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余记 > 卷一:望星河
第一章:星野仙踪
作者:鱼语渔  |  字数:3601  |  更新时间:2020-02-22 22:44:48 全文阅读

天旷原野,夜空高远的星光丝丝缕缕地垂落在人间,映耀在人的眼球上时才被发现一闪一闪地跳跃着。

忽一下,就钻进了人心上。

韩冬躺在自家的屋顶上,身下是一道道被泥瓦匠铺陈排列得整整齐齐的青灰瓦。

这些草木灰和着冷土搅拌拓成的粗糙泥瓦片相互衔咬着,即便韩冬时常在上滚动踩踏也从不曾松口脱落。

自从年初过后,寒气未退,完成每日私学课业的他就开始夜夜爬上屋顶,如今夜般安静地数着满天乱蹦的星星。

他在等人,白天等不到,就晚上等。

他望着夜空,天高且远,满是璀璨星河,那人从天上来。

......

五年前,韩家村。

韩姓是村子里的宗氏祖亲,村子不算小,七八十户人家。

韩家,韩老爷是村子里的土地主,也是韩氏的直系宗氏后人。

按老祖宗传下的规矩和宗氏的统治力,韩家历来是村子的主心骨。

韩冬是韩老爷老来得子,并且是独种,半百的年纪诞下嫡子,可谓是老而弥坚。

在韩冬周岁生辰宴上,大摆宴席,杀猪宰牛。

从韩宅门口至村头,摆下一百二十桌,请来全村共贺韩少爷周岁生辰。

生辰宴上。

韩家众人正准备给韩少爷行抓周礼时,厅堂内熙熙攘攘的众人心中竟然响起一道清亮嗓音。

“此子天资如此,也是韩家福报当至。韩家主人不如到堂前一见,贫道自有道缘相赠。”

此声入耳如山泉过林,却让在场哄哄闹闹的众人充耳,而韩宅外却无一人可闻。

正当众人为此声所惊,人人诧异禁声之时。

韩母怀中正乱蹬不已的韩少爷却如同被什么吸引,抬手指天,咿呀咿呀笑乐不止。

韩老爷率先镇静下来,领着老小家丁绕过场间红布和地上的周礼,跨出厅堂来。

韩少爷依然抬手指天,率先仰头咿呀哈哈,似乎天上有什么东西,韩老爷等人随之抬头,一看竟然齐齐大惊失色,杂乱呼叫起来,又随即紧忙失声捂口。

不知是谁率先双膝一跪,趴伏在地叩首不停,于是呼啦啦一片趴伏在地高呼:“拜见仙人大老爷!”

原来韩宅众人正上方的低空,一位长髯飘飘的青绿道袍仙家修士立于一柄拂尘之上,单手负后,姿态逍遥。

青光一闪,原本还漂浮在半空的仙家修士已不知凭空出现众人身前。

趴伏在地的众人只觉一阵清风拂过,不由自主地随之起身,口中的敬呼亦堵不能出。

眼见道袍修士如此仙家风范,韩家一众更是心中惊颤又兴奋莫名。

韩老爷强压下剧烈震颤的心跳,想起方才听得的“仙缘”二字,内心既喜且惊。忙领着妻儿上前,躬身拜道。

“凡俗韩某拜见仙家。”

那道袍仙家,轻摆拂尘,目视韩母怀中笑意盈盈的婴儿,笑道:“贫道与此子有缘,既然恰逢此子抓周择数,不如就让他抓选贫道手中之物如何?”

韩老爷赶紧扯着惊呆了的韩母,颤声应道:“小儿得承仙缘,实乃大幸!”

