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祖宗十八代 > 正文
第一章 穿越
作者:不回家的牛  |  字数:3613  |  更新时间:2020-04-28 01:10:54 全文阅读

夜,漆黑,风,阴冷,月,无踪,实属杀人越货的好时候。

荒山野岭,千年废墟,鬼影重重,利刃在手,徐徐而行。

一抹寒光,一声铿锵,一道血痕,一只冤魂……

废墟之中不时响起令人牙酸的割肉声,原本数十道白色人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便死得七七八八。

被围的黑色人影手中利剑狂舞,剑若游龙,招招皆是要害,眼看着就要杀出重围,不料密林中响起空气爆鸣声,一道寒光笔直的朝着他眉心而来。

黑衣人当即被惊出一身冷汗,果断的放弃杀死眼前白衣人的打算,挥剑当胸,就在寒光临近之时,体内爆发骇人的气势,荡的一声,火光四溅,生生以三尺青锋截住了来物。

一招过后,密林中便重新恢复平静,喘息之后的白衣人们继续围攻杀去。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盏茶的功夫,也许是一两个时辰,一群人在废墟中闪转腾挪,斗得忘乎所以。

每当黑衣人要突出包围或者斩杀白衣人时,密林中总会射出一道寒光将其震退,颇有几分猫捉耗子的感觉。

风有些急了,天空满布阴云,似乎不多时便会下雨。

“嘭!”

一道颓废的身影重重的撞击在早已腐朽的立柱之上,震得房顶落下刺鼻的灰尘。嚯嚓一声,远处的天空抛下刺眼的白光,那一瞬间,将摇摇欲倒的老屋照得如同白昼。

只见一名全身笼罩在黑衣下青年狼狈的躺在墙角,胸前一道从左肩延伸至右肋下的伤口,深可见骨,伴随着急促的喘息,汩汩的流出滚烫的鲜血,显得格外狰狞。他捡起身边的宝剑,支撑着几次想要站起,但终究是徒劳无功,唯一的效果不过是加快了生命之火熄灭的时间罢了。

哪怕是五岁的孩童,也能看出此人进气少出气多,明年的今日便是其忌日。

半响过后,当破屋里弥漫血气之时,数道白色身影从屋外飘入,将弥留之际的黑衣人围住。他们装束统一,皆是手持长剑,尽管再三确认眼前之人必死无疑,仍旧是不敢欺身上前。毕竟这种苦肉的手段乃是此人惯用伎俩,被其坑害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想到那些同僚死相之凄惨,便令他们不寒而栗。

突然,漆黑的空气中传来缓慢的脚步声,轻轻叩在众人心头,众人下意识的向着门外望去,修为加身,区区黑夜自然是无法阻碍分毫。

一道略显消瘦的身影从密林中走出,由远及近,每一步跨出便是数十丈远,更令人奇怪的是:脚步声的高低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仿佛就像是原地踏步。

黑衣人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勉强抬起头,半开半合的双眼死死盯着已在眼前的人。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沉鱼落雁,倾国倾城,亦或是颠倒众生。这些都不足以形容那张美得惊天动地的绝世美颜。

如果真要形容的话,那就是一见其人误终身,从此同上断背山。

遥想少年,两人初遇时,为此还闹了颇大的笑话。

长街之上,车水马龙,人流如梭,只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真的就只是一眼,天地都失了颜色,少年只觉得自己冰封六年的心融化了。

这就是我认定的另一半,只要得到她,我绝对就补完了,哪怕是为她去死,我也是甘之如饴。

美好的感情总是懵懂幼稚,直到有一天两人在厕所再次遇到,青年简直瞎了狗眼(典型的掏出来比你大系列),至此走上了一条背靠背的不归之路…….

划掉,划掉,统统划掉,这是污蔑,这一定是我快要死了,精神错乱。

“你来了!”

“我来了!”

“你不该来!”

“但我还是来了!”

“打住!”黑衣人咧咧嘴,面色红润,完全不像是强敌环肆、快要嗝儿屁的样子,甚至还有闲情逸致开玩笑。

“李先仁,休得猖狂,交出密档,否则……额!”一名白衣人提剑一指,突然开口,打断了两人的你侬我侬,就要威逼。可威胁的话刚到喉咙,一道寒光闪过直接切断了发声的东西。他捂着喉咙,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张美得可怕的脸:他怎么敢,我可是皇帝的亲……

念至于此,眼前一黑,已然没了生气。

对于突如其来的内斗,其他白衣人眼观鼻鼻观心,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只是偶尔向着地上不断抽搐的尸体投去“不作死便不会死”的眼神。

黑衣人本名李先仁,一个朗朗上口的名字,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名字,一个说出口无比解气的名字,一个走到哪都会被人仰望的名字。

当然,如果不是天生主角命,身背猪脚光环,恐怕取这个名字的人更大的可能是刚开始自我介绍就被人活活打死。

没错,李先仁第一世真是因为这个原因,被几个小猪佩奇身上纹肌肉壮汉拖进小巷子活活打死的。

都说投胎是个技术活,分为上中下三个档次。

上一档自然是皇亲国戚,醒长杀人剑,醉卧美人膝,金口独断,一言定万民生死。中一档乃是富贵人家,出生的时候嘴里都含着金钥匙,一辈子欺男霸女横行乡里,纵使不能为所欲为,却也能醉生梦死。下一档就惨了,穷哈哈,大部分还未成人就夭折了,即便是侥幸长大,也将被传说中的三座大山压上一辈子而不得脱身。

