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三十六章 情殇难愈杀人快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687  |  更新时间:2020-01-01 07:40:37 全文阅读

“怎么会这样?不是这样的!”

  瞬间,王子默在万夫所指下几近崩溃。

  每个人都将矛头怼向自己,尖锐而又无情。焦躁的声音被压在舆论长河中,一时间他百口莫辩!

  “对!就是这样!况且王默已经死了两年,这可是王桀亲口告诉大家的!”

  听闻此言,瘦猴子心中暗喜,咬准王子默是死僵一事,拒不承认杀人的事实。对于王子默到底死没死,什么时候死的,人们心里比谁都清楚。王桀片面之词,顶多糊弄糊弄孩子罢了。

  “王默!原来那些死僵是你引来的!你早就该死了!”

  “对!杀了他为死去的亲人报仇!”

  一些七八岁的孩子红了眼,指着王子默稚声稚气地呵斥,紧跟着大人们也开始起哄。

  “纵使惹怒乱坟岗又如何,不要有什么顾虑,杀了他!”

  “杀了这孽子,大不了鱼死网破,也不能让孬种苟活在世!”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但目光却是愚钝的。他们只知道煽风点火,把事态扩大,谁说的有理,就听信谁的,从不懂得什么叫做思考。有时候,他们甚至故意颠倒黑白,只是为了满足内心那点儿变态想法,完全置他人于死地!

  “早知这样,就该把他闷死在裹褥里!”

  ……

  “瘦猴子哪里跑!”

  在众人忽略了王桀,扬言烧死王子默的时候,王桀突然像头发疯的公牛仰起头狂发飞舞:“枉我把你当做兄弟,你却如此对我,对雪玲!今日你我恩断义绝!”

  他不知从谁的手里夺过一把镰刀,众人来不及反应,便将瘦猴子摁倒在祠堂前的石阶上,手起刀落,麻利地割下瘦猴子的脑袋,提在手里。

  情殇难愈杀人快!

  鲜血“噗噗”地从碗口大的红疤里喷溅出来,染红了祠堂庄严的门槛,洒满地。

  不等瘦猴子挣扎哀嚎,便凉了身体,只有那两条瘦长的细腿时不时抽搐两下,随即没了动静。

  王子默看呆了。

  这是他第二次看到哥哥杀人!

  连续两次都是直取首级,麻利的动作犹如满身油污的屠夫,一刀落下手中的肉骨断为两截。

  然而,那是活生生的人!

  “这还是原来那个刚直的大桀吗?”

  王子默望向哥哥的眼中充满陌生,就像他刚从白云观回来一样,浑身血污,哥哥看他的眼神也是这样的陌生。

  趁着众人还没回过神儿,王桀快步走到王子默身边,低下头温柔地说道:“替我照顾好咱爹娘!”说完,愤然离去,趁着夜色不知去了哪里。

  造化弄人,因果周而复始。

  每个人都有独立的思想,每个人的行事准则各不相同。想要如上帝那般,完全掌控整个事态,简直天方夜谭。

  就像王桀,一再压制心底的怒火,无论如何也要保护王子默,让他全身而退。

  但,他始终没能克制自己!

  心中痴恨化作熊熊燃烧的怒火,把韩雪玲所遭受的屈辱完全加到自己身上,盛怒下控制不住自己,一举割掉瘦猴子的脑袋。

  他只想报仇,慰藉亡妻。

  从此走上一条不归路。

  瞬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王子默身上。

  他张着小嘴惶恐地望来望去,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本以为瘦猴子会成为众矢之地,本以为今晚会了却心中的挂念,然后与大桀好好商量,怎么摆脱乱坟岗的纠缠不休。

  谁曾想,王子默心中这个永远靠得住的大桀,竟然……

  “哇~!”

  王子默终于撑不下去,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他只是个还没十七岁的少年,刚才装作大人的样子实在很累,猜测揣摩大人们的想法,更是让他捉襟见肘。

  大桀不辞而别,王子默独木难支。

  哭吧!

  把所有的委屈全部哭出来!

  然而,三合庄,所有的人。

  并没有因为王子默撕心裂肺的哭声而产生怜悯。他的父母早被人锁到祠堂里,跪在列祖列宗面前抬不起头来。

  “孽子啊!嘿!”

