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非洲酋长 >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打算
作者:更俗  |  字数:4594  |  更新时间:2020-03-16 12:54:16 全文阅读

(感谢黄金大盟廖子羽的捧场……)

看着杨德山拉着冯睿面授机宜,曹沫就将他的打算说给宋雨晴听。

在国内注册进出口贸易公司,到时候将公章、财务章什么的,也都可能随身携带到卡奈姆来,但真要实施大宗商品进出口贸易,实际上在国内还要另外找到对口的贸易商或厂商进行对接。

他注册的贸易公司主要作用,还是作为资金流转的桥梁,或者就是当成他从卡奈姆转移利润的蓄水池而已。

这些操作其实都还挺繁琐的,需要不时跟国内的企业联络沟通,曹沫就想找宋雨晴帮他做这些事。

“你在卡奈姆还在不断的新增投资,一年大概能转移多少钱回国内?”宋雨晴好奇的问道。

“照当前的情况,通过贸易转移一部分盈利回国内,我估计一年得有四五百万美元的样子吧——以后能有多少,现在就难说了。”曹沫说道。

“这么多!”宋雨晴算是知道曹沫实际掌握伊波古金矿、水泥厂及电力公司的控制权,但没想到曹沫每年新增投资不断,竟然还能额外往国内转移这么多的利润,“你真是抢到银行啊?”

“呸,抢银行还不如抢你,”曹沫啐了宋雨晴一下,说道,“我原本没考虑往国内转移一部分盈利,接下来一年新增的盈利,差不多能陆续投入新增水电及水泥产能的建设,但叫泰华、吉达姆家族参与进来搅局,心里就有点虚,总想着给自己留条退路。不过,要转移一部分盈利回国内,新增建设的资金就不够了,我正头痛得很呢。”

曹沫将他打算直接建伊波古河中型阶梯水电站的想法说给宋雨晴听:“一方面输电网年前就能建成,中型水电站建成后,即便新水泥厂的建设拖延下来,每年通过输电网往德古拉摩多供一亿度,其实也有相当不错的收益;更关键我还是想要利用好接下来这个旱季建大坝。要不然拖四五个月再启动,错过旱季,那水电站的整个建设周期,就会被下一个雨季拖长四五个月,前后加起来差不多就拉长将近一年的时间。不过,就算考虑到三四个月后,水泥风暴会逐步停息,价格会回落到年初的水平,这座水电站,投资依旧高达一千八百万美元。说实话,要不是察觉到泰华有意跟吉达姆家族搞走私,我不想跟他们有太深的牵涉,早初我还计划着让他们能参与进来投资建造一两座水电站,我就没有那么大的资金压力了。”

“你跟菲利希安家族的合作,类似于BOT模式,你有没有想过以BOT的模式,找中土集团承建这座水电站?”宋雨晴问道。

“BOT?”曹沫高中肄业,野路子出生,一时间没能琢磨出BOT三个字母代表什么意思。

宋雨晴都忍不住要鄙夷的横曹沫一眼,都不知道他这个野路子,怎么就能在伊波古折腾起这么多事来的,说道:

“BOT,就是建设、经营、转让的缩写,通常都是政府与私人机构之间一种进行基础设施投资建设运营的合作模式。要是伊波古河中型水电站的建设许可一切都是合法合规的,你又将所有手续都办妥了,就可以将筹资建设及一定时限的经营,都暂时移交给中土集团全权负责。到规定年限之后,他们从运营中收回建设成本以及足够利润,再将设施及经营权无偿的转接给你。简化版BT模式,就是全权委托中土集团,建成后你直接支付全额的工程款后接收水电站。之前没有启动输电网,中土集团是不可能跟你谈委托建设的,毕竟风险太大,过不了他们集团内部的风控那一关。不过,输电网目前也是中土集团在承建,他们很清楚在上游建水电站是一项稳定收益项目,内部风险评估也会非常快。他们这时候垫资建设,就算在建成后你交不出工程款,他们还将继续掌握水电站的运营权,从运营收益里一步步抵扣工程款,风险就变得有限了……BT还是BOT,又或者说谈一个介于BOT、BT之间的条款都是可以的,具体看你自己资金怎么安排?”

