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祖宗十八代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吴为先
作者:不回家的牛  |  字数:3091  |  更新时间:2020-06-02 22:45:35 全文阅读

何采莲寻了一名外出的师弟将小萝莉送回师门,便带领吴为先和李修眉去“接风洗尘”。

说是接风洗尘,其实就是喝酒,外加两盘家常小菜。地点也不是什么高大上的酒楼,而是街边一小摊。一张遮阳的天棚,两三张方桌,七八条长凳,连个牌子都没有,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小摊唯一的优点便是清静,地方偏僻,远离主街道,远离繁华与喧嚣,背靠摊主家的小院,面向冷清的小道,一阵风吹过,颇有些萧瑟之意。

小道真的很小,左右不到两丈宽,砖石铺成的路面蒙了一层青灰色的苔藓,半个时辰过去,除了偶尔走过几名陌生人,马车那是一辆没见着。

老板是一对老实巴交的老夫妻,五十来岁,老头负责炒菜上菜,老太太负责打酒上酒,据说这样安排的原因是老太太怕老头偷酒喝。

李修眉不是第一次来了,第一次是二师姐带着她来的,自从认识了路,后面的时间,隔三差五都会过来。有的时候单独偷跑出猫到这里买酒喝,有的时候和二师姐一起偷跑出来猫到这里买酒喝,还是第一次与大师兄、二师姐一起过来光明正大的买酒喝。

李修眉夹起一筷子青菜塞进嘴里,一边嚼一边口齿不清道:“大死兄,这个菜好吃,你思思。”

小摊的菜都是老两口自己种的,绿色天然无污染,绝不富含任何添加剂。老头手艺不错,最大限度保留了菜的原汁原味,一口咬下,唇齿留香,回味无穷,比那些酒楼里所谓的大厨名菜好吃得多。

何采莲左脚搭在方桌横梁上,右脚踩在长凳上,整个人形如扑食饿虎。她端起一碗酒,也不废话,举头痛饮,清冽酒水在口中打着旋,令粘膜充分品尝了此中滋味,辛辣中带着酸甜,热烈中带着冰冷,当真是回味无穷。

足足半盏残的功夫过去,她才“咕咚”一声将酒水咽下去,喉咙到胃一路留下火辣辣的快感。这一刻,她感觉全身千万根毛孔都同时打开了,毛孔一张一合,浑身的疲惫一扫而空,爽得都快升天了,不禁大赞。

“啊!爽,果然要这酒才够劲儿!”

何采莲咂咂嘴,虚眯双眼,神情异常满足,简直和吸了大麻的瘾君子如出一辙。何采莲从七岁初尝酒味,距今已有十一年的酒龄,走便大江南北,喝过十年的女儿红,也尝过百年杜康酿,但却独独偏爱此家的酒水,原因唯一个字——辣。一口酒水下肚,五脏六腑炽热无比,怎一个痛快了得。

这家的酒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量大便宜,别人家的酒坛不过两个拳头大,顶天了装一斤酒,而这家的酒坛子足足有人脑袋大,装两斤酒不在话下。

价钱嘛,都是论坛卖,三十来文。

吴为先看着二人熟练的叫菜吃酒,就猜到二人平日里没少来,直接解开了盘旋在心头很久的疑惑。他本来就饿了,见二人大快朵颐,也忍不住抓起筷子吃了起来。

还真别说,虽然都是些诸如醋溜土豆丝爆操青椒这样的家常小炒,但吃进嘴里,那股子香味在口中徘徊久久不绝,令人食欲大增,越吃越想吃。

李修眉嘬了一口酒,见吴为先只顾吃菜,道:“大师兄,别光吃,来来来,陪师妹喝两坛。这一路紧赶慢赶,风餐露宿,滴酒未沾,嘴里早就淡出个鸟来嘞。”

说着,提起脚边的酒坛子就放到了桌子上,娴熟无比的拍开封皮,“哗哗”倒了满满一碗递给吴为先,自己则抓着坛口,看那样子是准备对坛吹。

吴为先平日里喝酒都是浅尝辄止,且都是好酒,闻之沁脾香,喝之入口柔,若琼浆玉液。反观这里的酒,刺鼻辣眼睛,还没开始喝,光是闻到味儿,都已经感觉肺腑微热,头晕目眩。若不是看两位师妹喝的大呼过瘾,他还以为这里面掺了剧毒。

何采莲灌了两碗酒,馋虫稍解,也是提起一个酒坛子放在桌上,撸起袖子一拍吴为先的后背,大大咧咧道:“大师兄,扭扭捏捏的不像个爷们儿,来,干了这碗,否则师妹以后瞧不起你!”

看着碗里如同毒药一般的酒水,闻着空气中刺鼻的酒气,感受着两位师妹逐渐变得鄙夷的目光,吴为先觉得自己纯粹是手贱,才会没事儿给二师妹写信通知他要回来。

我怎么就管不住自己这双手呢!