道袍修士淡然而笑,也不多言语,将手中几团荧光伸向韩母怀中的婴儿。

韩老爷等人只觉几团荧光中事物如遮雾绕,根本看不真切,久视之下只觉荧光刺目,忙扭头不在试图窥察。

韩母此时情急之下也不敢妄动,只能颤手将韩少爷递向光团,神色紧张忐忑又满怀期待地盯着怀中一直嘻笑不停地韩少爷。

此时,除了乐呵呵伸出小胖手的韩家少爷和那道袍仙家修士外,场间大多数人都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就连在一向处事不惊的韩老爷也不由自主地攥紧衣角,悄悄浸抹汗湿的手心。其他人更是大气也都不敢喘一口,生怕自己的凡俗浊气玷染了仙家宝物。

无知纯真的韩少爷瞪着小眼珠,嘟着小嘴,挥起小胖手丫一捞,捉紧了其中一团柔和的光团。

那道袍仙家见此,左手一晃,剩余的几个光团蓦然消失不见,光团里的物品也就自然被他用某些特殊的手法收起。

此时韩少爷手中的物事也退去荧光,原来是一只通体碧绿,青翠欲滴的小瓷瓶。

小瓶被小少爷捏在手里,一下一下地晃摇着,只见瓶肚上有一颗青绿的古树雕纹,瓶口被一撮红缨丝塞住。

众人眼神鸡贼的瞟过一眼又忙装模作样的盯着地上青石板乱瞅一通,心下艳羡不已。

道袍仙家轻轻哈哈一笑,眉目间竟也浮现几分欣喜。

韩老爷见此,顿时松了一口气,窜至嗓子眼的一颗心也缓缓回落,瞧出仙家的反应,应当有好无坏。随后连忙一摆袖袍衣服,带着妻儿亲眷再次跪伏在地行三拜九叩首的正礼,口中高呼。

“感谢仙师垂怜,赐下仙缘之物,老翁替我儿跪谢仙师。”

身后乡野众人最不缺的就是顺势山呼,于是浪倒般再次趴下一边乱口嚷嚷道:“拜谢仙师大老爷恩赐。”

这些东歪西倒嘴脸贴地的货色心里不无侥幸地想着: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气运也能得仙师垂怜?就算没有韩少爷的仙缘,仙师大老爷指甲缝里抠点泥出来,也能延寿几年呀。

那位青袍仙家手中见状拂尘一挥,一片淡青色荧光自拂尘中洒向院内的凡人。

韩老爷等人只觉淡青色的光辉淋在身上,一股暖冉冉的舒适感透衣入体,略带一丝丝酥麻的感觉,不但不使人觉得不适,反而有种如入梦痴醉的沉迷。

半晌后,淡青色的光芒淡去。场间十数人只觉睡了一场从未有过的舒适肥觉,只觉通体舒泰,精神充沛。

那些个精壮农汉和院丁甚至有种能够单手降牛的错觉。于是,招牌式的山呼再起:“拜谢仙师大老爷恩赐!”

韩老爷眼见院内乱哄哄的情景,瞄见被院子里的动静惊动的村民们已经陆续围在了韩宅四周,更有手脚毛躁的似要忍不住爬树攀墙偷看。

韩老爷心里不由懊愤,生怕因为这些泥腿子莽撞恼了仙师,抬手招来一个跪地磕头不已的老者,低声吩咐道:“于管事,你先引家里亲眷和院丁招呼客人,我与仙师尚有要事商量。任何人等,不可入宅!还有,切记,不可声扬!”

于管事哈腰点头应下,自将院子众人吆喝起来。临着出门前不假颜色地严厉交代一番,再留下两个高壮院丁守着大门,方才领着众人出门去了。

院子里只留下韩老爷和抱着韩少爷的韩母,那青绿道袍的仙家修士仍只是一脸平静淡然地看着韩母怀中的呵呵不停的韩少爷。

韩老爷忙将仙师迎进厅堂,亲自倒上茶水将仙师迎在主座,方才陪坐在侧。这才怀着七分期待三分忐忑询问:“刚才仙师说小儿与仙师有缘,不知缘从何起?”

