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一寸天下 > 正文
第86章 破月天功
作者:眼眸闪烁未来  |  字数:3076  |  更新时间:2020-02-10 02:23:22 全文阅读

云牧略微迟疑了一下,若真如这小女孩所说,那自己现在去了也没用,至于那什么第二大军团,他更是毫无了解。

“那就多谢小妹妹了。”

经过多番的考虑,云牧还是决定先留下,正好可以养养伤,以他现在病怏怏的状态,能不能加入军队都是个问题。

听到这话,小女孩儿的脸上一下子就绽放出了笑意,如同一朵盛开的雪莲花。

“那咱们快走吧,奶奶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很开心的!”

小女孩儿欢快地拉着云牧,向一户人家跑去,同时还不忘询问道。

“对了,大哥哥,我叫苏月儿,你叫什么呀?”

“额,我叫慕云!”

云牧随口瞎掰了一个名字,毕竟这里离东陵城并不是太远,万一白山河查来,自己能否逃脱还是两说,要是连累了其他人,更是云牧不愿看到的。

“那我就叫你慕云哥哥啦!”

单纯的月儿哪里想得到这么多,自然是对云牧的话深信不疑。

很快,他们就来到一间简陋的小木房,房檐上挂着一串一串的玉米棒子,跟金黄色的大灯笼似的,屋前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里面种有一些简单的瓜果蔬菜,门前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脸上刻满了岁月的痕迹,看到云牧俩的出现,那双混浊的眼睛中流露出了一丝笑意。

“月儿,家里来客人啦?”

苏月儿一蹦一跳地来到老婆婆面前,开心地说道:“奶奶,这是慕云哥哥,是准备去参军的,但是现在还没到招兵的日子,我就想让他先来我家住下。”

老婆婆慈眉善目,听完之后笑意盎然,对云牧说道。

“原来如此,慕少侠请屋里坐,山村小屋,也没什么好招待的,还望少侠莫嫌弃啊!”

云牧刚才被眼前的景象一下子就牵动了思绪,想到了自己年少时和父母一起生活的场景,一时间万千思绪涌上心头,听到老婆婆的话,他才回过神来,急忙道。

“老人家折煞我了,我也是山野小子,可担不起什么少侠之称,就叫我慕云好了。”

说完就急忙拿出一些金银递了过去,再道。

“晚辈欲前往边关投军,奈何时日不到,希望在此打搅几日,劳烦婆婆照顾了。”

而老婆婆却拒之不收,说道:“呵呵,你要是不嫌弃我家这粗茶谈饭,就尽管在这里住下,又何需这些金银呢。”

见老婆婆这么说,云牧也不矫情,就直接在这里落了脚。

次日,清风旭旭,万物散发出勃勃生机,一缕阳光照向大地,带来的是一片宁静与祥和!

  “慕云哥哥,慕云哥哥…快起来啦,太阳都照屁股啦!”苏月儿那美妙如音乐般的声音响起,却是在催促云牧起床。

  这时云牧缓缓睁开了眼皮,从窗外射进的阳光让他的眼睛一虚,有些不太适应。

  虽说云牧踏上武道之路的时间还不长,但是几乎都是在战斗中度过,哪怕是在东陵武府,也是一心修行,哪里像今天这样睡过好觉。

  “慕云哥哥,我想请你帮个忙…”苏月儿面色腮红,显得有些羞愧地道。

  云牧认真地说道:“有什么事你说,能帮的我一定帮。”

  苏月儿有些扭捏:“你去参军的话,能不能帮我带封书信啊?”

  云牧不解:“书信?什么书信啊?”

苏月儿再次说道:“我的三个哥哥都是第二军团的战士,他们在前方冲锋陷阵,我和奶奶都很想他们,但是又没法见面,我就想给他们寄一封信,告诉他们,我和奶奶过得很好,一定会在这里等到他们凯旋归来的。”

云牧听完,顿时恍然大悟,道:“原来就是这事儿,怪不得你非得拉我到你家来,就是想让我帮你送信啊。”

  苏月儿心头一颤,深深地低下了头,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同时有些惊慌地说道:“不…不是的…我…”

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根本听不见她在说什么,甚至还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儿。

云牧见她这个模样,顿时有些苦笑不得,随即晒然一笑道:“我又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和你奶奶愿意收留我,我还感激不尽呢,为你送一封信又有什么呢?”

