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帝师王翦 > 正文
第一章 初任士卒
作者:银俗李耀天  |  字数:4887  |  更新时间:2020-06-16 09:04:43 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不够圆满的时代,也是满了杀戮与纷争背景之下的一段历史,受到迫害的百姓,无一例外的成为了诸位君王荣耀的奠基石,而在这段时日之中,黎民百姓们没有幸福可言,转眼一揽水深火热的战国时期,其实如此麻木的生活,早已经被众人慢慢的接受了,但是哪有百姓不希望过上幸福的生活呢。

当然,又正是如此的时代,成就了一位又一位伟大的君王,缔造而出了一部又一部国粹级别的文学著作,例如《诗经》《孙子兵法》《论语》等巨作相应而出。

同时也正是如此的时代,孕育出了一位又一位杰出的军事人才,孙武、吴起、孙膑、白起等文明于千古,奠基于万世的兵家风流人物,骤然诞生。

本篇故事之中所阐述的男主,正是将前人的智慧与成就帝王志,二者汇聚一体的杰出军事人物,他铸就了君王一统天下,改王称帝,同时也是一位爱妻懂生活,教子有方的传奇人物。

随着我们故事的开始,一位满了银白发须的老者映入画面,他背影壮硕,面对书台,并认真的用笔刀在清脆的竹简之上雕刻着文字,穿过其身躯,就在竹简之上,我们隐约能够发现了三行王字,俯视竹文,目视全篇,此时的我们发现,原来全文只有简短的十个字,昭襄王、孝文王、庄襄王,而后还有一个映入眼帘的特大文字,秦!

文笔的老者,用颤抖的手臂抚摸着飘逸的白色胡须,一幅满意的微笑出现,随后老者用有气无力的声音说道:“啊!老夫一生之中,历经了四代秦王,最终老夫总算是完成了连名将白起前辈,一辈子都想完成,却又实现不了的梦想,带领着秦国的帝师,东山而今,一扫六合,啊…呵呵,荣耀啊…哎”在老者满足的微笑以后,长气瞬间叹出,老者望着窗外的冬雪,不时的感慨而道:“从此以后,天下就不会再有诸侯纷争了,黎民百姓也能够过上太平的日子了,莹莹,老夫曾经答应过你的事情,已经办到了,而你,也应该寂寞了很久了吧,老夫…这就来陪你,去另外一处没有纷争的地方,永恒…长眠…”老者话后末了,断气离世。

就在其身体倒地的瞬间,我们的本篇故事才刚刚开始,带着诸多疑问,我们将回忆到老者的一生,一位满怀情意的老者,而他,却正是战国四大名将的最后一位王翦,同时他也被誉为兵家四圣,就如此传奇般的史诗级人物,他也有过无比平凡的成长经历。

“翦儿……翦儿,你别跑,别乱跑啊翦儿”

“娘,我在这里”

“哎,别乱跑,让娘担心啊”

“有什么好担心的,翦儿是男儿,男儿当顶天立地,经得起风浪冒得了险”随着话语而出,童年时期的王翦进入到我们的视野之中,此时,就在王翦奔跑的前方,一位同龄女孩倒在地上,其小腿之上有着明显鲜血,女孩哭泣着,而刚好赶到的王翦洞察力极强,目视伤口,回想起父亲曾经说过的话,王翦判断,小女孩一定是被蛇攻击了,此时的王翦虽然只有八岁,但处事的利落如同一位十分冷静的青年,在母亲还没有赶到的情况之下,王翦俯下身子并帮助女孩吸出腿上的毒液。

转眼间,女孩的意识渐渐恢复,之后可能是因为紧张过度,所以昏了过去,而王翦也随之晕厥,母亲赶到以后,发现情况不太对劲,并连忙抱起了女孩,背上儿子往家赶。

王翦父亲个性豁达,交友甚多,再加上王翦自小就特别聪慧,所以在一些叔叔伯伯那里懂得了许多野外生存的知识,致此才明白蛇毒是要吮吸而出才可救人的,就这样,清风拂过,并将我们的视野带领到了王家。

王翦并不是出生于十分富足的家庭,家里的房屋跟普通秦国百姓的住宅几乎差不多,当然略有不同所以看的出,王翦的家境不属于贫穷,一座看似不起眼,但却十分温馨的木制房屋,吸引住了我们的视线,而小王翦就出生于此,成长于此。

走进房屋,目视卧寝,一旁的母亲情绪焦急,而父亲却面不改色,但其内心对孩子的焦虑,绝对不会亚于母亲,随着窗外的几声鸟鸣,张大夫从小王翦身边起身,带着平和的微笑而道:“王兄放心,你家孩子无大碍,估计是奔跑之后,疲劳过度,再加上过度的精神紧张才会如此,没事的,我煎几方药等他醒后,一日三餐饭后服用,调理精神,修养胫骨几日,即可完全康复,不用担心”

听见儿子没事,王父顿时喜笑颜面,随后又故作镇定的状态而道:“张大夫啊,你有所不知,犬子好心救了一位身中蛇毒的小女孩,所以才会如此”

“蛇毒?”大夫惊讶,然后接话道:“你说这个小女孩吗?”大夫指了指。

“是啊,女孩中了蛇毒……”

“哈哈……”大夫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王兄的公子真的是太可爱了,女孩确实被蛇所伤,索性其蛇是无毒的,当然,令公子能够如此机灵又天性善良,这确实是王兄的福气啊”张大夫话后,王父惊讶:“无毒啊!”

