的梦境,言安也不会接触到太荒炼神诀,也就不会这么快迈入修行者的行列中了。

  只不过目前,言安只有“太荒炼神诀”这一本功法,修炼的也是平常修行者们最难修炼的精神力,所以他暂且只算作个半吊子修行者。

  但是即便如此,在凡人中,以他目前的底牌实力,他也可以横着走了,即便是在凡世遇上凤毛麟角的修行者,只要不是太变态的,言安也有把握全身而退。

  况且这“太荒炼神诀”也不是单纯修炼精神力的,这法诀里其实还有着许多辅助的功法可攻言安修炼。

  就比如现在的言安已经到达了第二层炼神境,那么他也就可以使用这神识来简单的控制一些物品,也就是所谓的驾御万物。

  此刻,言安正在熟悉使用自己刚凝炼出的神识,那什么借助神识修炼御物言安觉得不着急去练,还是要等自己的神识更强大几分再说。

  “有人靠近……”

  这时,言安神色微动,转头看着一个方向。

  在言安神识的感知下,他察觉到了他的侍女舌娘和一个老者正急匆匆地朝着他的小院里赶来。

  不多时,一脸冷色的舌娘带着惶恐不安的周夫子来到了言安的院子,刚一进门,舌娘就看到了站在房间门口的言安。

  “公子!公子你好点了没?”舌娘连忙上前道,眼里带着一抹焦急和惊喜。

  舌娘的表情自然落入了言安的眼中,也猜到了她着急的原因,毕竟舌娘可不知道他家公子可以借着梦境开挂。

  他对舌娘微微一笑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言安接着看向满头大汗的白发老者,好奇道:“对了舌娘,这位老丈是……”

  周夫子见这白衣少年此刻不但没事,而且气色也非常不错,心里才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这位小祖宗没事儿,要是他真在自己这里出了岔子,那他旁边那位还不知道会干出什么大事来。

  “哦哦,鄙人姓周,只是这家医馆的大夫而已,老夫看公子你气色颇佳,想必你的伤势恢复的不错吧!”

  “原来是周大夫啊,在下言安,还要多谢周大夫昨晚的费心医治了!”言安恍然,然后微微一礼,对于救过他的人,言安向来是颇有好感的。

  周大夫对礼貌的言安也是好感大增,心头猜测言安可能是某位大家族的公子少爷,于是他也不敢怠慢,连忙回礼道:“不敢当不敢当,老夫身为医者,这些只是尽职罢了。”

  说完,他还不留痕迹地看了眼舌娘,似乎想要表明“看看你家公子多有礼貌”。

  结果就发现舌娘也在面无表情的盯着他,他心头顿时一颤,想到了之前被这位提着领子的情形,于是周大夫的神态愈发恭敬起来。

  待聊了会,言安也搞清楚了这其中的原委,不过他也并没有解释什么,同样也没有去训斥舌娘。

  不过这老者身为大夫,经营一家医馆也不容易,更何况之前也是因为自己才受到了舌娘的惊吓,所以在两人离开之前,言安又多加了一倍的银钱作为补偿。

  当然,周大夫肯定也是高兴得合不拢嘴的。

  出了医馆,言安让舌娘帮忙把一些绷带给解了,只留下了薄薄一层。

  待到午时,两人走回客栈吃过午饭后,便去柜台把给退了。

  然后言安又去马厩挑了两匹骏马,骑着马,两人很快就驶离了椿象县。

  他要赶去下一个县,看看那边是否有遗失仙剑的线索。

  同时,言安离开还有个原因。

  诗会的那一晚他遭遇了刺杀,然而刺客全都被他和舌娘给杀光了,想必这可能会引起背后之人的警觉,下一次说不定会派更多更厉害的人来行刺。

  言安可不会傻愣愣的等着敌人布置圈套,虽说现在的言安只要谨慎点也不怕什么杀手,但又何必一天到晚提心吊胆呢。

  与其小心翼翼的留在这里,还不如离开去寻找便宜师傅的仙剑来得更有价值。

  而且“旅游期间”言安还会有更多的时间拿来提升自己,同时还能欣赏到美景,可算是两全其美。

  作为一个穿越小白,其实言安并不会骑马,可是他从梦境我的记忆碎片正好有关于骑马的,同时,言安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也有骑马的记忆。

  舌娘自不必多说,身为妖修,对于灵智未启的低等生灵来说天生就具有压制,因此马儿也不敢闹腾。

  骑着马,一路走出县城,沿着官道直走,小半个时辰,言安两人的背影便消失在了地平线,隐没于连绵青山当中。

  ……

  ……

  冬武郡。

  天空一碧如洗,不见有一丝云彩。

  一只白鸽在炽烈的阳光下扑腾着双翅,很快飞入了下方的城池。

  作为冬武郡首府,郡城仅从外面看去,便比言安见过的椿象县城气派的多,城墙高耸,城门可容两辆马车并排通行,城门口行人络绎不绝。

  白鸽一路畅通无阻,掠过了无数楼阁,直直向着熟悉的方向飞去。

  “咻!”

  “噗嗤!”

  一支羽箭突如其来,竟直接把这只白鸽射了个对穿。

  “啪嗒啪嗒啪嗒……”

  白鸽在空中拼命地扑腾了两下,便失去了生息,然后直直向下方坠去。

  下方人群中,一道黑影闪过,并且其顺手就把这只将要坠地的白鸽接住,随后又消失在了滚滚人群里。

  某处阁楼上,一个黑衣男子轻轻放下了手里的精致木弓,随后负手而立,目光悠悠地注视着远方天空。

  不多时,一个身穿青色劲装的女子走上前来,对着黑衣男子鼓掌道:“嘿,又是一箭透心凉,大哥好身手!”

  背负弓箭的黑衣人不发一言。

  见男子没反应,女子依旧自顾自说道:“大哥,今天这都是第五只了吧,真不知道堂主为何要我们拦截这些传信的鸽子,真是……”

  黑衣男子突然转头看来,目光冷烈。

  女子一慌,自知失言了。

  “呃…放心放心,刚才的那只三哥已经送过去了,那个大哥,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哈。”她低头说道。

  说完便急忙离开了。

  ……

  一个华服男子提着个布袋下了马车,他穿过人群来到一片更加繁华的地带,这里属于郡城的南区,能住在这里的,非富即贵,放眼望去,绵延不绝皆是高门大户,众人头顶处,一个鎏金的牌匾上,写着“流净园”三个大字。

  流净园内,富商官员齐聚之地,这里修建的府邸无不气派高端上档次,然而却有一座偏僻的府邸显得有些许异类。

  商府。

  这是一座有几分陈旧的府邸,至少从外面看是如此,府邸外萧条无比,府内却是和外面的萧条呈现两种情况。

  不仅落叶扫的干干净净,更是连中庭都打扫的纤尘不染。

  屋内,一位英伟的中年男子,盘膝于软榻之上,而他前方,却是有一位戴着面纱,只是眉间展露出风采便是极美的女子。

  女子抱着一件焦尾木琴,纤细白嫩的手指在一根根琴弦上拨弄,如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琴音绕梁不止。

  悠悠檀香在萦绕,在屋内打着转。

  让人静气凝神,精神微微起伏。

  许久,琴音渐止。

  女子手掌抚琴,止住颤动的琴弦,让屋内琴音戛然而止。

  这时,那名华服男子也走了进来,他的手里还握着一只刚死不久的白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