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量子仙道 > 第一卷甘霖天境
第九十八章 狐仙恋凡心头霜
作者:山风似繁星  |  字数:3154  |  更新时间:2020-05-31 19:00:01 全文阅读

一城之主被指着鼻子骂,在场的所有人都没觉得有多么簪越,况且许凤此人性格本就如此,因为对贺家有着香火之情,以晚辈礼行之,便显的客气,而对秦城主算是旧识,就显得随意,况且,堂堂许家嫡子对着一个太阴月洲的城主说句娘咋了?没有任何不妥之处。

许凤说罢便甩着两只袖子离去,秦城主自然一点都不生气,以前自己也不是没骂过徐凤的娘,只是那次不过青了个眼窝而已,但这次他却紧紧皱着眉头似乎在品味许凤刚才的话语,丝毫没在意徐凤生的哪门子气。

难道有蹊跷之处?

秦城主身边那位似乎没有存在感的人突然问道:“少城主,你能仔细给我们复述一遍你当时所听所看所感吗?”秦启点头应是,便仔仔细细说了一遍刚才所发生的事,而秦城主与他的这位至交好友越听越面面相觑。

两人听完大概一猜便明了,当时那青衫的年轻人定然是随手设置了一个障眼法,除了许凤秦启之外,其余众人所见却都不同,意料之外是化虚境界的九爷并非仅仅是稍输一招,而不是连个人家的随意一指都抵挡不了。

秦城主是化虚境修士,他那位好友也是,两人自然明白化虚同元婴的大而不同,至于那九爷是化虚修士之事秦城主早就知道,只是未曾对秦启说罢了,而且秦城主作为许凤,或者说许家一位长辈的旧识,他知道的更多,九爷何等彪悍?

放眼整个天下,化虚境中最低最低也能排进前三十,甚至更靠前,完全可以将其境界再看高半筹,而连九爷都挡不住一指之人,那板上钉钉是在化虚之上,许凤也确实是实实在在的被人夺宝教训了。

秦城主听完,来不及多想,和另外一人稍加对视便立马不见了踪影,他要将此事立马报知于参将大人,因为他知道,此事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掌握,如果对方是连化虚都一指按下的人,那意味着什么!

飞掠过城东一处小山后,秦城主按下遁光,沿着一条以圆润的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往林中深处走去,一边走一边皱眉思索,不多时便来到一座府邸处,这便是参将大人所在了。

门口有个面色如金的铠甲武士,这是这位仙官大人擅长的另一项绝活,傀儡术。

秦城主道:“请向陈大人禀告,秦晟有要事求见。”傀儡睁眼,抱拳弯腰后道:“主人出去已有半响。”秦晟皱着眉头,喃喃道:“怎么现在出去了呢......”稍加犹豫后便拿出了一只碗,碗中有水,水面无任何波纹,掐了个简单的法决后,对着那碗说道:“陈大人,有紧急事件。”那碗中的水从中到外微微荡漾了一下。

秦城主拿着碗等了半天也不见有回话,正想办法时,碗中传来一个声音:“还请城主主持好城中事宜,发生何事都不要惊慌,详情会在我回来后向城主说明。”

秦晟听完,不知发生了何事才让这仙宫位居正四的参将大人如此嘱咐自己,但既然他让自己守好城,那自己便好好守着便是。

过江龙过小池塘?秦晟怀着担忧之心返回了城主府,又在自己的书房里紧急召见了一些人,随即,这书房中发出一连串指令。

城内民众怡然自若寻着自己的乐子,忽然有人发现远远的天幕处出现了淡淡的荧光,被知道此荧光为何物的一些人稍加解释后,整个城中不论凡仙皆起哗然之声。

那几乎从未开启过的护城大阵已然被激发,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知晓,喧嚣之声鼎沸而起。

不知其背后原因的城内凡仙,人心燥动。

再说那视元婴大修为老狗的公子涂苏出了桃花渡后,没有似之前般“闲逛”,拿出一个青色的书玉捏在手里,摩挲半响,又皱眉稍加思考后闭目,只是很快他又睁开了眼睛,抬头看向城中几个方向,转过身,一步踏出,其步伐鬼魅至极,往往是一脚下去,人已在百丈开外。

一个活生生的人突然消失和出现,却对周围人却没有丝毫的影响,人人似乎看不见他,哪怕从一位伪装成金丹的元婴修士身边走过,那元婴修士也未曾感到分毫违和不同之处,依然是自顾自的打趣一个摆地摊的聚灵修士。

