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非洲酋长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重组
作者:更俗  |  字数:3409  |  更新时间:2020-02-15 13:09:29 全文阅读

矿区建设起了头,曹沫前前后后又在矿上盯了一个月,确保各方面流程都顺畅了,不会出什么大纰漏,开采作业也稳定进行下来,他这才有工夫回到德古拉摩歇上两天。

郭建这些日子正在隆塔奔波。

有几次曹沫到市镇采购物资,都看到郭建、许凌带着人,在与隆塔市镇上的商家交涉着什么,只是大家都是看一眼就错身而过。

双方没有当街对吐口水,中国人在外面就算相当友爱了。

曹沫看他们采购的物资规模及种类,就知道他们在隆塔也已经有所收获了。

回到德古拉摩,见不到郭建再正常不过,但杨德山还是没有从国内返回卡奈姆,曹沫就有些奇怪了。

他逮住刚洗过头发、正站在阳台前拿着干毛巾擦的宋雨晴,问道:

“国内发生什么事了?谢思鹏、郭建他们在隆塔都有发现了,前些天遇到他们正大规模采购物资材料呢——杨德山应该投不少钱?他怎么都不过来看一眼,全交给郭建负责?”

“集团好像要整合出一个海外投资事业部来,杨总多半是为这事脱不开身吧。”宋雨晴说道。

“集团要搞海外投资事业部?”曹沫微微一怔,颇为意外的问道。

他倒不是怀疑宋雨晴的消息来源。

宋雨晴比曹沫大四岁,但她大学毕业后才应聘进入东盛,也就比曹沫早两三个月。

不过,宋雨晴的丈夫周军则是东盛年限较长的老员工,她后期都在靠近高层的财务部工作,人美又遭人喜欢,远在德古拉摩,每天都有一堆同事陪在QQ上聊天打屁,小道消息可比出国前仅在机修车间待过两年的曹沫多得多了。

“集团真要整合搞一个什么海外投资事业部,杨德山要争权夺利,确实没有办法脱身呢。也不知道集团会不会往我们这里增加投入,又或者说西非分公司换个老大之后,再增加投入?”曹沫感慨的说道。

“可不是嘛,我这几天就担心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什么了。”宋雨晴说道。

“哈哈,也是!”曹沫打了个哈哈,说道。

他心里想集团新建海外投资事业部,要是将海外市场的开拓重点放在非洲,他还想留在西非分公司摸鱼白拿薪水就困难了。

不过,伊波古金矿开采也逐步进入正轨,他就算是被西非分公司开除,似乎也没有什么影响。

“杨德山、郭建那边的事,你不掺合了?”曹沫问道。

“现在什么情况都不知道,还怎么掺合啊?”

宋雨晴优先考虑的,还保住眼前这份不错的工作。

她在德古拉摩,工资、补助标准比曹沫要高不少,一年正式到手有两万多美元,在德古拉摩都足以过上雇用保姆、司机、保镖的阔绰生活了。

即便在国内,她这个收入,也要算白领阶层里的高薪了。

说到这里,宋雨晴又不无怨气的说道,

“再说,他们也不乐意我再掺合进去啊。”

曹沫笑笑,最初杨德山找许盛过来,就没有明确说要给宋雨晴股份。

现在又有谢思鹏掺合进去,而谢思鹏有资源、有资金、有渠道,占股必然不能低,那摊到杨德山、许盛头上就更低了,还要安慰性的给郭建一些,就更不可能剩给宋雨晴了。

“手好累啊,头发太厚,太难擦干了,但是德古拉摩这天气,头发不擦干,太难受了,早知道就不洗头了!”

德古拉摩这时候属于正常停电,洗过头后不用能电吹风,宋雨晴就歪着头站在阳台上拿干毛巾搓湿头发,T恤斜下来,露出一截精巧的锁骨,但一会儿她胳膊就酸得受不了了。

德古拉摩的雨季还没有过去,空气潮湿闷热,洗头不吹干、擦干,会特别的难受,而宋雨晴又爱美,留一头瀑布似的长发,哪一天不打理就受不了。

“雨晴姐,我来帮你。”

曹沫乖巧的从宋雨晴手里接过干毛巾,但见宋雨晴随后伸手抓住领口,他恨不得将毛巾扔下楼,让宋雨晴该干嘛干嘛去。

看两眼,她那两砣肉也不会少一两!

“郭建他们到底有什么发现?”曹沫见宋雨晴确实无意再跟杨德山、郭建他们掺合到一起,也就随意的打探道。

“他们找到金矿的部落,距离你不是很远,好像叫什么乔奈村。听他们的意思,乔奈金矿不比伊波古金矿差,但能采的是岩金,没有发现砂金。而许盛、谢思鹏他们以前在国内好像主要是开采砂金,——我也不是很懂,砂金跟岩金有什么区别?”宋雨晴扑闪着明亮的大眼睛问曹沫。

“岩金矿就是岩层里含有金沙、金渣,破碎后就可以采集出来,但岩层的破碎以及随着开矿深度的增长,投资以及开采的难度都要高一些。当然,要真正能找到富矿,收获也非常大。欧美在卡奈姆的采金公司,主要就是开采岩金,每年可发了。当然,浅表层的岩金开采,也没有什么难度,就是前期的设备投资,可能比他们预想的要大一些,”

