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南蚌鬼煞千万屠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2812  |  更新时间:2020-03-24 23:50:14 全文阅读

“这么多锁灵石!”

  二人入得第四层后,花亦寒望着两侧堆积起来的黑色石块,惊叹道。

  “什么是锁灵石?”

  洛北看着那一块块黑色的石头,上面有着淡淡紫色纹路,堆积在一起组成了一个个不知名的阵法!

  “你感受一下身体......”花亦寒看向洛北沉声道。

  洛北闻言后点点头,运转体内气机,竟是发现此刻自己的经脉如同陷入泥泞的沼泽一般,脉络流动受阻,竟是很难提起半分气机!

  “明白了吧!”

  花亦寒深吸一口气,而后严肃的看向洛北。

  “还要继续下去吗?这才仅仅是第四层......”

  洛北眸子中流露出一丝丝挣扎之色,他很清楚,在第四层有着大量锁灵石,自己同花亦寒的身法大大受阻,暴露的风险也就大大提高。

  可是冥冥之中的那一道召唤之声,让洛北总是想去探个究竟!

  此刻放弃却实在是心有不甘。

  看到洛北犹豫不决的模样,花亦寒苦笑着摇了摇头,而后抬起头,眼神灼灼地看着洛北。

  “你选择吧,下去亦或者是回去,我听你的......”

  洛北看着这个只认识了一周的青年,突然开口道。

  “为什么?”

  花亦寒一怔,看向洛北,对于洛北突然的发问也有些没有搞懂。

  “我们仅仅认识了一周,为什么这样帮我!”

  花亦寒沉思了一会,而后抬起头笑了一下,脸上有两个好看的酒窝。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都听。”

  花亦寒想了想,开口道。

  “假话,便是我喜欢你这个人的性格,我想和你交朋友!也想和你一起去帝苑,我觉得其实我们这已经算得上是共患难了,即便没有一起同度生死,但我觉得你应该算我的半个朋友了!”

  “至于为什么不是一个朋友,是因为我把你当朋友。你把我当没当朋友就不清楚了......”

  洛北莞尔一笑,而后看着花亦寒的眼睛轻声道。

  “我喜欢这个假话,所以真话我就不听了......”

  有些话说出来就变味了,更何况这个假话也不是完全的假话,只是一个抛开所有身份之后,露出的那个最单纯的本质。

  花亦寒看着洛北眨眨眼,眸子中也是闪过一丝惊异,洛北这个回答,很有趣。

  “北北,你这人真有意思。”

  “别叫我北北,恶心。”

  花亦寒笑了,这一次是发自内心的。

  对于花亦寒的那个没有说的所谓的真话,洛北其实很清楚,只是心里还是抱着一丝丝侥幸。

  抛去自己剑阁少主的身份,也抛去那个飞花门门主亲传弟子的身份,两个人,又有多少真诚的心掺杂在里面?

  花亦寒在赌自己能活着出华州,也许有很多人都在赌,而这个坐庄的人便是无华阙,自己就像是一群人围观的棋子,所有人都在关注着这个结果。

  “我也把你当朋友的......”

  洛北开口说道,只是话说出来又是一笑,自己都不信。

  “只要你活着出了华州。那你就是我一整个朋友了!至少在瀛洲帝苑一直是!”

  花亦寒却是没有笑,神情有些肃穆,看着洛北。

  “我不希望无华阙赢。”

  “朋友吗......”

  洛北反复咀嚼着这个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边的词语,自己真的会有朋友吗?

  就像季道然与叶青山,也许他们就是所谓的朋友,就像自己和花亦寒一样?可是二人出了帝苑后,又剩了些什么?这个位置上又有多少真正的友情?

  洛北有点希望自己是一个普通人了,起码可以真的体验到这个词语,但是随即又想到,若是天下好事都让自己占了,岂不是太不公平了?有得注定会有失。

  摇了摇头,甩掉了这些想法,洛北深吸了一口气。

  “我们还是下去吧......”

  花亦寒点了点头,就像之前说的,他会听洛北的,尽管他觉得回去要比下去理智的多,就这样一直等到被传话而后出狱,那离逃出华州还远吗?

