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地穹牢 > 正文
第一章 猎户吴哥儿
作者:阿伦银  |  字数:2247  |  更新时间:2019-12-18 22:40:27 全文阅读

罗星州南山郡西南角的坳头岭,大大小小的山头连绵几百公里,穿过坳头岭就直接到了临近的杨沙郡了,当然,南山郡的居民谁也没有直接从坳头岭翻越过去过,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这绝对是自寻死路的事情,或许是因为海拔太高树木太茂密的缘故,坳头岭的丛林里终年较为湿冷。

晋元九年十二月,临近年关,山上飘起了雪花,坳头岭覆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雪,大多数树木的叶子掉了,枯枝、灌木被白雪压住,行人上山反而比平时看得更远,显得更加容易行走,不过这山上,天气好的时候也极少有人来,更不用说临近年关又下雪的天气。坳头岭距离南山郡城只有有三十多里地,是郡城南面的天然屏障,坳头岭大大小小的山头虽然山势不算陡峭,地势确高,由于潮湿,山上常年有雾,倒也给这座山平添了一丝灵气,山上林木高大茂盛,灌木丛生,山上野兽极多。

山脚下有个小村落,住了几十户人家,一条约十几米宽的小河环绕村庄,小河叫青水河,河水很清澈,浅一些的地方能够见到河底的石沙和游鱼,青水河是坳头岭与村落的一条分界线,村民上山还是得借助小木筏或者两里地外河水较窄处搭建的那座木桥通行,山脚的气温还算温和,虽然陆陆续续下了几场小雪,青水河也并没有结冰,河水由北向南汇合了坳头岭流下的几条溪河后,汇入素水,沿着坳头岭山脚流向更南边的渭南州。

说来也怪,坳头岭对于猎户来说,是座十足的宝藏,南山郡以打猎为生的猎户常年都在坳头岭大大小小的山头狩猎,可山脚下的这几十户村民,却没有一个猎户,都在山脚下临河的地方以种植庄稼为生,山上偶有野兽下山觅食,破坏山脚那边的庄稼,村民也会设置一些陷阱将其捕杀,但从不主动上山猎杀野兽。

据说是村落里古老流传下来的祖训,说山上的野兽都具有灵性,野兽主动下山破坏庄稼被捕杀自然没事,但如果村民主动猎杀,会被野兽记仇,殃及子孙后代,他们可不像南山郡那些猎户,打了野兽后就离开了,而且,猎户常年打猎,把命都丢在山上也是常有的事情,所以这个祖训是不是真的,已经没人去计较,但村子里的人倒是自然而然的对这坳头岭有种敬畏的心理。村民们习惯了农作生活,加上打猎本身也是件危险的事情,所以也没人再去打猎了。

今天村子里老梁家有点热闹,院子里头聚了七八个外地人,其中一个文士模样的中年人,穿着儒雅,很像南山郡里的那些教书先生,此刻正站在众人的最前头,稍抬着头望着坳头岭远处的一座山头若有所思,仔细看得话会发现这个文士手里握着一个小铃铛,时不时发生“呜呜”的响声,文士身后的七人又分成三拨,都是猎户打扮,其中四个围在一个小木桌边,桌上放了一张旧麻布,上面描绘着地形图,正在低声的讨论着什么,其他三人散落在院子的不同位置。

落单的三个人中,坐在离堂屋最近的台槛上的是一个黑衣大汉,此时正在用手里的磨刀石打磨身上背着的箭,靠近柴堆的角落则蹲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穿着一身贴身的灰色麻衣,地上放了一个旧牛皮缝制的大包袱,包袱此刻正打开着,里面密密麻麻放了很多长短不一的杆子和一些像绳子一样的藤条,杆子是坳头岭上的黑鳞木树枝做的,两头削尖了,黑鳞木的树枝很直,而且质地也非常坚硬,颜色是深黑色,树木上有一圈圈的鱼鳞纹,很多猎户都用这种木材做箭杆或者尖头枪,大门口的门槛上,还坐着一个人,正啃着一个红薯,个子看起来不高,但是身板特别宽,坐在门槛上,几乎把那扇本就不大的门都给堵住了,腰上别了一把短柄宽刃的斧头,背上背了一把大弓箭,大概是因为弓身太长了背着不好坐,所以弓箭都是横着背的。

门口壮汉啃完红薯舔了舔手指,意犹未尽的起了身,转过身来朝着屋里头正在收拾的老梁喊道:

“老梁,你家地瓜还有没有了,个头那么小,俺肚子底都没垫着。”

“没有了,中午就剩下那两个,都让你小子给吃了,就你那肚子,你得找个财主家做上门女婿才行”。

“俺就喜欢吃你家的地瓜,可惜你这老家伙女儿早嫁了,真是不地道啊”。

老梁老来得女,孩子他娘在产女时年纪也大了,生了女儿后留下后遗症,不久也去世了,老梁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把女儿带大,尚来宝贝得很,听阿涛这家伙调侃,气得在屋里头直翻白眼,不过老梁知晓阿涛是个没心没肺的孩子,便懒得再搭理他。院子里几个猎户听到这两人的喊话倒是没什么变化,他们经常来坳头岭打猎,时常会在村民家修整,跟村民们都是熟人,这些情况都见多了。

壮汉身材虽然壮实,但是脸上稚气未脱,看样子还是个大孩子,他在门口站了一会,或许觉得没味儿,就走向了柴堆边的年轻猎户。

“吴哥儿,你这些杆子都被你摸得油光发亮了,还没摸够啊”。

吴哥儿名字叫吴易,今年才十九岁,但是在南山郡做猎户已经三年了,算得上是个经验丰富的猎户,吴哥儿看到壮汉过来,也站了起来,一张国字脸,说不上俊,但是菱角分明,左边额头上有一道浅浅的伤疤印痕,大约一寸长,从左边额头到眉角,不知道是野兽抓的还是树枝刮的,一身紧身灰色麻布衣裤,腿上绑了布条,把裤脚绑了起来,标准的猎户装扮,这样上山身上衣物不容易被树枝挂到,便于行动,脸上长着少许胡渣,倒是让吴易显得有些粗犷,也比真实年龄更成熟了几分,高高的身材,比起壮汉高了两头有余,身上没什么肉,骨架倒算大,看上去就是那种很精干的类型,吴易朝中年文士那边看了看,低声对壮汉说到:

“阿涛,胡先生请我们来帮忙抓野兽,这次来了这么多人,但是具体抓什么都没说,自己还是做些准备好,别耽误了先生的事”

“所以我才找老梁要吃的啊,胡先生给的价钱也高,我肯定得把那野兽给他抓着,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啊”阿涛嘀咕道。

吴易和阿涛熟络的很,见这家伙磨磨唧唧的想着办法找吃的,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再理会阿涛,继续蹲下整理包袱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