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这个世界很危险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交战
作者:叶知风  |  字数:3078  |  更新时间:2020-02-16 10:51:35 全文阅读

“轰轰”

听着远处的轰鸣声,戒嗔眼中战意闪烁,但同时带着一丝骇然,纵然隔着十几丈的距离,但两人交手所传来的劲气余波,仍让他感到一丝心悸。

“你说,叶青,能杀得了帮主吗?”

“不知道!”陶显摇摇头,脸上同样带着一丝忐忑:“不过,我们现在和叶青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没有退路,所以,不能杀,也得杀!”

是啊,自从他们答应叶青的那一刻,他们就没了退路,不是阎铁衣死,就是他们亡,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是啊,我们,都没有退路!”戒嗔摇摇头。

“快,快……”忽然,一阵喧哗声传来,一群铁衣帮帮众急忙从远处冲来,显然是听到了轰鸣声。

“站住,谁让你们来的!”见状,陶显上前一步,拦住铁衣帮的帮众。

“陶堂主,里面……是怎么回事?”一名帮众小声问道。

陶显道:“帮主的一名朋友来访,两人正在切磋武艺,你们最好不要打扰!”

“帮主的朋友?”那人有些疑惑,但见陶显和戒嗔都在此地,亦不疑有他,好奇道:“什么人这么厉害,居然弄得动静这么大?”

“不该管的别管,出去巡逻,若是让外人闯入,你们吃罪不起?”陶显厉声道。

“还不快滚!”

戒嗔双目圆睁,大吼一声、

“是,是!”

众人缩着头,齐齐应道,转身离去,他们可不敢得罪这位脾气暴躁、动辄就杀人出气的主儿。

等众人离去,戒嗔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道:“怎么办?我们挡不了多久的!”

这些小喽啰他们还能瞒住,挡回去,但若是被其他几位堂主得知,要进去,他们可不见得能挡住!

“走一步,算一步吧!”陶显叹了口气:“现在只能希望于那位,动作快点了!”

“好难缠!”叶青眉峰紧锁,手中弯刀掠下,但在掠下的过程中忽然停滞,以极其诡异、刁钻的方式,掠向阎铁衣的脖颈。

鬼魅如斯,防不胜防。

但阎铁衣的长袖一抖,如拍实甩,拍在他的刀锋上,将其击退,旋即衣袖陡然舒展开来,由刚化柔,旋转着笼罩向他,黑压压一片,仿佛一片乌云,又似一座牢笼。

叶青气机转动,脚步凌空踏出,如鬼魅般向后掠去。

这就是阎铁衣的难缠之处,对方的劲气,仿佛流云一样,变幻莫测,无法捉摸,偏偏又动静相宜,虚实相合,刚柔相济,让他一时间难以攻破对方的防守。

“哈哈,大言不惭,就凭你也想杀我!”

感受着叶青气机微滞,阎铁衣大笑一声,衣袖纵览而出,大袖猎猎,竟是一瞬将周遭的气流一览而空,天地一寂。

下一刻,衣袖挥出,刚猛的劲气一瞬倾泻而出,仿佛天地塌陷。

“轰隆”

湖中溅起数丈高的水浪,湖中的一座凉亭,在沛然无匹的劲力之下,轰然坍塌。

“咕呱……咕呱……”

水浪之中,五声蟾鸣先后响起,蟾鸣声声,高亢入云。

叶青身上的气势一瞬扶摇直上,刀起三寸,气涌如浪,一刀落下。

“五重钓蟾劲”

匹练如虹,水浪直接被一分为二,之后,刀光不竭,所过之处,留下一条深达数尺的划痕。

阎铁衣不敢大意,衣袖飞旋,横扫在大地上,深达数尺的大地仿佛毯子一样,被生生卷起了一层,将空中的刀光撞碎。

“哈哈,雕虫小技,不足为惧!”

挡住这一刀,阎铁衣深吸了几口气,转换气机,真气的耗损,虽然让他有些虚弱,但他知道,对方和他一样,也是拓脉中期,纵然招式诡异,不过想要短时间内拿下他,无异于痴人说梦,只要再坚持一下,等他手下的人赶来,无论是叶青,还是那两个叛徒,都得死!

“是吗?”

叶青轻笑一声:“希望接下来,阎帮主还能笑得出来。”

话音刚落,阎铁衣心中寒意大作,急忙运转真气,衣袖鼓荡,护住身体。

而与此同事,无数若有若无的血影,出现在周围,距离他只有一寸之遥。

“什么东西?”

阎铁衣头皮发麻,他居然没有发现,这些血影是何时出现在他跟前的,而且距离他如此之近。

更为恐怖的是,这种血影给他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仿佛只要被它近身,就会有极为恐怖的事情发生一样。

“青魔”

阎铁衣伸出左手,其左手上,带着一只薄如蝉翼的青黑色手套,手套上布满诡异的线条,青黑光芒闪烁,于中央隐隐形成一个魔首。

青黑光芒闪烁间,魔首竟然仿佛睁开了双眼,隐隐有令人烦乱、躁动不堪的声音响起,一阵青黑色的火焰熊熊燃烧开来,伴随而至的还有一股腥甜味。

腥甜味弥漫的一瞬,叶青竟然觉得头晕眼花,精神萎靡,一股虚弱浮上心头,而脸上亦蒙上了一层青黑色。

“这就是阎铁衣的诡器,果然恐怖!”

