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137、证明你就是他并不难
作者:束星南  |  字数:2551  |  更新时间:2020-05-02 10:30:30 全文阅读

李显这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了国君的风度,他跌跌撞撞的冲到了幽京台中间,拽住李艺。

他的双眼血红,怒声道:“说,这厮说的有没有这回事?你是不是在外面为非作歹?”

李艺脸色煞白,嘴唇蠕动,片刻,他咆哮道:“没有这回事,完全没有这回事,天行毅,你就是污蔑。”

天行毅笑了笑,向着白袍招了招手:“白袍,你上来。”

白袍闻言,立刻离开座位,微笑着走到天行毅身边,他向来知道,跟着天行毅会有好戏瞧,这次想必也不例外。

场中诸人,这时都在静观事态发展,各怀心机。有的抱着看热闹的形态,有的好整以暇,还有的巴不得出事。

杨孤昂、君无忌这时都微笑着静观事态发展。

李显陪笑着,又走到天行毅身边,脸色之中略有哀求之色,道:“这位小兄弟,你是不是弄错了,犬子向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都只是在家中读书习字。从无逾越过分的行为。寡人、寡人能为他作证的。”

他已经在东幽称孤道寡数十年,这数十年来,他谨小慎微,以东幽小国周游于各大国之间,陪尽小心,兢兢业业,终于得有今日之盛况。

如果李艺的指控被坐实,他数十年来的小心,便毁于一旦。

他眼巴巴的望着天行毅的嘴唇,希望这嘴唇里蹦出来他想要的答案,但是很快他便发觉这是个奢望,天行毅的嘴巴不毒舌已经不错。

天行毅微微笑着回答:“陛下,恕我直言,您教育儿子的方式是有问题的,像这种在您面前循规蹈矩,乖乖听话的乖孩子,可以说那都是表演,因为您拥有权力,拥有东幽国的一切,所以,为了利益,表演乖乖虎实在是太容易了,真正的乖孩子是父母无权无势仍然很乖的那些人,你的儿子不是,他是个伪君子。你应该庆幸我替您揭露才是。”

李显的脸已经气成了猪肝之色。他戟指天行毅,激动、愤怒到几乎语无伦次:“你,你,你太过分了。”

天行毅笑道:“我只不过说过一个事实,如果这都算过分的话,那么你的儿子蒙骗了二十多年,那应该叫什么呢?”

李显嘶声道:“你口口声声犬子乃是江面上的盗匪,请问你有什么证据。”

天行毅冷笑道:““自然是有证据。”

天行毅转向李艺,笑道:“阁下,咱们在大江之上大战过一次,不知道你肯不肯承认?”

李艺反唇相讥:“我何时去过大江之上?你不要血口喷人。”

天行毅笑了一笑,道:“去没去过,你自己心里清楚,幸好我还有人证。”天行毅拽过白袍,道:“大江之上,见过你的人不止我一个,白袍兄弟也见过你。”

白袍微微一笑,道:“正是,我与天行兄一起在大江之上见过足下。”白袍向着周围团团一拱手,将大江面上所经历之事,向着在场众人都复述了一遍,围观的众人听得如痴如醉,众人都不料到这世上还有这般精彩打斗,还有人能够召唤神龙。

东幽国素来平静,淡定,是个平素连重大事项都不算多的国家,这么多年来,民众早已经熟悉以及厌烦了鸡毛蒜皮等小事,陡然间今夜大开眼界,亲眼见到李澹开天眼寻找七众刀,种种妙法已是另他们心旷神怡,这时再听到白袍侃侃而谈,及至叙述到大江之上二人双战铁面战将,铁面战将使出召唤术,出入云雾之中,都不由得神往。

听到紧张之处,一些人甚至屏住了呼吸,恨不得自己身与大战之中,体会那种惊心动魄。

李艺见众人听得入神,一个个倒信了七八分,心中不由得有些慌乱,大声冷笑道:“足下,你的故事说的太好了,你不去天桥下说书甚为可惜,说谁不会说,证据呢,证据呢,天行毅,我先前道你是位英雄,原来却也不过是信口雌黄的小人。你这般诋毁于我,目的何在?”