李先仁是一个善于总结的人,他痛定思痛,在跨上奈何桥之前,专门找了牛头大爷讨来哮天犬的那啥踩了一脚,妄图沾沾仙气,下辈子投个好胎。

第一档他自然是不想了,那玩意儿比买彩票的概率都低,就算是真的窥见幸运女神的安全裤,十有八九也得被更加雄才伟略的兄弟姐妹阴死。

第三档他当然也不想了,上一辈子就是因为人穷志短无权无势无背景,默默的死在阴沟里,这一辈咋都不能重蹈覆辙。

嗯!还是投个富贵胎,潇潇洒洒一辈子才好。

也许是上一辈扶老奶奶过马路这件事东窗事发,被大慈大悲的观世音怜悯,李先仁得偿所愿,这一辈子终于成为了一名有钱人家的幼子。

投得一手好胎,接下来的剧情就清晰明了了,与众多穿越的先驱并无不同,造玻璃,改火药,养战马,铸大船,出口成诗,年仅十岁便天下闻名的神童。

你以为开挂的人生就此开始了?大错特错!

有人常问,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无论是哪一个答案,都少不了一条——审时度势。

李先仁这一系列动作不仅没有等着皇帝召见,出将入相,迎娶公主,走上人生巅峰。反倒是给他以及家族带来了无可挽回的祸患。

Md,一个低贱的商贾之子,竟然比堂堂皇朝天才还牛叉,你竟然敢私造火药,走私琉璃,亵渎文圣,这是要反的节奏啊!

原因不详表,过程很简单,几个县官一合计,笑呵呵的以商贾世家私藏铁器为由向上呈报,这份奏章几经转手,不到半月便递到皇帝老儿案前,毕竟涉及到江山安危,没有那个官员愿拿头上的乌纱帽开玩笑——胆敢擅自截留。

皇帝老儿看到有人要造反,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心中暗爽,没钱没银子怎么办?当然是抄家啊!

后面之事就不再细表,无碍乎就是抄家灭族,弱冠以上男性全部菜市口斩首以正法典,及笄以上女性发配为奴以儆效尤,至于剩下的人,男的切了是非根当牛做马,女的剪了一头青丝如庙为尼。

能想象那一刀下去的快感,不对,痛处吗?能想象看到绝世美女完全提不起劲的那种无助、弱小吗?能想象作为一个男人,撒尿却要蹲着是何等的屈辱吗?

能!

因为这些李先仁都经历过,没错,现在躺在墙根,回光返照的黑衣人就是一个完完整整的太监。

李先仁恨啊!恨不得杀了皇帝老儿,可他哪里有机会。像他这种罪人,即便入了宫,也是最最低贱的一拨人,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后面还跟着一条大好的皮鞭。不说一年三百六十六天有人看着,起码三百六十五天还是有的。

杀皇超神之路遥遥无期,时光飞逝,随着年龄逐渐增大,李先仁似乎也淡忘了仇恨,一心一意的干起了掏粪的活计。

天见可怜,就在入宫五年后的一天,李先仁突然收到一名神秘人的召见,他木楞的眼中亮起一丝生气。神秘人传了他一身绝世武功,十步杀一人,滴血不沾身,极其的风骚。

皇帝老儿!你给咱家等着,一旦咱家卧薪藏胆,一朝得势,定让你尝尝菊花残满腚伤的滋味!

时过境迁,彼时的心高气傲不知何时已变成了阴险毒辣!

岁月的车轮再一次滚滚向前,李先仁这只小螳螂终于等来了机会——争夺西厂之主。

但在最终的争夺中,他没能如愿以偿的入主西厂,而是被车轮战拖垮,最终以半招只差成为了别人成功路上的垫脚石。

至于赢的是谁?便是导致他今日十死无生境地的罪魁祸首——盛世美颜。

原来一切都是个局啊!真是好大的手笔,真是好大的魄力!

虽然李先仁依旧不明白这一局的真实面貌,可并不妨碍他赞叹。

果然,比起勾心斗角,合纵连横,现代人出生的我就是个渣渣啊!

“不怨!”李先仁长啸一声,双眼越来越沉……

死得不怨,却无可奈何。

过往总总如镜中花于眼前一一浮现,最终定格在两人初见时。李先仁笑了起来,一脸干枯的鲜血,在众人眼中那是猖狂,而在盛世美颜眼中则是释然解脱。

“仁兄!可还有未竟之愿?”盛世美颜俯下身,眼中全是那张熟悉的脸,喉咙中少有的一丝颤抖。

说他们之间没有感情那是骗人的,二人总角之交,那段时间是他一生中少有欢快的时候。如果李先仁的一生是一个惨字,那盛世美颜的一生就是一个大写的惨。

两人经历其实没什么不同,均是被皇家抄家灭族,不过盛世美颜要多一项——手刃好友。

李先仁辨不清眼前的家伙是真情流露还是惺惺作态,他的拿手好戏是诈死,而盛世美颜绝活就是演戏,演了半辈子。

不过这不重要了,因为李先仁就要死了,人死如灯灭,万事皆休不是吗?

放下心中的纠结,李先仁快速眨了两下眼睛,示意盛世美颜靠过来咬耳朵,这是他们当年约定好的。

盛世美颜见李先仁的示意,没有丝毫犹豫,凑了上去……

“我日你先人板板……”

与此同时,夜空传来一声炸响,就似开关一般,顿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倾盆大雨落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