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九重轮 > 正文
第一章 灭国之战
作者:七溪岭  |  字数:5543  |  更新时间:2020-02-12 07:13:57 全文阅读

龙绝大陆是一个异域世界,其天下共主魏国皇室衰微,群雄纷争,羌、金、苏、黎、南宫五大姓氏家族势力相继称霸,将龙绝大陆瓜分成五大洲,占据了中元州、冕州、卫州、东宇州、鹤牛州,分别以东、西、南、北、中,建立了五大帝国王朝。

但天人乃特色群体的存在,拥有天人数量的多寡、天人修为层次的深浅,几乎决定了一国实力的强弱。因此,为了巩固自身王权,各国倾尽资源,大力培植和发展自己的天人队伍。由于五大洲地理环境不同、资源分布不均,为争夺资源,供国家天人修炼,天下混战不休。

由于天人往往决定了国家的强盛,却也因天人的过于强大而失去对其控制,造成国家的分裂。因此五大帝国也并非坚如磐石,国内诸侯雄起,拥有自己的高阶天人,有了与王族抗争的实力,天下争夺霸主的局面再次出现,社会又一次进入大动荡,兼并与被兼并之战不断上演。

天下风云变幻,群雄逐鹿,各国之间、天人之间,乃至那些森山老林的妖魔鬼怪,阴暗世界的魑魅魍魉亦伺机而动,谁都想在大乱之中分得一杯羹,梦想执天下之牛耳。

于是一场王权之争、大道之战的争霸大戏就此拉开帷幕。

……

中元州乃大元帝国的天下,随着下辖的流火国、冥玲国、齐国、花子国、月氏国等诸侯小国逐渐崛起,相继对大元帝国断供,既不来朝,更不奉召,摆出一副与大元帝国抗争之势,这是国王羌戎绝不允许发生的事!

日落西山,残阳如血,在流火国的不周城,此时陷入了羌军的重重包围,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百万大兵压阵,黑压压一片,左右看不到边际。

不周城的城墙上高挂“罗”字大旗,正是流火诸侯国罗方成姓氏,城外旌旗遮天蔽日,每一面旗帜书写大大的“羌”字,正是大元帝国国号,阵前数万战马一字排开,马匹上端坐之人皆为头顶凤翅盔,身披锁子甲,外罩一件大黑袍,腰挂大长刀,威风凛凛,杀气冲天,正是大元帝国的精锐黑甲部队。

不周城上天空乌云滚滚,大地黯然无色,在两句对垒的高空中,有十一人正悬空而立,十一人身后皆悬浮一轮直径数米的脉冲轮,将周围数里范围内照耀得一片炫白。

十一轮光环高速旋转,发出摄人心魄的尖啸声,其光环呈七彩色,隔空相对的罗军这一边的光环前悬空一人,其身材高大,年岁三十上下,面目棱角分明,乌黑长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一半束敷,一半披散过肩;里穿一套短打青衫,外罩白袍裹身,脚蹬虎皮短靴。

此人正是流火国国主罗方成,其脸色红润,眼神冷冽,嘴角上翘,给人一种至死不屈的刚毅,背后光轮随身,在黯然无光的高空中,看起来湛然若神,威风凛凛。

对面十人身后的脉冲轮急速转动,气势丝毫不弱于罗方成,或脸色阴郁,或含笑不语,或面无表情,但看向罗方成的眼神煞气如霜,大有不杀此人不罢休之势。

不周城上无数兵士手执刀剑戟叉,同样铁甲裹身,严阵以待。

但此时却人人仰头眺望高空这十一轮炫目的光彩大环,脸上皆是一脸凝重之色,除了战马偶尔的嘶鸣声,以及数百丈高空中那十一个脉冲轮高速旋转发出的尖啸声外,整个战场再无其他声响,似乎谁都不敢打破眼下这暂时的安宁。

距离不周城五十里外的一个峡谷中,数万逃难百姓拖家带口,此时鸦雀无声,一脸焦虑之色朝着山谷外张望,似乎在静静等着什么。

不周城的夜幕上空,一只落单的大雁飞过,正要飞临那耀眼的光轮上空,突然大雁发出一声哀鸣,身前的虚空看似无恙,实际却是气流激荡,滚烫如火,大雁被其中一道锋锐的气流撞中,被割裂成了两半,随后被气流搅得稀碎。

