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七十七章 残镜鬼娃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658  |  更新时间:2020-01-11 14:05:01 全文阅读

“老太婆,你做的是不是有点儿过分了!”

  殷墟内,穆太师站在高高的梁尖角上望着城外,面色深沉。“那可是朝廷献完祭后,堆死人的‘万尸山’!”

  渐渐地,穆府旁边的梁角上凝出个黒黑的影子,不一会儿那个影子便丰盈起来,现出雪娇娘愈发生机盎然的身躯:“万尸山而已,又不是鬼哭巷。再说,朝廷早没了,我让你把万尸山收拾出来,你偏拖着……”

  “咦?你怎么看起来变年轻了?”

  “要你管!”

  “化妆了?”穆太师咋舌:“看起来跟回光返照似的!”

  “滚!”雪娇娘柳眉倒竖,内心暗骂:“这个死老木头!榆木疙瘩!”

  恰逢此时,万尸山下的山涧中接连发出沉闷的连爆声。

  “嘭!嘭!嘭!”

  像是过年时燃放的爆竹,连续不断,声声不绝,其间还夹杂着痛苦的闷哼。

  “大桀在那里!”

  王子默被一连串儿的爆炸声震惊,平幽快速连斩,急忙抽回右脚。

  奈何手掌太多,刚躲开这个,又被那个抓住。不管他跑到哪里,那只婴儿小手始终在前面半丈外抓挠。

  “青天神罗眼,开!”

  灵气入眼,王子默双眼顿时一黑一白,他慢慢闭上眼睛,再睁眼时,双目恢复正常,黑白分明,只是深处的瞳孔由绀紫色渐渐变成天蓝色,继而转化成藏青色。

  三重天眼!

  王子默将神罗眼开到第三重,环伺足下顿时毛骨悚然!

  这山体内哪里是盘根交错的树枝?

  分明是森森白骨节节交错,密密麻麻堆积在一起,宛若一个巨大殉葬坑。

  这,是一座尸山!

  一具具尸体层层叠叠,百丈高的山丘完全是血肉堆积而成。不知过了几百年,上层的灰尘逐渐硬化,形成土壳,将这肮脏的罪恶遮盖屏封!

  “夫君,该上路了!”

  “夫君,我好想你!”

  耳畔突然传来黛小沫的声音,萦回婉转,声声动人心弦。仿佛壮士征战沙场,妻子朝思暮想。

  环顾四周却什么也没发现。

  “夫君,结节廿念,不等君归,吾颜已去,化扣相思!”

  王子默顿时想起韩雪玲穿着青衣,站在戏台上唱的那首《招魂引》。

  笙箫抑扬,字字断肠!

  一根绳索记事,上面系满大大小小的结扣,每个结扣都充满酸甜苦辣,欢声笑语,更多的却是思念的泪水。

  韩雪玲声如莺雀,可是为什么要在这儿唱呢?

  “黛小沫到底和大桀达成了什么共识,在瘴地哥哥为了雪玲姐削去一身生机,又获得了什么?还有那个无面项冥,难道是他指引哥哥来昆虚的吗?他们到昆虚到底在找什么?”

  王子默的脑海里顿时乱作一团,无数根线纠缠起来,压得他右眼皮直跳,仿佛有根筋从头顶抽到眼皮里,眨个眼都耗费极大的精力。

  “喋喋喋……”

  月亮走后,稀疏的星光显得尤为珍贵。

  然而万尸山上却鬼火横行,像是迷幻森林里的萤火虫,对陌生人充满新鲜感。

  “这不过是磷火罢了!”

  王子默眼中闪烁着惶恐的目光,这样劝着自己,大桀说过,它们只是尸体产生的磷气在燃烧!

  突然,一抹光晕射入双目,刺得王子默瞳孔猛地一缩,剧痛不已。

  他急忙散去神罗眼,从储物袋中祭出离乾钟罩在身上,盘膝而坐调理受创的双目。

  刚才那抹光晕来自歪脖子树,树上挂着个光溜溜的婴儿,婴儿的脖子上还插着半片铜镜。由于角度的原因,那片残镜恰好将暮月的余晖反射到王子默眼中。

  月落阴极!

  极阴入眼,顿时激荡起阵阵涟漪。

  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阴极之力由眼入体,瞬间打破原有的平衡,阴盛阳衰下,王子默古铜色的肌肤慢慢蜕成月牙白,一头黑发油光闪亮,朱唇皓齿,薄脸皮白里透红,隐隐可见淡青色的血管。

  许久后,王子默才将这股阴极之力消化完毕。看到现在这幅样子后,尤为懊恼!

