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非洲酋长 >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同学(一)
作者:更俗  |  字数:3465  |  更新时间:2020-03-20 12:58:33 全文阅读

“田臻,你们中午也过来吃沙县啊!”

曹沫抬头看到田臻,招呼道。

田臻身边那两名男同事都是老面孔,有些斜吊眼的就是伸手挡着阻止曹沫上电梯的;另一个则是左脸颊有一小块红胎斑、上午脸皮僵硬着帮曹沫摁电梯按扭的那个。

这条小街紧挨着银光广场、东盛大厦,中午很多白领过来用餐,小吃店里都挤满人,也就曹沫独占一张四人桌。

要是进店时看到曹沫,田臻她们还可以扭头就走,假装没看到正低头抄抄写写什么的曹沫,但她们都点过餐、付过账了,还能走吗?

田臻之前可以假装跟曹沫没有任何关系,仅仅是知道海外部有这么一个员工认得脸,但这会儿硬着头皮,与两名部门男同事坐到曹沫那桌去,还能假装不认识?

看着田臻一脸的别扭样,曹沫看着都难受,刚想说沈济上午已经训过他,想着替她开脱一下,却不想田臻坐下来却跟两名男同事说道:“……曹沫是我奶奶晕了头,硬要介绍给我的相亲对象……”

见田臻摆出一脸嫌弃却因为家里关系甩不脱的受害者模样,曹沫就默默的低头将卤肉饭往嘴里扒。

除了赶紧吃完走人,他能说啥?

踩另外两条小杂鱼,有踩陈志来得那么爽?

两名男同事露出同情、理解的一笑,坐下来身体也舒展开来,将漂亮的皮夹、最新款手机掏出来摆桌上。

曹沫摆放在桌上的那只手机,还是陆建超到德古拉摩兴师问罪未果买来送给曹沫、杨德山他们当赔礼的,是款商务手机,价格不菲,都不到半年自然没有过时。

然而过去半年多时间里,曹沫要么泡在矿上、要么泡在厂区,要么就到处看现场,手机从他兜里摔出来都不知道几次了。

不过,诺基亚就是耐用、耐摔,功能一点没有损坏,就是卖相跟田臻所用那款袖珍三星以及两男同事的新诺基亚比起来,惨烈了一大截。

曹沫几年未换的皮夹,都还是人造革的,卖相更是可以说用惨烈来形容。

四人座,田臻只能坐曹沫身边。

田臻她家境好,除了刚回国就开辆奥迪A4外,身上穿的是高端品牌的职业套装,脸蛋可以说是耐看,比较典型的新海女孩长相,头发染成粟红色,手腕上的手链跟脖子上的项链都是非常的精致有品味。

曹沫身上的牛仔裤、卫衣,都是三年前出国后存衣橱里、回国再翻出来穿的,当时就是地摊货,跟田臻坐一起,他自己都觉得有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意味。

“你们海外员工的薪水不是挺高的,你这个朴素样,可是追不上我们地产部的田女神哦!”斜吊眼瞅着曹沫笑着说。

女神?

曹沫瞥了田臻一样,她要是算女神级,那宋雨晴、成希算什么?

要是周晗、斯塔丽跑出来,不得让眼前这两个没开眼的小瘪三,眼珠子都要抠下来。

“嘿嘿,”曹沫傻乎乎笑了笑,说道,“我正在努力改进……”

“曹沫,你跟同事也过来吃饭啊!”成希跟余婧、陈畅三个女孩子站在沙县小吃店门探头看进来,喊道。

店里已经满了,她们看到曹沫在,就在前台点了餐,拿着餐牌站到曹沫他们身边,等隔壁桌吃完。

成希不用说了。

余婧、陈畅目前在商场柜台实习,虽然工作套装不是什么高档货,但都化着精致的妆容,相貌也是稳稳压过田臻一头。

斜吊眼、胎斑脸、田臻都有些发怔的看了看曹沫跟成希,不知道他跟这三个女孩子什么关系。

小吃店里空间很小,成希挤到曹沫身后站着,看他右手边桌上的手机,问道,“你手机卡办了,怎么没有告诉我?”

“刚在前面店里买了一张,太饿了,先吃口饭垫一下肚子,正想找佳颖问你的手机号呢?”曹沫拿起手机,回头递给成希,“你自己输一下。”

“佳颖半个小时前,就已经把你新的手机号告诉我了,而且还跟我说,是你让她告诉我的,让我转发一条短信给你——我就猜到她又在说谎,我就在等你什么时候能想起我来。还有,你们兄妹俩啥时候能不说谎啊?”成希没有接曹沫的手机,扬了扬她拽在手里的三星,得意洋洋的戳破他的谎言。

“女孩子太聪明,没人喜欢的。”曹沫嘀咕道。

“要你管我?”成希嗔道,见田臻她们都在好奇的打量她,落落大方的将她跟余婧、陈畅一起介绍了,“我是曹沫的高中同学成希,刚毕业在海联银行站柜台呢,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跟同事出来吃饭呢——你们有什么银行业务,可以找我——余婧是我大学同学,她跟陈畅都在银光广场化妆品部……”

听成希这么一说,田臻、斜吊眼、胎斑脸内心的优越感又起来了。

在他们眼里,成希、余婧、陈畅就是那种三四千月薪的柜台女,除非凭着好脸蛋傍个好门户,要不然一辈子都达不到她们那个层次,永远都在社会最底层挣扎,说不定还因为脸蛋好,被有钱人玩个始乱终弃。

