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血魔龙神 > 神子入世篇
第一章 神子入世
作者:竹由  |  字数:3136  |  更新时间:2020-04-07 14:05:19 全文阅读

任凭熊熊烈火灼天,亦有熄灭殆尽之时,灰烬余烟之中,各方势力闻风而动,人们各怀鬼胎,肆意瓜分这个上古传承下来的庞然大物。却不想,混沌的边缘上,一丝封印,悄悄地松动了一下……

昏暗之中,一根项链,一只戒指,落入凡尘,它们穿越轮回,远赴人间惊鸿宴。

与之相随的还有一块玉石,一道光芒划过,玉石碎裂,流星赶月般地追向了他们……

黑暗...还是一片黑暗...

“愿先祖之灵保佑我的孩子们...”昏暗中传来一个中年男人轻轻的呢喃声,眼前浮现出了一个跪在石头面前的,俯首叩头的背影。

记忆的潮水逐渐涌了上来“爹.爹..爹...。”

黑暗之中,龙鳞云向着那个背影伸手,却是越来越远,最后一点光影完全被黑暗覆盖。

“不要,不要~~,爹..爹...”忽然从梦中惊醒,一个少年猛地一下坐起身来。

“啊,哥哥你终于醒啦”耳旁传来一阵少女的欢呼声,龙鳞云先是一怔,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少女。少女明眸善睐,长长睫毛眨啊眨,红红的眼眶似乎还显得有点疲倦,高挺的小鼻子,樱桃般的小嘴微微上扬着,雪一样的肌肤,面庞还因为青年的苏醒而激动略微带着点红,楚楚动人,引人注目的鎏金裙上绣着金色玉凤尽显这个女孩的不凡。

“你是羽衣?”苏醒的年轻人还稍稍带着一丝疑问,眉头微蹙地问道。

“是啊墨哥哥,我是羽衣啊!”少女轻轻拿起这个她管叫墨哥哥的手放在她脸上。

“哥哥,你没事吧?”少女微微向前倾了倾身子,仿佛怕害怕眼前的这个人看不清自己的模样。

“羽衣,羽衣,炎羽衣...我是炎墨...”炎墨张了张手,有些失魂。的确如此,从一个角色转换到另个一角色换作任何人都无法适应,更何况还继承了自己前一世的记忆和这一世的记忆。这一世,他叫炎墨,是炎龙国的三皇子,他现在所在的大陆叫作天启大陆,眼前这个美丽动人的少女是炎龙国的九公主,也是唯一的一个公主。

“你是我的妹妹羽衣。”炎墨张了张口,本能地蹦出来几个字。

少女对此却很欣喜,疲惫的脸上挤出来一丝勉强的笑意,“对啊,我是你最爱的妹妹羽衣啊!”。

她一直担心炎墨受了极重的伤会忘记自己。或者说她的担心是必要的,因为真正的炎墨早已经重伤不治而亡,现在有的只是龙鳞云的魂魄。但他并不想刺激眼前这个挺美的少女,而且就算他说他是别人的魂魄附身有人会信吗?

与其抵触,还不如好好的适应和融入这个新身份。

“你一直守在这里的吗?”炎墨看着这个他的新妹妹,不禁用手在她的脸上狠狠地捏了一把。

看着炎墨恢复过来,炎羽衣一把抱住了他的脖子,红着眼眶说“是啊,你知道吗?你都昏迷三天了,李御医说你灵脉尽废,身体器官衰竭,已然没有了生机。可我不信,哥哥说要一直陪着我的,又怎么会先我离去呢,哥哥从来都没骗过我。”

看着怀中这只犹如受伤的小猫一样的少女,炎墨不禁双手把她抱的更紧,他想到了自己的妹妹的魂魄也同样的被父亲下放到了凡界,估计现在也是刚刚苏醒,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渐渐地,怀中这个少女气息平稳了下来,就直接睡在了炎墨的怀里,炎墨把她轻轻地放在了自己的床上,为她脱去鞋子,衣服,还有裙子...全部脱完之后,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脑袋里开始整理一下这一世的记忆,特别是受伤的经历。

他是炎龙国百年不出的天才少年,仅仅十三岁时实力就突破了大灵境到达了人灵境,并且获得了朱雀的传承之血,他之前外出到白虎国游历并且顺便接受父皇的命令带几件东西回来,在白虎国都城从拍卖行出来的时候遭遇了刺杀,身边的高手全部被杀死,自己也到了面临生死存亡的境地。

关键时刻,他竟然燃烧了自己的灵脉血脉还有灵魂...,爆发出的力量瞬间就湮灭了那几个地灵境的强者,一个受伤的天灵境强者在这个不要命的三皇子面前也失去了任何胆魄,被他用朱雀火焰活生生烧成了焦炭。

想到这里炎墨不禁抖擞了一下,想不到这也是开挂少年呢!

(炎墨“什么叫开挂啊?”)