就在此时,罗方成动了,一声大喝,从脉冲轮中第二圈的真知轮中飞出道紫光,第三圈脐轮中飞出一道白光。紫光化作十柄飞剑斩向身前十人,而脐轮飞出的白光化作一柄浩大的巨锤横扫而出,这是罗方成凝结出的本命玄光战器,其真知轮和脐轮皆有速度、力量属性,在属性法则加持下,威力惊人,战器一出,便搅得周围灵机翻滚,发出撕裂虚空的尖啸,直取羌军十人。

对方十人玄光护身,闪电般移动身影,分抢十个方位,将罗方成围住,再各释放出一道玄光,纷纷化作玄光战器迎战罗方成,或剑、或刀、或锤、或戟、或棍……,瞬间数十道玄光化作数十种战器,在空中缠斗。一时之间,战器碰撞声、撕裂空气声,声声齐响;红、黄、绿、白、紫…….,七彩玄光漫天,色色耀眼!

虬髯老者见己方十人一时战不下对手,冷笑一声,收回绿光,从脉冲轮又飞出一道玄光,化作一根擎天巨棍,以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劈头盖脸砸向罗方成;其余九人同样收回本命战器,同时又各起一道玄光,瞬间凝结出开山斧、玄天珠、追命梭、穿天箭、平山铲等九件巨大战器,从不同方位配合虬髯老者的擎天巨棍击向罗方成,九件战器拖曳出九道玄光,以风雷不及掩耳之势夹击,整个高空尖啸声撕裂虚空,战圈数百米之内温度骤升,炙热的光芒刺得地面战士眼睛都睁不开。

天人的玄光战器数量是其脉冲轮的多少决定,一个脉冲轮只能凝结出一件战器,天人对决中,一件战器战不下对手,便会即刻换另一种战器,因每一个脉冲轮皆有不同属性法则,属性相克,威力自然有不同。一种大威力的属性,有可能会被另一种威力不大的属性相克,如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等,此乃阴阳天定、自然法则,非人力所决定。

此时罗方成见十种不同战器杀到,眼见自己的飞剑与大锤挡不住,嘴里大喝:“森罗万象!”

罗方成身后四个脉冲轮飞出四道绿、紫、白、红死色玄光,凝结出一张巨大的四色网,将自己罩住,大网每一根粗壮的网线闪耀着电弧,发出恐怖的霹雳爆鸣,将对手的十件战器一一挡住,在十件战器与玄黄大网撞击的瞬间,“砰”的几声巨响,爆起一层气波荡漾开来,数百丈下的地面战士距离战圈近一点的被灵量波及,眨眼间数千战士七窍流血,栽倒在地,气绝身亡。

罗方成一咬牙,拼指一伸,大喝一声:“黄龙九天!” 其第四个心轮中玄光尽出,幻化成一条巨大的黄沙巨龙,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对手十人缠绕而去。

黄龙九天正是其神技之一,从魔兽世界烛龙体内移植而来,经过融合之后,获取了此项神技。罗方成头顶一人瞬间被沙龙卷起,发出一身惨呼,沙龙体内的沙砾如同刀刃一般,将此人磨得血肉模糊,几息之后刮得只剩一副骨架,成了此战中第一个身亡的天人。

地面羌军队伍中一将领,抬头见高空的天人之战如火如荼,立刻将手中令旗一挥,嘴里大喝一声:“进攻!”

顿时羌军中万鼓齐鸣,喊杀身惊天动地,羌军密密麻麻涌向不周城,无数天梯架上城墙,另有无数兵士推着巨无霸战车撞向城墙。

不周城上罗军万箭齐发,滚石檑木纷纷砸向城下,顿时大片大片的羌军倒下,一批倒下,身后又一批兵士踩踏而来,浑不畏死,不到半个时辰,城下堆起了丈多高的尸体。此刻不周城东面被战车撞开了一个大口子,哗啦巨响,塌下来一大片,数百名羌军被砖石掩埋其下,其他羌军齐呼一声,踏着砖石与尸体冲向决口,在战争中那人命就是蝼蚁,一钱不值,尊严与人性不过是供人踩踏,活着本就是奢侈的一件事。

城内一名罗军将官白袍披身,胯下大马,手持一柄大关刀,正领着一百人的队伍巡视,此乃罗军中一名从三品副将,巡视到此处,见城墙猛然塌了下来,无数羌军如泄洪一般往决口涌来,立刻脸色大变,嘴里大喊道:“战士们,给我杀!”指挥这一百人小队堵住决口猛杀猛砍,奈何羌军太多,虽然占据有利位置,但杀不胜杀,终于这百人小队越来越少,直到最后只剩那名罗军将领一人在支撑,也不过数息之间,被蜂拥而来的羌军淹踩成了肉泥,可怜一代名将死得连一片完整的皮肉都没有。

决口失去了罗军的把持,顿时涌进来无数羌军,喊杀声震天响!