直觉太敏感有时候就是烦。

因为现在地产热门,利润也非常高。

曹沫上午在海外部听了一会儿八卦,知道田臻即便刚入职地产部,但像她这样顶着海归名头的,年薪都不会低于二十万。

想必资历看上去更深的斜吊眼跟胎斑脸,年薪都不会低。

他们在刚毕业出来工作的成希、余婧她们面前,自然是有优越感的,但问题是人就要学会低调,要学会照顾别人的情绪。

“小曹倒是跟成小姐挺般配的啊,也不能叫癞蛤蟆吃天鹅肉,以后也不用纠缠我们田臻了!”斜吊眼看到最漂亮的成希进来跟曹沫说话那股亲热劲,心里就酸溜溜的管不住口。

要不是想到拿猪心汤泼到斜吊眼脸上,成希铁定会训他,曹沫就直接干了。

成希明显感觉到不对劲,但不知道曹沫跟这三人有什么矛盾,见这会儿隔壁桌清出来,她嘬嘬嘴拉着余婧坐过去。

“我这只癞蛤蟆,现在只能过来吃你们这三只小天鹅了。”曹沫夹起手机、皮夹,端起餐盘凑到成希这桌来。

“怎么回事?”成希鬼鬼祟祟的凑过头来,低着声音问,“你刚回公司,就跟同事闹矛盾?你不会刚回公司,就急吼吼的去追那个女孩子吧,你说我跟余婧、陈畅哪个长得比她差,你眼瞎哦?我们三个,都让你随便选,够资格做你女朋友不?”

“别扯上我!”就算是知道成希开玩笑,陈畅还是将自己先撇清开。

曹沫在余婧、成希两人脸上打量了两圈,说道:“我选余婧……”还“哇哇”叫了两声。

“癞蛤蟆不是这么叫的,余婧不给你吃!”成希搂住余婧笑道。

余婧害羞的打了成希一下。

曹沫跟成希、余婧她们说说笑笑,很是热闹,田臻跟斜吊眼、胎斑脸浑身不自在,快速吃过饭就跑开了。

“刚才到底怎么回事?”成希这才正经的问曹沫。

“唉,”曹沫头皮发麻,将昨天夜里他奶奶硬搓和他跟田臻以及今天上午电梯里发生的那一幕,原原本本的说给成希听,叹气道,“我现在惨了,公司里估计很快就会传遍我是那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了!”又从裤兜里掏出一盒刚才在小店买下的牙签给成希看,“我决定以后遇到他们几个,就叨根牙签!”

“你怎么变成这个德性了?”成希忍不住笑岔气,过了一会儿又一本正经的跟曹沫说道,“现在大公司里竞争特别厉害,大家都围着领导转,又明里暗里挤兑别人,嘴脸真不比官场好看多少,但你也不小了,以后不能再这么胡来了——虽然人家不直接管到你,但你的主管不可能会替你扛这些压力的,最后还是给你小鞋穿,挑你的毛病,迫使你在东盛干不下去,自己辞职离开……”

同学六年,或许是家庭环境的因素,成希从来都要比曹沫表现得成熟。

眼前这一幕,曹沫不禁想起以往成希对他絮絮叨叨吩咐的旧事。

“好啦,好啦,你这样子倒像老婆念叨老公,曹沫又不是小孩子,他在社会比我们还多混四年了呢,哪里需要你这么多话啊?”陈畅拦住成希说道。

“我话很多吗?”成希懵然无觉的问道。

成希她们中午休息的时间很短,曹沫想着下午一堆事要办,但都不远,就直接跟余婧借了自行车,先到中国银行办了一张银行卡,然后赶到阿曼联合银行在新海的分支机构,申请转汇。

虽然说就两件事,但办完他将自行车骑回银光广场,准备将车钥匙还给余婧时,都快六点钟了。

余婧她们在化妆品部站柜台,正常工作日还要夜里九点钟以后才下班,曹沫赶过去还车钥匙,看到成希跟穿校服的佳颖正在余婧她们柜台前说话,成希身边还站在一个西装革履、恨不得每一根头发都抹上发蜡的时髦青年。

“曹沫!你不认识我了,我汪朝勇啊!”青年转过头看到曹沫,大声招呼,“今天下午我过来要找成希办业务,听成希说你回国了……”

曹沫想着这小子是谁来了,但读高三的时间,明明这家伙比自己矮一截,怎么现在看上去跟自己一般高了?

内增高?曹沫打量这小子穿的皮鞋。

汪朝勇这时候也不再戴高中时的那厚玻璃瓶底似的眼镜,曹沫打眼还真没有认出来。

成希现在在银行柜台实习,而银光广场只是海联一家小网点,汪朝勇能找成希办什么业务?无非是借口接近成希而已。

“差点没敢认。”曹沫笑着打量汪朝勇说道。

“你倒是没什么变化,”汪朝勇朝曹沫肩膀轻打了一拳,表示亲热,说道,“听成希说你在非洲混得可以啊,我记得你连高中毕业证书都没有拿吧?”

唉,近乎心灵感应的直觉有时候真不是好事。

汪朝勇这看似亲热的一拳太虚伪了,而他看似关切的话,重点也不过是落在最后一句,提醒成希他只是个高中肄业的小混混,看着现在收入颇高,但这辈子就这样了……

尼玛,今天怎么尽遇到这些踩低捧高的二货啊!

曹沫心里哀嚎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