但旋即,一抹清灵之气从体内生出,转寰全身,那股恶心眩晕之感立即退去,恢复无恙。

“应该是那颗长生果的效用……”

叶青心念转动间,便有了答案,应该与他在玉龙湖吞服的那颗长生果有关。长生果有肉白骨、延寿元、辟百毒之效,服用之后,可不惧百毒,成就百毒不侵之身。

当然,为了以防万一,叶青又急忙吞下一枚解毒用的辟毒丹,屏住呼吸。

路上时,他听陶显说过,阎铁衣有一件诡器,蕴有剧毒,闻之必死,触之必亡,所以他才事先准备了一些解毒丹药,没成想倒是多此一举。

但不可否认,对方的诡器真的很厉害,若非他服用过长生果,百毒不侵,那么今天很有可能阴沟里翻船。

“熊熊……”

阎铁衣左手一挥,熊熊青黑火焰蒸腾,霎时将血影灼蚀一空,而更令人心悸的是,青黑火焰弥漫之处,坚硬的地面都被烧蚀出一个个坑洞。

叶青伸手虚握,无数血影再度浮现,从不同的方向掠向阎铁衣。

血影神通由他的内力、气血凝练而成,所以只要他内力不竭,气血不衰,血影便源源不绝。

而他修炼的是顶级拓脉功法,内力雄浑,肉身又强大无比,自是不不惧消耗。

“嗤嗤……”

血影刚一掠近阎铁衣,便被青黑火焰烧蚀一空,无法伤到阎铁衣。

“小子,看你还有什么手段?”阎铁衣得意一笑,然而笑容还没落下,便僵在脸上,只见叶青手掌一挥,无数暗红血影浮现,化作一个无形巨掌,凌空拍下。

阎铁衣暗骂一声,内力吞吐,左手成爪,凌空掠出,五条青黑火焰凝聚而成的爪芒径直将空中的巨掌撕裂。

然而,下一刻,被撕裂的巨掌,化作无形血影,趁着空隙,掠过阎铁衣的双腿、胸膛等位置,带起丝丝鲜血。

阎铁衣只觉得体内的鲜血,竟然不受控制般被血影吞噬,本就有些虚弱的身体,愈发孱弱。

“这是什么武功?还有,对方的内力怎么如此雄浑?”阎铁衣一掌切下,将周身的血影烧蚀一空。

然而,心中却是惊骇不已,同是拓脉中期,经过一段时间的激斗,他的内力耗损严重,反观对方,内力充盈有余,还能连续使用这种诡异的手段,着实令人难以置信。

由于内力耗损严重,青魔手隐隐已有反噬的迹象,若再这样耗下去,杀不了对方,最后死的一定是他。

“杀……”

眼中闪过一丝狠厉,这次阎铁衣不再防守,而是纵身跃起,仿佛一只苍鹰,主动向叶青扑去。

阎铁衣身在空中,双臂横张,身影转折变幻不休,虚实不定,而且每变幻一次,都有一声鹰啼响彻长空,身上的气势便雄浑一分,连续九次变幻之后,阎铁衣的身影,陡然消失不见。

下一刻,其直接出现在叶青身后,爪影重重,火焰熊熊,覆拢向叶青全身大穴。

“苍鹰九变”

“无影手”

人人都知铁衣寒叟擅长铁袖功,流云劲,但其实,为了配合青魔手,他的轻功身法和爪法,亦绝对不弱。

只是,别人不知道而已!

或者说,知道的人,都已经死了!

“死……”

爪影漫天,叶青背后沁出一层冷汗,他怎么也没想到,阎铁衣居然还精擅轻功身法和爪法。

若只是如此,倒还罢了,关键是对方手上诡器所蕴含的火焰和剧毒,那种火焰连地面都能烧蚀,更遑论他的身体。

咫尺之距,瞬息之间,意起,刀光现,叶青手中的弯刀如圆月一样,轻轻荡开一抹清光,清光入水,荡开层层涟漪。

层层涟漪,即层层刀光,将漫天的爪影拦下。

然而,他挡住了爪影,却无法挡住无孔不入的青黑火焰,更恐怖的是,那些火焰竟然顺着弯刀,向他的手臂蔓延而去。

叶青脚步一点,血海飘香施展到极致,快如疾风,掠至湖面上空,脱离青黑火焰的范围。

“你逃不掉的!”

阎铁衣的身影亦随之而至,无影手或抓,或掠,或撕,或拍,或勾,或点,劲力入化,万象包罗,火焰弥漫,覆盖周遭方圆数丈,封锁了叶青所有的退路。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看你如何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