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二十六章 杀人何须理由?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868  |  更新时间:2019-12-27 08:38:22 全文阅读

淳渊上人的神识进入颜夜峰体内。王子默和他一样,灵台中种着黛小沫的烙印。

  两人皆不能持续太长时间,唯有速战速决。

  碧色长剑闪着幽寒雾气,宛如实质的流水,将内部的剑锋衬地隐隐约约。

  淳渊上人控制的断水剑虽快,在王子默眼里却跟沛公舞剑差不多。

  他不急不缓,在断水剑刺中喉结的刹那侧转身体,弯腰下沉,顺着惯性脚尖快速旋转,不等断水剑折返回来,整个身子已经与颜夜峰对撞在一起。

  天冥杵上撩,再次毫不留情地敲在半边脑袋上。

  淳渊上人只感觉半张脸火辣辣的,摸了一把,手上竟是沾满了血肉。

  他瞪着眼睛难以置信。

  王子默怎么能躲过自己的全力一击?

  这怎么可能?

  即便不是自己的身体,由神识操纵,也能达到本尊巅峰状态下的一半修为。

  这个王子默……

  半盏茶的功夫稍纵即逝,天冥杵上的戾气迅速撤回灵台,天上的乌云也在眨眼间烟消云散。仿佛从来没出现过,唯有地上的狼藉可以佐证。

  淳渊上人忽然笑了。

  满是血污的嘴巴里发出阵阵“咕噜噜”的笑声,好似五脏六腑都被王子默捣碎,张嘴间吐出一口腥臭的血肉。

  哈,哈哈哈……

  果然如我猜测的那样,这根黑铁棍子屁用没有。这小子最魔性的地方就是灵台外包裹着的戾气。刚才我感觉到强大的神识波动,如此看来,他跟峰儿一样,只是一具傀儡罢了!

  此时便是斩杀王子默的最佳时机!

  淳渊上人翻手收回断水剑,他呆在颜夜峰体内尚且还能持续片刻。

  这片刻,足矣!

  现在,淳渊上人要做的,就是挽回白马亭的颜面!

  他要在决断台上,借用颜夜峰的身体,把王子默捶成肉饼!

  无匹的力量从颜夜峰身上爆发出来,他张开右手,变拳为爪。

  刹那间,王子默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前扑过去,修长的脖子恰好卡在颜夜峰的手心里,被他使劲儿掐住。

  “呃~!”

  王子默张大嘴巴吃力地喘着气,奈何空气到了嗓子眼却被他咽下去。

  肚子像皮球一样鼓胀起来,反复咽着气打着嗝。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落得如此下场。

  “宫主,要不要去查查底细?台上那人明显被夺了舍!”

  “不用,鲁家的人要是连这点小事都处理不了,本宫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王子默被颜夜峰掐着脖子艰难呼吸。

  他跟颜夜峰交过手,自然知道这恐怖的力量绝非颜夜峰所为。

  综合刚才的表现,王子默瞬间断定颜夜峰被人霸占了身体。只是他不确定对方是谁,王子默甚至以为夺舍的人是曾经死在决断台上的高手。

  若是鬼物,那就好说了。

  王子默闭上眼睛,从明宝给的储物袋里仔细摸索。

  鬼物最怕至阳之物,火属性元气早在白云观生火时就被他消耗殆尽,此时真是后悔前两日没提前做足准备。

  三颗鸽子蛋大小的火属性元气珠被他悄悄拍进气海里。

  王子默咬牙挺着,手指翻飞,结下一层层手印。

  突然,脑袋被人用力拍了一下。

  王子默两眼猛地一颤,顿时模糊不清,耳朵里像是塞满了聒噪的知了,一声接着一声,吵得心烦意乱。

  他咬牙坚持,再需三息,便可完成手印!

  “啪!”

  淳渊上人再次劈掌。

  王子默感觉天灵盖快要被敲碎,脑仁生疼,从大椎往下,整根脊柱瞬时发出一连串儿爆响。双腿骨头快要断了,关节与关节互相碰撞,磨得软骨“咔嚓”直响。

  剧烈的痛楚让手印猛地停下来。

  王子默知道,对方肯定不会给自己时间重新结印。

  两息,再需两息,把你戳成筛子!

  “轰!”

  淳渊上人收起玩味的表情,右手握拳,对准王子默的脑门用力轰下去。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清脆而又连续,只见王子默双膝跪地,两腿张开呈“M”型,脊柱则形同鱼钩,俨然废人的样子。

  他咬着牙继续坚持,整个脑袋像是被闷在铁桶里,外面被人用棍棒使劲儿敲打,双耳轰鸣,七窍湿润,竟是流出黑红色的淤血。

  片刻时间稍纵即逝。

  淳渊上人自然不会给王子默活命的机会。

  他掌心蓄力,甘蓝色的元气化成一条十头蜈蚣,脱体的刹那没入王子默体内。

  紧跟着,淳渊上人的神识撤离。

  几乎是同一时刻,在王子默指尖猛地爆发出滔滔怒焰,瞬间将颜夜峰倒下去的身子燃烧起来。

  场面失控!

