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神侠侣传 > 毒蛇郎君
第五十七章 醉仙楼会欧阳瞻
作者:古龙小周郎  |  字数:4064  |  更新时间:2020-02-27 17:45:47 全文阅读

“我有要补充的。”花满春转了回来,他没听到南宫成和向天羽在聊什么,只听到了南宫成对向天羽说的最后一句话。

南宫成道:“你要补充什么?”

花满春对南宫成和向天羽道:“你们还要不要去找欧阳瞻?”

“当然要了!”南宫成道。

花满春道:“可是照你们这个速度走下去,明天都到不了醉仙楼。”

南宫成和向天羽相视而笑,于是三人加快了速度赶往醉仙楼。

夜晚,醉仙楼前。

满天的星星点缀着天空,周围一片寂静,只有醉仙楼被各式各样的灯笼照得灯火通明。人在楼中穿行。男人和男人说话的声音、男人和女人的笑声、男人和男人划拳的声音……

置身于其中,仿佛置身于一个热闹的街市。

南宫成、向天羽和花满春站在醉仙楼前,看着这栋高六层的楼,最下面的五层楼都有人影闪动,只有最高的第六层楼灯光较为暗淡,好像没有什么人。

南宫成是喜欢清静的人,一看这个地方在大晚上也如此热闹,难免有些嫌弃。他问花满春道:“这个地方这么吵,欧阳瞻怎么会来这里?”

花满春道:“因为欧阳瞻不仅是个酒鬼,还是一个十分挑剔的酒鬼,所以他一定会选最好的地方喝酒。”

“这里的酒很好吗?”向天羽道。

花满春笑道:“你们也不看看这栋楼的名字——醉仙楼。什么叫醉仙楼?就是神仙到了这也会喝得醉醺醺的。”

南宫成和向天羽点了点头。南宫成并不关心这些,只要欧阳瞻在这里就行,南宫成道:“既然他在这里,那咱们就进去找他吧!”

于是三个人向醉仙楼走去,还没有到门口,醉仙楼里就出来了一个小厮。

“三位客官请进!”小厮将南宫成、向天羽和花满春请进了醉仙楼。

醉仙楼内,处处灯红酒绿,处处欢声笑语。

小厮带着南宫成、向天羽和花满春在人群中穿行,一边走一边问:“三位客官来醉仙楼,是来品酒的?还是来做其他事的?”

“我们来找人。”南宫成道。

小厮道:“不知三位客官要找什么人?”

花满春道:“我们要找一个大概三四十岁,上嘴唇长了两撇胡子,那两撇胡子和眉毛长得一样的人。”

小厮“哦”了一声,道:“你们要找的那个人是不是复姓欧阳,单名一个瞻字?”

“是,他真的在楼上?”南宫成道。

小厮停下脚步,面对着南宫成、向天羽和花满春道:“那位客官可够豪气的,他一来就把第六层楼给包下来了,算到现在已经是第七天了。我们去找他结账,谁知他身上没有带钱。他说他有朋友要来,他的朋友会给他结账。看来三位客官就是他口中的朋友咯,麻烦你们先把他欠下的账结一下吧!”

南宫成道:“他欠你们多少钱?”

“不多,不多,一共是三百五十两银子。”小厮道。

南宫成道:“也就是顶楼包一天是五十两银子。”

“是的。”小厮道。

向天羽道:“外面吃一碗面才两个铜板,在你这顶楼一天就要五十两银子,这么贵!你还不如去抢!”

小厮道:“是比抢更好!我们这里给的是客人最舒适的享受,让客人体验神仙一般的感觉,所以定价这么贵是完全合情合理的。”

南宫成、向天羽和花满春都点了点头。

“不知你们是谁付账?”小厮说完就看着花满春,因为花满春的衣服是用最好的布料做的,所以小厮自然而然地以为花满春是有钱人。

花满春也看到小厮盯着自己,是让他付账,他连忙道:“你别看着我啊!我出来是不带钱的。”

小厮这才把目光移向南宫成和向天羽。

向天羽自然是没钱的,她原本出来是带了一个包裹的和一把剑的,如今这个包裹还在,而那把剑不知道被她扔到哪去了。

只有南宫成身上带了一些银子,这些银子里面有隐士山庄老夫人给他的五百两银子。南宫成本想把这笔银子物归原主,可是如果除去这笔银子,南宫成身上的银子不足三十两。

南宫成叹了口气,心想:“看来是无法物归原主了。”从身上取出四百两银子,扔给了小厮,道:“这是四百两,我们再包顶楼一天。”

小厮接过银子,脸上马上出现了笑容,道:“好的,好的,三位客官请跟我来!”