“好复杂啊!”曹沫拍着脑门叫道,“你帮我想想,哪种模式最有利于我,同时还要确有可能以菲利希安家族电力公司的名义,跟中土集团签下协议……”

他之前在伊波古的做法,主要也是野蛮硬上。

建立在他近乎心灵感应、对人心有着极为精准洞察的敏锐直觉之上,确认老酋长菲利希安以及阿巴查能够信任,在谈好权益分配之后,有钱就不断的上设备、扩建矿区、厂区,一直都在滚动的投入没有停止过。

水泥厂最后建得跟破窑似的,但也完全没有半点关系,反正不影响赚钱。

而跟隆塔地方的关系,承诺是3%的盈利税,但实际上隆塔市政厅也没有派人过来审计。

照当地的传统,市政厅的税务部门在市镇之外都征不到税。

伊波古能象征性的给个三五万美元,市政委员会就很美滋滋了,完全没有想过要查帐什么的。

还是到这次启动科奈罗湖工业园项目,才想着正式签署一揽子税收协议。

曹沫之前完全不需要考虑太复杂的财税金融问题,而他之前边学边干,主要也是摸索克服工作中遇到的种种实际问题。

他现在要抢建设工期,又要将有限的资金更有效率的运用好,很多金融模式及工具则都要运用起来。

这个就不是他的长项了。

“BOT模式的年限通常都较长,你看到水电站的收益,想必不会将水电站建成后交给中土集团运营二三十年,那样你就完全没必要急着启动建这个项目了,”

宋雨晴想了一会儿,跟曹沫说道,

“而你想将建设周期压缩在一年之内,一年之后你又未必能筹足工程款——不过,你事实上跟中土集团谈一个不拘经营年限回购承建的协议。中土集团只核算整个工程有足够的利润,未尝就没有谈的机会……”

“要不要让菲利希安家族,聘请你当私人财务顾问啊?”曹沫看着宋雨晴叫晚霞余晖照得特别光洁的脸蛋,很认真的问道。

“我才几斤几两,哪有资格给别当财务顾问?”宋雨晴幽幽的说道。

“怎么了?”曹沫问道。

“集团应该会调一个正式的财务总监过来……”宋雨晴说道。

曹沫拍拍脑门,才知道宋雨晴为这事感到堵心。

西非分公司相当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什么业务,杨德山都很少到德古拉摩来,就曹沫跟郭建两人在撑场面,自然也不需要专职财务。

有什么票据都是寄回国内报销,甚至他们的工资都是集团那边直接打到他们国内的卡上。

宋雨晴过来后,分公司每个月的业务量才十几二十万美元,财务工作也相当有限。

等到到海外投资事务部成立,决定在卡奈姆收购压榨厂,扩大棕榈油的进口,王文才被派过来。

紧接着除了压榨厂的年产能将突破两万吨,油棕地收购规模更加庞大,铝型材贸易业务也在稳步扩张,西非分公司将直接升级到一级子公司,随之而来的就是集团会进一步加强对这边的财务监管。

东盛这么安排自有其道理,但落到宋雨晴个人头上,多少有些被摘桃子的郁闷感。

“集团这次会调谁过来,要不要我找两个黑大汉将她吓回去?”曹沫瞅着宋雨晴的美脸问道。

“去!”宋雨晴白了曹沫一眼,说道,“你还是愁你自己的事吧,我不要你管——对了,伊波古的生产规模越来越大,人手你是怎么解决的?”

华商到卡奈姆投资,对当地雇员缺乏信任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当地除了德古拉摩这个老牌殖民中心都市之外,地方上确实缺乏高素质的工人。

哪里能像中国似的,一年四五百万高校应届毕业生涌进人才市场,像牲口一样等着各类企业挑选?

曹沫的说辞,即便是现实都叫杨德山、谢思鹏这些老江湖都深信不疑,就是在伊波古,除了曹沫他自己之外,就没有一个不是当地雇工。

宋雨晴现在知道实情了,但也很疑惑曹沫是怎么将伊波古这么大的摊子撑起来的,就靠卡布贾、露西两个人帮忙?

她们跟老酋长菲利希安也接触过多次,老酋长菲利希安在卡奈姆算是人生经验丰富的长者了,但说到对企业经营、社区建设的认识,可能还有点不如新海农村一个抽着烟屁股吹牛的老头呢。

奥乔桑是具备学者的素养,但他常住卡特罗任教,也不具体管部落里的事务。

“怎么说呢,”曹沫摸着脑袋,说道,“跟国内比,差距肯定是有,而且也很大,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差劲,不堪塑造……”

目前虽然跟西卡艾德特电网公司谈的水电上网价每度电八分美,给输电网留出非常大的盈利空间,但事实上在水电站群建成之后,只要能组织当地雇工建立一支成熟的运营维护团队,实际运维成本能控制得相当低。

