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虚士录 > 正文
第一章 临安小偷入王府 朝内初纷
作者:九天夜寐  |  字数:3146  |  更新时间:2020-08-14 18:09:11 全文阅读

入夜,天黑的吓人,街道上静的蹊跷,风声伴随着轻盈的脚步声,似有似无,随后愈发的急切,最后噌的一下消失了。

几个身着官衣的人出现在道路旁。

“人怎么不见了?难道进入了前方的府邸!”

“不必猜测,我们进去搜搜便是,追踪了几日,从临安追到了无双城内,怎么也不能让他跑了!”

这时为首的男子说道:“搜?恐怕不行,你也不看看前方是什么人的府邸,深夜闯进去,怕是没命回去了!!”

“大人不必担心,有谁敢阻拦我们临安的神卫兵!”

“瞎了你的狗眼,前方便是北平王的龙府,连我们大人都不能得罪的人,你这是找死吗!”

“这……恕小人眼拙,竟然是北平王的府邸!!”说着倒吸了两口凉气,差点丢了小命。

“不过北平王一向忠义,不会偏袒这小偷吧!”

“若这个小偷就是北平王的人呢?北平王有生杀大权,我们岂不是自寻死路。”

众人惊道:“不会吧!北平王是这样的人?我等听说北平王为王朝立下汗马功劳,怎会如此?”

“我也只是猜测,进了北平王府,无论是非曲直,都不是我等可以管的,我们就此离去,如实上报,想必大人不会怪罪我们!”

众人道:“好!”

说罢,几人消失在夜幕中。

次日,临安府的卷宗上报到皇朝的都城无双城,随之而来的是对一个小偷的全国通缉。

全城百姓都在热议,“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敢盗窃北域国进贡的流沙石!”

几名身着儒雅的年轻人在一间茶馆内探讨刚刚发下来的通缉令。

“这小偷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当今天下,谁还敢跟我们皇朝作对?”

“不知是何人所为,只是这赏金真是太诱人了,一千两白银,够三口之家吃上一辈子的,足以在黄鹤楼长期开个单间了!”

正坐当中一名拿着扇子的少年笑道:“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么高的赏金,这么大的危险,都有人做,完全是因为这件事值得!”

“哦?难道,黄兄知道什么隐情?偷了流沙石会得罪谁?”

“王兄,得罪谁我可不知道,光是流沙石的价值就足以让人拼命了!”

众人皆惊:“难道黄兄知道这流沙石是干什么的?我们都是文典试的前几名,不说才识天下,登科榜内恐怕没几人能超过我们,可从来没听说过流沙石呀!”

黄笑道:“几位公子,你们不清楚也不奇怪,我等学的都是文典试记录的文章,虽说也有一些番外的卷宗,但毕竟不多,这天下奇事又岂是文典试能够完全记录下来的?”

王兄:“哎呀,黄兄你就别卖关子了,看你胸有成竹,快说,这流沙石到底为何物?”

“其实你们不知道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学文的用不到它,但对那些习武的人来说却重比千金!”

“哦!怪不得我们不曾听过,那它有何用处,值得有人冒此等风险!”

黄拿起纸扇晃了晃慢慢地说道:“这流沙石虽说是石子,但却奇特的很,人可以服用,配水喝下后,便可以感到体内的五脏六腑,甚至慢慢地可以自行控制,得到此物的人便是一步登天!”

王兄惊到:“控制五脏六腑?这岂不是小宗师才能做到的事?”

众人一阵沉寂,这个消息太震撼了,没想到流沙石竟然如此珍贵。

黄:“流沙石是北域国的特产,北域国临近北海,不知海水和什么交融之后慢慢地形成了流沙石,被捕鱼的人发现,最后才流传开来!”

王兄:“不愧是黄兄,这等密文都能知道,登科榜第一果然名不虚传!”

黄兄:“哪里哪里,这不过是我家一本通史记载的,我恰巧看到,算不上什么密文,只是记载了很多文典试以外的奇人趣事罢了!”

众人更加好奇了:“快快,我们今日不醉不归,来讲讲,让我等也好开开眼界!”

“哈哈,好!”

………………

  

皇宫幻源亭内,几名侍女在练习舞蹈,以此来取悦达官贵族。

亭内有一个小湖,流水清澈可见,游鱼遍布,几名女子便是在亭中一块凸起的大石上翩翩起舞。

亭内一圈是看官的坐席,两名身着锦绣黄衣的年轻人在对饮,不过两人都是紧皱眉头,十分严肃。

“大哥,我一向都听你的,可这件事实在太过……我们如何是好?”

“唉,我也正在发愁,这件事实在是太大了!”

“大哥,我们得早作选择,不然起不到任何作用!是做还是不做,你拿个主意吧!”

