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彼岸弗空 > 正文
第146章 祸起萧墙
作者:十一王  |  字数:2037  |  更新时间:2020-03-09 13:49:23 全文阅读

命运总是无情,或者人心总是无情。

高玉枝想着大姐死于非命,到头来曾放在自己这里的信件又成了别人要挟的筹码。没人为她大姐的死而悲哀,也没人为她的悲戚而难过。

但刘同的话终究让她感到害怕,如果此人真的去告发,不仅是自己要被治罪,那么父亲也会受到牵连。

恐惧和悲伤袭来,高玉枝没有了一丁点反抗的心思。

看到高玉枝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再挣扎,刘同眼睛放亮,所谓酒壮怂人胆,像他这样的人,也许也就这个时候勇敢一些。

刘同把头往厢房的方向一甩,扯着高玉枝肩头的手顺势往下滑。

……

上了年纪的人也有不服输的时候,特别是上了年纪又有些权势的男人。

中书令府的副总管,虽然在那些权贵眼中还是下人,但在更多的底下人眼中已算是有权势的人了。方博早已一把年纪,在副总管的位置已坐了好多年,该吃的都吃了,该拿的也拿了。唯一让他有些不如意的是,家中那位确实太过于霸道,别人家早已三妻四妾,而自己却不能动些心思。

有时候闲聊时的感叹,所谓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

中书令府的副总管,手中好歹掌握了好多的钱粮开支,更重要的是,与宪京城中好多府邸中的管事都有交情。冲着这一点,宪京城中的商贾早就盯上了。

既然方博有意“老夫聊发少年狂”,自然有人会为他物色。而大岱川茶庄掌柜的二女儿就这么进入了他们的视野,心中羡慕着富贵,贪恋着权势,这样的女人总会愿意为此付出什么。

在一些故交老友的安排下,方博终于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当然为了避免惹人耳目,对高玉枝的照应诸事他就交给了刘同去办。不是因为那刘同办事多得力,而是在于此人胆子不大,口风也很紧。

将府中的一应事情交待妥当之后,方博便想着要不出府走走。整天围着府里的几个主子转,得空闲逛的机会还真不多。

宪京城很大,能游玩的地方很多,但最好的还是那温柔乡里。叫上一顶小轿,方博便出了中书令府,在大道和小道间交错一段之后,来到了一处小院,正是不久前刘同敲门的地方。

院门竟然是虚掩的,方博想着得提醒玉枝一下,院门总是要关好的。他轻轻推开了院门,不同于往日,那玉枝会到院中来接自己。这丫头跑哪里去了?

上了年纪的缘故,方博的腿脚没有那么灵便,脚步重了些,也慢了些。不过许是觉得有些不妥,此时方博要比平时走得快了些。

正堂内没有人,不得已,他用力喊了一声,“玉枝。”

没有人回应。难道出门去了?方博想着,便想着在院中转转。脚步声有些重,也许真的因为这脚步声太重了,从后厢房传来了响声。

方博虽年纪大,但耳朵还是很灵。“谁?”,脚步比之前快了好多,朝着后厢房就快步走去。

脚步更快,声音也更响。后厢房也传来更大的响声。

方博在房门处,停了一下,然后大力一把去推门。

门上了门栓,没有推开。

这让方博勃然大怒,虽然腿脚老了,但总是还可以踢门的。

“出来。”

对着房门就是一脚,“咚”的一声,房门颤了颤,没有被踢开。

方博喘了喘气,又喊了一声,“玉枝,给我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

见到里面还没有回应,方博又喊了句,“如果再不开门,我放火烧房了。”

这句话果真有效,房门打开了。

看门的是高玉枝,微微低着头,气息有些乱,“老爷,你来了。”

方博没有理她,一把将其推开,朝屋里查看起来。

屋里如常。

当方博却不这样认为,操起案几上一个瓷瓶,就朝地上砸去,“给我出来。”瓷瓶的碎片四溅。

吓得高玉枝轻叫了一声,慌忙躲闪。她能躲,有人却不能躲。

只听到一声“哎呦”从衣橱后面传来。

高玉枝马上花容失色,而方博却是勃然变色。

随手拿起另外一个瓷瓶,又朝衣橱后砸去,“别砸,别砸,是我。”

刘同从衣橱后面爬了出来,额头上在流血,想必是被瓷片划伤的缘故。

“刘同?”方博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转身从案几上找东西。摆放的两个瓷瓶都砸了,还剩下个青铜香炉,他就用手去拿。

此时的刘同,早已没有半分的酒意,只有全身的寒意。这下得罪了方总管,以后还怎么混。

当他看到方博手中拿起青铜香炉时,慌忙着想躲闪。但香炉还是落了下来,砸在了身上,刘同只能来得及发出一声哀嚎。胸骨肯定断了,痛,疼痛,刘同额头上冷汗混着鲜血,化成血水往下滴。

方博还不解恨,在屋内转悠,朝着高玉枝吼道,“去厨房给我拿把刀来。”

高玉枝没有动,方博怒气更大,“信不信,我连你一块收拾了。”说完,便要朝着房门处走去。

想着方博如果去厨房拿到刀,自己的小命可能就真的不保了。再惧怕方博,刘同也想着得保住性命。他一下子朝着方博窜了过去,从背后将其扑倒,然后朝高玉枝喊了一声,“香炉递给我。”

高玉枝这次动作极快,将滚落在地的香炉一把就抓住,拎了过来,递到了刘同手里。

被推倒在地的方博,头被震得嗡嗡的,但还是听到了刘同的喊声,赶紧呵斥,“你们敢?”

胆小之人要保命时,也是很胆大的。

刘同接过了香炉,狠狠地就往方博头上砸去。

头颅终究是不能和香炉抗衡,鲜血从方博花白的头发中往外流。

刘同没有停手,拿着香炉连敲了好几下,直到有些疲累了,才停了手,就这么坐在了地上。

看着香炉上的血迹,还有地上一动不动的方博,刘同还懵懵的。不是醉意,而是从未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后面到底该如何应对。

高玉枝轻轻走到他身边,伸手将他扶起,牵到案几旁边的木椅上坐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