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阎王无忧 > 正文
022沐白公子
作者:椰蓉大面包  |  字数:3016  |  更新时间:2020-03-02 20:32:59 全文阅读

命比钱重要,头儿显然是明白的。而且只要救了他们出去,还怕收拾不了这个黑胖子吗?头儿说:“行,美人都给你,再加水球十颗。你痛快儿拉我们出去吧。”

黑胖子嘿嘿一笑:“着什么急?美人给我,得写卖身契呀!等我拿纸和笔,哎呦!还真没带,这可怎么办呀?”

头儿手一晃,从空间手环拿出一摞卖身契。扔给黑胖子说:“卖身契给你,别墨迹了,赶紧拉我们出去。”

黑胖子接过卖身契,往手上吐了点吐沫,不紧不慢的数了起来,“一,二,三...水球呢?赶紧拿来。”

头儿气的眼睛发黑,又拿出水球,扔给他。

黑胖子总算满意了,甩了条绳子,先拉出赤焰(火)的少年。又拉商队的人,头儿的手刚搭到绳子上,心里就一惊。他是修仙之人,修为木灵力第三段,满灵气。加上带领商队多年,自然也是见多识广的。

绳子上传来的灵力,比自己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且隐隐有吸纳修复之意。手一搭上,被流沙埋身的窒息感马上减轻,拽着绳子,轻轻松松的就走出了流沙。

这也许还不是黑胖子的真正实力,可只凭这一手,整个商队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卖身契、水球都交出去了。打还打不过,头儿被拉上来后,也没多做停留,冲黑胖子说了一句“后会有期。”就想走。

话音未落,就见一东西“嗖”的向他飞来,接过一看是一个大金元宝。头儿转身看着黑胖子:“你、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可是金子呀!这些少年加起来也值不了这么多。

“没什么意思,换你身上剩下的水球。你出来一趟也不容易,帮我收罗这么多美人,也得给你点盘缠是不?”黑胖子说。

头儿拿出身上所有的水球,毕恭毕敬放在地上:“小爷慷慨仁义,在此谢过,告辞。”说完,带着商队匆匆离去。

平安拿着卖身契点名:“小一。”一个少女:“我。”

“小二、小三.....”二十多少年,一个不少。

小胖子绕着看了一圈:“都滚吧,爷没工夫陪你们玩。”

风起尘扬,小胖子不见了。地上留下些银子和水球。少年们面面相窥,这是不是朱雀化身呀!

————————

平安是出来游历的,也是出来闲逛的,慢悠悠的一路赶着马车,来到福州筹粮点。

筹粮点在福州府衙前的大广场上。一位邋遢的老汉在阴凉处“吧嗒吧嗒”抽着旱烟,几名祥瑞(土)青年围在老汉周围闲谈。

这老汉可是祥瑞(土)的大人物,因烟不离手灵器又是这烟袋,被称为烟鬼三爷。

是祥瑞(土)五大高手之一,是亲王轩辕泽瑞的老丈人,多年来一直打理祥瑞(土)的商队。

三爷曾指点过平安修炼,是平安的半个师父,而那几位青年平安也认识。立刻勒住车,小跑过去行礼:“三爷好。”

三爷抬眼:“好好,来送粮呀!去那边登记,计数,卸车。正事办完了,再来和三爷闲聊。”拿着长烟袋一指筹粮点。

“嗯三爷,我一会过来。”

“去吧去吧。”

平安登记领了回赠的礼物,在一个叫小云的赤焰(火)青年陪同下计数、卸车。

三爷的弟子大丫紧着跑过来帮忙,官差两人抬一担,大丫自己扛四担。

平安笑呵呵的回到三爷身边,三句五句就和他们聊成一片。一月前他们来赤焰(火)送粮,发觉土灵力充沛,就没急着回去,在各地游历。

福州是土灵力最充沛的地方,所以他们就在福州找个客栈住下了。出来一个月,三爷也准备回去了。

大丫对小云一见倾心,天天来这边逛帮着干活。

云先生是府衙的太府丞(福州最高的文官),在筹粮点登记,小云是少府丞负责计数。

三爷都出来一个多月了,明天打算回祥瑞(土)。大丫的心思三爷看在眼里,这最后一天,也想来看看小云的态度。

闲聊时黑虎一指大丫:“胖虎,你看大丫多卖力。你就不想带小玉回去吗?”

