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王子和羊皮卷
作者:水樱  |  字数:3564  |  更新时间:2020-02-19 14:17:17 全文阅读

化学系学生丁宇在实验室通宵到了凌晨,突然感到口渴难耐,他顺手抓起了旁边的矿泉水瓶,咕嘟咕嘟喝了几口,不料瓶子里装的不是水,而是剧毒药品。很快,他就直直地倒在地上,意识渐渐模糊。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有巨大的冲击力压迫着丁宇的神经,强行使他的身体恢复知觉。他稍微动了动,伴随而来的,是种前所未有的力量感。

他艰难地睁开带着汗水的眼皮,左右环顾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宽敞的房间里。长蜡烛,琉璃窗,每个细节都是欧洲古代的风格,同时甜腻呛鼻的香薰弥漫了整个房间。

他旁边是一张几米宽的大床,然而他并没有卧在那温暖的床上,而是平躺在坚硬的木地板上。

除此之外,他的手边还有一本羊皮卷,上面密密麻麻地记载着关于魔法的文字。令丁宇感到惊讶的是,他在阅读这些奇异的文字时,竟然感觉不到丝毫的费力。

“魔法的研习要领……”他尝试将这些文字读出来,发现自己竟然也能熟练讲出这些从未听过的语言。

他艰难地站了起来,走到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充满异域风情的褐色卷发、褐色双眸,他现在不得不承认,自己穿越了。想必是自己被毒死了,所以阴差阳错地穿越到了这个异世界,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呃,好像年轻了几岁,而且视力也清楚了。

看着地上的羊皮卷,他鬼使神差般伸出手,对着羊皮卷周围的空气稍稍用力,竟然能在不触碰羊皮卷的同时将其从地上移动到手中!

这是隔空移物的魔法吗?

对照着羊皮卷,他发现魔法的第二段字明确记录着有关隔空移物的魔法:每日以意念灌以手掌……久而久之,掌握隔空移物。后面还备注着,练到二级时,会有诸多不良反应,例如失忆、窒息等。

想必这副身体的原主人就是因为窒息而猝死,这才给了我穿越的机会。不过,我现在是谁呢?

正当丁宇想到这里的时候,羊皮卷突然跳了一下。丁宇又盯着它看了半天,没有任何异常。忽然间,砰的一声,羊皮卷周围爆发出了烟雾弹。这烟雾弹好像很难散去的样子,过了好几分钟都维持原状……

丁宇最后用手挥散了烟雾,他发现自己手上全是厚厚的灰尘,同时还发现,那羊皮卷背面朝上,图案之外的空白的地方出现了一行字:

维特·克劳德,诺特兰国的大王子殿下,恭喜你,你已练成了魔法二级,成为了羊皮卷的主人,同时解锁了羊皮卷的新用法,古老的羊皮卷将会对你做出预言,为你指引以后的路。

原来我现在叫维特·克劳德,是个王子,还有一本羊皮卷为我做指引,看起来还不错啊。但是,我现在对其他的事情毫不知情,我该向谁询问?难道我身边没有一个仆人吗。

正想着这些,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他打开门,只见一个银色头发的少年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盘食物,笑盈盈地望着自己:“殿下,我把午餐拿过来了。”

他心想:看样子这个少年就是我的仆人了,不过,作为王室的成员,难道不应该在大厅里和家人一起用餐吗?

他又看了看那盘食物,有烤牛肉、蔬菜沙拉和坚硬的面包,并不算奢侈。

“等等,少年,为何我要单独在房间用餐?”维特忍不住问道,同时将两只沾满灰尘的手搭在少年的肩上蹭了一会儿。

“殿下,您一直都是在房间单独用餐啊,还有您平日里不是都叫我怀尔么,怎么今天突然叫我少年……莫非是您在练习魔法的时候失忆了么?”

“嗯……是的,我现在只记得自己叫维特·克劳德,是诺特兰国的大王子,会一点魔法。其他的什么也记不清了。”维特不能说自己是从其他世界穿越来的,所以只能撒谎自己失忆了。

“唉,看样子魔法真的有能让人失忆的副作用啊。殿下,你还记得先王后和马吉克公爵吗?”

“不记得。”

“那好吧,我从头给您讲起。”

怀尔将所有事情告诉了维特。

原来维特之所以不能上餐桌和其他王室成员一同吃饭,是因为父王的忌惮和继母的刁难。一切都源于十二年前,他亲生母后的家族马吉克家族遭人陷害,他也跟着受到了牵连。

马吉克家族不仅权力大,还有一件传家之宝,就是这本记满了魔法的羊皮卷。为此,王室和贵族都想要拉拢这个家族。

为了避免纷争,更为了避免羊皮卷落入坏人手中,马吉克家族不和任何家族拉帮结派,始终在朝廷保持中立。

与马吉克公爵不和的达克公爵想要得到羊皮卷,于是安排自己的女儿做国王的情妇,离间国王和先王后的关系,同时设计陷害马吉克伯爵谋反。国王终于信了达克公爵的诡计,下令将马吉克家族灭族。

先王后对自己的丈夫失望至极,于是上吊自刎。先王后在死之前,将羊皮卷交给了年仅五岁的维特。而达克公爵从马吉克家搜到的只是一本假的羊皮卷。

知道了这些后,维特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又仔细看着手边的羊皮卷,大半泛黄,表面粗糙,密密麻麻的文字仿佛充满了蛊惑的魔力,试图勾起人类那想要拥有绝对力量的欲望,难怪这么多人想要得到它。

