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小道不成仙 > 正文
第一章 被逼下山
作者:小肚鸡肠  |  字数:3573  |  更新时间:2020-01-31 23:16:05 全文阅读

神州西南地区一个小镇的山上有着一座名叫青岩观的小道观,从道观斑驳的墙皮能看出这座道观的年头不短了。

道观内只有师徒二人,师父叫青岩子,是个鹤发童颜的老道,眼神时而清澈、时而浑浊,当然这要随他的心情而定。

徒弟叫青岩,是个刚满二十岁的小道士,唇红齿白,目如星璇、长相极为英俊,只是头顶的发髻却乱蓬蓬的像一个棉花糖。

"徒儿,师父大限将至,将会云游四方,择地坐化,你下山去吧!"。

满头银发的老道士坐在蒲团上,对着跪在地上的小道士说道。此刻的他目光浑浊无神,仿佛下一刻就会死去。

"师父,这已经是您第六次这样说了!" 半坐半跪的小道士翻着白眼、撇着嘴对老道士说道。

也不怪小道士翻白眼,实在是老道士有点不靠谱。

他们的道观虽然偏僻,但是所在的地方却是在一个风景区的边上,随着游客的增多,他们这间小道观也变得热闹了起来。

也不知道从哪天开始,这间道观里有活神仙的消息不胫而走,来这里上香祈福的人越来越多,相应的捐款也变得多了起来。

有些海外的商人回来祭祖,也会往道观里捐上一笔钱,而老道士的卖相又相当不错,满头银发,头顶发髻,提着拂尘,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但凡捐款的人士都会得到老道士的驱邪挂件,这东西据说功效极强,是被老神仙开光赋力的,不但能保平安,还能在关键时刻救人一命。

这样的挂件极为难得,因为老神仙的山门每年只对外开门纳香火一次,想捐款得挂件的也就只有这么一次机会。

而且每年只发放10个挂件,看着那些每到开山门的日子便趋之若咎的人群,小道士就不禁撇嘴,那些挂件那是什么老神仙开光赋力的,明明是小道士在柴房里随便找了块木头刻的。

他们虽然是道士打扮,可他们修炼的却是修真功法,用老道士的话说,他们可是一个很牛修真门派的传人。

可青岩却从没见过其他人,更别提什么很牛的门派了,每次问起门派到底在哪里的时候,老道士便摆出一幅高深莫测的样子:“不可说,说不得”

至于挂件的功效,那是小道士在里面保存了一道灵气,内存灵气的挂件长佩胸口自然延年益寿,而灵气自然有驱邪避害的功效。

每年只开山门纳香火一次也是这两师徒不得已的做法。

本是清修之地,突然间变得像菜市场一样一是影响清修,二是两师徒也是疲于应付,太过辛苦。

所幸一年一次,而且按照老道士的说法,物以稀为贵,这样还能卖个好价钱。

每年纳香火结束之后,老道士都会带着香客们捐赠的钱款下山而去,从来不说去干什么。

只会留一些基本的钱财让小道士用于日常开销,真的只够日常开销,多一分都别想。

山脚下就有一个小镇子,每个星期二都是这个小镇子赶集的时候,小道士偶尔会去转上一圈。

镇上的人也都熟悉他,他购买的粮食日用也都会便宜些卖给他。

这个年头道士很少见,可驴友却多不胜数,由于小道士长的唇红齿白,面目英俊,再加上一副道士的打扮,简直就是驴友拍客们的最爱。

掏出手机就是一顿猛拍,小道士没见过这个,也让他很不舒服。

没有人喜欢像猴子一样被人看来看去,有的还会下手捏上两把。

后来再没有什么必需品需要添置的时候,他都会尽量避免下山。

而他有时候也真的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他想看看外面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为什么师师父每年都要出去。

可当他下了长途车后立马就后悔了,他又被围观了,那些拍照的人嘴里还喊着:快拍啊,前段时间有最萌小和尚,现在有最帅小道士,绝对有热度..........

小道士被吓的当天又坐车返回了小镇,回到了山上的小道观,他还是觉得在这里有安全感。

“青岩,师父这次离开是真的有回不来的可能,具体原因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你已经长大了,而且已经修炼到了天经第二卷--韧脉境,也该出去走走了,这是你师伯的地址,这里有一封我的亲笔信,交给他之后,他自会明白!”

说完递给青岩两个信封,一份是信,一个里面装了1000块钱。

“师父,你又来这套,昨个儿可是刚刚开山门纳香火的日子,应该有十几万吧,您既然都要去坐化了还带着那些钱干什么,不如把那些身外之物交给徒儿,徒儿也好给您老人家多烧些纸钱,这样也能让您在地下吃喝不愁啊。你说呢?”

青岩对着师傅说道,因为他知道,师父又要开始忽悠了,这么多年了,一点新意都没有,台词都不带换的。

“哼,孽徒!”。

“为师既是去坐化,又岂能身无分文,常言道,穷家富路,为师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找到合适的坐化之地,这些盘缠也只是应一时之急而已。”

说完背上他的那个印有道教协会旅游纪念品的背包就准备出发了。

在走到院子的时候,老道士转过身对着小道士喊道:“徒儿一定要勤加修炼、懒惰不得,待为师坐化路上偶有突破增加寿元便去寻你!”