那仙家修士也不遮掩,淡然笑道:“此子身怀灵根,正是修仙成道的好苗子。贫道出身修道宗门,今日遇见,自然是此子的修行道缘。”说罢,他示意韩母将怀中小男童递近,伸手并指轻轻在韩少爷的脑门顶上一点,一点淡青色的光芒顺着韩少爷脑门一钻没入体内。

毋需片刻,一直嬉闹晃手不停的韩少爷沉沉睡去,口鼻耳等外露窍口似有淡淡青光闪烁,只是手上依然牢抓着青翠小瓷瓶不放。

韩家夫妇二人又是一惊,望向仙师,不明所以。

那道袍仙家也不卖关子,欣慰说道:“果然感应没错,此子灵根勉为上佳,系修道大材。吾师承修道大派青木宗,待他蒙识通字后打算将他收录宗门,不知你夫妇二人意下如何?”

道袍仙家虽然话带询问,只是话语中已经带上了几分自然而然的仙家的威势。

韩氏夫妇神色一凛,自然只能口中称是,不敢多说什么,连心里那点微妙的念想也赶紧掐灭。

道袍修士看到两人的应答,脸上不动神色地说道:“凡俗的血缘之亲我也自能理解。但是你们要知晓,此子一旦踏上修行之途,与尔等已是彷如天人之别。既然这是你们韩家的福缘,贫道自会赐下一二灵妙,以作缘报。”

也不等韩老爷和韩夫人说什么,仙家又继续开口。

“此子入门之后,自有宗门护佑。我既然今日有缘与他的修行引道,自然也会在修行上帮持一二。这瓶灵丹你且拿去,内有两粒,分而食之。此丹能够助尔等凡人祛病延年。”

说完,道袍仙家不着痕迹地瞟了韩老爷一眼。伸手从袖中摸出一只小白玉瓷瓶,望之晶莹剔透,浑然无痕。

韩老爷双手在袖上一抹,内心惊惶且喜,伸手接过乳白色的小瓷瓶,颤声道:“自当听从仙师指点,此乃我夫妻二人福分,定当好生珍惜。”

“此处另有玉玦一块,系于此子贴身相伴,可助他祛病强体,”那仙家修士也不再多言,手在腰间一晃。将一块与韩少爷手上青翠瓷瓶材质相近,色泽却更为深邃的椭圆形玉玦置于桌上,“此子手中青玉瓶内有三粒养气丹,乃是固本培元之药物。将之化与山泉,每日晨间睡前饮服可助其蕴养体魄。”

“谨遵仙师之命!”韩氏夫妇唯唯诺诺地应下。

“五年为期,届时自然会有本门接引修士来此地领他回宗门,在此期间,此子宜避俗少动为宜。如若数年之后入门考究,性情不稳,与门内修行背道相离而致使考究不过。那唾手可得的修行道缘则断于你二人之手,罪人更罪己!”

说到最后,这位仙家修士已是用上了灵音震慑!听得夫妇二人连连点头,头上虚汗如淋。

见韩氏夫妇应下事宜,青绿道袍修士再不多言。最后看了一眼在韩母怀中的小男童,手中拂尘一甩,屋内顿时青光大盛。

韩氏夫妇二人闭目垂手,等到青光消散,仙家修士已然去无踪影。

......

话归此时,正当韩冬在烁烁星辉下逐渐沉入梦乡之时。

无人发觉系于他脖颈之间的森绿沉翠的椭圆玉玦正淡淡地一闪一闪透出青光,似与天上的星光相应。在他胸膛上随着他的一呼一吸缓缓起伏。

而相依在玉玦旁的是一只颜色更为鲜翠的小瓷瓶,上面雕纹着一颗枝桠虬结盘错的古树。

伴随着青光起伏,瓶肚上的古树枝叶似乎也轻微摇晃了起来。

远离韩家村的数千里外,一处绵延百里的青秀群山之中。

一道米黄色的灵光撞破黑夜的幕影遮笼,恰似一粒深深在漆黑夜空里闪亮的星辰。

米黄灵光中是一位青年修士,身着明黄道袍,手中持一枚同样呈深绿椭圆一闪一闪透着淡淡青光的玉玦。

灵光划过夜空下影影绰绰的幽暗大地,顺着玉玦指引的方向而去。

鱼语渔
作者的话

用心写!各位观众老爷,喜欢的话,持续关注一下本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