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彼岸弗空 > 正文
第153章 名节如山
作者:十一王  |  字数:3486  |  更新时间:2020-03-13 10:48:35 全文阅读

刘国范从来没有任何时候觉得自己的运气如此好,查办十三皇子遇刺一案不力却没有遭到贬谪,查办小院中的杀人案却有人送来密信协助破案,追查镇抚司移交过来的疑案后就有从牢房里传来的好消息。

他万万没有想到,镇抚司苦苦追查那白序的来历,想不到竟然是从中书令府的后厨内出来的。

有很多事情他想不清楚,不过他也不想去追查。只是将刘同移送到镇抚司,算是把这件事圆满地交差了。

而李牧在仔细审问过刘同之后,才将白序在怀朔军镇前十多年的生涯给补上了。

皇上钦命要找的人,想不到这么多年就在宪京城中,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李牧当初不是没有严查过,但终究是大海捞针,没有任何成效。

在刘同口中,李牧将一桩桩事情慢慢拼凑好后,火速进宫面圣。

赵天印更是一通感慨,想不到自己的子嗣竟然被安置到后厨当中做了十多年的苦力。而且再回头看法隐的安排,当初一步步就是让白序准备参与夺灵,还真的是处心积虑。

此时,除了要缉拿那法隐,还要多缉拿一人,便是和白序朝夕相处的疤脸人。这大宪中脸上受伤的人很多,但如刘同那般描述的,就只有前朝镇抚司副指挥使戚哲。

想着自己曾经的属下,竟然将自己的子嗣带在身边,不断地灌输各种对自己仇视的想法,赵天印的杀意从来没有如此浓烈。

宪京城中的明查更严,暗访也更多。此时在这宪京城中,人人都感觉到了一股令人窒息的冷意,或许是圣上的怒意。

没人敢猜测圣上为何发怒,而是更加留心说的话和做的事。

明察暗访,镇抚司飞羽卫不遗余力,顺天府巡捕营也不敢懈怠,还有各城门的守卫更是上心,当然还有鱼龙帮上下如水银铺地般,无孔不入的探访。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这各方势力上下齐心,终究把这宪京城翻了个底朝天。鱼龙帮从长公主府小厮的口中探听到一些异常的动静,便火速的将消息传到了镇抚司。

李牧听到了消息,确实有些吃惊。任谁都没有想到,法隐会藏身于长公主府中。

但要搜查长公主府,却不是件容易的事,得先向皇上请旨。

赵天印的旨意下得很快,飞羽卫奔向长公主府的马蹄也很急。

有了旨意,无人敢拦,李牧很快便进入了府邸中。不过虽然有旨意,飞羽卫在这府中查得紧,但也格外小心,不想弄坏府中一花一草。

在飞羽卫踏入府邸时,早有人将消息传到了府里的钱潇潇处。她不知道法隐大师为何被朝廷通缉,她没有问,甚至长公主也没有问。

当时法隐悄然来到府上,提了一句可否在府上小住几日,这母女便欣然答应。此后传来的各种风声,虽然让这母女两人心中充满疑云,终究不曾开口询问。

李牧带着飞羽卫进府,钱潇潇马上就明白了缘由。

在正堂之处,她碰到了李牧。

脸上自然是愤怒的,被人擅自进府搜查必然是愤怒的。

“李大人,是当前朝廷不姓赵?还是李大人改姓赵了?”

李牧自然知道这皇上的外甥女是故意奚落自己。“奉圣上旨意,前来缉拿觉台寺要犯法隐,还请大侄女行个方便。”

“既然有旨意,哪里轮得到我行不行这个方便?只是无端就到府里来搜查,不知道李大人凭什么,就是皇上的一道旨意吗?”钱潇潇自然没有好的语气。

“镇抚司乃是奉旨办事,至于查案是否有力自有皇上决断,而要查案当然有旨意就够了。”李牧自然不会提起得到什么消息,一切都称是皇上的旨意。

两人说话间,那些飞羽卫自然不会闲着,长公主府里里外外都在搜查着。

但终究还是有些地方不敢去搜的,至少不是寻常的飞羽卫能搜的。钱潇潇的闺房是一处,长公主的居室又是一处。

当四处搜查的飞羽卫纷纷无功而返之后,李牧的神情变得有些凝重起来。要查那些不该查的地方,必然要承受可能难以查的后果。

也许这么多年赵天印一直倚重李牧就在于,他勇往无前的态度。即使知道可能会遭遇长公主滔天的怒火,他还是带头去查。

当李牧站在钱潇潇闺房前时,目光将这整个庭院扫了一遍。寻常的小家碧玉,其闺房可能就是一间,而钱潇潇所住的却是一个大大的庭院,风景自然极好,布局也极为精妙。

不过,李牧不是看这些的。

虽说是要搜查钱潇潇的闺房,但终究不是要进去乱翻一通。

或许曾经法隐曾在此处,此时却绝对不在。

钱潇潇在正堂处说了一番言语后,并未回到自己的庭院处,阻拦李牧的搜查,那么她去了哪里。

如今这长公主府内就只剩下长公主所在的庭院了,想必钱潇潇也在那里吧。

当李牧来到长公主所在的庭院时,果然在庭院前就见到了钱潇潇。

“我以为让李大人搜查了自己的闺房,李大人回收兵离开。不曾想,李大人终究还是这么咄咄逼人,我钱家的脸面,我母亲的声誉,在李大人的眼里终究不值一提。”钱潇潇的声音冷了许多,任谁都听出了其中的怒意。

“李某旨意在身,还望多体谅。”李牧站着,目光却越过了钱潇潇,朝着这庞大的庭院扫过去。要搜查,自然不需要跑进去翻箱倒柜。

“我不体谅呢?”

