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修仙世界日常 > 正文
海妖与美人鱼
作者:黑色虎头鞋  |  字数:4296  |  更新时间:2020-03-15 14:09:23 全文阅读

海妖是什么?美人鱼是什么?我想你一定会说是用歌声迷惑人心的怪物,是长着鱼尾的绝色美人。每个人都知道见到海妖和美人鱼是海上行者的不幸。

  然而事有例外。近些年海上有许多关于海妖和美人鱼的传说。不同的仅有两点。一他们是人,二他们救人。

  在离开了温暖的家之后,段青楼首次登船。初次登船的他看着一望无际的海面,生出一种豪情。蔡子青成为了主计室的谋略官,张虎成为了船上的副官。目前只有一条主舰,但船上的人员也并不算少。

  这是一条巨大的三桅船,有24门火炮。船上的结构,精细而雅致。算得上是顶尖的商船。

  货仓里装满了瓷器,字画等国内的特产。段青楼悠哉悠哉的躺在甲板上。最初的新鲜感已经过去,像相恋的男女逐渐成为老夫老妻,相敬如宾是一条标准线,在其上的是幸福又甜蜜的生活,其下往往诞生诸多悲剧。段青楼感觉他与大海的情分无限下滑,他讨厌单调,而海上生活总是单调的。这是一个矛盾的事实,而生活总是充满矛盾。

  正当他觉得单调在海上探险中应当是一种幸福的时候,手中的书突然掉了下来。

  “前面有战斗!”瞭望手喊道。

  段青楼和蔡子青皱了皱眉,走到船头。

  远方轰鸣的炮火呼唤出一条又一条的水龙,相互间彼此纠缠,如同升起了一片水青色的幕帘。喊杀声此起彼伏,船上的旗帜像是被水龙的威势吓倒,弯腰折断。海船附近荡漾的水波一圈套起一圈,不清楚落下的是人,还是黑乎乎的炮弹。

  无论是什么,都代表着死神。

  “老段,怎样?”蔡子青问道

  “是一条商船在与海盗交手。我把神念放的再远点儿试试。”段青楼和蔡子青眉头皱的更紧。

  段青楼如同蝙蝠一样,将神念如水波般放出,根据神念的波动,他的脑中呈现出了完整的画卷。

  “是老彼得。根据商会协议,我们有义务赶过去帮他们。向那个方向全速前进!”

  商船开启了最大的速度,在船尾处荡漾着一条条汹涌的痕迹。就像一只飞箭的尾翼,跟着箭头快速的冲向那残破的海盗船。

  船上每一个人都在忙碌着,瞭望手不断的汇报情况,甲板上每个人都握紧了佩刀,肌肉紧绷,腰部弯曲,如同一只只蓄势待发的弹簧,只等待最后的释放。

  炮兵室的水兵们把炮弹放在身边,手中握紧了火把,聚精会神的判断着射程。他们的眼睛冷血又狂热。似那诡秘的毒蛇盯紧了麻痹的青蛙。

  青蛙终于进入了攻击距离。

  一只青蓝色的海盗船不停的轰击着紫罗兰商会的船只,老彼得骂骂咧咧指挥着船只反击。还有一只巨大的海盗船配合着老彼得对青蓝色的海盗船攻击着。与传统的海盗旗不同,他的旗帜是一条长着八条腿的美人鱼标志。

  那是海妖海盗船的标志。

  等待青蓝色的海盗船进入射程,舵手操控着船只侧弦对着海盗船的船尾,无论青蓝色的船只如何摆动,段青楼一行的船只永远像一个小偷一样,用一只镊子,去窃取对方的钱财。只是不同的是,他们窃取的是命。

  在三条船的夹击下,青蓝色的海盗船终于发出了最后的哀嚎,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他的腹中冲破。那是一团火焰,一团无法熄灭的火焰,分隔了整只船。就像被腰斩一样,一条青蓝色的船变成了两条火红色的船。船上的人已经不再尖叫,如同一个爆炸的坟墓。孤寂而又绚烂。

  段青楼指挥船只靠近紫罗兰商队的商船“亚里士多德号”。

  “老彼得,怎样了?问题不大吧?”

