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孰来 > 正文
第一章 弃子
作者:梧桐相待老  |  字数:2493  |  更新时间:2020-01-15 21:27:38 全文阅读

时到子时,乌云密布,而在青州城内已然掀起血风腥雨。

  “天外影,现在你可是插翅也难飞了!”陆府外,几十名刀斧手从矮墙上汹涌袭来,其中一名领头的白衣卫士似乎有备而来,率先窜进内院,在府外一团大火的助威下,他猛然冲进陆府内院,然后刀起刀落,一时间,无数个无辜的生灵遭受屠杀。

  一名将军模样的人急匆匆地冲到内院里,在火浪之下抱起摇篮里的一名洁白如玉的儿童,他的眼睛里充满着别样的不舍,细细一看,其中还已经沾满了泪水。

  但是那仅仅只维持了几秒便消逝在了火浪里。

  “扶桑,你要好好活着。”他嗫嚅着,然后将婴儿连同棉布系在脖子上,随即快速从窗口来到后院的狗洞旁。

  “天外影!”突然,十米之外,那名白衣卫士持剑翻越到了后院,“今天,你和你的孩子,一个也别想走!”

  ......

  啊!

  少年猛然睁开眼,不知不觉,自己的眼睛已经浸满了泪水,十四年了,自己每晚都会做这样的梦,但是只是自己记忆里模模糊糊的情景,因为从自己长大记事以来,他就生活在苏州釜山上的道观里。

  而从小和自己相应为命的黄伯也在某一天晚上悄然去世。

  据说黄伯是自己家的家丁,带着自己南下的,但是他却从来不说自己的父母,就连道观里的道长也只说有缘之时自会相知。

  于是,自己从小便寄于人下,道观里的孩子没有一个不把自己当笑话的。

  “陆扶桑!”突然,门外,三个少年大步闯了进来。

  “怎么了?”孩子刚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眼睛,这三者便是道观里瞧不起他的势利眼代表—张子炎和齐谈齐舞两兄弟。

  看到是这三人,陆扶桑自然没有什么接见的动力:“什么事?”

  “昨天道观丢了一件宝贝,是不是你偷的?”张子炎一边走近陆扶桑一边说到。

  “宝贝?不是我。”陆扶桑摇了摇头。

  “还说不是你!那你说,你昨天去万宝房附近做什么?”张子炎似乎已经指定是陆扶桑干的,于是双拳猛然打向陆扶桑。

  在这个依靠仙气的世界,即使你身体再弱小,如果仙气差距过大的话也能造成非凡的伤害。

  而仙气分为十重,每重上中下三等,那个张子炎即使只比陆扶桑大一岁,但此时已经是一重上的水准,对付陆扶桑这种一重下绰绰有余。

  只知道一阵暗痛后,陆扶桑便浑然倒地,一缕血从他的牙齿间滑溜而出,而打在他腹部的那一拳此时还火辣辣地暗疼。

  “给我搜,别以为你睡在柴火房,我们就找不到!”张子炎说完,便一脚踩在陆扶桑手腕上。

  “啊......”陆扶桑右手顿时一阵紫筋曝起,他咬咬牙,只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到:“不......是我。”

  “放屁!在我们这里就数你最穷!你这个乡巴佬,连父母都不知道,说不定就是一个野种呢。”张子炎的嘴角抹起一股微笑,而他的双眼充满着得意的神情,似乎陆扶桑只是一个猪狗不如的奴隶。

  “在我们道观这么多年了,还只是一重下的仙气,活该你不能跟我们同寝,齐舞,给我搜一下他的身体。”张子炎挥挥手,让一旁的齐舞抓住陆扶桑。

  “不......不!”陆扶桑猛然张大双眼,全身一个激灵,连忙颤抖开来。

  “陆—扶—桑,我就知道你有什么见不得的人的秘密。”张子炎的脚踩得更有力了,“不过......你怎么不叫啊?贼野种。”

  “我不是......”陆扶桑此时因为挣扎早就没有了力气,更何况三个人一大早便冲进柴火房,陆扶桑一时间根本手足无措。

  “别......碰我......”

