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四章 白黎,你大爷!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353  |  更新时间:2019-12-13 14:40:12 全文阅读

  王子默不露声色,心里却咯噔一下。

  玄阳剑?

  难道是插在门梁上的那柄细剑?他是怎么知道的?王子默悄悄抬起头乌黑的大眼睛快速扫过。看这些人的表情没有一个惊讶的,肯定早就知道了!

  果然什么都逃不出他们的眼睛!

  忽然,一束锐利的金芒从混沌石上窜出来,像矛头一样刺向眉心。

  来不及闪躲,王子默双肩猛地下沉,忍不住闷哼一声,竟是被白黎虎口钳住,硬生生的与金芒撞了个结实。

  啊!

  痛——!

  撕裂般的痛!

  额头直接被那束金芒剖开,双眼蒙上一层血色。

  王子默咧着嘴浑身抽搐,要不是白黎捏着,这会儿肯定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儿了。即便如此,他瘦如竹竿的双腿也像烧烤过的鸡爪一样,不自然的扭曲起来。

  “轰!”

  众人等待着结果,突然看到锐金色的元气被一支黑色的箭矢顶着从王子默眉心退了出来。

  说是黑色,但那箭矢却并非黑色,而是纯白色外包裹着一层乌黑的死亡气息。

  “好重的戾气!”

  白黎倒抽一口凉气,急忙松开王子默转身去抓混沌石。

  “咔嚓!”

  清脆的声音传进每个人的耳朵里。

  “糟糕!”

  众人心头一颤,却见在白黎纤细的手指接触混沌石的刹那,水晶般的原石上突然布满细碎的裂痕。紧跟着裂痕越来越粗,在白黎抽搐的眼皮子底下,混沌原石竟一点一点化成蔫粉,撒了一地。

  “呃!”明宝肉痛,那可是混沌石。

  比明宝更心碎的是白黎,他不仅受了暗伤,还要费尽心思地去想怎么跟白马亭交代。

  “怎么会这样!巩壶,你这是坑我呀!”

  “嘿嘿……”巩壶裂开嘴,他也被裹在王子默灵台外的那股戾气伤到,本来想给白黎个惊喜……

  没曾想惊过头了,成了惊吓!

  “怕什么,白马亭又不知道是谁偷得混沌石!”

  “偷?你给我闭嘴!”

  白黎指着明宝的鼻子,压不住心底的怒火,一双眼睛瞪得不能再大,露出大片眼白和粉红色的眼底,忍不住厉声咆哮:“你们这群不正经的老玩意儿!”

  气氛很是微妙。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白黎,终于他隐瞒不住,深吸口气,弱弱地说了句:“那是我用白云观地契做担保借来的!”

  “什么?”明宝瞪得眼珠子快蹦出来。

  “地契……”

  “白黎,你大爷!”

  白马亭人多屋少,早就觊觎白云观这块风水宝地。

  虽然几百年前发生过惨案,但过去这么长时间也没怎么样,所以白马亭又开始打起主意来。

  “怎么办?”白黎垂头丧气。

  众人又将目光从白黎转向巩壶。

  “把他还回去!”巩壶语不惊人死不休。“对!不用说了,把这孩子打造成一个合圣境界的高手,我就不信淳渊那混球不心动!”

  王子默忽然觉得自己像个皮球一样被人来回踢。

  踏进白云观的那一刻起就开始被巩壶利用,住在清明居侥幸不死,原本以为熬过去了,没想到竟然被当做东西送来送去。

  他肚子里憋着一股邪气,削瘦的脸颊紧紧绷着,嘴唇因为激动而颤抖。

  这股火气在胸膛灼烧,越来越烈,堵在胸口。

  王子默很想甩手就走,管他们有多厉害,就是回三合庄被那素未谋面的,伪装成新娘子的怪物给吃了,也不想受这鸟气。

  突然,他看到明宝裂开嘴笑了,八字胡向上扬起,一个劲儿地给他使眼色。

  “有道理,混沌原石是他弄碎的,理应由他承担责任!”阴阳脸点点头,“可是……”

  “可是,开灵之上是释蒙,释蒙之上是觉魄,觉魄之上才是合圣。这孩子连灵台壁障都破不开,怎么可能继续修炼?更怎么可能达到合圣境界?”

  晏芮接过阴阳脸的话,两片水弯眉向下垂落,脸上写满了失望。

  “别妄想了!”白黎低下头,有气无力地说道:“只有三天时间,我看还是把地契交出去吧。”

  “别灰心,总会有转机的!”明宝吃了定心丸,“先听听巩壶怎么说。”

  “这个……合圣是有点难。”

  巩壶老脸一红,赶紧腆起脸看向房顶,“不过三天把他弄到觉魄还是可以的,我只是说功力上,又没说境界。这孩子的丹田对所有元力来者不拒,你们就别藏私了!”

  说干就干!

  白黎瞬间焕发神采,兴冲冲地跑出去,其他人相继告辞,不消片刻正阳殿就只剩下巩壶、明宝还有毫不知情的王子默。

  巩壶和明宝相视奸笑,怎么看怎么像两只成了精的老狐狸。

  “子默,人的丹田里充满了与生俱来的混沌,普通人修炼的时候都是在释蒙期用灵识引导元气破开气海混沌,所以称之为释蒙。而你无法打开灵识,只能靠外力打通气海,可能比普通人要痛苦一些,待会儿他们帮你提升功力,定要忍着!”

  明宝谆谆教诲:“如果你修为达到合圣,气海中便会生出道盘。有了道盘便不再惧怕任何梦魇的滋扰。”明宝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给王子默也吃了一颗定心丸。

  “为什么?”王子默问。

  “道盘是顺应大道的产物,相传上古开元年间,鸿钧老祖大鹏老祖同时悟道,鸿钧老祖生出道盘,大鹏老祖结出妖丹,从此天地变色,万物尊道盘与妖丹,也算是对两位老祖的恭敬。道法自然,央池里的那位也会收敛一些。”巩壶难得地表现一番。

  “瞎说,妖祖是混鲲祖师,怎么成大鹏了呢!”明宝丝毫不给巩壶留面子,当着王子默的面就开始掰扯起来。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化而为鸟,其名为鹏!”巩壶辩解:“鲲鹏,鲲鹏,大鱼的时候是鲲,大鸟的时候是鹏!大鹏老祖错哪儿了?”

  看到两人争得面红耳赤,王子默顿时觉得好笑。

  不过他们讨论的事情从来没听说过,王子默不自觉的竖起耳朵,去听明宝怎么说。

  明宝笑了,鄙夷的甩开鼻孔,“鲲鹏与大鹏怎能混为一谈,鲲鹏是鹰属,神兽,大鹏是凤凰下的两个蛋,其中一个孵出来是大鹏鸟,雕属。无知真可怕,鲲鹏是和凤凰一个辈的好吧!”

  “另一个蛋是什么?”王子默小声问道。

  “忘了!”明宝出奇的红了脸,却听巩壶不屑地说道:“孤陋寡闻,是孔雀!”

  激烈的争吵瞬间偃旗息鼓,俩人像没事儿一样,同时看向王子默。

  “合圣之后你便可以完全将玄阳剑拔出来而不会伤到自己,那时候你只需在旁边候着,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几个老不死的。况且合圣境界可御空,即便无法动用灵识操纵元气,简单的自保也没问题。”巩壶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们几个迟早要离开白云观,还是早点把你送去白马亭为妙!”

  “原来是这样!”王子默完全消除芥蒂,抬头看向巩壶,希冀的目光充满向往。“那……你们现在是什么修为?”

  “裂天问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