在南面城墙上头,羌军的一只天梯敢死队终于突破了防线,一名罗军士兵被挑落城墙下,羌军敢死队中跨上来一人,登上了城头,此人武艺超群,一杆长枪舞得呼呼作响,左右刺死了围上来的四名罗军,而就在这瞬间,又有五名羌军爬上了城头,随着上来羌军越来越多,南面城墙彻底被攻破。

地面的厮杀声响彻云霄,罗方成此时陷入了苦战,但神念却时时关注了地面的战争,感应到城墙逐渐被攻破,顿时心急如焚,一时不察,被虬髯老者的一道玄箭透穿森罗万象,射中其左臂。

那不是一般的凡人箭矢,而是注入了灵量的玄天战器,附有雷爆属性,在射入臂膀的瞬间,将罗方成的左臂炸碎,爆起一阵血雾。

剧痛让罗方成睚眦欲裂,运转脉冲轮,根轮绿色玄光闪过,肩膀处迅速长出了一条新的手臂,这是其根轮生命属性的再生神技。罗方成舌底炸雷,喝到:“司徒祺,休得猖狂!纳命来!”罗方成收回那张大网,玄光裹身,闪电般出现在虬髯老者的身前,一条巨大的黄沙狂卷而来,一下将司徒祺裹进了黄沙中。

司徒祺也果真了得,收起身后光轮,玄光护住身子,一边与刀刃一般的黄沙相抗,一边运转灵量充盈全身,想要冲出这股巨大的黄沙巨龙,但此沙龙威力巨大,附有吸附属性的法则之力,极强的吸力牢牢地将司徒祺束缚在沙龙身躯中,利刃一般的沙砾刮得司徒祺的护身玄光嘎吱嘎吱响,数息之间,厚厚的玄光便磨去了大片,变得逐渐暗淡,再过得片刻其护身玄光便要消失殆尽。

另外八人眼见司徒祺陷入绝境,急切间同时凝结出数件战器,攻入罗方成身周,一名红杉童子脐轮中飞出一道烈焰巨龙,呼地一声飞出,向黄沙巨龙飞去,此正是他的神技,并附有火属性。

但红杉童子料想不到的是,这下不但未能将沙龙冲散,反到将黄沙巨龙点燃了一般,沙龙变成了一条沙火龙,威力更甚,庞大的身躯遮天蔽日,所过之处烈焰腾腾,整个天空都燃烧起来,那虬髯老者发出一身惨叫,炙热的沙砾将其一身玄光彻底刮尽,身子在火龙中化为了灰烬,连元灵都无法逃脱。

原来罗方成的黄沙巨龙附有风属性,风属性遇上红色童子的火属性,风借火势,属性叠加,其威力更甚,转眼便将虬髯老者化为灰烬!

红杉童子脸上微变,不但救不得司徒祺,反倒助对手杀了司徒祺。一名高瘦道人横了红杉童子一眼,心里骂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但见高瘦道人拼指射出一道粗壮的玄光,射入半空,嘴里喊道:“诸位同道,结阵困死他!”

如今只剩八人,另外七人听得高瘦道人之言,立刻飞出战圈,各据一个方位并射一道玄光,八根粗壮的玄光在空中相交,一个球形光罩将罗方成圈住。

高瘦道人脸色一喜,又是大喝一声:“轮战此人!”

