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彼岸弗空 > 正文
第6章 谁又在刀俎鱼肉?
作者:十一王  |  字数:2366  |  更新时间:2020-01-02 19:07:53 全文阅读

疼痛从拇指开始,顺着手掌,手腕,手臂,传到了前胸和后背。疼痛很清晰,犹如刀刃沿着纹路深深地往里划。他一刹间甚至恍惚,自己成为了刀俎上的祭品,正被一块块切割着。

“灵气由内滋生,呼应外在天机,可能会有些疼。”他想起了皇甫叔那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被庖丁分解般,才是有些疼。

疼痛未停,还不断地往身上各处延伸。

灵气何在?天机何在?

法盘和雷击木,已熔为铁汁般,敷在拇指上,想挣脱也不可能了。一种被烧红了的刀刃割肉的感觉,割得很细,割得很深。

冷汗已然渐渐湿透端木序的青衫,幸好巡察的小太监等早已不再注意这些伏倒在地人牲,偷得私聊闲扯一番。

疼痛越深,但终究未曾打乱端木序内心的经文诵读,应和着殿外传来的“云门之章”。

“外游者,求备于物。内观者,取足于身。”

“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

“观空亦空,空无所空。所空既无,无无亦无。”

端木序甚至有些怀疑自己能否撑下去,身体已经由于疼痛的缘故不自主的微微颤抖,如此下去想不引起注意都难。

疼到极处人又如何自已?

昏迷,还是癫狂?结局都是自寻死路。

幸好,端木序不需要在这两条路之间选择。

“勿惑勿撄,万物将自清。勿惊勿骇,万物将自理”,诵到此处,心定如水,无疼痛,无焦虑。

每一寸疼痛处,转瞬间变成力量所在,生机所在。如同久旱的农地,干涸的裂口,迎来了甘露的降临,深入到底的滋润,孕育着新的生机。

破而后立,晓喻新生。

有生机从四周传来,有灵气从远处传来。就好像百川入海,万马归朝。

终献始,乐奏“云散之章”,已到祭乐急部。

有小太监急促往门边急走的脚步声,祭祀还在进行,这密布的乌云来得太不当时。

端木序趁机服下“龟息丸”,想着接下来就可以舒服睡一觉了,这段时日无不是战战兢兢,提心吊胆,生怕有一丁点的行差踏错,生出些枝节。

眼皮渐渐如厚实的城门一般,再也打不开了,不再计较外面是否会地动天翻。

乌云如盖,雷电骤降,也扰乱不了端木序入梦。

皇穹宇一角在雷电下坍陷,殿里的小太监一阵恐慌,殿外的太常寺少卿等却一阵焦急,祭祀未毕,这雷雨将至。他们焦急的是如何完成圜方坛内的祭祀。

而此时的太庙后殿,大国师众人焦急的是圣灵门后的承灵。

终献毕,撤馔始,乐奏“云舒之章”。

云层来得更低,雷电落得更频。

雨水如期而至,如瓢泼,似倾盆。从后殿屋脊上的十一脊兽,汇聚到琉璃瓦槽,雨水成流,急急冲出檐口,扑向地面的檐水沟,碎散成一朵大大的水花,还未来得及享受这成功的一刻,便被上面冲下的檐水冲散,又溅起另外一朵水花。

水花顺着屋檐滴水线绽开着,开遍在这红墙黄瓦间,大水花和小水花竞相开着,却未能来到赵天印和皇甫重身边。

华盖撑开,赵天印便不惧这些风雨,唯一的担心便是这些风雨会不会干扰圣灵门后的人。皇甫重却未撑伞,头顶至全身,氤氲一片,神情肃然。

雨水未停,祭祀也未停。送神已毕,望燎始,乐奏“云灭之章”。

金箔和银箔,在罗伞下绽开了一朵朵的更大的火花。在乌黑的云层下,在密密匝匝的水花旁,金银之色演化成耀眼的火黄色,一簇簇在罗伞下摇曳着。

金箔银箔烧尽成灰,跳跃的烟火也熄灭。风雨继续,水花依旧。“云灭之章”也奏毕。

无奏乐之声,只剩下风雨声。

赵天印透过华盖前凌乱的雨水珠帘,在密密匝匝的水花之上,望着氤氲中的皇甫重,期待地问了个字,“成?”

“未知。”皇甫重并未走近回话,而是依然笔直地站在原处,任凭四周水花溅起。

“何时可知?”赵天印有些着急,追问了一句。

“三日后应有分晓。”

“有劳。”

祭祀已毕,御辇归去,众人也散去。乌云之下,水花之中,只有那片氤氲如旧。

……

乌云终究会散去,骤雨也会停歇。

太庙后殿内,大国师一人在护守,能做的是等待。但镇抚司指挥使李牧却不能等待,雨未止时,他已骑上雪龙快马赶往西郊,后面跟着一众镇抚司精锐,探察国师所言那云层中的波动。

大雨似注,马蹄声急。

西郊渐近,乌云如墨。

李牧仰头望向不远处,烟雨中觉台寺依然人头攒动。从山门一直往里,香客络绎不绝,雨伞团团簇簇。

这云层异常难道应在了此处?心中起了疑问,李牧便在歇马台留下马匹,带着众人往觉台寺快步赶去。有皇上急命,自然顾不得在佛门清净地的循规蹈矩,慎言慢行。

乌云渐散,雨渐止,李牧等人已穿过昭泰门,从人群中挤着来到天王殿前的开阔院落内。

在香客的层层环绕中,法隐大师端坐在中央的讲经坛上,不过却未落座于蒲团之上,而是坐在木架之上。木架有一人多高,下面放置着柴堆和草垛,有一两处灼烧的痕迹。

法隐大师声音不疾不徐,“法本不生,今则不灭。生灭为二,一体相生。”信众听闻,不论有否感悟,皆频频颔首。寺中的维那唱曰“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升座法会毕。”一椎大磬声响起,颇有振聋发聩之感。

法会结束,这些香客或许未能体悟其中高义,或许有所启发,均依依不舍地退离。在离开途中,有人还情不自禁地感叹,“法隐大师,真的是德行崇高,造化通神。”

李牧未动,自有下属拦停住几个香客,打听了一番。他只是留意还端坐在讲经坛上的法隐大师,这位名动天下的高僧,慈眉善目,耐心看着香客远去,不悲不喜,好似不在这方纷扰和俗世中。

木架之上,法隐大师微微颔首,算是对李牧注视的回应。

不多时,便有下属禀报,“今日为法隐大师升座法会,讲经之前,大师发弘愿,愿渡己身渡众生,渡尽苦厄一身轻。如违本心,则柴火不灭。如遂天意,则孽火自灭。大师登坛讲经后不久,便着人点燃身下的草垛。”

听到此处,李牧眼神微凝,大师果然造化通神,还是上苍体恤其悲悯之心,这和云中的波动有何干系?

那下属继续道,“草垛刚刚点燃,便聚来了乌云,降起了大雨,全都浇灭了。”

在回话时,这群在大宪国中独来独往,只按皇帝诏令办事的镇抚司精锐,也不自觉地瞥了一眼高台上的法隐大师。

稍作停留,李牧等人便出了觉台寺,骑马急速离开,往觉台寺后方赶去。若与觉台寺无关,那云层中的波动何来?这些年来,他李牧虽只听皇帝一人的诏令,但却对国师的判断一直笃信不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