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国良臣 > 正文
第一章 抛诱饵钓上大鱼,贪婪心愿者上钩
作者:木若水  |  字数:2333  |  更新时间:2019-12-17 22:29:13 全文阅读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佛法无边,天下为公。

天地不会混沌,混沌的是那无休止的人和事,过去的点点滴滴已经结束,不论如何,暂且找一僻静之处,安放你的心灵,时间这剂良药,会帮你慢慢扶伤。

天空有云有雨,月亮有圆有缺,星辰落下帷幕,不舍人间孤独。清风走过四季,日月守候山河,情感亦有冷暖,谁曾逃过岁月。

话说这青州地界,有一伙强人掘人坟墓、打家劫舍、无恶不作,扰得一方居民不得安宁。百姓几次上告衙门终是无果,久而久之,这帮人是越发大胆。

日子久了,这伙强人越做越大,便以倒腾古董的买卖为生,发了不少横财。为首的人养了几个经验丰富的盗墓高手。私下交易来往之时,也不曾避讳衙门,上门的买家趋之若鹜,自有那识货者,都为发得一笔横财。

说这京城里,有一位薛掌柜,在城门口以打理一家客栈为生,这来者是客,总得低眉顺眼、笑脸相迎,稍有不慎,就得受人眼色,买卖行当可不是那么好做。薛掌柜平日里除了喜欢往来的客人之外,就数古董是他的最爱了,家里把玩的物件自然不在少数。

在这样平凡的一天,薛掌柜眯着那小眼睛,左手拿着烟杆,右手捋着胡子,正在客栈里清点账目,打门外进来一位主,朝着薛掌柜走去,开口道:“薛大掌柜,忙着呢,这近来生意可好啊?”

薛掌柜听着声,抬头一瞧,不是别人,正是这伙强人的首领,此人唤作林虎,青州东江县人氏,生得是满脸横肉,身材壮硕,一眼看过去总不是善茬。

薛掌柜忙放下手中的烟杆,自是笑脸相迎道:“呦,稀客呀,什么风把爷给吹来了,我这生意不能和您比,只是养家糊口,还算过得去,”

林虎听了哈哈一笑,薛掌柜四下看了一番,继续道:“有些日子没见了,还请移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二人转身来到了里屋,薛掌柜给林虎让了茶,口中道:“可是又得了什么宝贝,来博取我那羡慕之心,快拿来让我瞧瞧,”

林虎笑道:“说您是做生意的一点都不假,什么都瞒不过您的慧眼啊,”林虎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串琥珀念珠。

薛掌柜看了,自是喜欢的不得了,迫不及待从林虎手中拿了过来,细看一番道:“爷是有通天的本事,这种东西都能到手,市面上可少有这种物件,就别馋我,直接开个价吧!”

林虎微微一笑道:“薛掌柜当真喜欢?”

薛掌柜道:“我你还不了解嘛,干嘛跟你兜圈子,”

林虎道:“要是真喜欢,送你便是了,”

薛掌柜有些不敢相信,疑惑道:“此话当真?”

林虎脸一沉,挺严肃的样子道:“也不和您兜圈子了,咱说正事,我这次来啊,可是带着好消息的,不知薛掌柜是否还记得,去年冬天,下了一场很细很细的雪,我和手下几个兄弟一起去外边看地形,还真没扑了空,是个意外的惊喜啊!”

薛掌柜听到这里,那小眼睛瞬间变大了许多,可来了兴致,忙道:“噢,那可要恭喜了,这可是墓里的东西,还有别的没,拿出来,让我开眼便是?”

林虎道:“薛掌柜何必这样着急,这墓地我拿铲子嗅过了,朝代自然久远,绝不会低于二品官员,自然有一大批好货。不过我们暂时还没动,到也轮不着别人,我手下的人可一直都看着呢,正准备这几日动手呢。”

林虎喝口茶水继续道:“先说明白,我可还没找别人说过此事,先来和薛掌柜透个信,您要是乐意呀,咱们动手时,待薛掌柜看过东西,现场清点货物和银子,东西直接就是您的了,您要是不乐意,我再找下家便是了,”

薛掌柜想了一想,自然动了心思,和林虎打交道也不是头一遭了,他没必要框自己,要是这笔买卖真成了,保不齐能买下京城一整条街的商铺了,遂道:“要真有这等好事,我岂能错过,我这几日凑银子便是,还别到外面张扬,坏了咱们的买卖,”

林虎道:“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此事只好过你薛掌柜一人,我且回去安排,待要动手之时,自会提前派人来通知掌柜,噢,对了,最近衙门可看的紧,切记,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薛掌柜道:“连我都信不过,我岂能坏了自己的好事不成?”

林虎起身作揖告辞,薛掌柜手提念珠道:“那这念珠?”

林虎道:“送您便是了,我岂能说谎,”

薛掌柜谢过林虎,待林虎走后,薛掌柜屁颠屁颠可乐坏了,倒腾这么多年,这下可算找着发财的机会了。

这几日,薛掌柜没忙别的,为凑银子,将家里的古董花瓶、把玩物件,悉数清点,除了自己特别喜欢的几件除外,都做了价,卖了出去,这一时头脑发热,还有心将这客栈押了出去,生硬让自己的夫人给拦了下来。

几天下来,薛掌柜忙里忙外,内心满怀期待,做梦都能笑醒。心想这买卖要是成了,可就跻身到京城的大户人家了,再不是这客栈的小掌柜了。想到这,都有些无心打理那客栈的生意了,只想着林虎早些来知会自己一声。

盼星星,盼月亮的,林虎总算派人来了,薛掌柜把客栈的生意简单交代一番,带了早已备好的银子,便跟着去往那青州地界。待到天黑之后,林虎带着薛掌柜前往那发财之地。

这夜色黑的有些可怕,连那月亮也躲藏到了云层里边。狂风呼啸而过,不停撕扯着大地上的每一处角落,却不知自己打扰了多少尘埃休息。 劳累了一天,人声已经静了下来,可有一帮人还在悄悄忙碌。

林虎带了手下两个弟兄,薛掌柜则跟在后边走,这一道上是越走又黑,薛掌柜心提到嗓子眼,是越发害怕。

林虎和薛掌柜不时闲聊,薛掌柜却无心作答,心想,这荒郊野岭的,林虎要是使坏心眼,拿了钱财,再害了自己性命,可如何是好,那时候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自是这样遐想,林虎也能猜到他的心思,便只管赶路,不再说话。

不一会工夫,来到一片空地处,林虎道:“薛掌柜,就是这里了,这样的风水宝地,怕是薛掌柜都不一定见过,”

林虎继续道:“都愣着干嘛,哥几个上手吧!薛掌柜可是等不及了,”

林虎走了过来,燃起一盏油灯,观察薛掌柜一番,眯眼一笑,口中道:“薛掌柜稍安勿躁,你我两袋烟的工夫,我们便可下去瞧宝物了,”

薛掌柜听声打一寒颤,瞬间从刚才的假想中苏醒过来,看着林虎两个手下正拿着铲子往地下打,想必是自己误会林虎了,遂跟着林虎吧嗒吧嗒抽起了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