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彼岸弗空 > 正文
第160章 怨女无情
作者:十一王  |  字数:3145  |  更新时间:2020-03-20 10:06:35 全文阅读

水月潭乃是天池的外潭,却在崖壁之另一侧。

刚开始还有长空栈道可以行走,直到栈道的尽头,便只有参差不齐的一些岩石可以落脚。

那司马然熟门熟路,不过在行走之时也颇为小心,赵落葭以凌虚境修为,攀登峭壁也还不算难事,便没有把这些险峻放在心上。

不过,那司马然之前提过这水月潭不好走,想必还有着其它什么。两人在崖壁上最后一块凸起的巨石上停了下来。

司马然往头顶的一指,极远处有一缕白练飘下。

“在那飞瀑之上,便是水月潭了。”

隐隐有水声传来,因距离较远之故,却不是很大,但赵落葭看着这笔直陡峭的崖壁,要飞身过去,确实有些难度,不过稍加准备,或许可行。但她不会平白无故就这么飞过去。

“确实别有一番韵味。”赵落葭有些淡淡的样子。

“绝佳的景色当然是在水月潭中,潭里有个印月台。在那印月台上,便是参悟之地。”司马然介绍道。

“就这么简单?”赵落葭还是有些不信。任何宗门的修炼宝地,会这么大方地给宗外之人?

“那要看你有没有本事上得那顶上去,要知道如果掉下去,是很狼狈的。”司马然有指了指下面的深谷,有云雾缭绕,深谷看不见底。

赵落葭好好打量了所在的峭壁,再看了看那些云雾缭绕的地方,还有那飞流而下的白练,要到了那顶上,确实不是容易之事。

不过,对于凌虚境,或许没有那么难。

她想着,这正阳教的弟子或许没有安什么好心思,但自己去看一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如有不妥,以其凌虚境之修为,在这峭壁上辗转腾挪,也还是绰绰有余的。

“既然道友如此盛情,那我就上去看看。”赵落葭身形一闪,便贴着崖壁飘然而上。

司马然眼中露出羡慕的目光,旋即变得有些狠毒起来。

……

在赵落葭跟着司马然离开后,李牧来查看端木序的情形,发现絮白公主不在后,便让人打听。毕竟这是在正阳教的地盘,况且和朝廷的关系并不融洽,要是在此地生出些是非,保不齐絮白公主会吃大亏。

李牧的这一番打听,自然也惊动了皇甫重。在打听到了赵落葭是跟着司马然去到水月潭的方向时,皇甫重心中咯噔一下,糟糕。

他急着起身,径直去了丁真人的静室。

“丁掌教,她可是大宪的公主,如果在你正阳教出事,你就不怕掀起战火吗?”皇甫重责问之意很明显。

丁真人听了声音,便出了静室。

“皇甫重,你这是何意?”

“你派弟子带絮白公主去水月潭做什么?”皇甫重盯着眼前这位掌教,想着对方此举又是何意。

“我何时?絮白公主果真去了水月潭?”丁真人也觉得事态严重。

“你教内弟子司马然带着去的。”

“走,我们去看看。”丁真人也不再问其它的,而是转身朝水月潭方向极速而去。

当这两人刚刚来到水月潭下的崖壁时,便听到轰隆的一声,然后崖壁间的云雾震荡。两人皆脸色一变,同时看到一道人影从云雾中冲了出来,正是那司马然。

“你在此做什么?”丁真人语气不善。

“我……”司马然没有想到那崖壁上的动静这么大,更没有想到掌教来得这么快。

皇甫重看了这司马然一眼,便飞身进了云雾,贴着崖壁往上飞腾而去。丁真人也紧紧跟着,顾不得再询问那司马然。

穿过飞瀑之后,两人便来到了崖顶之上。

崖顶之上,一片白雾,根本不可视物。不过两人皆是伪上境的高人,很快便从白雾中穿过,来到一处巨石处。

那巨石四周泥石一片,看来是刚刚才倾倒下来。

“可还能打开?”皇甫重急切地问道。

“你也知道。这巨龙闸一旦放下,需天池水落七尺才能自动开启。”丁真人脸色凝重。

如果那絮白公主被压在这巨龙闸下,恐怕凶多吉少。

水月潭虽为潭,不过是个一丈见方的小水潭,潭水极深,其中间处有一个印月台,本是修行绝佳之地,但同时也是大凶之地。只有在天池水落七尺之时,其印月台上才会引聚天地灵气。而在其它时候,反而是浊气弥漫,甚至会侵蚀修行者的灵海。

大吉和大凶本就是相伴而生。

那司马然引赵落葭来这水月潭,便想着让她困在那印月台中,身受浊气侵扰之苦。

“距那天池水落七尺还有多久?”皇甫重的脸色铁青,既担心着赵落葭的安危,也愤怒于自己的打算就此被破坏。

他原本想着,借助此次水月潭之修行,好好打磨一下灵海内那些凝霜的不足之处。这也是他提议来这华山的缘由之一。不曾想,此时不仅让赵落葭困在那巨龙闸内,更是断送了这次修行的机会。