不大一会,涂苏便来到了一处豪宅,大门的匾额上写着“华府”二字,门口的两只石狮子威严庄重,这般看去,就似是怒目盯着眼前不请自来的那人。

涂苏面色淡漠,脚步不动,身影却慢慢淡化,直至完全消失在那豪宅大院的门外。

他再次出现时,已在这巨桥城一流世家最隐秘的地下暗室内,只见他径直走向一个书架,翻找一会,拿起一本并不厚的书籍来,掸了掸上面落满的灰尘,翻开了第一页。

那第一页上有着一副奇怪的画,画中有一个巨大的狐狸,狐狸身后有颗大树,树上长出类似荆棘的东西绑着那只狐狸,狐狸的身上布满伤口,伤口处流着血液,它奋力地挣扎,却无济于事,它身边还有着好几个人族,他们有点手持刀剑,有的正盘坐在地,而那狐狸周身散发出一些似是气流状物,那些气流大部分被那树妖吸去,少部分被它身边那些人族吸掉。

这画的最上方有它的名字,曰“降镇祸妖”。

涂苏面无表情,继续翻看着。

不大一会,他便合上了书籍,手腕一转,那本书已消失不见,而他本人也同样消失不见。

等他再次出现时,又到了另一个豪宅之外,又如之前般遁入其中去了。

如此大约半个多时辰后,涂苏的身影再次出现,他脸色冰寒,甚至影响到周围的温度,待他走过一处草丛时,其上布满了冰霜。

他抬头瞥了眼那早已笼罩整座城池的微微光芒,没有丝毫动容,再次踏出一步后,身影已出现在城池阵法之外,他大概打量了一番远处周围,再次消失不见。

一处人兽罕至的山巅处,一个修长的身影凭空出现,那人遥遥望了会远处小如芥子的巨乔城,或者说是在看离着巨乔城不足百里的一座小镇。

轻轻呼气,收回了目光,再从袖中抖出一物,那是之前从贺崇处拿来的白色珠子和雪色符篆,他将两个物件轻轻一抛,那符篆和珠子便在他面前凌空停住。

而后他先掐了足足七十二道法决,后以左手虚托二物,那两个物件顿时被淡淡的光芒笼罩住,形成一个光球。

只见他右手抚其而上,光球上瞬间出现黑色的七十二道复杂纹路,其内如鸡蛋大小的白玉珠子和雪色符篆忽而一震,光球缓缓消失,纹路一分为二,缩小之后照入两物之中。

白玉珠子急速自左而右旋转,如骄阳下的冰雪般开始消融,最后竟形成一个小小的半透明狐狸。

而那符篆与白玉珠子同时发生变化,只见其上朱笔文符逐一崩碎消散,其内有飘出些许如烧焦的丝烟一般的物状,而后开始逐渐变化,最后竟形成一张近乎完整的狐皮,此皮尾尖还有丝丝金色狐毛。

涂苏将那虚幻的小狐收于掌间,一手食指间凝聚些许金光,轻轻一点其头,那虚弱至极的小狐眼睛缓缓睁开一条小缝,可怜的小家伙虚弱之极,哪怕终于再次睁眼,但也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只能任人宰割。

涂苏手上光芒再盛几分,那小狐似是终于有了些许微弱的力气,欲想逃脱,却半点动态的力气都没有。

涂苏盯着那小狐,道:“你本事不济被人捉了去,以粗糙手法将你炼制成法器,若非此人手法粗浅,你早已无半点灵智可言,只是如今你三魂七魄依然失了大半,再无回魂可能。”

稍一停顿,涂苏又道:“你也不必徒留怨恨,人族杀妖,妖族吃人,其实都是一样罢,某些意义上来说,人妖实无贵贱。”

又道:“我本欲不会管此等事,念你是我狐族珍异的金丝狐,我便出手送你往生。”

说罢,便轻轻一指点在那虚幻至极的小狐头部,小狐眼神流露出感激之色,整个身体如烟飘散,却又在最后凝一点金光一闪而逝。

涂苏另一手中火焰一涨,那狐皮瞬间被烧没了半点,他又负手在后,静静站着。

不多时,他忽然看向前方崖上一侧,只见三人身影自上空飞来,皆披制式甲胄,如果许凤在场,定会发现正前方一人是那巨乔城的仙官参将大人。

三人落地后,那参将拱手道:“见过涂山公子。”那原本假名涂苏,实名为涂山砗的男子沉默不语,半响后才道:“我原以为她只是单纯的渡不了红尘。”

参将不语,涂山砗忽然转身盯着那仙官参将,神情冷漠,道:“来此何故?”参将手一翻便出现一个折子,折子缓缓飘到涂山砗眼前。

参将又道:“公子且听我一言,百姓无辜。而公子若仍然想大闹一番,我自然拦不住,只是公子别忘了我仙宫的规矩和遥遥注视此地的洲镇大人。”

涂山砗眯着眼睛,参将叹了口气道:“公子不如先去问问她如何?”涂山砗一声冷哼甩袖转身,“速滚。”

仙宫三人没多发一言,抱拳告退。

站在崖巅身型单薄的男子,表情看似平静,却心头有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