  “哈哈哈,没什么大问题,还好遇到了海妖海盗团,他们帮了把手。又遇到了你们。早就听说你们要出海。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看来我们以后的生意不好做喽。”老彼得领着段青楼一行到两个人面前。

  “海妖船长,美人鱼阁下,这是我的朋友,段青楼,他们是大文帝国的船队。”

  那是一个壮硕的男人,他的肌肉如同即将爆炸的气囊,他的肤色黝黑中透着一丝光泽,他的手指厚大同时长满了茧子,可以看出,这是一只常年握刀的手。

  最奇妙的是的脸,躲在青铜面具的背后,面具恐怖而狰狞,青铜的獠牙如同嗜血的恶魔。他的眼睛最为吸引人,那眼睛即使躲在面具中,也透露出一丝的霸道和深邃,霸道的如同君王,让你无法直视,只想弯腰拜服,深邃的如同星空,让人沉迷其间,无法自拔。

  他就是海上的传说,海妖。

  海妖船长,用宽厚的手掌拍了拍段青楼的肩膀。

  赞赏的说道“我听说过你,今天有缘一见,果然是有义气的汉子。”

  “谢谢夸奖。我们也久闻海妖船长的大名。今日得见,实乃三生有幸。”

  男子旁边的妩媚女子掩着嘴巴低声笑了笑。段青楼随意一瞥,便觉得如同泡在那暖洋洋的温泉中,让你身体的每个部分都温暖起来,那是一双充满生机的眼睛。

  段青楼艰难的移开了视线,

  问道,“姑娘因何事发笑。”

  “我笑你还没适应海上的生活。”清脆的声音带着笑意,却不含恶意。

  段青楼摸摸鼻子。

  “怎么说?”

  “哈哈哈,海上生活多单调无聊,没有人说话会咬文嚼字的,都是畅快的说,畅快的笑。这海上的天气说变就变,说不准今天还一起喝酒,明天就只有一个能唱能笑能喝酒了。”

  女子的神情在笑声中蕴含着一丝英气。就像这战后的海水,柔美中蕴含刚强,又带着一种充满悲天悯人的无奈。

  段青楼尴尬一笑,“哈哈,姑娘说的不错,我们确实是第一次出海,还没适应。海妖船长。我们初次远航,还未找到港口,补给也快用完了。能否指点下方向?让我们就近修整下。”

  海妖大手一挥,“这个容易,你们可以来我们海妖岛修整。老彼得,你们也来吧。把船修一修。这样是回不去紫罗兰的。”

  “哈哈哈。那就有劳海妖船长啦。”老彼得感激道。。

  在赶往海妖岛的途中,张虎独自一人坐在桅杆上喝着酒,敞开的衣衫如同张开的怀抱,拥抱着酒壶中装不下的惆怅。

  妩媚女子似乎有些好奇,也飞身而上,匀称的身材如同一条游鱼,流畅又优美。

  “姑娘功夫不弱,像是东来山天阴教的功夫。”没有转身,只是一瞥,又自顾自的喝起酒来。

  “你的功夫也不错,你是在担心别人发现你内气消耗过多吗?”

  他的眼睛里有一丝警惕。

  “你想做什么?”

  “我不想做什么?师兄,你一上船就拉肚子的毛病一辈子改不了了。”张虎惊奇的转过身,嘴巴都合不拢了。眉宇间的惆怅在惊讶中散去,眼神却渐渐升起了星星,又化作了月光,最终燃烧成了太阳。

  “你,你,你是。。。林雨薇?”妩媚女子眼睛温柔的笑着,如同两条明明灭灭的银河般闪耀。

  “是的呀。真伤心,好容易见到师兄,居然都记不起人家了?”

  “不不,这么多年没见,你变化确实挺大的,那海上传说的美人鱼就是你?林雨薇?不是吧?海上待的久了,审美水平已经下降到这种地步了吗?诶,怎么有点儿冷啊。你干嘛?把剑放下。啊,救命啊~”

  所有人循着声音而来,却发现张虎一条腿吊在桅杆上,在天空做钟摆运动。妩媚女子就像数秋千摇摆的次数一般仔细的观察着。

  “我说,有没有人能告诉我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蔡子青一脸困惑的看着两人。

  “好了,乖女儿,别胡闹了。快把人放了。”大熊汉子海妖船长如是说。

  “女儿?!”场上众人皆惊讶的喊出声。

  “老彼得,这是什么情况?说好的海妖,美人鱼是一对生死相依的恋人呢?说好的美人与野兽呢?怎么换剧本啦。我的书稿都已经开卖了。这是什么情况?”段青楼拉着老彼得的衣领问道。

  蔡子青则是一脸惊喜的跑到海妖船长身边。

  “尊敬海妖船长,麻烦问下,您女儿是否婚配呀?我叫蔡子青,今年21,未婚,有房有。。啊!”