这不是钱潇潇的声音,而是从庭院内传出来的声音。

李牧不得不收回那些散放在外搜查这庭院的灵气,不仅仅是因为庭院内传出来的声音,更因为里面有好多禁制,竟然让灵气不能接近。

有人从庭院内出来,正是长公主赵天曦。原本雍容华贵之态,此时更增加了怒容。

“见过长公主。”李牧行礼道。

“这哪里有什么长公主,不过是钱家的未亡人罢了。不然,这满府的飞羽卫也不会出出进进,把钱家的脸面踩在地上跺上几脚。”赵天曦言语中颇多的怒意不是洒在这镇抚司指挥使身上,而是那个下旨意的人。自己好歹是亲妹妹,有什么事情还要动用镇抚司来查的吗?自己这个长公主从此以后还有什么脸面。

最最可恶至极的是,这李牧在四处搜查一番之后,连潇潇的闺房都要查,此时更是查到了自己的头上。

女人,在乎名节。不管是寻常人家的女子,还是权贵人家的千金之躯。

而李牧此时的举动,便没有将她和潇潇的名节放在眼里,赵天曦此时的怒意不是虚张声势,而是实实在在要有一个说法。

如果李牧不能给,那总得有人给一个说法。

“长公主请息怒,此事干系重大,非微臣想冒犯。如长公主能行个方便,李某定当感激不尽。”李牧抱拳道。

在请旨之时,李牧确实有所担心,但赵天印一句话,便让他放心下来。“如天曦有任何怒气,让她入宫,我自会解释。”

既然皇上已如此说,那么在这长公主府中总得要找到什么,才能交代。

“李大人,有些事情是不能退让的,比如女人的尊严。”赵天曦的意思很明确。

一个要进,一个不让。

双方就这么僵持在原地,一时间都没有言语。

“轰”的一声,有东西破碎的声音,从赵天曦身后的庭院中传出来。

李牧束气成线,化为无形之网,再次朝长公主身后的庭院洒去。虽然听到了异常的声音,但他终究不能就这么硬闯进去。很奇怪之前那些禁制好像突然消失了,无形之网从这庭院的一侧到另一侧,没有任何发现。

当将灵气尽数收回之后,李牧的脸色变得很凝重。

请了旨意,更是不惜惹怒长公主,最终却是这个结果。他相信冲进这长公主府前,已将四周完全地封锁住,即使法隐修为再如何精深,也无法毫无征兆就这么离开了。

但这整个长公主府已翻了个底朝天,连钱潇潇的闺房,还有长公主所在的庭院,自己都探查一番,却没有任何藏有人的迹象。

看着李牧的神情,赵天曦的怒意更盛,“李大人还真是欺负我这个未亡人,没有你通天的手段,看来我身后这个庭院,李大人早已看得个一清二楚了吧。潇潇,我们走,去问问宫里你那位好舅舅,如此逼迫我们孤儿寡母到底是为什么?”

赵天曦带着女儿,很快便乘坐软轿,朝皇宫方向而去。

李牧紧接着也召回了飞羽卫,自己独自回宫,等着皇上的责罚。他知道,在长公主府中的对峙,长公主虽有言语阻拦,但终究还是让自己去探查了一番,而她的怒火必将在这皇宫中爆发,那时才是长公主真正可怕的时候。

长公主的怒火自然在赵天印面前爆发了。

那些不断线如珠的眼泪,还有作为一个未亡人的孤苦,当然还有这次遭遇的欺凌,都在赵天印面前一一展现。

“皇帝陛下,你就这样对待一个已为大宪捐躯的未亡人吗?你就不怕梦里看到了钱宽,他来问你如何对待他的家人的吗?”

赵天曦在控诉着。赵天印也在听着,他知道自己这个妹妹的脾气,想着等她说完,再好好的解释。不过当他听到了她又提起了钱宽,神情还是有些黯然。

岭南钱氏追随自己多年,而钱宽更是在当年那一战中不幸丢了性命,留下了自己这个妹妹,还有潇潇。

他委实还是亏欠着他们,所以这些年来赏赐从不落空,而且在这宪京城中特意建了个长公主府,方便自己这个妹妹回京的时候有个落脚之处。

不过,这一切也不能作为她包庇法隐的理由。

“天曦,这些年你受苦了。为兄的都记在心上,还有潇潇也受苦了。”赵天印看了看一旁的钱潇潇。

“既然皇上陛下,知道我们受苦,为何还把我们往绝路上逼?”赵天曦想不通,即使那法隐真的做了什么大逆不道之事,自己这个哥哥至少也看在她的面上,也会网开一面,想不到却是直接派飞羽卫上门搜查。

“事情太急,不宜过早告知。”赵天印解释道。

到底是什么事,还不能过早告诉自己,赵天曦疑惑着法隐到底惹到了什么事情,凝神听着,连那些要流的眼泪也忘了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