听云牧这么说,苏月儿顿时破涕为笑,一脸惊喜地道:“真的?慕云哥哥你真是个大好人。”

说完就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云牧看得是一脸懵,不禁感慨,女人翻脸果然比翻书还快。

这时那老婆婆步履蹒跚地走了过来。

云牧急忙让座:“婆婆请坐。”

老婆婆摆了摆手,道:“没事,我站站就行。”

随即对云牧说道:“月儿年纪小,任性不懂事,让云小兄弟见怪了。”

云牧一脸随意:“月儿天性纯真,我又怎么会见怪呢?”

老婆婆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不由叹息一声,一脸落寞地道:“月儿也是一个苦命的孩子,三年前,东幽国大军举兵来犯,一路上攻城掠地,我帝国边境的百姓流离失所,就在那一年,月儿的父母被东幽国将士杀害,我们一路逃亡,才来到了这里安家落户。”

“幸得六皇子殿下文成武德,胸怀韬略,带领五大军团死守天幽关,我们才能在这里苟延残喘,这期间,月儿的三个哥哥相继投军,至今也没有音讯,也不知是死是活啊!”

听到这里,云牧不由地沉默了下来,没想到,她们一家竟还有这样的身世,云牧回想了下这个小城镇里的情景,怕是这样凄惨的家世,普遍的存在于这个城镇。

“嗨,一时间没收住,真是让小兄弟见笑了。”

老婆婆擦拭了下泪目,强颜欢笑地说道。

“婆婆放心,我若加入军队,一定替你们寻找月儿的三个哥哥,无论怎样,我都会将他们的消息带给你们的。”

云牧郑重地许下了一个承诺。

老婆婆闻言,顿时十分惊喜,连忙躬身说道:“那就多谢小兄弟了,老身在此预祝小兄弟功成名就,凯旋而归!”

云牧又道:“只是不知那三位兄弟叫什么名字?我到时也好去寻啊”

老婆婆:“老大叫苏昊,老二苏桓,老三苏煜。”

苏昊、苏桓、苏煜!

云牧暗暗记下了这三个名字。

……

经过了几天的相处,云牧发现,苏月儿竟然还有习武的底子,她现在十四岁,在两年前就自主打通了第一条经脉,现在已经达到了通脉二条的水准,这样的天赋,可比云牧当时要强得多啊。

只见得苏月儿一脸崇敬地回忆道:“以前我父亲和母亲可是我们城镇的武道高手,父亲更是拥有第一高手的称号,多少人都慕名而来,希望能求个一招半式,那时候,我们家可热闹了。”

可随即又叹息道:“只是后来,东幽帝国的军队闯了进来,父亲和母亲独挡大军,让我们先离开,在天幽关内等他们,可是我们等啊等,等啊等,父亲和母亲却一直都没有回来。”

说到这里,月儿已经是泪眼婆娑,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我三位哥哥也是习武之人,而且尽得我父母的真传,实力强大,他们一定会在战场上建功立业,将那些侵虐者赶出去的。”

苏月儿露出了满满的自信。

云牧本想安慰下她,但是见苏月儿没想想象中的那么脆弱,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了,他认真地想了想,便对月儿道:“月儿,你想继续修武吗?若是想的话,我可以教你!”

月儿闻言,顿时满目星光,急促道:“教我习武?真的吗?!”

在苏月儿开脉之后,一直都是他的哥哥在教导她武道,可是在他们走后,月儿修为就懈怠了下来,现在听到云牧愿意教他,顿时欣喜若狂。

虽然她不知道云牧的实力如何,但想来也比自己要厉害。

其实传授人武道可是件大事,云牧也是再三思索,才下了这个决定,一来就是让月儿提升实力,可以让这祖孙俩在这乱世中生存下去,二来也是看苏月儿天资上佳,不愿浪费了这么一块璞玉,想引她上路。

反正云牧现在是沉淀修为的时候,不急于修炼,正好有时间可以教导她。

于是,云牧在闲暇之余,就会认真的指点苏月儿的武道,本来云牧修习的一些功法武技都不适合女子修炼,但还好,云牧在离开不周森林之时,特意将袁青鸿的尸体打劫了一番,袁青鸿好歹也是东陵武府的副府主,身家不菲,云牧在他的乾坤戒中找到了大量的灵晶和许多的功法武技。

而这些东西,正好可以传授给苏月儿。

云牧特地为苏月儿挑选了一门功法—《破月天功》!

这门功法的品阶不祥,云牧大致观摩了一下,觉得还有几分门道,有很多隐晦的地方让云牧都看不透,也不知袁青鸿是怎么得到的。

《破月天功》十分适合女子修炼,于是便将之传授给了苏月儿。

本来苏月儿的家里是有修炼功法的,但是功法这种东西,一般都是孤本,越是强大的功法越难临摹,唯有口口相传。

而月儿的哥哥还没将功法传授完,就去参了军,以至于她的修为就一直停滞不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