越境挑战以一敌多这种事情在神界想多不用想,人家跨越一个大境界的人一巴掌就能把一个低境界的人扇飞。这人以一敌多竟然还团灭了对面,炎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想开挂的人生真是彪悍啊,可惜了那滴朱雀的传承之血。

看了看自身的身体状况,真的是一丁点灵力都没有,炎墨深深感到了一众力不从心的感觉。心里暗骂那个已经死掉了的“炎墨”,自己杀的爽了,留了了空壳给我。

这时他感觉到了脖子除传来的冰凉的触感“诶,这个是...龙神之链!!!”

他想起来了,当初在祭坛举行仪式前,龙青天就说会把他的灵魂和黑煞的灵魂封印在了龙神之链中,而当通过轮回他开始在黑暗有意识时,他的封印仿佛就被解开了,等等,那黑煞的神魂呢?如果他不自己醒的话,炎墨也没办法啊。就在炎墨一筹莫展的时候,灵魂中突然传来了一声略显虚弱的声音“少主,我在的。”

炎墨吓了一跳,惊醒了睡在身旁的少女。“嘤咛~,诶!我怎么睡着了。”少女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又扑向了炎墨,趴在他背上“刚刚做了一个梦,梦见哥哥醒了过来,这几天我一直在做这样的梦,我以为我这次又是在做梦呢.”

炎墨狠狠地捏了她一把脸“这样你就不是在做梦了吧。”羽衣被他捏地有点痛,冲他做了个鬼脸,刚想起身“啊~,我衣服呢!”

“咳咳,我怕你睡觉睡不舒服就帮你脱了。”炎墨挠了挠头,尴尬一笑。

“既然哥哥那么喜欢的话,那我今天晚上,睡你寝宫!”羽衣嬉笑地说道。

“什么叫我那么喜欢,你以前老是求着说要哥哥抱,要哥哥抱的,睡觉还经常来我寝宫睡吗?”炎墨一脸义愤的样子不禁让羽衣笑出了声。

“好啦好啦!哥哥说什么都是对的,嘿嘿,我去把你已经苏醒的好消息去告诉父皇和其他哥哥们”。说着就“悉悉索索”地穿好衣服跑出了寝宫。炎墨靠着床垫,开始担心起龙鳞潇的安危了“不知道她是否一样,有一个像我一样的“好哥哥”,等等,不能像我一样,如果有人敢陪她睡觉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人的”。

炎墨的脑海中闪出了一个娇小瘦弱的身影,依偎在他人的怀中的样子。

当炎墨想到龙鳞潇会被成为别人的妹妹的时候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随后赶紧摇了摇头,心想“上天让我失去了一个妹妹的时候又补给了我一个妹妹,以前在神界的时候总以为妹妹长大了不能在陪自己睡了,这无非是自己的心里在作祟罢了”

这时一声威严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墨儿,你醒啦,可真是吓死为父了啊!”一个身穿龙袍的中年男性出现在了炎墨面前,正是当今炎龙国皇帝炎天怒,他的身后跟着两个青年人还有炎羽衣。

“皇弟,你没事吧”一个面容阴柔的青年走了过来,轻轻地把住了炎墨的右手脉搏。这个人就是炎龙国的二皇子炎石,而另一个人是太子炎武,炎石平时不善舞刀弄枪,专精书画医术,对政事也不上心,一副平平淡淡的文人之相。

“皇弟真是命大啊,果然不愧是我国百年不出的天才”炎武在炎石的一旁双手交叉抱胸,淡淡的说道。炎武这个人,在“炎墨”的记忆里是一个很要强的人,他精通军事政事,修为比炎墨略差一筹,却也算得上是天才。炎墨深深地看了一眼炎武,心想“这个人城府很深,不简单”。

在一番嘘寒问暖之后“好了,墨儿能够在这次灾难中活过来已经是国之大幸,修为没了还可以再...”突然想到炎墨灵脉已废,炎天怒悻悻地闭嘴,不知道该怎么说。

“父皇放心好了,儿臣自有办法能够恢复,谢谢父皇的关心。”炎墨冲着炎天怒做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好!那就不打扰墨儿你休息了。羽衣你真的要留下来照顾你皇兄?,你也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我让侍女来…”

“不用了,墨哥哥能够活过来我就已经很高兴了,辛苦一点累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别人来照顾我还不放心呢。”炎羽衣打断了炎天怒的话,坐在了炎墨的床边上。

“那行吧,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下人便是,不要太苦了自己。”炎天怒看了一眼炎墨说道。炎羽衣向炎天怒点了点头。

“那皇弟我们就先不打扰你休息,你多加保重。”炎武笑了笑,打过招呼后就和炎石炎天怒离开了。

看着炎武离开的背影,炎墨心里默默感觉有点不安,这个人给他一种城府很深的感觉,看起来就像是那种有手腕的人。

竹由
作者的话

因为剧情需要,我把神界的故事稍稍放在了后面,随着更新大家就会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 给大家附上灵力等级: 1.人境:小灵境--大灵境--人灵境--地灵境--天灵境--真灵境--王灵境--皇灵境--圣灵境 2.神境:神始境--神灵境--神化境--神君境--神圣境--主宰境 3.真神境:神使--神将--圣王--祖神--源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