  望着祠堂院子里的柴火越烧越旺,蹦着火星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王子默父亲刚毅的脊背瞬间塌陷下去,狠狠地扇了自己两巴掌,咬着牙留下两行滚烫的泪花。

  熊熊火焰映红了天空,烤得王子默小脸儿火辣辣的。

  这几天他心力憔悴,削瘦的身子着实又瘦了两圈。颧骨高高凸起,将连在尖下巴上的皮肉撑得如刀削般平展。嶙峋身影瘦成了竹竿,此时竟被绑到惩罚重犯的木桩上。

  或许是哥哥的逃避伤了王子默的心。

  他任由村里人把他五花大绑,抬到老槐树下。

  王汉江背着手,板着脸走到老槐树下,拿起长子王怀锦递过来的孝鞭“啪”的一声甩响整个祠堂。

  这孝鞭由不知名动物的皮毛编织而成,内裹一节节连着筋儿的脊尾骨,上面还挂满倒刺。孝鞭在王家代代相传,代表着王氏大家长毋庸置疑的地位。

  他忘不掉,小时候曾亲眼目睹,有个女人因为不贞被上任族长打的血肉模糊。

  盯着乌黑的孝鞭,王子默方才从失神中清醒过来,眼中填满恐惧。

  “啪!”

  第一鞭空响,警告族人引以为戒!

  “啪!”

  不等王子默的耳朵清楚,第二鞭毫不留情的抽在膝盖上,顿时千疮百孔的弟子服又被骨刺挂开两个窟窿,脆生生的膝盖登时血肉翻飞,露出森森白骨!

  不仅仅是王子默,在场的所有人都跟着一哆嗦。

  王子默的嘴巴早被封死,只能“呜呜”叫着浑身颤抖!十个脚趾头紧紧扣住鞋底,小腿崩的笔直。

  蚀骨的痛楚疼得王子默昏厥过去。

  即便失去意识,瘦骨嶙嶙的身体依然挺着,头顶上冒出黄豆大的冷汗,咬着牙直哆嗦。

  雾水扑朔,贴在脸上凉凉的。

  本该充斥着潮湿味道的白雾却裹挟着血腥,让人不由自主地绷紧脖颈,挺直脊梁,肃穆而视。

  血水顺着裤管淌到地上。

  王子默粗重地喘着气,小脸煞白,嘴唇早已失去往日的红润。膝盖上的伤口向外翻着,露出森森骨盖,残忍而又揪心。

  “住手!”

  殷箬彤再也忍受不住,捂着小嘴扑上去。

  “殷箬彤!这是王家的家事,滚回去!”王怀锦的妹妹王雪莉一把攥住殷箬彤的手腕,却被她大力挣脱,旋即咬牙骂道:“贱丫头!”

  殷箬彤回头瞪了王雪莉一眼。

  她知道,王汉江一家人早就对韩家趋炎附势,对自己家族的亲人却横行霸道。尤其是这个王雪莉,欺负子默身娇体弱,没有下限!

  殷箬彤抻了抻脖子,硬生生的咽下这口恶气,忍了。

  羸弱的身子挡在王子默前面,殷箬彤泪流面满,哀声恳求道:“放过王子默吧!求求你们了,他真的不是死僵啊!”

  “殷家丫头!”王汉江并没有收起孝鞭。

  “这是王家内事,你让开!”

  微怒的声音从王汉江黄白无须的唇齿间喝出来,严厉而又不容反驳,“就算他不是死僵,也要受到惩罚!”

  “为什么?”

  见王氏大家长欲要再打,殷箬彤杏眼圆瞪,挺起胸膛丝毫不惧。

  她将小手伸进兜里,不急不缓地掏出一张晶莹如玉的卡片挡在身前。“王子默犯了什么错,凭什么要接受惩罚?”

  “怎么?殷家这是要打破戒律吗?”

  王汉江瞥向人群,心中隐隐揣测不安。

  殷箬彤肆意妄为大逆不道,而她的父亲竟躲在人群里不现身,这厮肯定另有阴谋。

  “早知道王子默是个孽种!十七年前就该烧死他!”

  “对,烧死他!烧死他!”

  王汉江恨的咬牙切齿。

  面对众人的压力,殷箬彤左手高高举过头顶,双腿因为怯懦微微弯曲。她弓着上身,右手从王子默身上摸来摸去,企图将王子默从昏迷中唤醒。

  那张卡片在殷箬彤手心里攥着,正是父亲平日贴身存放的麒麟卡。玉纸卡片上红黄蓝三原色翻转琉璃,隐约可见一头麒麟神兽仿似活物欲要脱缰而出。

  “冰种蓝霄麒麟兽!”

  “是殷家的长子殷玉杰,那这丫头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