说完老道士龙行虎步的向着山下走去,这个时候他的眼睛里没有了浑浊。

我信了你个鬼啊,看着歪着肩膀,一步三摇的师父,青岩嘀咕着。

青岩并不打算下山,实在是之前的经历让他心有余悸,这让他有种城市太险恶的感觉。

师父虽说是不靠谱的没边,但却是世上自己唯一的亲人,这间道馆就是他们的家,师父虽然爱飘,但总有走不动的时候,总是要回家的,他要帮我师父守好这个家。

自己三岁的时候在路边乞讨,正奄奄一息的时候被老道士捡了回来,并教授他修炼之道。

虽然老道士不靠谱,但是这些年对青岩却是视如己出,而在青岩的心里,他不仅是师父,还是自己的父亲,虽然他从来没有说出来过。

犹记得老道士第一次和当时只有15岁的青岩说自己大限将至,要出去坐化的时候,当时的青岩难过的都快不能呼吸了,在师父下山坐化的那一年时间里,青岩感觉自己简直失去了生活的方向。

到那个时候,他才知道,这个不靠谱的老道士在他心里有多重要。

可是要到了第二年开山门纳香火的时候,老道士居然回来了,神采奕奕的样子,屁事没有,他对青岩说是自己坐化的路上偶有突破,增加了寿元,但是每年都是这一套,任谁也不会再相信了。。。。。。。。。。。。。。

青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晚上盘膝坐在床上,双手掌心相对进入了修炼的状态,这是他每日的必修课。

他的神识已经能覆盖整个小道观的每个角落,能清晰的感知这里所有的风吹草动,甚至是落叶的声音。

天上的月光和星辉变成一颗颗极为微小的颗粒,慢慢的渗入了青岩的体内,大山里的夜空很美,也很宁静。

星辉聚集在青岩的身上,闪着淡淡的莹辉,那画面很和谐,他就是山,就是星辉中的一颗,也是这里的一分子。

星辉在进入青岩体内之后,慢慢的渗透进了他的骨骼筋肉,同时也会不断的滋养着他的经脉,随着星辉的增多,他的经脉变得更加的晶莹剔透。

东方漏出了鱼肚白,又是新的一天。

青岩站在道观的院子里,真气带动清晨山间的晨露正在给自己洗漱。

这是他修炼以后师父教他的第一招,露水和晨雾宛如龙一般在青岩的发丝间穿过,露水滑过脸庞的感觉既然清凉又舒坦。

洗漱完毕之后青岩双手交叉,掌心向外使劲的伸了个懒腰。直到全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之后才满意的笑了笑。

他到厨房里拿出了一条腊肉,喉咙微动,口中发出类似鹰啼的声音。

就在他的声音刚落下的时候,空中一道黑影如利箭一般出现,中发出“唳”的一道尖啸。

青岩将手上的腊肉对着天上的黑影猛地一甩,那道黑影驾轻就熟的一口吞下,口中再次发出“唳”的一声在青岩的头顶盘旋了一圈飞走了。

这是一只金雕,青岩小时候在森林的树冠上提气纵越的时候发现了这只当时还没成年的小金雕,一颗钢珠从它的肋下斜着打穿了它的身体,是青岩用老道士教的医术救活了它,从那以后这只小金雕偶尔会给青岩叼来一些野味,而作为礼尚往来,青岩也会经常给它扔上一些吃食。

正当青岩拍了拍手打算清扫一下院子的时候,听见有人在敲门。

敲门的是景区的负责人刘主任,此刻的刘主任正背着手站在道观的院子里转悠着,当青岩正在纳闷这个刘主任干吗来的时候,刘主任道明了自己的来意。

原来自己那个不靠谱到极限的师父,把这座道观无偿捐赠给了景区管委会,刘主任是来通知青岩的,下午就会有工程队过来进行维修,虽然活神仙不在了,可是活神仙的故居也是一个不错的卖点。

青岩恨得牙根紧咬,捐赠道观的事师父一个字都没提起过,青岩现在明白为何师父这次给了他一个师伯的地址了,要知道在这之前青岩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师伯。

青岩背着自己的小包,穿着一个香客送给他的一套运动服。

站在一条小溪的边上,运掌如刀,利用外放的真气修剪自己的头发,他可不想再被人围观了。

他把头发修剪成了三七分的样子,这个发型是他根据小镇上一个老师的发型修剪的,因为他觉得这个发型显得有文化一些,这让他对这个的发型也有了好感。

可惜的是,那个送他运动服的香客并没有送他运动鞋,他现在脚上穿的还是圆口布鞋,而且是没有穿袜子的,他之前穿的高筒白布袜和这套衣服实在是不搭,所幸脱了不穿,但是这么多年都是穿着宽松的道袍,冷不丁的换上这样的衣服然他浑身不自在。

回头又看了看云雾缭绕的大山、清脆的鸟鸣、满山的绿色和脚下小溪发出的哗啦啦的水声,这些熟悉的一切让青岩十分的不舍,转头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带着不舍、带着忐忑,同时也带着一丝兴奋的复杂心情,青岩朝着山下走去。

一个久居深山的男孩迈出了自己传奇生涯的第一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