“至少还有十日。”丁真人也觉得事情麻烦了。如果让这絮白公主困在印月台中,想必一身的修为就这么毁掉了。对于一个修行者来说,这可比丢掉性命更为可怕。到时候,大宪朝廷想必就不是那么好说话了。

“可否将这巨龙闸强行掀开?”皇甫重打量着这个巨石。

“巨龙闸乃牵连着整个天池的机关,如果一动,这整个水月潭便会坍塌,那絮白公主还未等到我们救援,恐怕就……”

皇甫重在原地踱着步,飞快地想着各种对策,但又纷纷被自己否决。

絮白公主等不了那么久。

丁真人一时间也一筹莫展。这水月潭本就是禁地。寻常弟子不敢也没有能力上得了这崖顶来。

皇甫重原本踱得飞快的步伐突然停了下来,“或许……,丁掌教,我记得当年陈玄老祖提过,这水月潭和天池乃是一体,在这底下有着相通之处。”

“这天池和水月潭确实是相通的,不过其相通的水道不知在这山中何处。皇甫兄有何对策?”此时,丁真人的称呼也有了变化,原本都是直呼其名。

“也不知能否有效,姑且一试罢了。”皇甫重说完,再施展秘法传音,对着那巨龙闸,“絮白公主,你暂且坚持一下,半日后,便开始施展两心诀,直到十日之后。”

皇甫重传音一遍之后,又如法炮制,再传音了一遍,想着困在巨龙闸下的赵落葭应该能听清了吧。

皇甫重传音完毕之后,便朝丁真人说道,“此事还需掌教在天池内布下一个闭水阵,至少可容纳一人。”

丁真人大致猜出皇甫重的用意,但却觉得这可怕可不行,不过此时也无它法。

两道身影从崖顶处腾挪间,便消失在云雾中。

丁真人回到镇岳宫后,一番吩咐,然后便去了天池处,开始布置那闭水阵,而皇甫重则是来到了端木序的静室,又是一把将其扛起,飞身前往天池。

莲花峰顶,天池之美,妙不可言。

没有接天的莲叶,却自有一股淡然之气。也没有夺目的莲花,那晃荡在水中莲蓬却令人关注。

但此时没人在意这些,丁真人忙着在天池中布置那闭水阵,而皇甫重将端木序轻轻放下,仔细琢磨着那相通之处。

丁真人的闭水阵布置好后,皇甫重也大致琢磨出天池和水月潭相通之处的方位。他将端木序扶起,然后纵身一跃,将其放在闭水阵中。

那闭水阵一直往下沉。

皇甫重也跟随而下,不断调整那闭水阵之方位。

天池之下,只有暗涌,但水涌往何处,却很是混乱。许是这天池底复杂的缘故,或是天池岸壁复杂的缘故,皇甫重再不断地感知,希望能找出那一丝和水月潭相通的地方。

良久,皇甫重终于停了下来,将闭水阵固定住,然后盘腿坐在深水之中。

他开始施展秘法,小心翼翼地牵引端木序灵海外溢的灵气。虽然有千年紫罗汉之故,端木序的灵气外溢已少之又少,但在其昏迷之下,不受控的灵气外溢总是不可避免,而这些消散在外的灵气,便被皇甫重以秘法牵引,朝着自己猜测的两水相通的方位飘去。

尝试一次,无果。

皇甫重又再继续。

这天池与那水月潭或许在这底下不知何处以何种形式相通,那他相信其间必定有牵连。

在天池之上,丁真人施法维持住闭水阵,而深水之中,皇甫重便一次次尝试寻觅那相通之处。

以皇甫重伪上境之修为,虽能在深水中觉察那些细流消失在崖壁细缝中,但即使天池一侧,所接触的崖壁便颇为宽广,况且灵气要穿透这个崖壁,便绝不可能。

许是陈玄老祖当初的论断,或许本就是迫不得已,皇甫重不得不一遍遍去尝试。

或许那赵落葭命不该绝,也或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皇甫重再不计其数的尝试之后,便感觉到了那些逸散的灵气,朝着一个方向飘去。

那是两心诀奏效了,也是找到了这两处的相通之处。

皇甫重终于如释重负。

他想着,那赵落葭施展两心诀,牵扯进白序这里的灵气,更是把水月潭中的浊气释放到天池中来,不再是侵蚀她的灵海。

不过,此时却面临一个问题。

从白序灵海中逸散的灵气终究有限,如何能支持十日之久,等到天池水落七尺。

一旦没有了从天池传递过去的灵气,那么赵落葭终究还是会沦落到灵海被侵蚀的局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