向天羽气呼呼地道:“我告诉你,你要是没让我体会到神仙一般的感觉,那四百两银子可要还给我!”

“放心!放心!若是客官在醉仙楼没有感觉像神仙,我不但把那四百两银子还给你,还再送你四百两银子。”小厮笑道:“三位客官请跟我来,我这就带你们去找那位姓欧阳的客官。”

小厮将南宫成、向天羽和花满春走楼梯上二楼。

就在楼梯口,碰到一个醉汉下楼来。醉汉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他看着向天羽容貌美丽,就笑着上前轻薄:“哟,这是哪来的……”

“滚开!”小厮没等醉汉说完,一个巴掌就把他打得滚下了楼,这一下让所有的客人噤了声。南宫成心想:“这个小厮可够强硬的,居然敢对客人动手。”

小厮道:“这个人对我的客人无礼,你们把他抬下去醒醒酒,然后扔出醉仙楼!”说完,小厮带着南宫成、向天羽和花满春继续前进。

没有人接话,但还是有人把醉汉抬走了。

经此一事,没有人再敢来调戏向天羽了,小厮带着南宫成他们上了六楼。

南宫成心里好奇,问道:“来者都是客,你居然敢打客人,就不怕没了生意吗?”

小厮笑了笑,道:“老板常说客人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一定要让客人在这里有宾至如归的感觉。现在你们就是我的衣食父母,谁要是敢得罪你们,就是在砸我的饭碗,我当然不能跟他客气。”

南宫成点了点头。

在小厮的带领下,南宫成、向天羽和花满春来到了五楼通往六楼的楼梯口。小厮道:“几位,你们要找那位客人就在顶楼,我先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多谢引路,你去忙吧!”南宫成道。

小厮点了点头,但是没有离开,而是道:“只有帮你们找到了你们要找的人,在下的任务才算完成,你们很我来吧!”说完就往六楼走去。

花满春跟在小厮后面,其次是向天羽,最后是南宫成。

六楼只有一张桌子和一个人,这个人也确实是一个眉毛和胡子长得一样的人,他就是欧阳瞻。欧阳瞻就坐在一张桌子前,桌子上什么都没有,桌子的周围摆了四条长凳。

“三位客官要找的人就在这儿,我先下楼去了。”小厮说完就离开了。

六楼只剩下了欧阳瞻、南宫成、向天羽和花满春四个人。

欧阳瞻看着花满春道:“能够给我付酒账的人,就是我的朋友啊!”

花满春笑道:“你别看着我,由于你给我的信只是说来醉仙楼一聚,没说要我来付账,所以我没带钱出来,你的旧账不是我付的。”

“不是你?”欧阳瞻把目光移向了南宫成,对南宫成道:“难道我的酒账是你付的?”

南宫成道:“不错。”

欧阳瞻站起身来,开始打量南宫成,他道:“你莫非就是叶秀英跟我说的南宫成?”

南宫成点了点头。

欧阳瞻笑着摇了摇头。

向天羽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欧阳瞻道:“叶秀英跟我说,你此次来江湖是因为比武胜了刘冠英,而又把刘冠英放走了,所以你要来江湖提升自己的战斗力,好对付更加强大的刘冠英。”

南宫成道:“是。”

向天羽道:“只是一个刘冠英而已,那用得着这么紧张?”

南宫成吃惊地看着向天羽。

向天羽看到了南宫成的目光,问道:“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南宫成道:“你梅姐姐没跟你讲过刘冠英?”