曹沫跟宋雨晴解释道,

“要是岩金矿藏附近有河流发育,成千上万年对含金岩层不断的进行风化侵蚀,那岩层里的金沙、金渣,就会一点点的剥离出来,随着流水沉积到河床沟谷的土壤里,挖掘机取土淘洗就能采集黄金——这就是砂金。砂金淘选工序也是最简单的,古代拿个筛子,到河滩上淘金,也能有收获,要不然怎么说淘金者自古以来一直都有呢?伊波古金矿附近恰好有鹿角川河发育,既有岩金,也有砂金,就是含量低了一些。当然,要不是含量低,就早被欧美大公司占去了,人家可是从殖民时期就进入非洲掠夺资源了,哪里能轮得菲利希安家族去喝汤啊?”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

宋雨晴上回跟曹沫在一起时,偷听到郭建与许盛的对话,得知杨德山并无意直接给她留股份,心思就淡了,也就没有怎么关心这事。

当然了,她不想得罪杨德山、郭建,也没有明确说要退出;郭建、许盛他们偶尔回德古拉摩,商议事情时,也不会刻意避开她,倒是知道他们不少事。

他们甚至还有一份正式注册建立金矿公司的材料,郭建脱不开身,只能安排人送回德古拉摩,托宋雨晴传真给杨德山。

宋雨晴回房间,直接将那份传真资料给曹沫看。

曹沫心想着以后不能得罪女人,但也心安理得的将资料摊放开在阳台栏杆上,一边看一边帮宋雨晴搓头发。

郭建、许盛他们发现的乔奈岩金矿,他们并没有专业的工具勘测,去估算到底有多少储量。

这事实上这也是曹沫此时感到头疼的问题,他现在并不清楚伊波古金矿到底有多少潜力可挖。

伊波古村这几年来对岩金开采的规模很有限,都集中在浅表岩层。

曹沫接手后,对岩金的开采也停留在岩层表面,开采难度低、设备投资也小。

问题在于,目前伊波古村的岩金开采,比以往一下子提高了六七十倍,一个月相当于以前传统作业五六年,很快就会将浅表面的含金岩层开采完。

接下来就需要往地底、往岩层深处采掘。

进入岩层深处开采,爆破手法要比现在讲究得多,凿岩开孔等设备也需要更专业。

这不仅需要投入的资金量更庞大,作业面判断选择、矿道的布局等等专业难度急剧增加后,已经不是目前采金队技术力量所能胜任了。

伊波古金矿目前有一个好处,就是地表浅层岩金难以继续开采后,可以将主要精力放在沟谷河床的砂金开采上,并不需要立刻大幅追加投资。

曹沫大可以在等砂金开采积累到足够的资本之后,再回头来追加对岩金开采的投资。

郭建、许盛他们发现的乔奈金矿,显然是没有这个条件。

乔奈岩金矿,受地表形貌限制,没有砂金矿伴生,他们一开始就要考虑作业难度高、设备投资高的矿井、矿道作业。

从郭建托宋雨晴传真回国内的资料看,乔奈金矿确定的浅层作业面与伊波古金矿相当,浅表岩层大概能爆破采掘八九千吨的含金矿石。

他们初期计划投资是四十万美元,碎石机、制砂机每天的处理量能达到一百吨,前期的日采金量不会比伊波古金矿低,但三四个月之后,他们就会将浅表岩层的金矿开采完。

而到时候他们连初期的设备投资都还没有收回来呢,就必须考虑追加更大规模的投资了。

这后续追加的投资规模,就不是三五十万美元能打住的了。

当然,谢思鹏、杨德山、许盛身家都比曹沫厚实得多,社会资源也多,后续追加上百万甚至两三百万美元的投资,也应该不会存在什么难度。

他们现在更关心的还是要先确定乔奈金矿的储量,不能挖了三四十米深的矿井后,突然发现金矿没了,或者说含金量急剧降低了,那他们前期大量的投资真就要血本无归了。

谢思鹏与许盛商议后,觉得仅仅是他们这个草台班子,难以将戏唱好,前期他们还只能少量投资,开采浅层岩金。

他们同时还想着让杨德山从国内找正规的金矿公司,高薪挖一到两名专业的金矿管理技术人员到卡奈姆来,一是加强金矿的管理及技术力量,二是先明确金矿的储量后,再决定后期追加投资的事情。

这也是曹沫后期需要考虑的问题,但好在他这时候不用为这事头疼。

这时候曹沫也清楚宋雨晴为何心思真淡了。

杨德山跟谢思鹏、许盛他们搞的金矿公司,条件恶劣自不用说,一开始也是奔着准专业程度去的,很多问题都要比他自己摸索的要考虑得周全。

曹沫他甚至能从这份材料里借鉴到很多有益的东西,他决定等会儿让露西直接拿这份材料去复印一份。

这实际上也决定了杨德山他们的金矿公司,难有宋雨晴的容身之地。

曹沫心想,他并不能因为宋雨晴是一个女人,还是个漂亮的女人,就以为她没有深层次的权衡、考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