  齐舞将手伸入到了陆扶桑的衣袖,但是陆扶桑此时双眼已经十分黯淡,连反抗的力气也没有了,只是在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全身会猛地颤抖一下,而颤抖的来源来自于他的心。

  果然,彪头大汉齐舞麻利地搜出了一张纸,但是接下来不论怎么搜都搜不出东西了。

  “他身上只有一张纸。”齐舞站起身说到,“也许他藏在某个地方了。”

  “给我看看。”张子炎挥挥手,然后接过齐舞的纸,此时他感觉自己脚下的小人挣扎地更厉害了。

  打开纸,居然是一副女子画,画技十分娟秀,还依稀闻得到一股沁香。

  “这是......”张子炎缓缓松开脚,他满脸愤怒,随即是一片红润,“陆杂种!你这是不是苏雨冬?”

  陆扶桑之所以反抗,是因为他袖子里一直藏着苏雨冬给他的小画,而这是道长女儿唯一给他的画,在整个道观也只有她可以真心且有能力保护他,昨天正是在万宝房,她约定交给他一副小画像。

  “给我......”陆扶桑挑了挑眉,用着祈求的语气看着张子炎,“求你了......”

  “什么?他说什么?”张子炎似乎是看到了一件极其好玩的事,不禁捏紧了那副小画像。

  “他说求你了......”齐谈笑道,面容也尽是讥讽。

  “求我什么?”张子炎弯下腰,“我是当今兵部尚书之子,你只不过是一个乞留在咱们道观里的孤儿,你有什么脸面求我?”

  陆扶桑捏紧左拳,他看着张子炎那高高在上的嘴脸不禁咬了咬牙齿,但是随即他还是缓缓说到:“求你了。”他的眼睛里有愤怒,还有害怕。

  苏雨冬似乎就在他面前,可是此时却受张子炎控制。

  张子炎看着苏雨冬的小画,尽情地品味着画上的女子,就如同一个禽兽一般。

  “她的小画,你不配。”他挑眉笑道,“除非你——叫我一声爹,你不是从小便没爹吗?怎么样?你认我做你的爹。”他将脸靠近陆扶桑的脏兮兮的脸。

  “......”陆扶桑禁闭上眼,一股愤怒袭来,但是他却不能发挥,“第......”

  张子炎屏息听着。

  “第......”

  “你倒是说完啊,废物!”张子炎不耐烦了,一脚踢向陆扶桑,将他甩到柴草堆。

  “你小子把苏雨冬看的那么重要,可是现在就跟一个废物一样,我听说今天是你的生辰,你看她会跟你在一起吗?”他说完便冰冷地撕碎了小画像,“我替你把这烦心事解决了,以后要是找到了你偷东西的证据,你就给我滚出道观。”

  陆扶桑匆匆点点头,他可不想跟这些瘟神较劲。

  而他也知道这些人马上就要晨修所以待会儿就会走,自己虽然名义上属于道观学子,但是还要帮忙砍柴去应付自己的学费。

  曾经黄伯还在的时候,他们还不敢与自己较劲,但是自从黄伯死后,他便跌入到了万劫不复的边缘。

  想罢,他又把那些碎纸一张张地捡起来,偷偷地藏在床垫下,在这里,他不像张子炎那样具备势力,也不像齐家兄弟那样有靠山,更何况,修炼这么多年,自己还是一重下的水准,打起来根本不是对手。

  他摇摇头,捡起一把斧头然后背上竹筐,他要在巳时之前砍好薪柴,去山上采摘灵药,下午跟大家一起修炼,只有更强,自己才能生存。

  他嗫嚅着,一时间,母亲的笑重回他的眼前,紧接着便是鼻子一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