  二人小心翼翼的挪动着,第四层相比于上面的三层的光线暗淡了许多,虽说没有那种阴森的破破烂烂的环境那么夸张,但是也足够让人紧张,那是一种内心发自的恐惧感。

  “嘘!有人。”

  花亦寒脚步一停,对着洛北打了一个眼色,二人便隐蔽在了黑暗处,屏住呼吸。

  一队修士走了过来,手中拿着火把,“哒哒哒”沉重的脚步声在这空旷的长廊环绕着,给人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终于在那一队修士走了过去,二人对视一眼,松了一口气。

  “那一队人不像是无华阙修士......”

  花亦寒仔细回想起刚才自己所见得那一幕,昏暗的环境中,他能够看到那些修士拿着火把的手格外惨白,就像没有一丝血色一般。

  “无华阙所修炼的功法极阳,而这些人的阴气有些重......”

  洛北点点头,嘴上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长廊上的墙壁。

  “为什么他们不受锁灵石的影响?”

  花亦寒双眼微眯,喃喃自语道。

  “会不会是因为常年待在这里导致的,这样周身的阴气也就解释的通了......”洛北摸着长满青苔的墙壁说道。

  “不,锁灵石必然会有影响,而阴气也不是常年呆在阴暗的环境下所积累的,阴气必然是功法所导致......说起来我倒是感觉他们的模样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花亦寒仔细翻寻着记忆,突然开口道。

  “北北,你有没有听过南蚌鬼煞......”

  “南蚌鬼煞?”

  “南蚌鬼煞,我在蚌州时算是间接的接触过这一类人吧,据说此等修士修炼煞气,修炼久之周身便阴气环绕,与寻常修士对战时,阴气可以极大地占据场地而后掠夺他的生机......”

  “每一名鬼煞修士手下必然是有万千条人命,死者怨气越大,自身所获得的煞气越强,而且我说的万千条人命,只少不多......”

  “只是这等修炼方式早就已经被整个二十一州所禁止,也只有南州,蚌州边缘之地才有当年被剑阁所灭的鬼煞坛遗址.....”

  花亦寒说着,一个恐怖的想法突然便是在脑海中诞生。而后他抬起头看向洛北,四目相对,能看见洛北同样震惊的眼睛。

  这个消息必须要带出去!

  “无华阙疯了吗......这是遭天谴的事啊!”

  “鬼煞坛所造的孽足足让二十一州百年没有缓过来,生灵涂炭!谁能想到一个所谓的名门大宗至阳竟是和鬼煞坛有了勾当!甚至还让练煞修士躲在锁仙阁内,看守锁仙阁!”

  洛北看着花亦寒,眸子闪烁,突然就轻轻说了一句。

  “练煞之人需要活人死亡时的怨气,那这活人从哪里来呢?你有没有想过......”

  一滴冷汗从花亦寒的脸庞上滚落下来,他的瞳孔收缩,一抹深深的恐惧出现。

  活人练煞!也就是说,无华阙抓来的这大量的活人......

  “咕嘟!”

  细小的声音在这阴森的环境内不断放大,花亦寒轻轻咽了一口口水。

  “若是想往下走,就必须抓一个落单的巡逻的人,刚才我看他们大体的修为还在枷锁境,我们有下手的机会,必须要搞清楚为何他们的气机不受堵塞!”

  洛北点点头,二人沿着湿滑的墙壁一点一点挪动着,洛北也不断观察着这长廊上的血色痕迹。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血迹?”

  洛北突然问道。

  花亦寒也是注意到了这些暗红色的血迹,这些暗红色恐怕经历过了不少岁月。

  花亦寒用手指轻轻触摸了一下血迹,而后放至鼻尖轻嗅,一股刺鼻的气息传来。

  “你失去的不是嗅觉吗?”

  见得花亦寒动作洛北有些惊愕,他一直以为花亦寒失去的是嗅觉。

  “是味觉!”

  “那你吃饭还吃的那么香?”

  “不吃饿着?”

  洛北想了想似乎也是这个道理,只是相比于自己来说,自己吃的就艰难得多了,毕竟什么味道也没有的饭菜实在难以下咽。

  “这血迹似乎是一个阵法,只是单纯的人血没有这么强烈的味道,应该加入了一些东西......”

  花亦寒用衣袖轻轻擦了擦手指,说道。

  远处又传来了“哒哒哒”的脚步声。

  听声音似乎是两个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