大家心里都明白,此玄光阵乃真空困阵,可隔绝外头玄黄气进入,只要里头的灵气耗尽,脉冲轮无法补充新的灵量,脉冲轮最终将停止运转,一身神通便不复在身,届时便如同凡人,任其宰割。

高瘦道人说罢,便玄光护身,化作一道白芒射入真空困阵中,与罗方成展开了厮杀,另外七人护持光罩在外观战。半个时辰后,高瘦道人祭出的一记巨大拳影将罗方成逼退,自己抽身飞出光罩,红杉童子进入了光罩中与罗方成展开了大战。

八人群战罗方成还能不相上下,一旦变成了单打独斗,立刻分出强弱,高瘦道人支撑了半个时辰,但红杉童子却只能坚持一小会儿便险象环生,斗得心惊肉跳,虽然罗方成的黄龙九天神技无法在真空困阵中施展,早收回了玄黄沙龙,但手中的玄光战棍威力同样惊人,打得红杉童子双臂发麻,虎口崩裂,抽空慌忙遁出困阵,接替红杉童子的是一名矮胖秃顶的光头壮汉。

这名矮胖光头壮汉唤作石无戒,玄光凝结出一条巨大月铲,舞动起来荡得空中气流急转,与罗方成瞬间战到一处。

罗方成边打边琢磨,知道久战之下,灵量耗尽必败无疑,此时灵量消耗甚巨,须得尽快冲出此阵。

正琢磨着,石无戒的巨大月铲已经扑面打来,罗方成念头一起,身后光环射出一道玄光,在身前化作一片水雾,石无戒手持月铲早已冲进了水雾中。

阵外的高瘦道人一见这片水雾,嘴里大喊道:“小心!快撤回!”

但他的喊声哪里来得及?石无戒听到这声叫唤时已经晚了,瞬间感觉自己动弹不得。原来这片水雾乃罗方成的另一项神技,叫雾里乾坤,具有控制作用,任何人在这片水雾中都会被控制,虽然时间极短,不到半息的时间,但对于罗方成这样的天人,有了这稍纵即逝的时间也足够将人杀灭!

但见罗方成飞起一道玄光,石无戒的头颅毫无声息从脖子上滚落而下,落在了光罩中,脖颈冲一道血箭喷射而出。

此时的罗方成脸色苍白,额头汗珠子滚落而下,施展雾里乾坤神技极耗真元,一下抽去了不少灵量。

高瘦道人这边一下只剩了七人,不禁面面相觑,肝胆俱寒,一下谁也不敢再进入这面光罩中。

此时不周城彻底被羌军攻破,城里在百十万战士陷入了混战,大街小巷、房顶屋内、到处是拼杀的战士,有些捉对厮杀,有些团战……,乱得如同煮沸的锅,哭喊声、惨叫声、厮杀声、金属撞击声、马蹄声等响彻云霄,直杀得愁云惨雾、大地震颤,到处火光冲天,天空乌云蔽日。

就在此时,云层翻滚,天外轰隆巨响,远处浓浓的云雾中伸出一只巨大无边的手掌,闪电一般直奔罗方成这边的战场而来,眨眼间将整个天空都遮蔽住,地面陷入一片漆黑,狂风大作,搅得灵机翻滚,混战的百万将士突然血气沸腾,呼吸不畅,天地之间一股庞然压力骤起,瞬间百万人马皆跌坐在地。

高空罗方成与高瘦道者八人也停止了战斗,转头朝那只遮天蔽日的大手望去。高瘦道者八人瞧见这只大手冲天而来,皆露出惊喜之色,嘴里喊道:“是至尊大人!”八人收回光罩,玄光一撤,眨眼之间飞出了数十里之外。

罗方成心头一沉,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玄光入体,仰天长叹,面对遮天巨手,自知无法对抗这等大能,但又不甘心于就此屠戮,猛然化作一道玄光朝西边方向急速而去,倏忽之间飞过几道山岭。

罗方成速度极快,奈何身后的那只大手速度更快,只是一个呼吸间,大手已经到了罗方成的上空,狂风云涌,一股滔天巨力从天而降,大手直接扣拍下来。

高瘦道人等悬空而立,见西边百里之外的天空腾起漫天沙尘,随即传来一声轰隆巨响,大地震颤,不多时一股飓风夹裹着砂石尘土狂卷而来,刮得七人身形打转,七人慌忙降落到地面,躲避这股沙尘暴。

足足半个时辰之后,飓风散去,高瘦道人齐身拜倒在地,口里喊道:“多谢至尊大人援手!”在一阵轰隆声中,遮天巨手从天空渐渐退去,直至不见。

高瘦道人从地上爬起身,胸脯一挺,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张口哈哈大笑,突然笑声戛然而止,眼中厉色闪过,脚下玄光一起,飞身到空中,大喝一声:“随我杀入城中,罗军一个不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