听大夫这么一说,母亲心底的石头也瞬间算是落下了,随后父母对视并听闻大夫而道:“令公子小小年纪就开始为他人着想,懂得礼仪道德,这都是王兄教子有方啊!”

“哎,别这么说张大夫,对了,家中寒酸,略备小酒,不如留下来陪王某小饮几杯?”此时张大夫执意要离开,因为还有要事处理:“今日确实有急事,王兄之盛情只有改天复命如何”

夫妻再度对视,也不好强行挽留:“好,那就改天好了”

“嗯,张某先告辞了”

“慢走张大夫,送你一程”

父母送张大夫离开,昏迷过后的王翦逐渐清醒过来,看见一旁躺着的小女孩,气色已经逐渐恢复好了,王翦很开心,但随后小女孩睁开双眼,觉得口渴,于是王翦将桌上的茶水满上,并递给小女孩饮用,少许,两个孩子开始聊天,说着说着,嬉笑之声传到了屋外,而两个孩子的沟通引来了王母,进屋目视,此时的儿子正在精心的照顾小女孩,深感欣慰以后,王母便问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我也不知道啊”

“小姑娘挺有趣的,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呢”

“回禀夫人,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被蛇给咬伤了,之后什么事情我都不记得了”看着小女孩的眼神诚恳。

王母平和而道:“这样吧,不如今后你就陪翦儿一起成长吧,我家里虽然谈不上富足,但是多养一个孩子,问题还不是很大”

“娘亲的意思是?”

“翦儿,就让这小姑娘伴随你成长吧,今天起就留在我们王家,我们喜庆的迎来了这个小丫头,不如就谐音以莹字代名,今后跟母亲姓我姓代吧”

“代莹莹?好听,这个名字我喜欢”王翦而道随后接话说:“娘亲我想跟莹莹一起出去玩可以吗?”

母亲摇摇头:“身体刚刚恢复,需要多多休息”

这时候王父走了进来:“让孩子们出去转转,小孩子们嘛,就是要玩耍,才更加有利于恢复健康”

王母点点头。

孩子们嘻嘻闹闹的跑了出去,但此时的王父却是愁眉苦脸。

“怎么了,夫君”一声亲和的问候,随后便引出夫妻二人茶饮面对。

王父感叹而道:“哎,七雄连连征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

恰巧小王翦准备返回拿东西,在门外听见父母沟通,于是便好奇的在门口偷听,王父继续说道:“马上秦国又要开战了,我需要整装出发”

“能借病不去吗?”

“夫人又在说笑了,作为一名战士,又是嬴疾大人的手下,怎么能够临阵退缩呢?再说了,你也知道我们秦人从来只有战死,岂可怕死?你夫君在战场之上,从来都是身先士卒的勇士,如此就退却,想想老秦人子车氏,那八百名铁血壮士,有一个惧怕牺牲的吗?你是不是轻看了夫君,还是高估了我们的敌人?”王父话后,王母感到十分羞愧,少时,眼泪而出。

王父连忙将妻子搂在怀里:“其实为夫又何尝不知道你是在担心我呢?但是你想想,如今是战的乱时期,诸侯之间的征战缕缕不休,我何尝又不想在家里陪陪你与孩儿呢?我不去,大家都不去,那么没有国,家何在呢?”

话语末了,王父缓缓推开夫人,深情的眼神再度流入出关怀之意:“家里就辛苦你了,孩儿也辛苦你了,我们王家的根,知道吗?夫人,只有你在家里顾全好大局,夫君才能够放手一搏,同敌人一战生死,大丈夫兵临战场,当马革裹尸也绝不能退缩半步,没有国何来家,如果今日秦国不战胜列国,他日列国将踏平秦国,好不容易卫鞅变法崛起了我们的大秦,东出指日可待,踏出函谷关可谓是咫尺之遥”

“夫君,听说惠文王要杀商鞅……”王母话末,王父瞬间捂住妻子的嘴,随后小声而道:“这话是要杀头的,你听谁说的?”

“白兵长夫人文氏所言”

“嘘,千万不可以节外生枝,知道吗”王父而道。

王母点头,随后王父开始整理行装。

得知父亲又要上战场,小王翦忍不住流下眼泪抽泣之声被王母所发现,缓缓推开房门,儿子已经哭成了泪人,一旁的小莹莹一直在安慰王翦:“别哭了大哥哥,别哭啊”

“翦儿”父亲而道。

“又要打仗去了吗,孩儿不希望父亲上战场”王翦一下扑进父亲的怀里。

“翦儿…”

“父亲!”