  王子默砰的摔在地上,不知生死。

  颜夜峰则完全被大火吞噬,蜂拥而上的白马亭弟子根本无法近前,只能站在决断台下眼睁睁地看着颜夜峰被烧成灰烬。

  决断台,有封印。

  台上无人死亡,封印永久不除。

  王子默虽然躺在地上,却还没死亡。颜夜峰虽然被烧成灰,却灵魂还在淳渊上人手里。

  如此恰恰保护了王子默,让他免于被白马亭弟子鞭尸。

  “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该死的王子默,竟然烧了我的身体,让我永远呆在这该死的稻草人里!我要杀了他!”

  白马亭,一始阁内,淳渊上人手中的稻草人一蹦一跳,不断发出暴怒的咆哮声。

  “你不死,他不死,谁也无法进去!”

  淳渊上人摇头叹息,这个王子默在决断台上足足躺了五天。在最后几天里,他明显感觉到留在王子默体内的十头蜈蚣力量在分崩瓦解,被未知的力量逐渐吞噬。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十头蜈蚣是他的元气所化,换做任何一个人,淳渊也不敢直接将自身元气打入对方体内。但那时的王子默早已变成废人,所以他才敢用自己的元气化作十头蜈蚣,慢慢地把他折磨死。

  却没想到……

  这混蛋竟然一把火烧了峰儿的肉身!

  淳渊异常恼怒,在颜夜峰暴跳如雷的吵闹声中更是羞的老脸无处可藏。他大手一拍,直接将稻草人拍碎在檀木八仙桌上。随即信手一撵,只听一声痛苦的哀嚎响彻一始阁,转瞬间颜夜峰便再也没了动静。

  决断台上,王子默早已苏醒。

  他瞪着猩红的眼睛看向台下,原本站在城楼上的女子此刻现身决断台,手里把玩着一颗拇指大的淡蓝色元气珠。

  这枚元气珠虽然只有拇指大小,却价值不菲。

  “出手挺阔绰,竟将风属性元气珠随手送人。”

  没错,这枚元气珠正是王子默送给熙梦的那枚。此时出现在女子手中,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隐隐的,王子默生出不好的预感。

  “你到底是谁?熙梦呢?你把她怎么了?”

  王子默站在决断台上,在他身旁散落着一堆灰烬,那是颜夜峰被火化的身体。此时决断台还处在封印中,王子默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出不来。

  眼前这位女子换下戎衣,身着黑色紧身服,玲珑身段窈窕有致。

  她双手环胸,轻轻走到决断台前,上身前倾,伸长脖子与王子默面对面。咫尺距离,王子默甚至能看清她脸上的每一根毫毛。

  “风属性的元气珠实属罕见!”

  “熙梦呢?”

  “杀了!”

  黑衣女子挺直上身,傲人的身材在阳光下火辣辣的刺眼。

  “为什么!为什么!”

  王子默近乎癫狂,一双拳头疯狂砸着决断台的封印,震出片片青色阵纹涟漪。

  熙梦只是个孩子,虽然与王子默只接触三天,却用那颗纯心软化了他冰冷的心扉。

  “杀人何须理由?”

  呵!

  这是什么话?

  杀人何须理由?

  难道人可以随便杀,想杀就杀吗?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罢了,熙梦还那么小,她是那么纯,那么真,何必赶尽杀绝!

  王子默半跪在决断台上,低着头整个身子止不住颤抖。

  这便是弱肉强食吗?

  身为尊者,就能肆意践踏弱者的生命吗?

  拳头攥得死死的,不留一丝缝隙。王子默只感觉手背的皮肉快要撑开,怒火焚心,胸口憋得难受。

  “啊!”

  他突然暴喝而起,后腿用力一蹬,整个身子如同蓄势而发的猎豹,猛地冲破决断台封印,挥舞着拳头向着黑衣女子后心砸去。

  “破了?”

  黑衣女子缓缓转身,细细柳眉微微弯折,看了决断台一眼,瞬间明白怎么回事。

  她勾起暗红色的唇角,露出珍珠般的贝齿,轻笑吟吟,道:“留着力气逃命吧,白马亭的人马上就来收尸了!”

  说完,黑色的身影突然消失。

  王子默一拳扑空,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地上。

  “你给我回来!回来!”

  “放心,我们还会见面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