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115、大剑无锋、大巧不工
作者:束星南  |  字数:2498  |  更新时间:2020-04-21 10:51:08 全文阅读

天行毅一想到可以带着顾真真离开,不由得胸口一热,连耳根子也热烘烘的,自忖:“自今而后,救了她,我便真的可与她结为结发夫妻了吗?她待我情深义重,可是我……可是我……”

这些日子来,虽然时时想到真真,但每次念及,总是想到要报她相待之恩,要助她脱却幽禁之苦,但两人相处之日其实无多。

她无疑定然是爱他的,自己呢,究竟是爱她么,他忽然审视自己的内心,忽然又想到尔朱英皇,尔朱英皇无疑也是爱自己的。他再看看门雪此刻正在奋力迎敌。

如果尔朱英皇不爱他,门雪必不在此,如果,他此刻救的是一个男子,那么尔朱英皇此刻必然自己亲身到来,与他并肩作战,他可以想见,自己前来营救顾真真,尔朱英皇是有多么难堪,多么难受。

但她依然不计较,依然派了门雪前来,这份深情,也是足以让人感动。

只是,如今每当尔朱英皇的倩影在脑海中出现之时,天行毅心中却并不感到喜悦不胜之情、温馨无限之意,想到的却是一种责任,一种比朋友之情要稍稍过一些,但却又并非两情相悦的那种情分。

现下想来,当是当时山洞之中,两个人并未因为两情相悦,情到浓时而结合,而是因为上天造就的一段离奇时刻的离奇遭遇而已。

想到此处,他便觉的这和他想到顾真真时大不相同,想到顾真真,他心中全无任何歉疚之情,只觉得她爱他,他也愿意为她去战天斗地,离经叛道。顾真真为他受了那么多苦,放弃了那么多,甚至放弃了一个国家的继承权,这些似乎又并非尔朱英皇所能比拟。

他想到尔朱英皇还觉得有些心里过不去的坎便是,自己理当是她的杀父仇人,虽非亲手执刀,但自己总是始作俑者,他也不喜欢尔朱荣,恨屋及乌的情绪也有那么一些。

当然,一方面,顾真真现在最羁绊他的心,是因为他现在正在战天斗地,离经叛道,正在以一人之力对抗灵山、对抗南陈整个国家,他忽然想到,也许,自己是因为对顾真真付出更多,所以希望从顾真真那里得到回报,这种索取和回报产生了爱情。

爱情之中,总有付出和回报。

还有便是此刻顾真真便站在六和塔的二层,抬眼便可望见,那份淡淡的神色,那份与妹妹站在一起,便夺天地之美的美貌,这样一个为了爱情能够舍弃一切的女孩儿对他竟颇有情意,他的一颗心便纵是铁人也融化了。

他向顾真真瞧了几眼,每一眼似乎都能镌刻在心底,永不磨灭。想着便永远这般看下去,但却终究是不能,眼下战局未决,这第二场虽说门雪至少可以保全一个平局,但是一胜一平之局面,并不足以带走顾真真。

他只盼那个神行道长因为拿不下此局,越来越焦躁,铤而走险,自己这一方反而有些机会,但见对方念了清净经后,再度发起攻击,已然不似方才那般出剑迅猛,神行虽快,却比方才要匀速了许多。

这一局不知要耗时多久,按照约定,若六个时辰,双方无分胜负,便是平局,此刻,也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双方犹自僵持未休,若想尽快带顾真真走,当真还须想些办法才是,但是自己允诺了对方,却又不能开口说话。

不然痛骂几声灵山王八蛋,把灵山,把圣长老贬的一钱不值,定然能激起对方的激烈反应,从而从中窥探到一些机会。

但既然他没法开口,李澹和白袍都是属于骂人这一块并不在行的,倒是门雪,叽叽歪歪损起人来大有一套。

不过,自己这一方固然着急,想来灵山那两名道长,一败一平之举估计他们也难接受,他抬眼望去,果见对方那个能够搬山役物的道长已经愤怒而不可耐。

他双手握拳,两目圆睁,天行毅忽然想到,这厮倒是个可以利用的,当下朝着对方脸带轻蔑之色,比划了一个中指,极尽蔑视之态。

那役物道长果然注意到天行毅神色,不由得大怒,奋身便要挣脱,那隐身道长急忙抱住了,沉声喝到:“冷静,冷静。”

此刻,场中形势也有变化。神行道长已不再绕着天行毅等人飞翔盘旋,而是展露身形,绕着天行毅等人缓缓绕行,有时站在天行毅与李澹方位的空隙之间,有时候又站在李澹与白袍的空隙之间,有时候站在天行毅与白袍的空隙之间。

他立定,每选择一个方位,便站住,扎马,缓缓的运动手中飞剑,一剑一剑的向着门雪刺将过去,手下不断催力,每一剑都似凿山穿海一般,缓缓向前,威势惊人。在场众人,都能听到灵剑破风破阻之声。

这一变化与他先前急躁之状完全不同,他飞行之时速度固然极快,但运动之中催动剑术,力量与灵力大大不及他此刻站定方位缓缓催剑前行,前者之优势在于灵巧快捷,刹那之间,可以发出千八百剑;但是天行毅等人毫不惊惧。

但后者显然不同,虽然笨拙,但是一剑一剑向前推进,虽然缓而拙笨,却比先前大大有效的多,阵中的门雪显然感受到了压力,也手持众定刀缓缓对抗,他将众定刀的众定之力发挥到十分,天行毅、李澹、白袍三人围成的三角之内时间、空间已然近乎凝固。

但神行道长的灵力显然比门雪略高一筹,门雪全然处于下风,他一手握刀把,一手撑住刀背,显似只守不攻。

场中情形,从赏心悦目标准来看,此刻并不好看,三人呈三角形站立,都是神色肃穆,神行道长已然立定,神色也是万分严肃,一把飞剑距离他的食指指尖大概一步之遥,神行道长食指中指伸出,呈剑指姿势,左手把在右手手臂上,合力催动,飞剑长不盈尺,正在缓缓前行,每前行一步,都发出嗤嗤嗤嗤的破风破阻之声,声音锐利如剪刀破布。

情势虽看着并不凶险,但是此刻六和塔上下,顾曌、顾真真、顾盼儿以及一众太监、宫女以及顾曌邀请前来的各门各派的掌门们,以及塔下的役物道长、隐身道长,乃至顾曌带来的铁骑、轻骑们,甚至战场上的战马此刻都一声不发,全部都屏息静气,听着那破布一般的飞剑催动前行之声。

所有人都知道这等情形无疑看着很闷,但是事实上凶险万分,越是惊天动地的大战,越是这般沉闷,这等门道,此刻纵然是那些在战场上厮杀惯了的战士们都感觉到空气的诡异,都感觉到这场战斗的激烈精彩。

这世间的精彩有时候就是沉闷二字,会看的便能看出门道。这世上所有的武功、术法、兵法到最后都是化繁为简,大拙即是大巧。所谓大音希声,大剑无锋,大巧不工。

六和塔上上下下万千人等,此刻的脸上都是全神贯注,看着那神行道长的飞剑推进,嗤嗤破风,看着门雪脸上如临大敌般的神色,看着门雪苦苦撑拒。

天行毅这时候脑海之中心念电转。如此下去,众定刀纵然有凝滞住小范围内的时空的灵力,但是要想凝滞住神行道长,却未必那么容易,这神行道长如今醒悟过来,以快打慢不奏效,这以慢打慢,说不定反而能奏全功。

双方就这么僵持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