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一寸天下 > 正文
第2章 天降大火
作者:眼眸闪烁未来  |  字数:2048  |  更新时间:2020-01-15 10:59:39 全文阅读

在一座静谧的山谷,唯有时不时传来的一声声鸟鸣打破宁静,其音如天籁。山谷内三面环山,悬崖陡峭,只有一条路可以通向谷外。

  这时的山谷里有一头老黄牛,正在悠闲的啃食地上肥美的鲜草,不停地用尾巴在空中划出一个又一个的弧度,好不惬意。而离老牛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坐着一个约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儿,穿着一身干净整洁的麻布衣裳,白嫩的肌肤上依稀能找到一些风霜的痕迹,弯弯的眉毛,齐耳的短发,平凡朴素,本来稚气十足的脸庞此时却表现出忧郁深沉的样子,一双清澈透亮的眼睛愣愣的望着天空。

  他叫云牧,是落霞镇小村庄一户平凡农家的孩子,今天的他很郁闷,因为今天东陵武府的导师来到落霞镇,招收有习武天赋的小孩去东陵武府习武修道。

  而他,落选了。

  在这个世界,人人都向往武道,渴望有朝一日可以修成传说中的武道大能,飞天遁地,移山倒海,无所不能,或者成为一国之中流砥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受世人所膜拜。

  这是每个少年心中的梦想,云牧也不例外。

  而云牧所在的枫林帝国也是在大肆推行武道,在帝国三十六郡都设有一所武道学府,受皇家管辖,收录一切有天赋的弟子进行培养,修习武道,希望以后可以为国效力。

  东陵武府就是在三十六郡之一的东陵郡建立的唯一武府,他们每年都会在东陵郡的辖区内招收弟子,只要有修道天赋,无论是富家子弟也好,务农贫民也罢,不需要交付任何费用,都可以进入东陵武府,这对于无数平民子弟来说无疑是一个一飞冲天的好机会。

  而云牧就是这平民子弟中的一员,可是武府招收弟子的唯一天赋要求就是在十六岁之前打通经脉,吸纳天地元气入体,这也是成为武者唯一的硬性标准。

  可是他失败了。

  按理来说云牧今年还不满十二岁,还有四年的时间,有大把的机会,可是他不一样,因为他只是一个平凡农家的小孩子,家里根本没有经济为他的武道铺路,不像大世家的弟子,一出生就有无数的天材地宝为他们熬炼身体,云牧想要入武府,最好就是在十二岁的年纪,因为这个时候人体的经脉刚好成长到最佳,是打通经脉的最好时机,往后的经脉会不断的固化,到十六岁就会定型,再无望开脉了。

  这对小小的云牧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他从小就向往武道,希望有一天能遨游天地,逍遥自在,再不济也想封侯拜将,光宗耀祖。可是今天他的理想却在逐渐的破碎。

  唉~

  看着不远处悠闲的老黄牛,云牧忍不住叹息一声。

  难道这就是自己的命吗?

  就在云牧愣神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划过一阵火光,闪耀长空。

  流星?!

  还没等他细想,一声滔天的巨响就差点让他双耳失聪,随之一股气浪袭来,瞬间将他从石头上掀了下来,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身旁的老牛也几乎被掀翻,哞哞的叫着,显得急躁难耐。

  还没来得及思考这是怎么一回事,在山谷的出口处就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顿时浓烟滚滚。

  云牧被吓傻了,小小年纪的他哪见过这么大阵仗。

  出谷的路只有一条,现在被封死了,而且按这个火势,怕是很快就会烧进来,到时候就是插翅也难飞了。

  一时间,云牧有些不知所措,他看了一下四周,都是光滑的石壁,而他的周围都是茂密的树林,等火势漫延进来他就是死路一条。

  这时云牧看向前方的大火,因为中间有路的原因,草木并不多,所以火势也不大,倒是旁边的茂密灌木丛,大树,烧得正旺。

  “路中间的火好像不大,应该能跑出去。”

  这样想着,云牧果断的拉着黄牛就向外跑去,这或许是他唯一的生机。

  跑了一段路以后,云牧终于看清了前方的状况。

  果然,大火正在向旁边蔓延,而中间的道路虽然有着阵阵黑烟,但好歹没有火。

  可当云牧快要临近大火时,一股炙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肆虐的火焰张牙舞爪,又如同恶魔的巨口,随时能将云牧吞没,吓得他连连后退。

  怎么办?!他有些慌了。

  前方的路就像是通往地狱的大门,邪恶,也充满了恐惧。

  下一刻他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咬牙就踏了进去。

  或许就是人生来的一种无畏吧,无惧前路的任何艰难险阻,勇往直前,只不过通常都会被往后的生活现实磨平了棱角,安于现状,随波逐流。

  可这时的老牛却是怎么也不走了,任凭云牧如何拉扯,它都纹丝不动。

  无奈云牧只好放弃它,一人独行了。

  老牛啊老牛,这可是你自己选择的路,要是被烤熟了你可别怪我没救你。

  不再管它,云牧只身跑向火海,周围的温度越来越难以忍受,好像下一刻就会被烤化,浓密的黑烟几乎挡不住了他的视线,呼吸异常困难。

  大量的黑烟被吸入体内,令他的大脑几乎停止了思考,他感觉自己的思维都越来越迟缓,身体也已经摇摇欲坠,意识逐渐模糊。

  可突然一个踏空,云牧像是掉进了一个大坑,整个身体向前扑去,突如其来的疼痛感令他瞬间清醒了几分。

  此时他依稀的看到前方不远处在闪烁着一抹幽幽的蓝光。

  难道我产生幻觉了吗?

  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他就像看到了一株救命稻草一样,挣扎的站了起来,用最后一分力气向那抹幽光走去。

  云牧有种预感,或许这就是他的生机。

  就这样,他好像走了很久,凭着最后一抹残存的意志,或是对生命的最原始的渴望。

  视线越来越模糊,大脑越来越迟缓。

  终于,他看到了那发光的光源。

  似乎是一块石头?

  他不确定,便不由地伸手抓去,就这一抓,就用尽了他最后的一丝力气。

  一股冰凉的触感自手心漫延,袭遍全身,清凉舒爽。

  这是云牧最后的感觉。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