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彼岸弗空 > 正文
第75章 火烧博望
作者:十一王  |  字数:2450  |  更新时间:2020-02-09 13:34:58 全文阅读

“金帐兵当年也是因为这个?”法隐看着端木昭容手中的物件,问道。

“是的。如今也是因为这个,这样看来,金帐兵离我们不远了。”端木昭容将思绪从过往拉了回来。

“想必已经进了博望谷。”法隐往下看了看两道山岭。

“原来是为他们准备的,我还诧异怎么没有对自己动手。”端木昭容也往山下望去。

……

达尔罕抬头往上望了望,下令大军快速行进,既然有了反应,那就不虚此行,那些身死异国的金帐勇士也算是死得其所。

大军的行进速度快了许多,达尔罕的心情也舒畅了许多,此次带兵深入敌国,可谓是兵行险着。一旦完成任务,则可立即撤兵。

这山谷终究不够宽阔,不能像草原上驰骋。在进入山谷前,达尔罕还犹豫过,如此狭窄之地,对于大军确是险地。不过要找到那物件,势必需要大军的吟唱,另外此次行军也无人知道他们的目的地是在这里,断无设伏的可能,于是在安排萨满卫留守在谷口后,他便放心将大军带进谷中。

片刻前的安全之地可能便是片刻之后的绝境。

一支,两支,很多支箭矢,如雨,而且是燃烧的雨,从天而降。达尔罕心一沉,有埋伏。

山谷之地狭窄,避无可避,惨叫声此起彼伏。

对于金帐兵来说,火矢只是噩梦的开始。斗大的滚石,从峭壁之上滚动,携万钧之势,撞击到山谷地面,在山谷间滚来滚去,逃避不及的士兵纷纷惨遭碾压。

如果滚石还让人有躲避的可能,接下来的那些燃烧的树木却更难应付,不仅要避让燃烧的火焰,更要躲避那些浓烟。但浓烟又如何躲避,以衣物蒙住口鼻的金帐兵陷入混乱。

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达尔罕还未来得及下令,金帐兵就已陷入混乱,更糟糕的是,跟着燃烧的树木冲击而下的,还有一桶桶桐油,那一声声地面上的爆燃,和金帐兵的惨叫就没有停过。

来不及愤怒和懊悔,达尔罕下令大军往后撤,但同时却让慧可两兄弟往博望峰上冲去,趁着圣物还有动静,争取将遗落在外的另外一件圣物给带回来。

大军往山谷外方向撤退,除了死于火矢,燃木和滚石的,相互踩踏的更多。习惯于在草原上奔走厮杀的士兵,一下子困于如此狭窄的山谷,敌人在高高的山岭之上,让他们无计可施。生性极为强横的金帐兵,此时终于萌生出绝望。

达尔罕却不能绝望,尽管大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他依然呼喊着往外冲。如果他倒了,那这支大军便真的万劫不复。

慧可两人无视头顶上飞来的箭矢、滚石和燃木,倏忽间便脱离了金帐大军,沿着山谷间的小道,径直往上。身形如鬼魅一般,就看到两个黑点不断地往上跳跃。

……

东望岭和西望岭发动攻击的时候,端木昭容不感到意外,法隐自然也知道这个布局。

想着那些惨死在山谷中的金帐兵,端木昭容并没有等来意料中的痛快和舒坦,却是感到一丝无趣和茫然。这是报仇吗?也不是。当年被金帐兵千里又千里的追杀,那是因为在金帐人眼中,她是叛国者,她是背叛国主之人,更可况她拿了不该拿的圣物。

当她历经千辛万苦,真正是九死一生回来,却听到的是皇宫的一场火,毁灭了她所有的希望。她本来想对他说,你看,我找到了你想要的东西,我厉害吧,能夸夸我吗?可惜,她没有等到这样的机会。即使她赌上了一切,性命,身体,情感和声名,才换来的东西。

她本想找赵天印报仇,但她也终究不是个莽撞无知的女子,知道单凭自己之力便是纯粹的送死。

虽杀不了赵天印,但她终究还是不能释怀,对抗一国的只能是另外一国,于是在淮北的荒原上流传出青冢的故事。

她本来只是想当一个看客,不曾想还是身处其中。她手中的圣物还是闪闪发光,法隐和她却没有心思再看,而是盯着从博望谷飞速靠近的两个黑点。

法隐的神情一下子严肃起来,心想即使被围攻在山谷之下,金帐人还真是不死心,硬是冲了上来,看来这个圣物对他们太重要了。

不过还未等法隐出手,从青冢两侧不远处飞出箭矢,集中朝着那两个黑点的方向射去。

箭矢如雨,而且没有间断。

令人意外的是,那两个黑点硬是从箭雨中不断地往青冢迫近,连速度都未下降多少。

虽然未能有效阻挡快速靠拢的黑影,青冢两侧的箭矢却没有一丝怠慢,继续不断地射击。

即使有这些箭矢的延阻,法隐却未有半点放松,直到无慧大师毫无声息地来到他的身旁,他心中才微微安定。

法隐和无慧两人往前迈了一步,将端木昭容护在身后,神情专注地盯着那逐渐变大的身影。他们知道这些箭矢是拦不住对方的。

随着两人的靠近,箭矢不但未能伤及对方,反而转向飞回青冢两侧,顿时惨叫声四起。许是这个新的变化,让两侧的箭矢停了下来。既然不能杀敌,反而会伤到自己,再发射箭矢又有何用。

当慧可两人站到法隐前不远处时,箭矢早已经停了,端木昭容手中的圣物也停止了发光,不过她也没有收回去,藏是藏不住的了。感觉到了空气中渐渐沉重的威压,她便往后不断退。

博望峰的半山之处,极为开阔,但此时不仅端木昭容觉得不够宽不够阔,那些藏身于此的大宪兵也有同感。

只因为那站着的四人,还未出手,之前还很平和的山风陡然间变脸,无来由地狂风大作。又因地面开阔之故,这风势来得更为凶猛。

飞沙走石,那四人依然未动。任凭空中的风向转来转去,一下往东一下往西。

法隐用力站在地面上,双腿开始不由自主地颤动,不得不咬紧牙关,力从脚下起,整个身躯渐渐往前屈,硬扛着不断往身体上砸下来的狂风。

“邦、邦、邦”的声音,风好像连续不断的锤子,不断地敲打着法隐,他的双脚渐渐踩进了地面。要不是有着无慧大师在一旁分担下绝大部分的重压,他相信此时泥土已经没到膝盖的位置。

他不得不承认,上境果然是上境。不过,幸好无慧大师也非一般的上境可比。

但一味的防守总是被动,也不知道山谷中的战事进行如何,法隐不得不冒险抢攻一番,如果能够以重伤自己为代价重伤对方其中一人,那么形势是有利的。如果等自己被对方首先击伤之后,无慧一人应对两人,恐怕力有未逮,到时候昭容那边可就危险得多。

法隐暴喝一声,犹如旱地惊雷,整个人便硬抗着砸向自己的风锤,朝着慧可两人扑过去。

他的身体上传来“邦邦邦”的声音,每响一下,法隐都不自觉皱一下眉头。即使以金磐中境巅峰的实力,在这些风锤敲击之下,都极难抗住。

法隐的身形越来越慢,而身上风锤敲打的声音却越来越密集。

无慧瞥见法隐稍稍有些冒失的举动,不得不竭力调动天地气机,在与对方争锋的同时,帮助法隐略微减轻一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