一阵沉默,滴答滴答笛声乐声,侍女曼妙的舞姿都不能引起亭内二人丝毫的注意。

“其实我们本来没有选择,只是…………!”

“那就做,我听大哥的,这是苦了……”

“苦了?恐怕不见得!我最近总是心惊肉跳,每晚都做梦,反复无常,这件事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

“难道还有变数?不能吧,一切都安排好了,怎能?”

一声怎能入耳,被唤作大哥的人心一下砰的发紧,越来越紧,急忙用手按住,片刻之后才缓解下来。

旁边的人吓得:“大哥你怎么了,不舒服?传太医??”

大哥急忙制住这个匆忙的小弟,缓慢道:“我大概明白了,你我虽是同父异母,但我们二人最是亲近,如亲兄弟一般,我从小天生敏感,对一些事会有很强的预感和判断!”

小弟忙道:“这事小弟自然知道,不然父皇当年不会如此看重你,只是怕你……这才削了你的兵权,这件事你怎么说我怎么办,绝无二话!”

大哥:“这件事我从知道到现在毫无预感,以前的感觉再也没有出现过,恐怕事情会变得天翻地覆,难以收拾,你刚才一声怎能让我预感到极大的凶险,只一下便消失了,我们切不可参与此事,就像以往那样无所事事,听天看命吧!”

大哥一脸的凝重,小弟忙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继续喝酒赏舞!”

………………

皇宫外院碧游亭是给大臣在内商讨朝政的地方,这里离大殿不远,方便朝臣准备上报的奏折和一些相关事宜。此时已是退朝之后,三位大臣在商讨一件很重要的事。

“这件事到底报还是不报!后果恐怕很严重呀!”

“没什么严重的!我看直接上报得了,我们又不是故意针对,只是据实上报罢了,他又能拿我们怎么样!”

此时刑部司卫吴良辅道:“不错,此事据实上报乃我们分内职责!他又能如何?诸位大可放心!”

另一位司卫说道:“不如将此事先禀告主府大人,由他上报岂不是两全其美!”

吴良辅笑道:“主府大人年事已高,什么事情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这件事又是他的事,二人私交尚可,想必会瞒下来吧!你二人要是害怕,明日就由我一人上报,有什么后果我一人承担!” 

二人微微躬身:“那就麻烦吴大人了!”

看两人小心翼翼且置身事外的样子,吴良辅心中窃喜不已。

刑部管辖着皇朝全国所有案件的调查、追拿、审讯、施刑,全国各地府衙判定的案件都由刑部来处刑。司卫负责统计全国大小案件,事情较大的案件需拟定奏折上报皇帝,再由皇帝定夺如何处置。皇朝内,有许多达官贵族的权利是在刑部之上的,这也是为了防止他人无法无天,所设立的一个官职。司卫有权不经刑部主事官员,直接上报皇帝,以免当中出现舞弊差池。

看着两人离去,吴良辅并没有走,缓缓的又坐了回去,像是在等什么人。

片刻之后,亭外进来一人,此人质朴青衣,朝服上印刻着龙凤齐飞,官帽上还有着丝丝的金边!

吴良辅看此人进来急忙躬身道:“大人!”

“事办的怎么样?”

“大人放心,他二人皆因惧怕不敢言,明日朝堂上就由我一人上报!”

青衣男子笑道:“很好,此事办好了,不会亏待你的!”

吴良辅急忙道:“为大人办事是小人的荣幸,不求回报!”

“很好!哈哈!”

………………

“老爷,明日上朝可是大事,你穿哪套朝服呀!”

“无妨,老夫一向不拘小节,就拿以前的朝服即可!”

“那怎么行,明日是皇朝一年一度的祭礼,各地官员都来,皇帝如此重视此事,怎能大意!”

“呵呵,夫人随你吧,由你做主!”

屋内的美妇人这才满意的笑道:“那好,就穿这件刚刚完工的新朝服,是由新南燕的的羽毛编织而成的,甚是舒服!”

“好,就依夫人所言!”

南燕是皇朝还未建立之时的一种珍惜的鸟类,数量很少,穿着南燕羽毛编织的衣服冬暖夏凉,紧贴身体肌肤,后来战火连天,南燕纷纷逃离消散无踪。再后来皇朝建立,稳定了三十多年,南燕又出现在这片土地上,只是羽毛上多了一丝丝金色,更加轻柔舒适,所以称之为新南燕。

在九州大陆上,金色是最尊贵的颜色,代表着很多传说!数量又少,所以新南燕的衣服贵的离谱,就是最简单的衣制也需要一千两白银,更何况是朝服,能穿带金色衣服上朝的官员除去皇子外便只有七人。

屋内之人便是皇朝大名鼎鼎的北平王——龙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