天行毅笑了笑,道:“我是不是诋毁,太子殿下心中自然有数。”

天行毅从怀中拿出一幅画,迎风展开,这正是一副他昔日在大江之上与铁面战将交手之后,细细回忆,画出来的铁面战将的图画。

天行毅交给白袍,道:“先呈天子、再呈君大将军,然后一一传阅,大家看看。”白袍拿起图画,呈递给了杨孤昂,姬皇帝接过图画,对着李艺一阵观摩,道:“虽然这张图画上,这盗匪只露出一双眼睛,不过,这眼睛确实与太子殿下有些相似啊,也不能怪天行毅怀疑。爱卿,你看看。”

杨孤昂将画作交给君无忌,君无忌也拿起来和李艺做了一番比对,点了点头,然后叫道:“国君,你来看下,是真的有些像您儿子。”

李显接过画,他拿画的手有些发抖,像得了帕金森症一般。

李艺的眼睛里几乎喷出火来。大声道:“天行毅,你来东幽之后,存心栽赃于我,比照我的相貌然后画了一幅画,到底是何居心?”

天行毅见李艺貌若癫狂,微微一笑,道:“太子殿下,你这话可就说的外行了,我画这幅画出来可就有些时日了,东幽国有不少宫廷画师吧,随便找个宫廷画师来验一验墨色,验一验这画作成画时间便可,谁在说谎一目了然。”

李艺怔住了,他情急之下忘了画作是可以验年份验时间的。

天行毅微微一笑:“要不,找几个宫廷画师来?”

李艺冷笑道:“就算你这副画已经画了不少时间,就算画上的这个人眼神确实很像我,但是这画上这人就露出一双眼睛而已,你就凭一双眼睛就认定是我,也太武断了吧,这天下相似的人何止千万,你不加求证,便指明是我,岂非诬赖?”

天行毅微笑道:“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可惜没有时间,明天就要缔结盟约了。否则,我不介意加强我的证据链,复原一套盔甲,让你穿上,让在座的都看看。”

李艺冷笑:“你这么说,就是没有证据了。”

天行毅笑了笑,道:“白袍身上的伤口伤疤还在,另外,我还有一样证物哦?”

李艺大吼道:“有证据就拿出来。别在这里装神弄鬼。”

这时,众人只见空气中出现轻轻的波动,李艺与李显身侧出现了一个细小的空气漩涡,漩涡之中,一个人凭空走了出来,赫然正是李澹,李澹的手上捧着一柄剑。

李艺一见,隐隐觉得不妙,伸手便去抢那把宝剑,却哪里及得上李澹身法的快捷缥缈,李澹脚下如御风,已经到了天行毅身前,将宝剑交给天行毅。

众人这时目光都聚焦在天行毅与李艺、李显身上,却都不曾注意到李澹不知何时竟然已经隐身又再度显露身形,但看他从空气之中走出来,又丝毫不动神色,看似平平无奇,而实际上妙绝巅峰的避开李艺的一抓,不由得全都大声喝彩。

天行毅道举起宝剑,大声道:“这柄宝剑是太子殿下的宝剑,对么?”

李澹递给天行毅宝剑的时候,顺便还递交了一沓单据,这些单据显然是宝剑铸造、出厂以及铸剑人信息等等物事,李艺自然眼熟,他欲待不承认似不可得。

他脸色苍白,嘶声道:“天行毅,李澹,你们来我东幽做客,却鼠窃狗偷,做出这等见不得人的勾当。”他这般一说,无形之中是承认了这柄剑正是自己之物,天行毅冷笑一声,道:“哦,我这最多算是拿,我劝太子殿下还是不要无理取闹的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