  “咳咳,我说海妖大人,我老彼得的人品和家境你是完全了解。。”

  还没说完就见张虎已经被放下来,林雨薇强行抱起张虎。

  “老爹,这是未来总督夫人。”

  看着如此彪悍的场景。只有粗神经的海妖船长一如往常,“完全没问题。还看上谁了。一起带走。做总督小妾。”

  “咳咳。那个海妖船长。事情是这样的。张兄他是我的副官。还有张兄是个男人,而令爱是个女人。这。。”一只粗壮的手抓住段青楼的肩膀,他的运气路线被阻断,然后被男人用手臂勒在怀中。他的眼中充满了威压,让段青楼无法呼吸,脸色苍白。

  “你是说我女儿不配?谁规定的一定要男人娶女人,不能女人娶男人?海妖岛是老子底盘。老子定的规矩才是规矩。闺女。这小子长的也不赖呀。要不要一起娶了?”

  一直以为海上蛮夷没什么本事,他又一直被称为天才中的天才。这是他第一次在海上进行的战斗。

第一次就是如此的惨败。

段青楼的心,乱了。

  “不要,一个老婆就够了。老爹。咦?什么东西这么香?”林雨薇皱皱鼻子。闻了闻。

  “哦。没什么。我怀里这小子不老实。放出了软经散。不过从小爹就给你服过龙髓,百毒不侵。给你当香粉用不错。”老海妖从段青楼手中拿走精致的玉瓶。

  “你们不用担心。到了总督府酒和你们签约。按签约的市场占有率分配货物。我们有一流的船厂和各种流行品。不会亏待你们。只是要你们多留些日子。参加我闺女的婚礼。”

  眼看着打打不过。迷药也没用,段青楼一行只能先答应下来。

  老彼得深知海妖的实力。上前拱手道喜。

  “恭喜恭喜啊。你是不知道,这海妖几乎就是附近海域的无冕之王。你们居然这么容易就结了姻亲。老兄。我羡慕死你了。以后还要多多关照在下。”

  看着老彼得谄媚的表情。

  段青楼整理好衣服,挥了挥手。

  “同喜同喜,这下麻烦可大了。老蔡你怎么看?”

  “嗯。没道理,我应该比他帅啊,怎么会没选中我呢?”

  气的段青楼伸手拍了他一下。

  “想什么呢?想想接下来怎么做?”

  “嗯,还能怎么办。你打的过他吗?而且打过了也没什么好处。现在结了姻亲交易上还能占点便宜。”

  段青楼拍了两下额头。

  “我们就这么把人卖了?这样不好吧?”

  老蔡白了他一眼。

  “人家郎有情妾有意,根本是再续前缘,不用担心。而且他又不亏。亏的是我好吧!这么帅的一张脸居然被无视了。”

  段青楼拍拍他的肩膀。“只能这样了,现在咱们账上有一万三千两银子。加上卖出货物的钱,先想办法拿下至少百分之20的市场占有率。”

  “放心。交给我吧。”

  老彼得跟老海妖在一个房间,商量请帖的事儿。

  老张和林雨薇相倚坐在桅杆上。

  “师兄,这些年你有没有想我?”

  “当然想了。时时刻刻都想呢。”

  “嘴怎么这么甜?说的这么流利,说!跟多少女孩说过?”林雨薇的抓着他的衣领瞪着眼睛。

  “不敢,不敢。我怎么敢呢?”老张急忙否认。

  “不敢?那就是想但是不敢咯?”

  “想也不敢想的。你放过我吧!对了,你这些年过的怎样?”

  林雨薇撩开眼前的发丝。

  “我很好啊。我可是陪老爹灭了许多海盗的美人鱼呢!”

“哦?厉害!都有哪些人呢?”张虎笑笑,问道。

“有远东三十六岛的血将军,白霜,有海上天子,欧佩斯,还有。。”

张虎打断了她的回忆,并且问了一个多余的问题,“受过伤吗?”

血将军,铁手肃清三十六岛不听号令的海盗,一手建立了远东海盗团。欧佩斯,哈斯科帝国海军通缉榜单头号人物,海上天子之称,并非自称,而是海盗界公认的称号。

一直以来,与他们对抗的人,结局只有一个,就是死亡。

“受过几次伤,那时候,我想起小时候,你保护我的身影,我承认,那时候,我有那么一点点儿的想你。”

  老张沉默的靠着林雨薇,

  “原来你这些年经历过这么多。”夜晚的海风格外冷冽,老张把林雨薇护在怀里。

  林雨薇带着甜甜的笑容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远方逐渐有光线传来。听着前方船只的喧闹。料想海妖岛应该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