“孩子,你一定要切记,好男儿流血不流泪,收起你的眼泪,一定要明白,你身上流淌的是老秦人的血液,那是英雄之血,什么是英雄?头可断血可流眼泪绝对不能够轻易流出,当然为父也知道,你是个懂事又善良的孩子,今日起,为父批准你在适当的时候落泪,不过你一定要知道,这一生之中,你只可以哭泣三次,这一次就不算了”

顿时间王母脸板下来:“孩子爹,你这说的什么话啊,不吉利乌鸦嘴,呸呸呸”

王父而笑:“哈哈,真是个有趣,我王家世代英雄还怕什么吉利不吉利,笑话,愚昧”

随后父亲指着小王翦的心脏:“王翦你要记得,你这颗心是父亲给你的,答应父亲,此生一定要为秦国付出,忠于秦国无怨无悔”

“为何呢?父亲”

“父亲知道你是个孝子,但是一定要明白,比孝道更重要的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忠诚,忠君报国才是男儿的本色,自古以来有时候忠孝难两全,但是你小子要切记,忠孝仁义,忠可是最先的,一辈子也不可以忘记,这才是我们王家的好子孙,明白吗”

父亲的话后,小王翦内心波澜起伏,瞬间的热血满了王翦的心志,随后而来的则是孩子天真无邪的微笑,父亲也开心的笑了起来,父子情深的片刻却万万没有想到,如此温馨的笑容:“居然是我与父亲最后的诀别,对不起父亲,孩儿不争气,又开始哭泣了,答应过您以后的,第一次哭泣,还记得秦赵之战,您遗体永远的沉睡在了赵国,多么希望你所躺在的地方,就是秦国的属地,那您就不会客死他乡,如今尸骨未寒”

兵甲秦卫,战士一体,眼下是点名时间,所有的士兵都集合在沙场之上,唯独王翦,此刻还在一旁睡懒觉,而新任的指挥官已经到来。

“王翦”所有人都根据点名而回应,唯独点到王翦名字的时候,却不见踪影不时有呼噜声传了过来。

而这现象让新任的长官颜英十分恼火:“王翦何在呼噜声不小,居然看不到人,岂有此理,给老子把他拽过来”

跟随呼噜声,侍卫找到了徐木,耳朵拧起的瞬间只听见徐木哎哟哎哟的叫嚷着。

这时候长官颜英大怒:“徐木,你怎么在这里?这个名单上怎么没有你?”

“这个,那个…”

“废什么话,来人,把他的名字给老子加上去”

“颜英,我是来军营找王翦玩的,又不是参加军队的,你这强行拉我参军,公报私仇啊,另外我在这里睡觉关你什么事啊”

“首先,请叫我颜兵长,再者,我跟你能够有什么私仇?”

“你…前几日骰子,输给我了,你不服”

“大胆,本兵长什么时候玩骰子赌博,军中严禁赌博,来人啊,拖出去杖打五十”

“你,好你一个赖皮,你玩真的啊?”

“推下去”

“我错了…大哥!我错了…”顿时间徐木跪在地上一脸慌张的表情,随后而道:“我告诉你王翦在哪,可以吗?”

听到徐木的话语,颜英探过身来并轻声细语的回答道:“可以”

“王翦去探路了”徐木一脸平和的说道。

“什么?探路?大敌当前,本兵长还没有安排好战略,他去探个什么路,你肯定是骗老子的,来人啊拖出杖打五十”颜英大怒,但随后徐木解释道:“王翦!他…他是在梦里探路,我哪去找他啊”

“啊!岂有此理,快把他给老子抓过来,五十!不一百大板,屁股开花为止!”

“兵长大人啊,你有所不知啊,王翦每次睡觉的时候躲的地方,谁都找不到啊,兵长真要惩罚他也要等他睡醒了以后,才找的到啊,打我干嘛我又不是军中人”徐木喊冤叫屈而道。

颜英气不打一处,随后惩罚所有人跑步,并将徐木推下去杖打两百。

“为什么?”

“因为你们是战友,所以你们要懂得什么是团结”

“兵长!”

“再有违令者,军法处置”

大家集体被惩罚跑步,此时徐木的裤子已经被拔了下来,还没开打,就惨叫个不停,瞬间吵醒了一旁草堆里睡觉的王翦,偷偷的探出头,随后又慢慢的缩了进去,目视众人的惩罚,王翦感叹道:“这下子不好了,大家肯定都会报复我,这个臭颜英,新官上任三把火啊!”

目睹徐木,圆溜溜的眼睛,瞪着老大了:“兄弟们求求高抬贵手,轻一点啊,哎哟…别别别,别把棍子抬那么高了,抬低点,抬那么高打的重啊”

“哎哟……啊!王翦你这个兔崽子!哎哟喂!”

随着徐木的惨叫声,军营的一景就此落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