维特又从怀尔口中得知,那年,仅五岁的维特要独自一人面对马吉克家族消逝后的残局。不再疼爱自己的父王娶了达克公爵的女儿为新王后,还带来一双弟弟妹妹。继母和弟妹对自己处处刁难,而父王放任他们不管。

聪明的维特那时就已经知道了自己所处的情况有多么的糟糕:他没有母后的保护,原本能依靠的马吉克家族也全部覆灭,父王处处忌惮着自己,自己手里更是有着那能要了命的羊皮卷。

维特为了保护羊皮卷,同时保护自己,不得不每日勤奋练习,提升自己的实力。终于在十七岁这一年,将魔法练到了二级。维特隐瞒的很好,只有贴身仆人怀尔知道羊皮卷的下落以及他会魔法的事情。

为此,丁宇不禁对原来的维特王子感到有些心疼。他叹了一口气,既然已经穿越了,也没办法逃回去,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代替维特活下去,学好魔法,保护羊皮卷,铲除达克公爵这个恶人。现在,他就是诺特兰国的大王子,维特·克劳德。

怀尔满脸关切地看着维特:“殿下,您的身体有没有不舒服,要是耽误了今天的分封可就不好了。”

“分封!”维特惊愕,“你知道我要被分到哪里么?”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您这个礼拜就要坐上马车前往封地了。”

就在这时,令维特和怀尔震惊的事情出现了,羊皮卷上瞬间出现了指引:在一望无际的土地上,哪里才是你的容身之所,那最贫穷的领地才能保你平安。

维特怔怔地看着这个指示,明白了一点,羊皮卷让他去贫穷的封地做领主。

但是,他看看自己的打扮,既然要去大殿上,现在自己仅仅穿着睡裤和袜子,这是极为不妥的。

“咳咳,怀尔,我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这副打扮,毕竟到秋天了,这样穿十分冷不说,而且不符合王子的身份,你帮我拿套正式的服饰吧。”

谁知怀尔听了这话后,突然蹙起了眉,露出满脸疑惑的表情:“殿下,您不是一直这样的打扮么,怎么今天要穿正常的衣服了?”

“啥,身为王子,竟然一直光着上身行动?而且这睡裤和袜子看起来有半年没洗了吧?”

“不过,说起来,您确实还有一件常穿的衣服。”怀尔说着,从抽屉里掏出一条破了好几个洞的毛巾,“您平日里如果出门的话,会裹上这条毛巾来防晒。”

“这、这样啊。”维特接过毛巾,竟然十分娴熟地将其裹在了身上,“哈哈,原来我这个王子也挺时尚啊,这毛巾上花花绿绿的图案很是新奇。”

“殿下,靠近腋下的那块是花生酱,肚子附近的是番茄汁,后腰是蹭上的狗屎……”

“这样啊!”

维特急忙将毛巾扔了,从箱子里找出一件崭新的套装穿上,这个做法令怀尔惊奇不已。

“殿下,您和以前不一样了。”

“从今天开始,我便重生了,我不再是从前的我。”

维特的感慨还未说完,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他赶忙将羊皮卷藏在了起来。打开了门,是一个衣着华丽的仆人。

那仆人并没有对维特表现出该有的恭敬,而是睥睨着维特,用十分傲慢的语气说出恭敬的字眼:“哎呦呦,大王子殿下今天竟然破天荒地穿衣服了呀,您的受封时间到了,国王和王后已经在等着了,请您跟我走吧。”

“好。”

维特跟着仆人到了前殿上。

国王看着维特的眼神果真没有丝毫疼爱,而是充满了警惕:“维特,你今天怎么穿衣服了?算了,不管你多想融入这个宫廷,你的性格也早已经不适合王宫的生活,今天,我就要赐予你封地。在你有两个选择,富庶的芍药城和贫穷的破晓镇。”

听到这里,维特感觉心脏快跳到了嗓子眼了。心想,父王给我两个选择,应该也是在试探我。

如果我选择了兵力强大、富庶繁华的芍药城,父王必然会对我更加戒备,我的日子只会更不好过;如果选择了兵力薄弱、贫穷落后的破晓镇,一来远离了王宫,二来没有足够的兵力,从而对父王无法造成威胁,父王安心的同时我自己也会安全。

维特又想起了羊皮卷的指示,选择贫瘠的封地,于是下定了决心,对国王说道:“父王,我选破晓镇。”

国王听后眉毛挑了一挑,似乎很高兴的样子:“嗯,不错,那你即刻收拾行李,尽早出发吧。”

“好的,父王。”

维特又特意观察了继母,他发现继母听到自己选了破晓镇后松口气的样子,同时竟然朝着远处做了个手势!维特又从余光处看到一个侍卫快速将飞镖收起。

原来,刚才不止是父王在试探我,继母也在心里打着算盘!芍药城是诺特兰国最富庶强大的封地,继母必定希望她自己的孩子其中一个继承王位而另一个去芍药城当领主。

被如果刚才自己选的是芍药城,那现在恐怕飞镖就已经插进自己的身体了!羊皮卷的指示果然没错,选择贫穷的封地才是最好的选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