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谁说仙人不自由 > 正文
第二章 忘仙妄仙再望仙
作者:欲望君子  |  字数:2177  |  更新时间:2020-03-04 14:58:49 全文阅读

那无论姿容还是气势皆为仙的道人乘坐于九龙之上,俯身看向那由无数汉白玉砌成的望仙台,平淡的开口:

“上官问道,芷萱她临走的时候还拉着本座的手,她让本座切勿找你的麻烦,而今若你执意用你那残躯挑战本座,就别怪本座不念往日情分。”

  随着吕崇楼的话语,整个苍穹乌云密布,如同末日一般吞噬了整片光明,那一瞬间,天地之间只剩下那由金砖铺设的通天之路。

  上官问道脸色平静,看着吕崇楼,轻声道

“吕崇楼,你知道的,因为芷萱,时至今日,我两千年未曾踏足中州半步......我说什么也要试一试这天上的枷锁。”

  吕崇楼问道:“上官问道,我很好奇你究竟拿什么和我斗?就凭你创的剑典吗?”

  上官问道面无表情“不错。”

  吕崇楼大喝一声,瞬时间乌云遮天蔽日,笼罩了整个洛阳城,一道道闪电倾斜而下。

“上官问道,在洛阳,这份差距我便让你知道,哪怕你号称无敌散仙,在忘仙面前这一切皆为尘土,出剑吧。”

  天空中绽放出无数炫目的雪白光亮,雷声遍布了每一寸天地。

洛北看着这一切,望着那个让他薅胡子的老顽童,那个嗜酒如命的老酒鬼,那个被草堂旁的燕子啄的一身泥土的老头子,那个为他一剑开天门的老头子,他一手按住背后剑匣,朗声道“请剑。”

  剑匣大开,继而剑气大盛,愈来愈密,猛地升腾而起,直冲天际,漫天云气翻滚,渲染成一个旋涡,深不见底。

  一剑问世,天地间唯有无尽的剑意,和纵横肆虐的狂乱剑意。

  这一刻,无论是身在何处得人皆感觉手中佩剑蠢蠢欲动,剑在翁明,随着第一柄剑脱离剑主的掌控,下一瞬无数柄飞剑铺天盖地而来,盘旋在那昂扬独尊在漫天乌云的剑旁。

  剑鸣声响,上官问道冲向天际,脚下紫色剑意如同大潮拍岸,大笑道“吕崇楼且看老夫破了你的势。”

  上官问道递出了那一剑。

  天地不动,唯有一片死寂以及漫天黑云及笼罩了整个苍穹的剑气,吕崇楼面色凝重的望向这一剑。从这一剑中他感觉到了那足以威胁到自己的浓厚杀意。

  一观战散仙喃喃道

“上官问道这一剑耗尽了毕生寿元,无论吕崇楼能不能接下,他必死...他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验证?”

  “唤起长剑遮天,浩荡百川流,剑气已横秋,吾有一剑光寒,名曰剑啸长虹。”

上官问道嘶哑着随着递出得一剑。

满头白发皆枯萎,浑身气血逐渐消失。那是以自己五千年的修为为代价,这一刻,上官问道浑然忘我,仿佛没有看见自己已经摇摇欲坠的残破身躯。

  一段段往事浮光掠影般浮现在眼前,他记起了少年时代天赋异禀教他用剑的老师傅,记起了青年时意气风发,初见蓝芷萱时,她的一抹惊鸿难忘!

记起了第一次败给吕崇楼的失落,那平生的第一次失败,记起了突破枷锁成为散仙后的百年落魄,记起了力战战仙韫祖,声讨钰邪的辉煌。最后那一抹盛世容颜再次出现在上官问道面前,他恍惚的神情看见了她抱住自己。

说一句“问道,你我此后相忘江湖......”浑浊的泪珠涌出,脸庞上无数血丝自毛孔渗入,鲜血淋漓,可是上官问道浑然不觉,闭上眼睛,表情安详。

  这一剑,即是上官问道自身。

以身为剑,便是剑啸长虹。

  吕崇楼掌控天命,以整个洛阳为势,化作梼杌挡住上官问道那一剑,那一瞬间衣衫破碎,呼呼的剑风撕裂了他的脸侧,那一往无前的杀意剑势彻底脱离了这片天地掌控,一道道天地法则沉重的压在剑势之上也未曾使得这一剑有半点停顿。

这一剑身后便是无数柄剑尾随,那是一道无上剑阵,使得上官问道以此脱离了这片天命的压制,忘仙之所以强大便是因为可以借助天地化为己用,然而此刻无敌的剑势无视天地不顾一切的冲向吕崇楼。

  一剑闪过,吕崇楼心口处绽放出一朵血花,化作梅花点点。

  随后上官问道身后无数道白光随之而来,透过上官问道的身躯,穿入吕崇楼体内,耀目的白色剑光撒满了整个苍穹,一口心血带着破碎的内脏猛地从吕崇楼嘴中涌了出来,上官问道脑袋搭在了吕崇楼肩膀上。

  “吕崇楼,你告诉我,芷萱当年为什么和突然和你在一起了。”上官问道气息越来越弱,喃喃道。

  吕崇楼抱住上官问道的头,平静道

“芷萱直到最后一刻爱的人都是你,当年你是最有希望成就忘仙的,她离开你是为了让你追寻自己的天命,只是她没想到,她还没有解释清楚你便离开了,这一走便是两千年.....”

  上官问道已经没了声息,握住剑柄的手缓缓垂下,那布满褶皱的苍老的面庞下嘴角弯出了一个美妙的弧度,那双眼眸微张努力的望向洛阳北方。

  “枷锁已经松了啊........”

  四千年前,曾有人持剑入瀛洲,一剑断得沧江水。

  两千年前,有人身袭白衣,单指击退战仙韫祖,手持三尺青锋,一人占据半壁剑仙山。也曾白素风流仗剑行天下,初至洛阳北,那一抹无法忘记的回眸,使得浪子封步尘心百年。然而一朝为散仙,一生为散仙。

  忘仙,妄仙,望仙。

  搭起戏台,人人都是戏子,也曾站于中央,受万人敬仰。

  上官问道一生曾受万人指点,也曾受人拜,临头不过黄土一捧,天地间一抹流沙散去。

  吕崇楼默默地看着逝去的上官问道,天地无声。

  “西洲白子义恭送剑仙”一抹白色自远方来。

  “逍遥谷叶青山恭送剑仙。”粗狂的声音响彻云霄。

  “庐州李子钰恭送师尊”有青衣一男子双膝跪地,三叩九拜。

  “战城韫祖恭送剑仙”声音从天际间传来。

  “百花谷秦绮罗恭送剑仙”有女子声声泣。

  “关河令”

  “................”

  这一天洛阳城下,有仙人三十六,仙人泪,相留醉,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洛北呆呆地看着这一切,唇微启“洛阳以北,为洛北,且铭之,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瞎老黄背过身躯,悄悄抹去那早已经流干的泪痕,沙哑着嗓子“少主,该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