向天羽摇了摇头,道:“没有。”

南宫成心想:“奇怪,梅胜雪连毒蛇郎君都跟她讲,为什么不跟她讲刘冠英呢?”南宫成不明白,正是因为刘冠英的心胸狭隘,所以梅胜雪十分讨厌他,所以才不愿意对向天羽提起刘冠英。

向天羽对南宫成笑道:“你跟我讲讲也可以啊!”

花满春笑着对向天羽道:“潇湘剑魏云,乾坤剑柳飞尘,断肠剑徐明华。这三个人都是和刘冠英决斗取胜并且放过刘冠英的人。你知道这三个人现在在哪里吗?”

向天羽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都死了!都死在刘冠英的手上。”花满春对南宫成道:“刘冠英心胸狭窄在江湖上是出了名的,江湖人都知道。与刘冠英决斗,要么不出手;出手了,就一定要取胜;取胜了,决不能放他一条生路。你把刘冠英放走了,就等于为自己的将来埋下了一个隐患。”

向天羽气呼呼地看着南宫成,责怪南宫成和刘冠英决斗时手下留情。

南宫成看着向天羽,知道她在责怪自己,他当然不能告诉向天羽,是叶秀英让他放过刘冠英的,所以撒谎道:“当时我还没入江湖,对刘冠英不甚了解,等到师父跟我说过刘冠英其人后,我也后悔把他放走了。”

向天羽满意地点了点头。

“不过我不相信你能打败刘冠英。”欧阳瞻说完一掌就对南宫成打过来,这是他对南宫成发起的一次突袭。

虽然欧阳瞻先出手,占得了先机,但是南宫成还是很轻易地躲过了这一掌,并且来到了欧阳瞻的身后。

欧阳瞻道:“好轻功!”

向天羽指着欧阳瞻道:“喂……”

花满春来到向天羽的面前,“嘘”了一声,把向天羽接下来的话打断了。

向天羽看着花满春。

花满春道:“欧阳瞻和南宫成比武对南宫成有益。”

向天羽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南宫成知道欧阳瞻有意和自己比武,于是取出一片枫叶,将枫叶夹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间,指着欧阳瞻道:“请出招吧!”

欧阳瞻笑道:“你就用一片枫叶跟我比武吗?也太看不起我了!”

向天羽搜寻四处,也没找到可以作为兵器的东西,她对南宫成道:“相公,你等着,我去楼下帮你取把剑。”

“不用!”南宫成道:“剑在心中,不在手上。只要心中有剑,万物皆可为剑。”

欧阳瞻笑道:“这番话我好像听人说过。”

南宫成道:“对你说这番话的人就是我师父。”

向天羽听着南宫成说的这番话,也没有下去,但她还是十分担心,于是轻声问身旁的花满春道:“你说我相公能赢吗?”

花满春笑道:“你见过他用枫叶和人对战吗?”

向天羽想了想,道:“哦——我想起来了,他和沈三鹰过招用的就是枫叶。”

花满春道:“那你就不用担心了,他既然能用枫叶解决沈三鹰,那就能用枫叶和欧阳瞻过招。”

欧阳瞻听到了花满春和向天羽的谈话,笑道:“你既然能用一片枫叶,除掉鹰爪功已经练得炉火纯青的沈三鹰,看来你的剑法也确实达到了无剑的境界。”

南宫成想到了一些事,把招式收了起来,把剑气也收了起来。

欧阳瞻看到南宫成做这样的事,笑了笑,道:“你是不是还有话要对我说?”

南宫成点了点头,道:“我接下来有件事要请你帮忙……”

“好说!”欧阳瞻打断南宫成,他知道南宫成要说什么,因为叶秀英已经和他说过了,而且他也已经答应了叶秀英。可是现在欧阳瞻想试试南宫成的武功,于是改口道:“你若是能打赢我,我就帮你的忙;若是打不赢,你从哪来就回哪去。”

南宫成道:“还有一件事,倘若我打赢了你,你帮我的忙时,不得对外说我的武功。”

欧阳瞻笑了笑,道:“这是自然。”

“好,那咱们开始吧!”南宫成的右手抬了起来,将剑气聚集在枫叶之上,指着欧阳瞻。

“让我见识一下剑神西门长风的高徒到底有多厉害!”欧阳瞻也摆开了架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