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的弟弟是狼灭 > 平江之乱
七十九、追踪
作者:春日清粥  |  字数:3208  |  更新时间:2020-02-17 05:27:16 全文阅读

一闪而过的念头并未影响况彦清的下一步举动。

  在目见女孩的彼时,他便以一个快过思维的速度从后腰掏出了那柄沙漠 之鹰,这是他从已死的水谷舞子手中缴获的,之所以没有选择那把M500转轮手枪,是因为它的后坐力实在太大,第一次上手一定会发生失误。

  单臂抓住起落架,况彦清举枪射击,一发0.5英寸的AE弹离膛,在夜色中兴起星火。

  水玉儿赶紧闪身进机舱,一声轰鸣过后,火光在舱壁上一闪而逝,留下一个深凹的弹坑。

  附着在子弹上的强大冲击力令直升机猛地向另一边偏离。驾驶员下意识地吓出一身冷汗,生怕被殃及池鱼。

  “开你的飞机!”

  水玉儿随着一边倒的惯性靠在了一旁的水文德身上,撑起身后对驾驶员冷声喝道。

  驾驶员立刻回过神,连忙维持起直升机的平衡。

  悬挂在起落架上的况彦清原本因这阵颠簸险些摔落下去,却因为驾驶员的及时操作而免于一难。

  “追追追!让你追!”

  水玉儿恶狠狠地说道,薅住冷玉干练齐整的短发,把她从座椅上拽了下来,一直拖行到舱门前,让她的大半身体在机舱里,头和肩部则伸出舱口。

飓风吹拂起冷玉乌黑色的发丝,光滑的脸皮也被吹得露出了些许褶皱。

  水玉儿将枪口对准冷玉的额角,自己也探出头,半张脸掩藏在冷玉的发丝之中,倘若况彦清想要打中她,就必须先打中冷玉。

只听她大声喊道:“大叔,你应该不想她死吧?不想她死就现在跳下去,我数到三,你如果再不跳下去,我会直接开枪,到时候你这如花似玉的女儿可就变成了一具无头尸体了哦。”

  她的声音被淹没在风里。

  不过况彦清看到她的动作就已经猜到了女孩想要做什么,他的神色阴晴不定,倘若就这么跳下去,日后想要再找到冷玉一定比登天还难,可如果不跳下去,冷玉会直接被对方打死。

这其实是个很容易做出决定的选择题。

  况彦清低头看了一眼,直升机已经上升到了离地面十米左右的高度。

  水玉儿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知道况彦清一定会乖乖地跳下去,真是可敬又可笑的父爱啊。

  况彦清攥拢起落架的五根手指猛然松开,身体失重般向下摔落。

暴躁的冷风中,一缕寒光自他的手中斜掠向上,目标直指机舱。

随后,半空中保持下落运动的况彦清突然消失不见。

  舱门边,水玉儿面色不变,一把拉回冷玉,紧接着,猛地关上了舱门。

  只听叮的一声,一枚高速旋转的玻璃碎片撞击在舱门窗户上,弹射了一下过后,无力地在风中飘落。

  “以为我和那个蠢女人一样吗?”

  水玉儿冷笑,她刚才全程目睹了况彦清和水谷舞子的战斗,知道况彦清除了借助【黎明的花海】外,还临场摸索出了“飞玻璃片”这种取巧的位移手段,自然留了一手应对的手段。

同时,她也料到,以况彦清决不放弃的性格,是不会乖乖认输的,一定会想办法杀个回马枪。

  被风吹雨水而打花的舱门窗户外,一张冷漠如冰的面孔一闪而过。

  水玉儿将目光从窗外收回,貌似不经意地踩碎脚边一滴微不足道的雨珠,急速下坠中的况彦清神情骤变,他的脑海中一个闪烁着的、可以借以位移的光点骤然熄灭,狂风自他的身侧咆哮掠过,地面近在咫尺。

  况彦清再次自半空中消失不见。

  再出现的时候是在水谷舞子的尸体前,刚才这里落了一地玻璃碎片,可以被他用来位移。

  他抬头望向天空,那架直升机越飞越远,隐匿在无边的夜色中。他的脸色无比难看。

  “上车!”

  突然,有人对他喊道。

  目光落下,是况龙津。

  况龙津已经解决了他的对手,俄罗斯男人奥列格尽管灵文克制他,不过,两三个回合过后,他就摸索出了取胜之法。

  况龙津发现,每当他的刀劈在奥列格身上的时候,奥利格的身体就像是没有实体一样,更确切地来说,就像是进入了另一个维度空间。

  而当他刀劈空的瞬间,奥利格就会趁着这个机会进行快速反击,那时候,奥利格的身体就又变回了实体。

  况龙津于是就将计就计,每一刀使三分力藏七分力,攻势中带着收势,并且故意漏出破绽骗奥利格来攻击他,而他就利用这个时机迅速转守为攻。久而久之,十余个回合过去,他越打越顺,而奥利格的身上则伤势越来越多。