然而这恰恰是之前在卡奈姆难以解决的矛盾之处。

当地没有资本启动大规模的水电站群建设。

国外资本是足够庞大,但对当地雇工缺乏足够的信任,运营管理及技术人员都要从国外高薪聘请。

除了三四名外籍员工就会吃掉一座小型水电站相当大的利润外,更多的困难还在于这些小型水电站都建在深山老林之中,再高的年薪也很难招聘到愿意去守这份枯燥的外籍员工。

导致在距离德古拉摩这么近的地方,明明拥有不错的小水电资源,也是拖到这时候都没能充分利用开发。

曹沫对当地雇工不存在信任危机。

矿区、电力公司、建筑材料公司的管理技术人才,说实话,从隆塔非常难找到合适的,但奥约州首府卡特罗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的。

除了温迪斯卡夫之外,曹沫还用四到六百美元的月薪,从卡特罗州立专科学院挖来四名电气学、机械工程材料学等专业的教师;而今年他还用两百美元的月薪,从卡特罗州立专科学院挑选最优秀的四十名毕业生入职。

之前卡特罗采金公司因黄金储存枯竭而解散,十多名工程技术人员都被曹沫包圆,其实都是水平相当不错的机械电气及地质采矿工程师,也只要两百五十美元的月薪就满足了。

而这个月薪在零五年的新海,连招后厨洗碗工都困难了。

恰恰是曹沫将这批人包圆过来,一下子缓解了矿区及厂区的高级技师及工程师荒缺问题。

水泥厂的人力配置最为充足,甚至有很大的富余,这其实也是为新厂做储备。

目前无论是采金作为,还是水泥生产、电站运营管理,还是将来计划建造的现代化新水泥厂,放在国内都属于传统制造业范畴,远不是什么高精尖产业。

即便是筹建新的水泥厂,曹沫都觉得用现有的人手,也不存在绝对无法克服的障碍。

关键要解决的还是信任危机。

这也是曹沫跟谢思鹏、杨德山两个人,目前在科奈罗湖工业园项目上的最大分岐。

当然,曹沫现在也没有强烈说服谢思鹏、杨德山的意思。

现在是东盛主导科奈罗湖工业园建设,哪怕到时候从东盛内部挑选有管理经验的人负责运营管理,曹沫也不会反对什么。

反正他推动科奈罗湖工业园项目最大的目的,就是为新水泥厂建设做前期准备。

工业园本身能不能盈利,他都不是特别关心。

工业园项目不能盈利,甚至亏损了,到时候谢思鹏、杨德山乃至东盛,自然就会被迫考虑削减各种成本,就知道从当地聘请运营管理人员,有多么廉价了。

“你怎么就能信任当地员工?”宋雨晴好奇的问道。

“直觉。”

曹沫很老实的回答,却挨了宋雨晴一记白眼。

“就这么说吧,无论是欧美发达国家,还是中国,有哪个国家没有经历过血腥混乱而民众愚昧无知的时代?难道中国在那些血腥混乱而民众愚昧的时代,人心都是坏的,没有一个人是堪用的?卡奈姆是比国内要落后非常多,其国民整体教育素质可能就相当于中国解放之前的水平,但也不意味着这个总人口高达一亿五千万的国家,连三五万名工程师都挑不出来啊,”

曹沫只能编些理由去哄宋雨晴,

“当然,警惕是必要的,这个国家是要比国内混乱、复杂得多,但国内也有好些人已经开始膨胀了,都忘了就在五十多年前,我们也被西方世界歧视为东亚病夫。放下成见跟歧视,慢慢挑选,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特别是我们过来做生意,不能心里歧视着人家,还满心想着要赚人家的钱。分公司从当地雇佣这么多员工,到现在出过岔子没有?”

宋雨晴手托着粉腮,觉得曹沫虽然说在一些特别专业的领域存在一些欠缺,却不得不承认他看待问题比自己要深得多、广得多。

“对了,杨德山拉上王文具体跑科奈罗湖工业园的筹备,我明天就拉她去伊波古,你也一起过去呗……”曹沫说道。

“我过去做什么?”宋雨晴问道。

“我觉得你刚才说的思路还是可行的,就想着先找梁思钱谈一谈,我怕我脑子笨理不清楚思路,你帮我参谋参谋?”曹沫说道。

“……知道自己蠢就行,我就勉为其难帮帮你吧。”宋雨晴骄傲的扬起头,表示接受曹沫有点虚假的托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