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一寸天下 > 正文
第50章 力压白泽
作者:眼眸闪烁未来  |  字数:2366  |  更新时间:2020-01-15 11:18:55 全文阅读

云牧的这个举动让人们觉得这个世界有些疯狂。

  “他们这是怎么了?都要去挑战白泽,万三千是个傻子,难道这云牧也是个傻子吗?”

  “就算要参加排位战,也应该挑一个排名靠后的吧?之前白泽一剑秒败排名六十八的刘力,那他的实力最少也是风云榜前四十名,云牧挑战他?这有意义吗?”

  观战的众人想不通,但也有人对云牧此举表示十分的不屑。

  “哼!不过是哗众取宠罢了,看着先前慕星云与风云榜上的段皓激战,自觉差距过大,就想挑战白泽,要是能侥幸挡下一两招,也不至于太过平庸。”

  他们都认为云牧是不自量力,可这时只有白泽自己看清楚了,云牧手上的剑尖与战台接触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个小白点,那是黑耀晶石碎裂成粉末之后散发出来的颜色,白泽顿时凝重无比,这黑耀晶石能用来打造这排位战的战台,就是以坚韧著称的,现在居然被云牧的剑尖给点成粉末,这让他意识到,云牧绝对有挑战他的资本。

  所以白泽收起了他的轻视之心,开始正视云牧。

  只见他元气升腾,如雾一般缭绕在全身,长剑铮鸣间,雾状的元气开始缓缓地汇聚,最后似一条水蛇盘绕于剑身,银光点点,清澈透亮。

  同时云牧的气势也在不断攀升,就像有一座山岭矗立在那里,巍峨不动,战意勃发。

  他们都在聚势,好比一座火山在酝酿,将自己的气势聚集到巅峰,不动则已,一动则无物不破。

  就在某一刹那,白泽的水之光柱突然朝着云牧奔腾而来,如一条大河腾空,涛声如雷动,所过之处,水汽弥漫,隐隐可见光芒闪耀。

  云牧拎动重剑,直指青天,土黄色炫光交织浮现,厚重的气息夹杂着凌厉的剑意,如惊涛拍岸。

  崩天剑式!

  陨星重剑猛劈而下,携带崩天之势,与那咆哮而来的水之光柱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如两颗陨石相互碰撞,在虚空中炸裂开来,轰鸣声如雷音滚滚,响彻全场,回荡在每一个角落。

  最终,云牧只是略微晃动了一下便停了下来,而白泽却被气浪直接掀飞,落地之后连退数步,才稳住了身形,原本纤尘不染的衣着也被撕开了几道口子,尽显狼狈。

  这一碰撞,差点惊掉了众人的下巴,顿时石破天惊。

  “这怎么可能?!他一个月前不过通脉四条,就算再怎么逆天,也不可能突破气府境,怎么能匹敌白泽?!”

  “肯定是刚才白泽大意了,而云牧又以力量见长,才让白泽吃了亏,接下来他全力爆发,一定会碾压云牧的!”

  似乎只有这样的解释才能稍微压下他们心中的惊骇。

  他们不能接受,云牧竟然可以力敌白泽,要知道,在外院大比的时候,云牧可是稍弱于慕星云的,而慕星云已经是实力大增,先前激战段皓的时候,就已经惊呆了众人,直呼其天纵之资,而现在云牧却有力压白泽之势,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这时的慕星云也去而复返,本来他已经离开了这里,可出去之后就听到说云牧还活着,而且已经去参加风云榜排位战了,所以他又直接折了回来。

  刚一进来就看见了云牧压制白泽的一幕,顿时心绪无比复杂,原本以为自己实力大增,想再找云牧一战,可没想到云牧的提升更大,就他刚才对敌白泽的那一招,自己就挡不下来。

  白泽被一剑击退,也是阴晴不定的看着云牧,他刚才明显的感觉出来,云牧虽然力量强横,但是并没有突破气府境,也就是说自己被一个通脉境的武者给压制了,这让心高气傲的他难以接受。

  他将丹田内储存的元气疯狂的灌注在长剑之上,灿烂夺目,水浪声涛涛作响,周围如水波晃动,磷光点点。

  白泽也是天纵之才,不足十八岁便突破气府境,领悟柔水剑意,战力傲视同龄人,此刻面对云牧的压迫,他的柔水剑意终于全面施展,将力量毫无保留的爆发出来,他绝不允许自己败给云牧。

  面对有些疯狂的白泽,云牧也不可能有所保留,他将土灵的力量全面召唤出来,土之元气翻滚而出,流光溢彩,绚烂夺目,同时重剑寒光闪烁,锋锐的剑意呼啸横行,一股厚重的压迫感漫延开来,直欲粉碎一切。

  看到云牧的土之元气蓬发,那些学员几乎以为云牧已经是一位气府境武者了。

  “怎么回事?不是说云牧没有突破气府境吗?可为什么他的元气竟如此的雄厚?!”

  “他这个现象很怪异,元气远比一般的通脉境雄浑,可是又比气府境稍弱,这应该是半步气府境!”

  他们当然看不出云牧炼化了土灵,所以就将云牧归结为半步气府境。

  当云牧将土灵召唤出来,融入崩天剑意之后,只有战台上的白泽感受得出来,这一刻的云牧有多恐怖,他只感觉周围的力场在发生变化,空气越来越厚重,仿佛有一座大山在头顶悬浮,欲将他碾压成粉末。

  而这时云牧周围有狂风在汇聚,风雷步轰然爆发,手拿陨星重剑,爆射而出,巨剑横贯长空,携滔天之势,向白泽覆压而下。

  重剑未至,白泽压力骤然大增,随即长剑挥舞,光芒炽盛,当空映照,迎上黝黑重剑。

  “隆隆!”

  这一瞬间,白泽心神皆颤,如万斤瀑布自头顶倾泻而下,那沸腾咆哮的元气水柱顷刻间便消散殆尽,三尺青锋剑与重剑相碰,直接不堪负重,轰鸣震颤。

  剧烈的震动之力让白泽虎口破裂,同时一股骇人的剑意腾挪而至,带着古怪的重力压迫,让他的血液几乎停止流动,然而又不失锋锐凌厉,轻易的划破衣衫,在胸前斩下一道偌大地剑痕,血花飞溅。

  长剑脱手的同时向后倒飞而去,体内气血紊乱不堪,一口鲜血狂涌而出,重重地摔倒在地,一道巨大的剑痕触目惊心,竟与之前万三千的伤极其相似。

  看着躺在战台上的白泽,众人只觉得心惊肉跳,云牧的身影已经深深烙印在他们的心底,目光中夹杂着各种思绪,钦佩、羡慕、骇人、惧怕!更多的是不可思议。

  这是一个怎样的妖孽?!

  竟然能以通脉境的修为,正面击败气府境的白泽,要知道白泽的天赋是仅次于他哥哥白川的,与慕星云相当!

  “白川在通脉境的时候能击败气府境的白泽吗?”

  不知是谁提出了这个疑问,可是没有谁说得出来。

  哪怕白泽气府境的实力全部爆发,柔水剑意肆意施展,可是依然不敌云牧,至于白川的实力如何,他们并不清楚。

  那些负责维持秩序的导师也是被惊骇得说不出话来,直呼后生可畏。

  而这时云牧走到白泽的身前,开口说道。

  “现在你没有认输,又没有落下战台,那我是不是可以一剑斩了你!”

  这一刻的云牧眼眸中凶光闪耀,杀意盎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