  最后,况龙津敏锐地抓住了一个刹那,单手按住刀背,刀刃抵住奥利格的脖颈,接着旋身,二人身形交错而过,如同跳贴面舞一样。

  伴随着况龙津收刀入鞘,鲜血自他身后冲天而起,一颗长满络腮胡的东斯拉夫人的头颅沉沉坠地。

  被况龙津这么一喊,万念俱灰的况彦清突然回过神,意识到他们还有最后一个机会:那个追踪定位装置。

  况彦清坐入驾驶席,纳米屏障和螺旋铁枪飞快收入车内,涡轮增压开启,三人再次踏上征途。

  “他们在往西面飞。”况伯愚语速飞快,“他们似乎还没有发现这个定位追踪装置。”

  “直升机上都有谁?”况龙津对况彦清问。

  “玉儿。”况彦清一边说,一边操控着汽车冲出福光机场,“还有一个女孩,二哥,你之前给我看过的那份可疑人物名单里,有她。”

  “等等,让我查一下。”

  况伯愚的十指在键盘上跳动,两分钟后,他把笔记本一转,屏幕朝向前方,举了起来,“是她?”

  况彦清瞥了眼后视镜,点头:“嗯。”

  况龙津也转过头:“只有照片吗?”

  “是的。”况伯愚说,“唯一知道的就是,她是从魔都坐地下铁来平江的,再之前就不知道了。”

  “一张白纸?”

  “至少我得到的信息只是一张白纸。”

  “什么意思?”

  “因为这张照片拍摄到她和钱帮的人有所接触,所以我就例行公事,调查了一下她。她叫潘婷——”

  “烂大街的名字,应该是假名。”况龙津淡淡评价。

  “我也是这么想的。”况伯愚继续说,“所以直觉告诉我她一定有问题,于是我就联系了魔都那边的异端审判所,结果,他们告诉我,这个人没有问题,让我放心。至于其他的信息,什么都没给我。”

  “有意思。”况龙津语气一下子变冷,“也就是说,她的背后,站着的是可以影响到魔都灵能者协会的人咯?”

  “有这种可能。”况伯愚点了点头。

接着,他毫无停顿地对况彦清说道,“彦清,我已经把这个追踪定位系统和车载导航连在了一起,你直接跟着导航开就行。”

  “嗯。”况彦清发出鼻音。

  副驾驶席的况龙津看了一眼中控屏幕,上面是纵横交错的地图,宛如一张华美的蛛网。

  “这个路线……”况龙津沉吟,“他们是想要去魔都?”

  “多半如此。”况伯愚说,“平江到魔都只有不到一百公里,直升机只要油够,半个小时就到了。”

  “绝对不能让他们进入魔都!”况龙津冷冷说,“这简直就是放虎归山!”

宛如宣战一般,这话说完,车内唯余死寂。

  只剩下况伯愚敲击键盘的嗒嗒声,荧幕的微光映出他全神贯注的脸。

  不知过去了多久,黑色轿车驶上高速,两边荒芜的黑暗中无数双嗜血的眼眸倏然睁开。

  即便是周韶容率领的华韶物流公司也不敢选择在这个夜深的时候上高速,往往都会选择一个阳光明媚的好时候。

  不过,这些不知道饿了多久肚子的妖怪们今晚也算是碰到了硬茬子。

  且不论车内坐着的是况龙津和况彦清这两个杀胚,就说这辆经过军队级别改装的黑色轿车,就足以在这一百公里路杀个来回。

  “搞定!”

  寂静之中,况伯愚突然打了个响指。

  “什么搞定?”闭目养神的况龙津睁开眼。

  “刚才冲进机库的时候,我就发觉这架直升机长得有点像我们家那架,于是抓紧时机拍了张照片,再联系到亭栖刚才打给大哥你的那个电话,我就大胆地猜测这架直升机就是我们家那架。刚才,我拿两架直升机的照片进行对比分析了一下,得出的结论的确是这样。”

  “所以呢?”

  “没有所以,就只是验证一下。”况伯愚一愣。

  “不能远程操控它吗?比如让它停飞?”

  “……”况伯愚苦笑,“大哥你这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顿了顿,况伯愚说道,“那架直升机的航电系统太原始了,老式的数据总线,简单实时操作系统的计算机,再加上整机的航电系统没有成系统,很多地方都是隔离的。简单来说,就是不开放。哪怕是再顶尖的黑客来也不可能入侵。”

  “明白了。”

  况龙津了然,“意思就是那是块无孔可入的石头,是吧?”

  “你要这么说,对。”况伯愚无奈。

  “他们好像发现我们了。”这时,况彦清突然开口。

  况伯愚连忙查看起定位追踪系统,发现那个黄色光点仍然在移动,“没有啊。”

  况彦清没有说话,时不时抬高目光,望向天边闪烁着的微光,下一刻,他关闭了远光灯,他们一下子置身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

  “彦清的意思是,他们通过地面上的强光知道我们在追他们。不过,他们应该不知道直升机上还有一个追踪定位装置。”况龙津解释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