胖虎憨憨一笑:“小玉是妹妹,别瞎说。”

黑虎起哄:“你天天送人家上工下工,还妹妹,有这么亲的哥吗!别不好意思,想表白要趁早,省得以后没机会,啊。”

其他青年也跟着起哄:“就是,想表白要趁早,别不好意思。”

胖虎一个劲摆手:“别瞎说别瞎说,小玉才十五,那是孩子。”

黑虎听完哈哈大笑:“无忧也十五,多放荡啊!浮梦苑和公主寝殿都去了三天......”这话说的声音很大,传出老远。

“平安。”一声轻喝打断黑虎的话。顺声望去,火无忧在大太阳底下站得笔直。只一眼,平安就看出他比一月前又瘦了不少,显得下额尖尖,雌雄莫辨。

三爷一烟袋敲在黑虎腿上,黑虎疼的抱脚直跳,小声辩解:“我没看见,三爷。”

———————————

发粮一个多月了,百姓每家都能领到一担。最近几天也就不天天发了。

原本火烈、初夏无忧笑焰正在议事。

火烈十分无奈的说:“无忧,十天到了。”

他不说,火无忧也知道,这日子都在他心里记着呢!“能不能再拖几天。”

火烈“哼”了一声:“我也想拖,拿什么理由拖,核查第三遍?”

“爹爹,你就不能给碧水娘按个罪名吗?就说她虐待奴仆?”火初夏出主意。

“你就不能想点正道吗?栽赃陷害是谁教你的,是不是鞭子抽的少。还敢栽到碧水娘身上,她没栽你身上,都算你便宜。”这主意火烈否决。

只可惜我不是火炎,火无忧想。中原太平,法纪严明,全都是因为各国实力相当,相互制约。

想火炎在世的时候,赤焰(火)说的法就是法,赤焰(火)说你有罪,你就有罪。

沉默被火笑焰打破:“要不,我去求求碧水娘娘,我看她也没那么不近人情。哪天,哪天还送我两个水球呢!”

“闭嘴。”三人齐喝。

火无忧脑子不停的转,怎么办?修为有限,阅历有限,纯如白纸的他,怎么可能斗得过碧水娘。

召唤之力由弱到强,在呼唤他,让他去。是平安,他都快忘了那个淫贼了。

平安在这时候来,难道是天意。“舅舅,我出去下。”

刚出来就听见:“无忧也十五,那多放荡啊!浮梦苑和公主寝殿都去了三天......”

召唤就是从哪里发出的,三爷和他身边的青年。这帮人常来筹粮点附近晃悠,这帮人中没有一个是平安。

不,应该说这帮人中每一个都有可能是平安,可到底谁才是平安呢?她来干什么?她为什么要来福州?

火无忧喊这一声,本想试探出哪个是,可没想到祥瑞(土)人对平安这个名字比较敏感,又是在背后说人是非被抓个正着。说以他这一喊,所有人包括三爷都转头看他。

逐一看过去,长得都挺丑,还没啥特点,表情也差不多。在一众人的注视下,火无忧眼帘微垂,身子晃了晃,眼瞅着就要晕倒。

胖虎吃惊的喊:“哎呀,中暑了。”

平安心想:不会吧!怎么见一次晕一次。脚下一动,缩地成寸自然使出,一步就来到火无忧身前,伸手扶住他。

赤焰(火)人耐热,当然不会中暑,他身体也没什么毛病,怎么可能中暑呢?自然是装的,为了引平安出来。

平安刚到火无忧身边,火无忧身子就跟安了弹簧似的站直了,擒住他手腕:“你是谁?”

这哪里像什么快要晕倒的人,平安心道:完了露馅了,可他是怎么认出自己的呢?思量间,听见一个清脆的少女喊道。

“无忧,你怎么了?”火初夏一出来就看见无忧站不稳,当然担心。

几步就跑到他身边,推开平安拽过无忧:“怎么了?你身体不舒服。”她这一推一拽动作非常大,衣服领口微开又合上。

开合之间,平安看见她脖子上带的东西,脱口说出:“阿九。”

祥瑞(土)亲王轩辕泽仁家的次子出生时身体弱,怕不好养活,就起了个歹名,叫轩辕九。

轩辕九比平安小几天,两人幼时常一起玩耍。十岁那年,赶上轩辕九生日,平安收罗到一小块十分精纯的上佳土精。央求母亲把土精做成个极小的聚灵珠,(金月芳是灵金国郡主,灵金金国擅长打造灵器)有助于吸纳灵力,送给了轩辕九。

轩辕九一直戴着,可刚刚却在这少女的脖颈间看到了这颗聚灵珠。平安自认不会看错,可这东西怎么会在这少女的身上?难道轩辕九和她认识?

“姐,你先回去。”火无忧冲着火初夏一眨眼说。

火明媚眼珠一转,转身就走了。

火无忧转身立马变得怒气冲冲:“此人意图行刺,来人,抓起来。”

正在卸车的官差听见喊声,冲过来,抓着平安押进府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