  不阴不阳!

  我竟比卜银阳还像女人!

  王子默抬眼看向歪脖子树,那个婴儿指着他“呀呀”大叫!仿佛十分气愤离乾钟的火焰,每每指挥绳结想要套住王子默的脖子时,便被离火焚伤。

  “离乾钟,附体!”

  阳灵力注入离乾钟,王子默心神一转,离乾钟迅速缩小,附在体表。他撤去离火走向歪脖子树,仰头望着光屁股婴儿很是费解。

  死僵!

  只是见过,从未直面对抗。

  没想到死僵还会用幻术迷惑,若不是它千算万算,没料到自己脖子上的镜片会反光,这会儿功夫,王子默就成了歪脖子树上吊死鬼儿!

  “叽叽叽,叽叽!”

  那婴儿很鬼,躲在树上不下来。

  王子默从鲁都天的储物袋里翻找半天,终于找到个拨浪鼓,伸出胳臂摇晃着,想要把婴孩引过来。

  他很好奇,好奇婴孩的脖子上为什么插着一角残镜。

  普通的镜子反射的顶多是月光,从未见过有铜镜能够反射月华的。这面镜子不是凡品!否则婴孩也不会从尸山中脱颖而出。

  “叽叽,叽叽叽!”

  婴孩被拨浪鼓吸引,爱玩儿的天性驱使着它一步一步靠过来。黑溜溜的眼中没有白色,圆圆的,倒影出身后呼啸飞驰的鬼火。

  近了!

  婴孩慢慢伸出手,还未触及拨浪鼓又缩了回去。王子默脸上露出自认为最无害的笑容,等着它把拨浪鼓接过去,然后顺手拔下那角残镜。

  一尸一人,各怀鬼胎。

  突然,婴孩的眼中火光大盛,竟然倒映出一张惨白的脸。婴孩小嘴张开,露出两排漆黑的牙床,张嘴吐出一口黑雾,一把夺过王子默手里的拨浪鼓,“吱吱”叫着窜回树上。

  王子默吓了一跳,赶紧后退两步,躲避迎面扑来的黑雾,大骂婴孩狡猾的堪比狐狸。一簇簇鬼火呼呼乱飞,不一会儿就围成个圈,把王子默堵在里面。

  婴孩爬伏在歪脖子树叉上,摇晃着手里的拨浪鼓,摸了摸脖子上的残镜,咧开嘴再次露出乌黑的牙床。

  那不是笑,是如猴子般的恐惧。

  它怕什么?

  王子默左冲右突,始终逃不出鬼火的包围。这种没有攻击力的把戏,只会让人心里不舒服罢了!

  “小鬼!”

  王子默暗骂,平幽不断插入地下,将想要爬出来的死僵扎回去。奈何死僵本就是死物,无论怎么扎,地下的死僵犹如不死的小强,不断从地面破开深洞,一个挤着一个地爬出来。

  能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小,王子默被逼到一颗歪脖子树下,倚靠着树干,挥舞平幽左劈右砍。

  死僵行动迟缓,王子默并不害怕。

  令他胆寒的是,密密麻麻的死僵围满山头,就是一个个伸着脑袋让他来割,也会累死的!

  一个鬼火悄悄脱离包围圈,半空中顿了顿,蓄足力量,突然大力撞向王子默未被树干挡住的后背。

  突如其来的巨力顿时将他撞飞出去。

  仿佛被人从身后卯足了劲儿,狠狠地踹了一脚,王子默上身失衡,身子眼看着就要趴地上。

  死僵包围,若是倒在地上,后果……

  说时迟那时快!王子默急中生智,左手杵地止住前扑的趋势,右脚高高挑起,一个前空翻脚后跟瞪在面前死僵的脑袋上。

  王子默以此借力,身子再次弹回,同时平幽半空平斩,将身后的死僵脑地直接劈下来。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将鬼火的力道化解掉。

  看起来简单连贯,做起来却非常困难,没有矫健的身手,凭蛮力单胳膊支撑身体,还要化解后背压力,单单这点儿,就足够王子默喝一壶的。

  脚后跟还没站稳,王子默赶紧甩着慢慢肿起来的左手,刚才没把握好,手腕戳到骨头,受了不轻的伤。

  此时此刻,不是矫情的时候。

  王子默忍着疼痛,咬牙盯着四方。

  面对死僵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有跟大桀当初砍下刘宏远的脑袋一样,把他们一个个变成无头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