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彼岸弗空 > 正文
第38章 晓营吹角
作者:十一王  |  字数:2205  |  更新时间:2020-01-18 15:12:11 全文阅读

站在中军帐前,乃蛮部的达尔罕王仰望着远处巍峨的城墙,从北面一直延伸向南,贯连南北两大翼城,再加上一座卫城,还有最中央的关城,在这两山之间,还真是扼咽喉之地,阻挡帝国的铁骑。

不过与以往不同,这次非得拿下这座关隘不可。

国主的敕令很短,但达尔罕能感受到其中的愤怒,那是遭遇背叛压抑多年后即将爆发的怒火。能让国主满意的方式不多,不过摧毁眼前的城池想必是其中的一项。

牛角声骤然响起,那是乃蛮部进攻的信号。

“轰,轰,轰”,整齐的脚步声,疯狂的呼喊声,还有脚下带起的灰尘,整个地面好像动了起来,从安静的大地变成了战场。

成排的盾牌不断地往前推进,好像是移动的铁甲。而在盾兵后,便是弓弩兵,箭矢如蝗,纷纷飞向城墙之上。

看着前面的盾兵掩护着弓弩兵,如洪水般往关城前的瓮城方向涌去,箭矢在空中交汇,然后坠向各自的目标。盾牌上“叮叮”作响,间或夹杂着惨叫声,来自城下,也来自城墙上。达尔罕沉睡已久的战意被完全的激发出来,这就是战场的感觉,远比军帐中那些婀娜多姿更让人陶醉。

“乌拉”,达尔罕大喊一声,奋力挥动一下身前的小彩旗,并有旁边高处的旗手挥动同样颜色的大旗,然后云梯兵便从侧翼跟着前面的盾兵和弓弩兵,不断地冲锋。长长的云梯,数十架从不同方向,由云梯兵扛着,快速地往城墙靠近,有半途被射倒的兵,又有新的云梯兵紧急接手,冲到护城河时,便用云梯为桥,盾兵等快速通过。

偶有云梯终于架起,有盾兵沿梯而上,便被城墙之上推翻整个云梯,梯倒人落,还有一些滚石,从墙上砸落下来,有惨叫,有鲜血,更有一具具倒地不起的士兵。

“乌拉。”达尔罕又大吼一声,又挥动身前的另一面小旗。高台上的旗兵又挥动同样颜色的大旗。大旗动,便有士兵动。两大攻城槌由两组步兵推着,朝着瓮城的东侧门和西侧门快速推进。

空中的箭矢依然交汇,云梯也在不断地坠落,两大攻城槌边上的士兵倒下又补充新的步兵,终于踩着架在护城河上的云梯,攻城槌过了河,朝着瓮城的城门冲去。

箭雨更急,惨叫声更骤,达尔罕看到的却是倒下的身影,成片地倒下。达尔罕继续嘶吼,“乌拉,乌拉”。从后往前冲击的士兵,也在“乌拉,乌拉”地嘶吼着。只要攻城槌能攻破城门,那么后面的铁甲骑兵便可全力冲击,这关城便可一举攻破。

达尔罕在嘶吼,石继威却是有条不紊地下着军令,源源不断地箭矢从下往上搬运,送到城墙之上每个雉堞射孔处。弓弩永远是杀敌的利器,何况是居高临下。

有死伤,便有士兵补上射孔处。此时端木序便是站在谯楼前的一处墙台处。墙台凸出城墙,正是射杀敌人的绝妙位置。箭矢从他身后的箭筒,源源不断地从他的手中再到弦上,最后插入一个个试图冲杀而来的敌兵身上。

眼见着两大攻城槌由一群步兵簇拥着,从那铺倒的云梯上冲近瓮城城墙,朝着瓮城的城门冲去,端木序手上的箭矢朝着盾牌后偶有露头的士兵追去。

有滚石砸向那攻城槌,但大部分都被盾兵架起的铁盾给挡住。箭矢射中盾牌的“叮叮”声,滚石砸中盾牌的“砰砰”声,还有敌兵的“乌拉”声,再加上城墙上爆发的喊杀声,不过都掩盖不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端木序的箭筒空了又补满,城下飞来的箭矢在其身旁不断地擦过,有那么几支被他用硬弓挥打挡开。

这就是皇甫叔让自己来边关的原因,杀人。不过这种杀人的感觉却没有让他沉醉,面对这些来犯的敌兵,守家卫国自然是国民的本份。但这是谁的国,谁的家?是他端木序的家吗?

显然不是。

但是,他也有杀敌的理由。

他现在是怀朔军镇神机营的队率,不管是本意也好,还是敷衍也罢,此时他要做的,便是射杀来犯的敌人,保住这城池不失,或许也为了保住身后不远处的城民。

攻城槌还是撞上了瓮城的西侧门,幸好残留的步兵不多,力道不大,城门只是晃了晃,并未破开。

端木序连连拉弓,弦动箭飞,箭飞则敌倒。

瓮城西侧门的敌兵纷纷倒地,而金帐的盾兵纷纷冲过护城河,想再次推动攻城槌,试图再次撞击城门。

不只是端木序看到此处的关键,石继威早已下令,集中弓弩手,将妄图靠近攻城槌的盾兵纷纷射杀。箭雨和滚石,破盾和肉泥,开始在护城河边上堆积。

“乌拉”声不断,但惨叫声更是不绝于耳。

达尔罕眼看着,一架架云梯从空中不断坠落,还有一个个铁盾散落在护城河两岸。不断向攻城槌冲击的盾兵,成了城墙之上的箭靶。

到此为止了。

鸣镝声起,本来还如浪往前涌的盾兵和弓弩兵,纷纷撤回,而后方的骑兵依然纹丝不动。

达尔罕等着对方的追击,可惜那瓮城门依然紧闭,未给他可乘之机。

大军撤回军营处,继续仰望着远处的关城。达尔罕亲自来到每个伤兵的身旁,不断地鼓励和安慰,不断重复着,他们为帝国流过的血,国主一定记得,眼前的关城必定被攻破。士气绝对不允许有一丝低落。

当达尔罕在各处营帐中穿梭时,石继威在城楼上也做着同样的事情。沿着城墙,他从北翼城一直走到了威远城。

端木序也跟在后面,看着那些身上依然有血迹的兵士,脸上此刻洋溢的是胜利的笑容。

“怀朔军,无敌。”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接着沿途的兵士都在竭力嘶喊,“怀朔军,无敌。”

不论是挥舞着手中的长矛还是弓弩,胜利的心情都是一样的。也许这就是军人单纯的情感。平时或许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杀敌报国时,永远是热血沸腾。

这就是皇甫叔要自己来边关的原因,有了站在身后,愿意抛头颅洒热血的军队,自己才有力量去面对宪京城的那一位。

这怀朔关城固若金汤,为什么皇甫叔却认为这个关城会沦陷呢?在如此重大的判断上,他相信皇甫叔绝对不是信口一说。

城墙上有好几处柴火堆燃起,甚至还有一些鲜肉在炙烤,犒劳白日奋勇杀敌的士兵。

入夜,但守城更不可放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