不过再后悔也晚了,现在已经上升到是不是男人这个高度,今天必须得把这碗酒干了。

“喝就喝!不过说好了,只喝这一碗,师兄这点酒量你们也知道,喝多了容易出丑,一会儿回去若是被师傅察觉,大家都没好果子吃。”

习武之人虽不忌酒,但喝多酒终归容易误事,加之天王府毕竟还掌管一方军队,军中法度可不是说笑的,逮到汹酒之徒,一百军棍那是跑不了的。

“哼,无趣的男人,瞻前顾后,活得一点都不洒脱!”何采莲鄙视不已。

李修眉紧随其后,加入鄙视的队伍:“嘿嘿,大师兄不会是怕挨打吧!区区一百棍子,我又不是没挨过,一点都不痛……”

她不仅挨过,还不是一回两回。一年的时间,前前后后挨了不下二十回,平均每月至少挨两次军棍,早就对军棍的威慑免疫了。

吴为先看着李修眉脸不红心不跳讲述过往的光辉事迹,心里第一次产生了这货是阶级敌人的想法。

李修眉天赋异禀,百年难得一遇。才入师门,就得到长老团、太上长老团、掌门的一致认可,认为其定能踏入天人之境,甚至有希望成就真人,自此,便成了整个天王府的香饽饽。

尽管这货大错不犯小错不断,但所有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便是屡犯军中禁忌——喝酒,也不过是假装惩罚,随便抽几棍子。

吴为先其实不差,武道天赋拔尖,弱冠之年便后天圆满,半步先天。努力一辈子,也不是没有踏入天人境的希望,可谁让掌门是他爹呢?

为人父母,谁不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吴为先从小就被管的格外严,稍有犯错,就是好一顿竹片炒肉丝,随着年龄增大,竹片也就渐渐换成军棍。打人者也不是别人,正是他爹吴钢,下手之狠无法想象,反正每次不打断两根碗口粗的军棍是不会罢手的。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吴为先皮糙肉厚,挨着挨着也就习惯了,可一切从李修眉进入师门就变了。

凭什么啊!三师妹犯错就是不痛不痒的拍拍,而我犯错就是结结实实的胖揍,到底谁是亲生的啊?

吴为先越想越堵得慌,压抑十几年的不满犹如洪水猛兽般一股脑涌出来,瞬间吞噬了他的理智。他端起面前的酒碗,一饮而尽,口中爆发出的灼热和辛辣竟然令他生出酣畅淋漓的快感。这一刻,他仿佛置身于千军万马之中,震天的呐喊和无尽的战意令他热血沸腾。他似乎找到了一个宣泄口,化身顶天立地的战神,在大军中穿梭杀戮,一剑劈出,剑气纵横,人头滚滚,鲜血冲天而起,化作漫天赤雨,随风飘洒,染红大河山川。

“好酒!再来!”吴为先脸上挂着从未有的疯狂,自斟自饮一碗接着一碗,完全无视了李修眉和何采莲,陷入了自己的内心世界。

何采莲见此,没有上去劝戒,而是邹着眉头骂了一句“懦夫”。她八岁入的师门,将吴为先的一切都看在眼里,也许是局外人的原因,所以能够看清楚吴为先身上的不足。

李修眉就一半大孩子,自然是理解不了吴为先的心里状态,看着二师姐和铁不成钢的表情,便问起来。

吴为先为家中独子,一出生便被天王吴钢寄予厚望,倾尽一切培养。吴为先没有让吴钢失望,修为一日千里,小小年纪就成就了后天三流,那可是大部分人一辈子也到不了的境界。可之后,吴为先的修行速度越来越慢,虽然比普通人强得多,但已不如最初那般耀眼,也达不到吴钢的要求。

渐渐地,吴有为得到吴钢的夸赞变少了,他最初以为是自己不够努力,从一日修炼八个时辰增加到九个时辰,再到十个时辰,最疯狂的时候甚至达到了十一个时辰,每天除了吃饭和必要的洗漱,夜以继日的修炼。

可事与愿违,他进步的速度不仅没有变快,反而由于过度劳累越发得缓慢,他便越发的疯狂修炼,如此恶性循环,终于在某一天,那根紧绷的弦断了。吴为先操之过急,导致根基不稳,走火入魔。

从那以后,吴钢就再也没有给过吴为先笑脸,而吴为先也开始畏惧吴钢,除了修炼上的问题偶尔交流,父子二人之间形同路人,这一点,从余清雨这件事上就能看出来。

吴家家大业大,又是当代天王,吴有为的婚事自然需要慎之又慎。吴为先和余清雨早已生米煮成熟饭,该做都做了,就差弄出孩子了,即便如此,吴为先依然没有给吴钢通气。若非何采莲偶然得知,恐怕现在整个天王府上下都被蒙在鼓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